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两百五十三章 浓雾(祝菜总生日快乐)

    张元清下意识的把关雅拉到身边,语气严肃∶"不要远离我"

    高挑的混血御姐,被他拉的一个踉跄,隔着一层雾霭,关雅看见元始的脸色凝重而紧张,像是护着心爱玩具的孩子,那种紧张的,小心翼翼的情绪,完全写在脸上。

    他的反应是最真实的本能反应,待会儿就意识到我有套装护身了,按照元始的性格,他肯定会立刻去检查那可怜姑娘的死因,岔开话题.“关雅姐,你自己小心,我去看看怎么回事。”张元清沉声道。果然………关雅心说老娘早看透你这小子了。

    她跟着张元清来到尸体边,此时,众队员已经围绕着女孩的尸体,完成了初步的"尸检",脸色沉痛的讨论着。"是被利器斩首的,艾艾没有任何反应的机会。"牡丹仙子悲伤的说。她似乎和这个叫"艾艾"的姑娘认识。

    "刚才我就在她边上,没有感受到任何动静,挥刀的声音,以及雾气涌动的声音,全都没有。"扎着丸子头的牛栏山小仙女蹙眉道.

    没有动静,这就有点恐怖了.

    未知的敌人最可怕,众灵境行者,悄然绷紧神经,取出各自的道具,以防不测。天下归火蹲在地上,审视着头颅和尸体,一边观察,一边说出自己的分析∶

    "攻击应该来自前方,瞬间斩首,奇怪,队员之间的间隔不大,没有给"凶手"挥舞利刃的空间啊。但看断口,"凶手"怎么也得抡一个半圆才能看出这个效果。"

    "怎么判断攻击来自前方。"姜精卫不解。

    关雅低声解释∶“如果攻击来自身后,行走时由于惯性,尸体会往前趴。但现在尸体是仰着倒下的,这说明喉咙受到了攻击,本能的后仰了。"

    除了火师连连点头,其他灵境行者都是队长级的,这些简单的现场勘察,根本不需要旁人解释。姜精卫听懂了,皱起小眉头∶

    "大家刚才离的这么近,要是有人从前面挥着刀砍过来,不得死一大片呀,怎么独独死了她。"天下归火吐出一口气,道"这就是我想不明白的原因。"

    听不见敌人,甚至不知道对方如何攻击,却能秒杀一位3级木妖,这就有点恐惧了。张元清犹豫了一下,眼底漆黑涌动,当着众人的面,召唤出尸体残留的灵体,一口吞下。他打算直接问灵,看有没有线索。官方行者们默默看着,无人阻止。

    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副本里,活下去是第一任务,只要法子管用,就可以有灵活的道德底线。十几秒后,张元清睁开眼,摇了摇头。

    艾艾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就是一瞬间失去了意识,失去了生命。"问灵都揪不出凶手"浅野凉脸色一变。

    此时,浓雾越来越"厚重",能见度越来越低,哪怕有火把照着,身边的人也变得模糊不清。无形的恐惧在众人心中酝酿,队伍发生了争执。

    "这雾有古怪,待的越久越危险,赶紧离开,穿透浓雾就安全了。"

    ”不行,一定要弄清楚原因,解决问题。浓雾覆盖范围很广,影响了我们探索迷宫,而且,途中再有人死的话,地图会缺失的更加严重。”

    双方各执一词,最后喊道∶

    "元始天尊,你在什么位置,说句话,此事你来定夺。"张元清沉吟一下,道∶

    "首先,我们不清楚危机降临的频率,如果这个频率很短,而浓雾笼罩的范围很广,那么,我们还没走出去,成员就折损大半了。“当鸵鸟的话,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我的建议是,处理掉危机再继续前进。”这个时候,声望的好处就凸显出来,同样的话,由旁人说出来,队员们不会信服。但由元始天尊开口,大家就愿意遵从。

