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菲的铲屎官 作品

第五十九章 四师侄和二师侄来了

    “怎么可能?这家伙还能战斗?!”李默然凌乱了。

    准确来说,所有人都凌乱了,

    只有印秋然一脸运筹帷幄的模样,好似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花留情关注了这一细节,心中更是折服。

    这就是天之骄子吗?

    运筹帷幄,有实力,也有智力。

    恐怖如斯!

    “杰王拳。”孙空身上缓慢爆发出红色的光芒,他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

    他想去以前。

    那时候自己刚刚得到传承,里面就有修行杰王拳的方法。

    只是杰王拳对肉体的要求非常之高,自己根本无法满足要求。

    但他可是个武痴,不可能放着这么一个有意思的武技不用啊。

    于是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他没忍住,破戒了。

    他还记得杰王拳持续了一秒。

    下一刻他的身体就如同撕裂了一般涌现出丝丝血迹,疼痛袭来。

    自那以后他就不敢再用杰王拳了。

    直至今日。

    他遇到了最强的对手。

    让他感到绝望,无力,只能使用杰王拳的一个对手。

    “小心了。”话音刚落,原地便留下一道残影。

    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就看到李默然脸被猛击,飞了出去。

    【倒计时:30秒。】脑海中的提示如同催命咒一样,李默然内心又怒又急。

    甚至有那么一丝嫉妒。

    为什么自己开挂都难以拿下对方?

    难道天赋的鸿沟就如此难以跨越吗?

    我不服啊!

    “杀!”他毅然迎去,他看到孙空的体表开始出现血液,很明显,他也无法坚持太久。

    自己能赢。

    “砰砰砰。”这次,普通弟子已经捕捉不到两人战斗的声音了,他们大气都不敢出,这样的战斗力秒杀他们甚至只需要一根指头。

    “就算门派内的第一天才也没法和他们相提并论吧。”他们心中哀嚎。

    “砰。”激斗还在继续,两人从平地的一边打到另一边,留下道道残影。

    【倒计时:5秒。】李默然挡住孙空的拳头,随后一脚将其踢开,此刻孙空已经成为一个血人,但他依旧在笑。

    “这是个疯子,他不是人啊。”李默然内心竟然有些恐惧,但他依旧冲了上去。

    【倒计时:四秒】李默然两拳猛击在孙空的胸口,孙空的胸口有些凹陷,明显骨折了。

    【倒计时:3秒】李默然打红了眼,右拳再次捣出,眼神狂热。

    好似看到孙空口吐鲜血落败的场景。

    “砰。但这一次,孙空硬抗一拳,一记右勾拳挥在李默然狼狈的脸上。

    “噗。”一颗牙齿飞出,李默然被打懵了,内心迷茫。

    “这家伙怎么挨了我那么多拳跟没事人一样??”

    【倒计时:2秒。】孙空一个肘击将李默然打倒在地面。

    【倒计时:1秒。】

    “kamekameha。”刺眼的蓝光在孙空聚拢的双手处亮起,随后强大的灵力化作巨炮倾泻而出。

    【倒计时:0。】

    整片土地好似被蓝色巨波捣碎,留下一个巨坑。

    李默然蜷缩着身体躺在其中,昏死过去。

    “我赢了。”孙空喘着粗气,然后露出一个纯净的笑容。

    脑袋一歪,晕了过去。

    全场寂静无声。

    李默然竟然输了。

    所有弟子都无力地看向天剑门的方向。

    差距就如此之大吗?

    “那个年轻人......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在场的门派高层已经断了挖走孙空的念头。

    天剑门有如此强大的掌门还有这种妖孽的弟子,其后台是要有多硬啊。

    “上天啊,这么恐怖的门派竟然还是九流门派?他们忍不住哀嚎。

    天剑门唯一留下的弟子失去战斗力后,切磋也暂时告一段落。

    天剑门这方士气如虹,小鹿开心地乱跑着,脑后的小辫子飘扬。

    今日出门前印秋水特地给小鹿编了两个小长辫,你别说,还挺好看。

    “哇哇哇,大师兄太强了哇!这些门派的弟子完全不堪一击!不愧是大师兄。”小鹿一边跑一边喊。

    那些弟子一脸憋屈地沉默不语,也不能和一个小孩小孩子斤斤计较。

    “哼。”弟子们传来一个冷哼,一名长发飘飘的男子冷声道:“若是我上场,这孙空必败。”

    “不愧是王师兄,果然气质非凡。”

    “王师兄早已炼气境六层,对付孙空简直是手到擒来的。”

    “王师兄之前只是观察局势罢了,却没想到这孙空只能和炼气境五层打平手,唉,杀鸡焉用牛刀啊。”

    “这天剑门虽然强,但我们门派的天才也不简单。”

    这些弟子顿时红光满面,兴奋地议论。

    他们好似全然忘记了之前孙空和李默然战斗所产生的声势。

    “这帮人真恶心。”小鹿躲在印秋然身后,黑着脸道。

    “可惜了,这个天剑门弟子已经失去了战斗力,不然我还想与之一战。”王姓弟子叹息道。

    那装b的姿态让不少弟子面露崇拜之色。

    “不愧是王师兄,太帅,太强了。”

    “可惜天剑门已经无人能一战了。”

    “谁说天剑门无人?”远处突然响起嘹亮的声音。

    印秋然闻言,嘴角立刻勾起一丝弧度。

    “唰。”树林一阵抖动,一男一女走出。

    他们都穿着天剑门的白袍,一脸漠然。

    “师伯!”女子在走出树林的瞬间就绽放出灿烂的笑容,一个乳燕还巢扑向印秋然。

    后者微微侧身,女子顿时摔了个狗吃屎。

    她委屈地擦了擦脸上的灰尘,娇滴滴地跑到印秋然身后,不顾印秋然脸上嫌弃的表情,抓住印秋然的手臂,露出小脑袋小心翼翼看着周围的环境,头上的猫耳朵一抖一抖:“太危险了,还是师伯身边安全!师伯你可要保护好我啊。”

    然后看向印秋水打了个招呼:“师尊早。”

    “师伯师伯,这女人谁?!”一旁的小鹿顿时感受到浓浓的危机感,揪住印秋然另一边袖子,充满敌意地看向女子。

    印秋然顿时一脸无奈道:“她是你的四师姐沈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