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新的思路

    刘香云面对她恶劣的态度,再好的脾气也压不住心里的火气,她不是有求于人,她是要付钱的,生意往来,客套一些就算了,哪来的这么大的偏见。

    “刘婶,我是好声好气来跟赵大叔谈一笔生意,不是想要贪着你家便宜的,你这样态度对我,有些过分了吧。”

    刘梅正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张口就骂道:“忒,谁跟你做生意,你算个什么东西,站在这里跟你说话,我都嫌你脏了我家院门呢,不干不净的东西。”

    “你太过分了。”刘香云气吼。

    刘梅正却似说不够,“我过分?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你还没成亲就给人生个野种,你娘带着你千里迢迢回来,也是因为以前村子待不下去了吧。现在到我们这装个什么好姑娘的,以前还不知道怎么勾搭人的呢,对了,你说你有银子修屋顶,这银子怎么来的?干不干净哟。”

    她语带调侃,嗓门拉开,说的旁边邻居都开门探头出来看热闹。

    刘香云气红着脸站在门口,一字一句说道:“我的钱都是我干干净净挣来的,安安也不是野种,她是我跟我夫君的孩子。我夫君跟爹爹出了意外后,我跟娘才回来的,我并没有不清不楚。”

    纵然脑海中已经没了那个男人的记忆,但面对这些人的恶口,她必须一口咬定这一点。

    “哟哟哟,现在说那个野种是你的孩子了,以前你娘可说过,他是被抱来的。”刘梅正冷嘲,一脸不屑。

    “娘亲那时候撒谎是为了我好,希望我以后还能再嫁个人家。”刘香云辩解,沉声说道:“我知道娘亲说错了话,不应该,但是刘婶,您身为长辈,也请口下留德。”

    “怎么着呀,你自己今儿个要是不来喊门,我还能骂到你跟那个野种啊,上赶着来讨骂,还嫌我态度不好,赶紧的滚滚滚。”

    刘香云冷静下来,哼笑道:“刘婶,我目前跟着刘大夫学习医术,我劝您一句,好好养着身体,可别有个三病两痛的找不到人救你。”

    “你,你个小贱人,还敢诅咒我。”刘梅正听的气人,更是骂了起来。

    刘香云懒得理她,转身就走,手里有银子还怕找不到人修屋顶干活嘛。

    她虽然表面上表现的满不在乎,但心里还是有些委屈的。她不想带着这种低沉的心情回去,让安安担心,所以故意放慢了脚步,慢慢走回去,沉静下心情。

    “香云妹子。”

    赵壮回家之后,将读书的事情告诉了王大娘,能有人教孩子,王大娘自然是乐意的,虽有些不放心,但还是让赵壮提着些菜,找个借口来问问刘香云教书的事情。

    她一个老妇人这些事情不太懂,家里主事自然都让儿子赵壮做主了。

    赵壮拎着菜出门,没想到在路上就碰到了。“妹子,这是去哪里了?”

    刘香云回神擦了擦微湿的眼角,装作无事的笑道:“刚从赵大叔家过来。”

    “你怎么了?你哭了啊?”

    “没,没事,就是雨大,沾到了。”

    赵壮见她不愿意说,也不追问原因,“你去赵大叔家做什么?是家里需要修缮吗?”

    “是啊,屋顶漏雨,之前还没注意,今儿个下大雨直接不行了,本打算找赵叔去修一下的。”

    “那你可去的不是时候,赵叔前两天不小心摔断了腿,估计是没办法帮你弄了。”

    “原来是这样啊。”联想到刚才刘梅正刚才的话,大概明白她的意思了。

    刘香云苦笑,“算了,等明天天好,我再去找人问问吧。”

    “别啊,明天我带人来帮你修。”赵壮一个口快,就应了下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这,这不好吧,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这次过来,还是来找你商量带元哥儿读书的事情。”赵壮提了提手里的菜篮子,“我回去跟我娘说了,我是个粗人,读书这件事情,我跟我娘都没什么意见,元哥儿自己愿意跟着你,你看要不就带着他一起识识字吧。”

    俗话说的好,拿人手短,吃人嘴软。

    赵壮这么客气过来,倒是让刘香云不好意思,毕竟她本就是打算带着元哥儿一起读书的。

    “元哥儿愿意学是好事,我只是负责一个启蒙,赵大哥你们不嫌弃就已经很好了,不用这么客气。”

    “是香云你太客气了。快到了,等下我先帮你看看家里的情况。”

    两人边说着话,很快就到了家。

    安安见娘亲回来的时候多了个人,不解的看着她。

    刘香云收拾好东西,解释道:“安安,赵叔叔来帮咱们看看屋顶。”

    安安点点头,没有多说,乖乖回内屋继续看书。

    “安安真乖啊,我家那个皮猴子,被我娘宠坏了,无法无天的。”赵壮羡慕的看着安安,一想到自家的孩子就头痛。

    安安没想到有一天会成为人们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十分羞涩的低下头。

    刘香云倒是觉得骄傲,自己儿子被人夸奖了,那是老母亲的光荣。

    她没谦虚,只是转开话题。

    “赵大哥,您帮忙看看,这个屋顶修葺大概要多少钱?”

    赵壮仔细的看了看,屋顶虽说漏水严重,但也不至于要重做。“我看你这屋顶,补一补,加厚点茅草应该就可以了,费不了多少钱,我明天让人带着东西过来,抓紧帮你弄弄。”

    “那就多谢你了。”

    刘香云犹豫的看了眼内屋,最后还是没让赵壮进去。她拿出五十文钱,递给赵壮,“赵大哥,这些钱你拿去买材料请工人,要是不够我在补给你。”

    “不用不用,花不了多少。”

    “那也不能让你垫着,赵大哥你若是不手下,我不好说。”

    刘香云面露难色,她身份尴尬,有些事情还是需要分明的比较好。

    赵壮见这样子,也就不推辞了。“诶,那我拿着这钱,多退少补。”

    两人说好之后,赵壮就冒着雨回去,他一个鳏夫,久留传出去对刘香云的名声不太好。

    解决完屋顶的事情后,刘香云算是送了一口气,只是这屋子,就算修修补补的,她也着实不想久居。

    看来是时候让壮阳酒提上计划表了。

    她这趟进城,对于壮阳酒这东西,有了新的思路。

    富商们最喜欢去的是哪里?销金窟啊。那地方才是这药酒真正的归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