    见无人反对,张元清凭着感觉,望向二十三四岁,扎着丸子头的姑娘,道∶“小仙女,你之前就在艾艾身边,她死之前,有做过什么吗?”他想知道,艾艾的死,是纯粹的倒霉,还是无意中触发了什么"机关"。牛栏山小仙女蹙眉,思索一会儿,摇头道∶"应该没有,我没有刻意关注她。"

    张元清点点头,又看向天下归火、姜精卫等火师,道∶尝试制造爆炸,看能不能驱散火焰。

    闻言,火师们表现出极强的执行力,双手各搓出一团火球,丢向远处。"轰"

    爆炸声接连响起,冲击波卷着赤红的火焰,肆虐四方,浓雾剧烈动荡,就像搅浑的水。

    但视野并没有变得清晰,这里的雾太厚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不过是让缓慢浮动的雾气,变得混乱无序。想要冲散浓雾,必须有新鲜空气进来。

    我记得雨师有刮风下雨的能力,如果能拥有这份手段,就可以刮走浓雾,不对,我要有雨师的能力,也就不需要害怕古怪的雾气…张元清旋即又试了几种方法,但都无法驱散山雾。"元始,雾越来越大了,不能再停留了。"

    关雅环顾四周,发现浓雾已经"厚重"到快看不见身边的人。张元清无声点头,高声道∶

    “大家手拉手前进,从现在开始,持续报数,确保没有人走散、死亡……艾艾后面是谁?汇报一下路线。"

    众人迅速行动起来,手拉着手,由张元清带头往前。队伍一边按照路线前进,一边报数。"1,2,……13,14。"

    死亡一人后,队伍的总人数是十四人。第二轮报数开始∶"1,2,3…12,13……."报数戛然而止,14迟迟没有响起。

    众人心里一沉,紧接着便听见队伍末尾,传来颤抖的声音"我,我是14号,我被攻击了.

    说话的是雨女无瓜,三十出头的青年,3级水鬼。

    众人迅速围了上去,几名火师点燃火把,尽量聚集火光,增强能见度。张元清追问道"怎么回事"

    雨女无瓜脸色惶恐,"刚才,我突然被攻击了,有什么东西割了一下我的脖子,把我的被动打出来了。"水鬼的被动,无视物理攻击。如果没有被动,雨女无瓜已经死了。

    "看到攻击者了吗攻击方式是什么"众人忙问道。雨女无瓜摸着脖颈,回忆道

    "我完全没看到攻击者的身影,也没感觉到任何异常,就是脖子一疼,然后发现被动技能激发了……不过,我感应到有异物入侵身体,在我头部化水后,它的抽离的轨迹是向上的。”向上

    官方行者们瞬间昂起头,但他们看到的,只有浓浓的雾霭。张元清抖开阴阳法袍,披在肩上,灵体出窍,飘向树冠。靠近树冠时他再次被挡住了,无法继续上升。

    张元清贴着结界,在树冠下来回飘荡,寻找藏于茂盛枝叶间的危机。雨女无瓜的遭遇说明,没有肉身的灵体,也能免疫攻击者的伤害。张元清快速巡视一圈,未发现异常,当即下沉灵体,回归肉身。"没有发现"

    他的回答让众人无比失望,旋即有些崩溃。

    这种看不见的敌人,比面对树王还要棘手,后者至少是看得见摸得着,危险明明白白的摆在眼前。“这样不行啊,我们没有水鬼的被动,若是被盯上,必死无疑。”白虎万岁眉头紧锁。天下归火沉吟道∶

    "我算过时间了,从艾艾死亡到雨女无瓜遭遇攻击,间隔是五分钟。如果这是危险来临的频率,那么五分钟后,就是下一次攻击。"众官方行者沉默了,他们就像待宰的羔羊,默默等待着死亡的来临。下一个也许就是自己。

