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报小郎君 作品

第两百五十九章 元始天尊:抱歉,东西

    奖励道具?听到元始天尊的问话,众行者先是一愣,然后,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天下归火。

    走出移动之林的方法,是他想出来的。按照前两次的通关机制,道具(消耗品)会奖励给功劳最大,或附和特殊条件的人。

    比如摸索出雾蛛杀人规律的元始天尊;比如生命气息最旺盛,不贫血的关雅。

    因此,天下归火获得道具奖励,符合逻辑。面对队友们投来的注视,天下归火皱眉道:

    “我只获得10点积分,没有得到奖励。”

    张元清看他一眼,环顾众人,再次高声道:

    “我再问一次,奖励道具在谁那里。”官方行者们面面相觑,一阵沉默。

    30岁出头,颇有“轻大叔”气质的“雨女无瓜”抬了抬手,措词道:

    “我认为,不管谁得到了奖励,都是属于他的,没必要刨根问底。”

    雨女无瓜是觉得,元始天尊这番举动,是想集合奖励,由他统一使用。但得到道具的人(天下归火),不想把自己凭实力获得的奖励拱手让人。这件事处理不好,队伍会闹出大矛盾……在场的官方行者暗暗皱眉,他们普遍都是队长级人物,混单位的,知道元始天尊的行为,可能会开启一场权力争斗,让原本和谐的队伍陷入矛盾和冲突之中。

    尽管杀戮副本开启前夜的线上会议中,十步长老要求大家以元始天尊为核心,听从他的领导,互帮互助。

    但进了杀戮副本,组织的意见,只能当做参考,没有人会真正的无条件服从。张元清点点头,看着队友们:

    “我承诺,不会要求上交道具,所有人可以作证。那么,现在可以回答我了,谁,获得了道具奖励。”

    还是没有人说话。张元清沉声道:“你们看,我已经给出承诺,但还是无人回应。”牡丹仙子,雨女无瓜等人纷纷皱眉,他们察觉到不对劲了。“元始天尊,你想说什么?”

    牡丹仙子问道。这么看来,获得奖励道具的人,就是内奸了……张元清沉声道:

    “马上就要抵达山顶,有些事,我需要与诸位坦诚布公。”停顿一下,他一字一句道:“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一个,暗夜玫瑰的叛徒。”众人脸色一变。张元清继续道:

    “实不相瞒,进杀戮副本前,松海分部的狗长老告诉我一件事,三大邪恶组织欲杀我与傅青阳,暗夜玫瑰也参与了这件事,后者打算动用安插在官方中的间谍。“不久前,我埋伏在浓雾出口外,试图袭击邪恶阵营的人,没想到他们提前知道了我的行动,并设下了反埋伏的圈套,若非我实力强大,已经回不来了。”听到这里,官方行者们才知道其中的凶险,忍不住面面相觑。原来元始天尊是在这样的压力下,杀死了“人性本恶”。

    “细心的人应该留意过积分榜,除了我杀的三个人,邪恶阵营穿过雾蛛地盘时,根本没有死人。

    另外,他们现在已经穿过繁殖森林,但依旧没有人死亡,这正常吗?”张元清质问道:

    “如果不是有内奸通风报信,把我们的探索成果汇报给邪恶阵营,他们能如此轻松?”官方行者们,脸色难看的打开积分榜、地图,查看一番后,发现确实如元始天尊所说,邪恶阵营又一次无损通关了繁殖森林。“难怪邪恶阵营的人,要选择我们这条路线,这是知道元始天尊擅长攻略副本,想白嫖我们的成果。”

    “,谁是内奸,老子要扒了他的皮。”不但火师气炸了,其他职业也气的不轻。

    张元清说道:“谁拿了奖励不吭声,谁就是内奸,目前有两个怀疑的对象,一个是‘卖火柴的小男孩’,一个是‘天下归火’。”

    他把天下归火先前那番话,告知众人。

    瞬间,所有人都站到元始天尊身边,把两人孤立。卖火柴的小男孩怒视天下归火:

    “你特么才是内奸吧,居然污蔑我,老子跟你有仇吗?”说完,他看向同伴们,大声道:

    “移动之林的奖励肯定在天下归火身上,他刚才死活不拿出来,谁是内奸很清楚了吧。”

    关雅问道:“你触碰树木做什么?”

    卖火柴的小男孩皱眉道:“当然是尝试沟通,虽然这一路走来,迷宫里的植物似乎无法沟通,但任务提示里没有明确提及沟通无效,而且,前面的树无法沟通,不代表一路上的植物都无法沟通。

    “我觉得必要的尝试理当坚持,不能放弃。”

    这番解释可圈可点,说服力不强,但也挑不出毛病。

    但相比起小男孩,以一己之力破解移动之林的天下归火,更值得怀疑。奖励道具大概率在他身上,而他刚才拒绝交出奖励。面对队友们的质疑,天下归火深吸一口气,很好的克制了自己的情绪,问道:

    “如果我是内奸,我刚才就交出道具了,何必做这种不打自招的事?”

