彧可人 作品

第306章 南焦国废王后案21

    午后的洋安殿因为天气闷热陷入了沉寂中,不管是宫人还是闵洋太后都是蔫蔫的,直到铂王后带人拿着冰品前来,太后才算恢复了一些生气。

    冰品是用硝石制作出来的,想在南焦国吃到寒冰食物,实属不易。

    “嗯~这个酸酸甜甜的,确实好吃,还有一股清香,这是加了什么?”

    铂王后回道:“是大季花和金银花,都是清热消暑的。”

    “王后有心了~”太后一边享用着冰品,一边称赞着儿媳,这么多年,与儿子关系不好,都是儿媳陪伴她,为她排忧解难。

    “哦,对了...”太后擦擦嘴道,“听闻国主昨晚未能安睡,出了何事?”见儿媳一时陷入了沉默,她苦口婆心道,“你也知道,国主不管有何事,从来不与哀家主动说的...”

    铂王后想来想去,只挑了部分说道:“母后不用担忧,是寝殿顶上的小窗。闩旧了,飞进来几只鸟,吵扰了国主,已经差人换了新闩。”

    “是吗?”太后垂下眼睑只看着冰品,眼神微动,语调慢悠悠的,“哀家不担忧,就是看国主整日辛劳,晚间若是再睡不好,铁人也会撑不住的...”

    “母后放心,今晚,孩儿给国主守夜,一定不会再发生昨晚的事的...”

    “哀家不是这个意思~”太后未等对方说完,慈爱地握住王后的手,道,“哀家一向喜欢你留宿洋安宫的。只是...近来宫中怪事连连,又逢海盗猖獗,哎...需要国主忧心的事务太多了...虽说,益安王妃解开了宫中的那些怪象,但哀家心里还是有些乱啊...”

    铂王后一听,觉得正是时机,便跟话道:“不瞒母后,其实孩儿也担忧国主...特别是自从梦到那位以后,总觉得心里不安宁...一想到黑市与海盗,心里更觉不安了...”

    一提到秋王后,太后的脸色就深沉了几分:“她就是祸害,别提她!”

    “孩儿没提她...”铂王后认真道,“只是听了益安王妃对那黑市的描述,总觉得...”

    “铂儿你到底想说什么?”太后看出对方话中有话。

    “孩儿的意思是,先前被遣散的女兵,可不可以再招回来?”铂王后一脸正色道!

    太后实在没有想到儿媳会提到女兵,不禁惊讶:“哀家私立女兵,那是非常时期的无奈之举。如今国主已经亲政多年,哀家哪里好再拥有私兵呢?何况,如今,益安王与王妃在宫中做客,若让你父皇知晓,哀家再次豢养私兵,于情于理都不合...”

    铂王后深深叹了口气,佯装可惜,而后她转思道:“孩儿进宫后就没有见过她们,近日见到益安王妃的英勇身姿,总让孩儿觉得,若有一群的二皇嫂守卫王宫,心里一定会安生许多!”

    “她可是益安王的王妃。”太后笑道,“身份尊贵着呢~怎么能让她守卫王宫?”

    “孩儿知道~就是这么想想嘛~”铂王后撒娇道,“看到她一身江湖风范,孩儿就想到了那些女兵...”她抬眸见太后脸色和悦了回来,继续道,“不如母后和孩儿说说,当年那些女兵都有哪些英勇事迹?孩儿一直都很好奇呢~”

    太后笑地慈祥道:“都是陈年旧事了,没什么好说的。”

    “嗯~母后~”铂王后继续撒娇道,“您也知道孩儿喜欢听故事,宫里那些闺阁中的故事,孩儿都听腻了。见二皇兄娶了江湖英豪做王妃,孩儿也有些向往那种恣意,执子之手,仗剑天涯!也就您这还能讲讲当年女兵的光辉事迹了~”

    太后依旧笑道:“你可以向益安王妃讨故事呀。”

    铂王后故作失落道:“皇嫂那,孩儿已经问过了,再问下去,皇嫂该嫌孩儿烦了~我见皇嫂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想到母后面对当年动乱,临危不惊,坐镇一方!那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典范!!”

    见儿媳可劲夸赞自己,太后笑得合不拢嘴:“就你嘴甜~其实啊,当年母后心里也是忐忑的,想着不成功便成仁...哪里有你说的那般豪情壮阔!那些女兵作为细作杀手,当断情绝爱,与你皇嫂相比,她们可要无情多了,你自小在深宫长大,那些刀光剑影的故事都是听来的,和亲身感受是不一样的...”说完,她放开了儿媳的手,示意这个话题到此结束。

    奇铂:“......”

