黑糖小鱼 作品

第212章 213去讨个债

    如果每天见到的老婆,展露的都不是真实的她,那么她对自己的感情,

    是真还是假?

    想起她刚结婚那会儿,逃跑的第三次,竟然乖乖主动回来了,如今想来也是有点不太寻常。

    毕竟,当初为了陆其深能甘愿寻死的女孩,却突然再一次见到陆其深时,会对他说出,‘还请陆侄儿自重,莫要僭越了辈分’这般生分的话。

    越往深处细想,那些生活里的琐碎小事,很多时候都展露了她不是原本的那个虞念知。

    当他心生萌动,为之动情的老婆,是行事冷静聪慧,为人善解人意,且心思细腻,极富有个人能力还对他上心的虞念知,

    这和之前资料上调查来的虞念知,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陆霆佑低低地自嘲,

    陆霆佑呀陆霆佑,你还真是糊涂,连自己老婆是谁都不知道。

    喝完一杯酒,他接着又给自己加满,似乎只有的酒精的浓度才能让他烦杂的心绪,稍微平息一点。

    *

    与此同时,另一边。

    见面的地方,选在白楚的咖啡厅。

    不过是半个小时的谈话,却让素来吊儿郎当,极为不正经的白楚,沉默了。

    “你当真记起了一些,原本记忆里不纯真的东西。”

    他表情有点木讷,在得到虞念知确定的点头之后,他有些不淡定地喝了一口咖啡。

    “你说,有没有可能是你这身体原主的记忆,只不过在被那个,叫什么,秦北砚的家伙加以利用了......”

    虞念知微微敛眸,看向他,摇了摇头,“原主残留在意识的记忆是哪些,我很清楚。”

    但她回忆起的那些,虽然还有些陌生,却有着令她荡气回肠的感受。

    每一个画面,都好似自己曾经亲身经历过。

    白楚沉默,选择信她的话。

    若非有确切的把握,她不是不会把虚无缥缈的东西拿到台面来说。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白楚见她又陷入了思绪中,放轻了自己的嗓音,给她面前的杯子加了一点现磨的咖啡,“实在不行,我们去找二哥和三姐。”

    他不是这方面的专家,那两位才是。

    咖啡浓郁的香味将她拉回现实,她沉思了小会儿,还是摇头,

    “暂时还不用,等我再多想起一些再说吧,太早告诉他们会引起他们不必要的担心。”

    那还来告诉我?

    白楚心里腹诽,害他担心小半天,以为她年轻轻轻就患上了阿尔兹海默症,

    都已经打算好了,找个最高级疗养院,他手里的活不干了,也去那疗养院,找个随便什么工作,专程看护她。

    就在这时,虞念知的手机响了。

    是秦北砚打来的电话,她接通,对方就开门见山,“张奎交代了,几年前杀死你小姐妹的那个凶犯的真实身份。”

    虞念知的思绪瞬间有点懵,本能反问过去,“那个犯人不是他?”

    对面传来一声冷笑,笑她糊涂,“傻瓜。”

    虞·傻瓜·念知,“......”

    秦北砚耐着性子,分析道,“张奎不过是颗棋子,身份信息又全在国内,当年但凡警察深入一点追究,也能查到他身上,让他亲手杀一个人,不值当。”

    如此一说,虞念知了然。

    她抓了抓头发,懊恼自己这点小细节怎么就没想到。

    可回过头来,她不禁又疑惑,“你是怎么知道我找他,是为了这件事?”

    秦北砚展眉,笑得邪肆又妖冶,不以为然道,“你的事,我知道的还多着呢。”

    虞念知瞬间就不想说话了。

    甚至想爆他的头。

    “那真凶在哪?”虞念知懒得和他嬉笑,回归正题,“我要详细的资料信息。”

    很快,一则关于真凶的个人信息,发到了虞念知的手机上。

    她将手机信息转到白楚面前的笔记本电脑里,“今晚陪我去一个地方。”

    白楚盯着电脑上显示的照片,敏锐地嗅到了要征战的味道,“做什么?”

    “去讨个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