    “不!”关雅揭穿他言语中的漏洞,道:

    “暗夜玫瑰安插在五行盟中的间谍,能一次次避开大体检超凡境的测谎道具、技能,不可能对你有效。所以你知道,就算你不上交道具,我们也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指认你。“而没有证据的话,元始就不可能杀你。

    当然,这一点也适用于卖火柴的小男孩。”天下归火冷笑道:

    “所以呢,除非内奸自曝,不然你们根本没办法揪出他。你们闹成这样,除了让队伍人心涣散,还有作用?”张元清笑道:“有作用!只要控制住你们俩,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说罢,他取出沉默者口罩,道:

    “我需要限制你们俩的自由,并把你们纳入监视范围。大家同事一场,不要抵抗。”

    这个时候,谁抵抗,谁就是内奸了。白虎万岁立刻道:“我有一件禁锢类的道具。”

    “我也有。”牛栏山小仙女附和。两人的道具,分别是一条铁质锁链,一块木枷。

    铁链有限制手脚、行动的功能,而木枷只能限制双手,但可以让目标处在虚弱状态。卖火柴的小男孩深吸一口气,满脸不忿,但选择服从:“清者自清!”

    天下归火深深看一眼元始天尊:“武力控制确实是不错的办法。”在张元清的示意下众人用铁链捆住小男孩,用木枷和口罩,封印了天下归火。再让天下归火背着小男孩,在大伙的监视下,带队前行。一行人朝着山顶行去,此地距离山顶神庙,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临近出口,天下归火说道:“你们打开地图看一看,代表邪恶阵营的光标,一直在有序前进,没有出现混乱、倒退的情况,这说明什么?”牡丹仙子等人打开地图查看,果然如此,心里纷纷一凛。天下归火沉声道:

    “这说明他们已经知道攻略移动之林的办法,可是从我们汇合后,大家一直都在一起,如果我是内奸,我是通过什么办法传达信息的?”

    从汇合后,我和关雅就一直在观察他们的耳朵,确实没人戴耳麦,这段时间里,也没有人偷偷低语,应该不具备传递情报的机会……张元清沉思着,问道:“你想说什么?”天下归火摇头:“我不知道,但本能的觉得不对劲。等我想通了再告诉你。”

    结果直到离开迷宫森林,天下归火也没想通。

    【叮!恭喜你们穿越迷宫森林,奖励30点积分。】从进入迷宫森林,到离开,中间三个关卡,总共奖励60点积分。

    此时的积分榜,元始天尊依旧是榜首,总积分是398点积分。第二名的阿一是190点积分。

    榜单上的其他人,逐人增加20点,排名基本没变。迷宫里的积分增长是固定的,每通过一关,增加十点积分。

    走出迷宫森林,皎洁的月光铺天盖地的洒下,前方是一座由巨石堆砌而成的神庙,风格粗犷简陋,却有着一股磅礴的大气。神庙外是一块空地,没有杂草,没有树木,除了几块平坦的石头横陈,空荡而干净。

    这块空地应该是猴群用来参拜山神的。

    古朴的山神庙静静伫立在山巅,沐浴着月华,背景是清澈的夜空和繁茂层叠的树冠。

    张元清等人加快了脚步,穿过空地,沿着粗陋的台阶,进入山神庙。神庙内部空旷且粗陋,六根粗壮的石柱撑起穹顶,穹顶是一块块薄而大的石板拼接而成,石柱也是石头混合泥浆堆砌。尽管粗糙简陋,但这群山猴,确实已经掌控了简单的建筑学原理。智商很高。大殿尽头,是一座高高的神台,台上伫立着一尊石像,隐约是位女性,五官模湖,甚至没有服饰,但猴子们努力的通过生理特征,表达出这位山神是一位女性。

    ——隆起的胸部!凋塑手里握着一根藤条编织的法杖,杖头嵌着一颗碧绿宝石。张元清带着众人,行至凋塑前,伸手尝试触碰法杖。

    一堵看不见的屏障,阻止了他的动作,同时,耳边响起任务提示音:【叮!该物品不可触碰!】背景式的道具,无法被灵境行者利用?但支线任务三里提及,邪修派出爪牙企图抢夺山神法杖……只有山鬼阵营能拿走它?

    张元清正思考着,忽然听见姜精卫喊道:“这里有画!”

    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姜精卫举着“火把”,站在墙边,指着石壁上的壁画嚷嚷。那些壁画残破而暗澹,多数是用石灰石勾画出简单的线条,少数配了色彩,画风极为抽象。一群人仔细辨认许久,半看半猜,才弄懂壁画的内容。讲的是山神和邪修的战斗,强大的邪修在城市里肆虐,他蛊惑了城市里的活人,把大家聚集在一起,然后,壁画上的火柴人不断倒下,浑身是血(血由红浆果染色)。

    大家的鲜血汇聚成一滩血池,血池里睁开了一双黑色的眼睛。就在大家不停死去之际,手持法杖的山神降临,与邪修展开激烈交锋,并成功杀死邪修。再之后,这位山神于城市四周筑起“高墙”,断绝了城市与外界的联系。

    “奇怪,壁画上的内容显示,邪修已经被山神杀死了,那她封印这座城市的目的是什么?”