    也就官方行者素质高,纪律强,能沉住气,换成散修,这会儿恐怕已经产生争执,陷入精神内耗里了。张元清贴近身边的关雅,在她耳边低语∶"雨女无瓜说的是不是真话"关雅耳根子一烫,蹙眉道∶

    “从语气上判断,应该是真的,但我看不清他的脸,无法观察。这时,牡丹仙子深吸一口气∶

    "元始天尊,现在怎么办?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众人沉默的看向浓雾中,只剩一个轮廓的队长。副本没有明确的队长职位,但元始天尊是公认的队长。

    这是把命交给我了张元清压力巨大,他环顾一圈,"继续前进!"

    继续前进……众人心里叹息,继续前进,就意味着什么都不做,看来元始天尊也没招了。

    队伍迈着沉重缓步的步伐,在迷宫森林里穿行着,浓雾遮蔽了视线,看不清道路,更看不清岔路口,为了不走错,张元清让土怪同事走在前列。

    他们能有效的分辨出岔路口有几条道。"两分钟了。"队伍里,有人忽然说道。

    还有三分钟……张元清心里嘀咕一声,积极开动脑筋,思考应对之策。

    艾艾死后,张元清率先想到的是危机来自副本,但当几次探查无果,他那会儿,是把怀疑对象,转为暗夜玫瑰的二五仔。

    会不会浓雾单纯只是遮蔽视野,增加迷宫的难度。是二五仔假借副本之便,暗中杀人?所以他提议手拉手,提议报数,都是为了限制可能存在的二五仔。但现在看来,二五仔杀人的可能性不高。"三分钟了。"又有人说。张元清脑子快速转动∶

    ”目前只能总结出袭击者的攻击频率是五分钟攻击一次,要想发现更多的规律,就得持续观察,每一次观察,都是一条人命,经不起这样消耗…"

    "危险来自于树冠,但我没有发现异常,雨女无瓜是否说谎,也无从判断,雾太浓了,关雅看不清他的脸……"”袭击者到底是怎么隐藏的?攻击方式也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和古怪的雾有关。来自于雾的危险……"想到这里,张元清脑海中,猛的跃出一张脸。-李显宗!

    此时此刻的浓雾,勾起了他一段不愉快的回忆,当初在小姨的医院里,他也曾身陷浓雾中,吃了大亏,险些被打自闭。这是典型的应激障碍症。等等!

    张元清灵光一闪,忽然意识到迷宫森林里的浓雾是怎么回事了。支线任务介绍里,提到邪修的力量渗透了森林,通往山顶的道路遍布危险。山神是土怪转职后的名称,那邪修是什么职业?是蛊惑之妖!因为蛊惑之妖第一次转职后,也就是圣者境的名称,叫雾主!"四分钟了……"

    报时间的人,声音变的低沉。

    队伍里的众人,心情也随之凝重,浑身肌肉紧绷处在戒备和紧张状态。还有一分钟,那个隐藏在暗中的袭击者,就会出手。张元清却心情振奋。

    弄清楚危机的底细后,再思考应对之策,就简单多了。

    我记得当初在医院和李显宗交手,他是根据雾气的流动来判断我的位置,袭击者必然也是如此。那么,只要禁止不动,是不是就能避开危机?试一试……张元清停了下来,高声道∶"停下来都停下来。"队伍随之停了下来。

    张元清不给他们发问的机会,道∶“从现在开始,不要动,放缓呼吸,最好不要呼吸,任何动静都不能发出来,不要问为什么,相信我的话,只管照做。”

    如果这还死人,那么袭击者就和副本五官,是二五仔,这样的话,就用关雅的面具来排查。

    队员们果然没有发问,屏住呼吸,一动不动。他们默数着时间,每一秒都过得无比煎熬。终于五分钟到了。队伍还是保持不动,半分钟后,他们听见元始天尊说道∶“开始报数”"1,2,……13,14。"这一轮,无人死亡。