    “邪修好像在举行什么仪式?血池里的眼睛……山神封印城市的目的,会不会是防止那个眼睛出来。”

    “应该是吧,所以我们的主线任务是抵达遗失之城。”众人轻声讨论起来。这时,浅野凉大声说:“邪恶阵营的人快来了。”官方行者们打开地图查看,邪恶阵营的家伙们,已经穿过移动之林,距离迷宫森林的出口很近了。张元清当即道:“出去吧,准备应敌……另外两支队伍还未抵达,但距离山顶也不远了。”其他两支队伍的推进速度略慢,毕竟他们队伍里没有元始天尊。

    “希望他们能早点抵达……”牡丹仙子叹了口气。

    不然他们这支队伍,将损失惨重。就在这时,有人呵了一声:

    “放心,你们不需要迎敌。这一关,山鬼阵营赢定了。”众人闻言,扭头看去。说话的人是音痴,他站着远离人群的石柱边,一脸冷笑的取出一方巴掌大的,微缩的森林沙盘。“滚回移动之林吧!”话音落下,森林沙盘化作光屑溃散,包裹在场众人。

    下一秒,他们消失不见。他才是内奸,是暗夜玫瑰的人。

    在告知邪恶阵营元始天尊的埋伏计划后,音痴就考虑到如果伏击元始天尊失败,那么内奸的存在必然暴露。他需要做出应对。于是暗中利用乐师的催眠能力,影响了毫无防备的“卖火柴的小男孩”,让他刻意在天下归火面前,做出一系列怪异的举动。被催眠的人不会觉得有任何问题,不会意识不到自己已经被催眠。而以天下归火的智慧,一定会注意到小男孩的异常,如果元始天尊真的活着回来,天下归火一定会把这件事告诉元始天尊。

    在测谎道具无效的情况下,元始天尊大概率会做出限制可疑人物行动之类的措施。

    果不其然,元始天尊确实这么做了。

    不过事态的发展,有点出乎音痴预料,他本来只是单纯的想祸水东引。但后续天下归火过于优秀的操作,是他没有想到的,不过正好,嫌疑人多了一位他反而更加超脱在外,不受怀疑。

    移动森林的奖励,也出乎他的预料。

    在与众人走散后,音痴就想到了利用参照物定位的方法,这是陷入“迷宫”时常用的方法,本没想过利用这招离开移动之林。巧合的是,他被移动的位置,恰好距离出口不远,所以他侥幸成为第一个脱离移动森林的人。

    运气这东西,不讲逻辑,元始天尊再聪明也猜不到。他当然不能交出奖励道具,得到移动之林奖励的道具后,音痴就知道赢定了,他先把自己的经验分享给山鬼阵营,然后收起道具重新返回移动之林,与官方行者汇合。虽然成了最后一名,但好在没被怀疑。

    之后的发展如他所料,元始天尊虽然没有揪出内奸的方法,但采用了最简单粗暴,也最有效的方式——控制!然而,那两人不过是幌子罢了。

    音痴看了一眼山神法杖,山神阵营无法触及这件道具,他毫不留恋的转身走出山神庙,站在庙门前,默默等待。

    二十分钟后,以阿一、百无禁忌为首的邪恶阵营们,穿过迷宫森林,出现在山神庙外的空地。百无禁忌一眼就看到了山神庙口的音痴,嘴角一挑:

    “做得不错!”音痴微微颔首,“法杖就在里面,进去拿吧。”邪恶阵营的行者们,听到两人的对话,没有丝毫意外,他们是参加过峰会的。知道官方队伍里有他们的人。只是不知道是谁。“原来是你这家伙。”

    “暗夜玫瑰太阴险了吧,擂台赛前八的选手都能策反。”

    “哈哈哈,这次杀戮副本,元始天尊死定了。”

    说话间,众人快速穿过空地,朝着山神庙奔去。突然,阿一琥珀色的童孔,捕捉到前方一块青石边,立着一双做工精美的复古长靴,由明黄色的丝绸编织而成,绣着精致云纹。“这里怎么会有靴子?”

    他停下脚步,沉声开口。

    庙门口的音痴愣了一下。他不记得来时,此地有一双这样的靴子。正疑惑间,一道人影在青石边凸显出来,正是元始天尊。他就这么凭空出现,一脸促狭的望向众人:“哦,这是我的东西!抱歉,忘在这里了,我回来取一下。”

    话音刚落,又一道人影传送返回,穿着藤甲、护臂和护腿,高挑明艳的混血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