    守序阵营的灵境行者,总共分成三支,各前往一条山道。

    赵城隍带领的这支队伍,人数达23名,正沉默的穿行在幽暗的密林间。

    脚下的小径四通八达,交错纵横,走错任何一个岔路口,都会让这支由官方和散修组成的队伍,困死在迷宫森林里。他们采用的方法和张元清那支队伍一样,每个人记一部分路线,二十三个大脑共同记忆迷宫路线。而因为人数占优,有些人记的路线是重复的,这样能很好的防止有人意外身亡而导致路线缺失。

    杂乱的脚步声回荡在幽静的密林里,层层如盖的枝叶,偶尔会因为夜风吹拂,发出"沙沙"的声响。愈显寂静阴森。

    几位火师高举"火把",无私奉献,为大家带来光明。走着走着,孙淼淼眉尖一皱,低声道∶“附近的阴气加重了。”

    赵城隍“嗯”一声“看来迷宫里还有其他危险,如果是怨灵的话,倒是简单了。”这里有八位夜游神,哪怕是个圣者境的怨灵,也能叫它魂飞魄散。

    孙淼淼刚想说话,忽然看见前方的树梢上,悬着一道黑影。

    凝神看去,那是一具上吊的尸体,穿着灰扑扑的登山服,直挺挺的吊在半空,死去多时。尸体的脸庞布满尸斑,皮肉呈青灰色,闭着眼,模样极为疹人。"咦,那里好像有一具尸体。"

    后面的守序行者们,借着火把的光照,看见了悬在半空的吊死鬼。“好像是个登山客,呃,我在外层见过一个登山客,没想到迷宫里也有。”"小心了,登山客不是我们山神阵营的。"众人谨慎缓慢的靠过去。

    突然,那悬在树梢的尸体,睁开了眼睛。一双猩红如血的瞳孔,瞳仁里印着扭曲古怪的符文。

    孙淼淼只觉大脑"轰"的一声,如同被人当头敲了一棍,失去所有意识。下一刻,她涣散的瞳孔恢复灵光,从那种眩晕中挣脱出来。关键时刻,她把负面影响,全部转移给了灵仆。

    是蛊惑之眼?这具尸体是被邪修力量影响了?孙淼淼念头转动间,听见身旁,身后传来粗重的喘息声。她心里一凛,回头看去。

    只见身后的守序行者们,一个个表情扭曲,呼吸粗重,那赤红的双眼里,闪烁着杀戮的渴望。而在她身侧,除了茅山术士、袁廷和赵城隍,完成了极限操作(让灵仆背锅)外,其他夜游神纷纷中招。1“这群家伙被蛊惑了。”

    过河卒脸色凝重的走来,除孙淼淼四人外,他是唯一清醒的。

    身为小青阳,没有任何人能在洞察专精的他眼皮子底下搞偷袭,尸体也不行。"怎么办"茅山术士道。

    赵城隍表情冷峻"尝试控制他们尽量别杀。""就凭我们五个"茅山术士瞪眼道。赵城隍看他一眼"你没得选。"嗯十四人

    听完报数,队员们差点没反应过来。

    他们已经做好了有同事牺牲的心理准备,没想到是风平浪静的"平安夜?"振奋的情绪在人群里传递,沉重的心情退去,喜悦重新挂上他们的脸庞。

    "没,没死人……这回没有人死。"

    一帆风顺

    牡丹仙子亲自点了一遍人数,确认是十四人,确认所有人还活着。浅野凉也跟着数了一遍。

    岛国jk和少妇牡丹,满脸惊喜∶“你怎么知道站着不动就不会被攻击?”关雅和天下归火若有所思。

    官方行者们齐刷刷的看向元始天尊,目光中暗含期待。

    元始天尊一定已经攻略了浓雾危机,这样的话,接下来都不用再死人了。

    ps∶错字先更后改。祝菜总生日快乐,生意兴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