    一个时辰后,文舒殿。

    当言漠看到前来问候的是王后的侍女,便知此事进展得不顺利。

    她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前往议政殿,向国主请命,今晚便要行动!

    “孤说过,不管你要使用什么手段,只要不伤天害理,孤都允许。”

    议政殿内,所有官员、宫人都已退下,国主展露着眉间的愁思,如此回道。

    言漠:“国主,此事适宜我一人行动,希望国主莫要告知益安王。”

    国主:“孤明白你的顾虑...此事本是孤的困扰,如今却要益安王与你一同担险,其中利害,孤明白。你放心,不管发生何事,孤都会力保你们!”

    “谢国主!”言漠垂眸谢过,没有过多言语便告辞走了。

    枽城作为南焦国的国都,向来繁华,人流车往繁复。但是今日实在炎热,有些商贩只想躲在阴凉处,连生意都不愿多做。百姓们亦是如此,早早结束了一日的劳作,等着太阳下山才走出阴凉处,准备各自回家去。

    王宫内,因为酷暑病倒了不少贵人与宫人,御医属频频出动御医与医官,给中暑者调配、煎制药剂。

    戌时末,文舒殿内,当齐运端着一碗绿豆汤前来小玉房间的时候,却不见大当家。

    “姐姐说出去转转,让我们不必等她。”小玉见到齐先生,乖巧回道。

    “大当家有说去哪儿转悠吗?”齐运有些摸不着头脑,“怎么没带上我呢...”

    “姐姐没有说。”小玉领人进屋,回到小猴子身边道,“只说让我早早就寝,别老和憨子哥哥皮闹。”

    “说来,你这年纪,闹腾那是应该的,不用端着~”齐运轻笑道,他放下绿豆汤,看到对方摆出公子模样,白了自己一眼,忽而觉得那表情和大当家太像了!

    “诶,小玉公子,我们一起去憩庭看看罢,说不定大当家在那呢~”见小玉扭回头去,和小猴子玩耍,他又想起了欧嬷嬷房中的动物。

    “不行,齐先生。”小玉义正言辞地拒绝道,“若是让姐姐发现我没有听她话,说不定会生气的!”

    “嗨!没事!有我呢,再说,大当家是怕你和憨子玩疯了,晚间不易安眠。正好,我带你出去走走,把你和憨子名·正·言·顺地分开~”

    “......”看着齐先生挤眉弄眼的模样,小玉有些受不住,可又不想这么早就寝,他想了一下,决定把猴子拿给竹水照应,便跟着齐先生慢悠悠地晃荡着前去憩庭...

    奇铭回到文舒殿休息后,就一直在等言漠,处于二楼的他看着齐先生带着小玉出门,以为不多时就能带回言漠,便折返回屋,继续欣赏那些女子赫撒衣去了...

    沉云厚积,更深露重,很多宫殿都早早熄灯,陷入了一派宁静之中。

    洋安殿的某个角落,随着巡视的宫人走过,一个身影从梁柱上悄无声息地翻身而下!躲进了转角的黑暗中!

    恰逢此时,一名宫女端着焚好的安眠香经过,准备小心翼翼地送入。

    黑影瞬闪跟上宫女的步子,如同鬼影一般一同进入!

    宫女毫无知觉地将香放好,姿态标准地转身退下。

    寂静之下,黑影与之背对背错身而过!躲进了纱幔之后!

    寝殿内香烟袅袅,太后的呼吸声很均匀,因为其晚间怕黑,宫女都会在远远的四角留有小烛...

    黑影屏息等待了一会儿后,确定可以行动,借着那些微弱的烛光开始沿着纱幔一路摸过,以避开安神香的碎末...

    通过一下午高低远近的观察,黑影摸透了洋安殿的地势与建筑格局。此时,她正在检查有问题的那几处...

    过了大约一炷香,言漠发现有问题的几处,都是做了小型的隐蔽空间用于储纳,不足以形成密室。

    黑暗中,她环视着寝殿,回忆着与国主的对话。

    “母后做事向来缜密,你要找的东西,她不会堂而皇之地放在明处。

    整个洋安殿,母后最不喜守卫接近主寝殿。每每王后留宿,母后都会移驾到暮安轩就寝。

    所以,孤觉得,密室最有可能在母后的主寝殿内。”

    言漠:“南焦国气候湿热,密室若是建在地下,很容易集聚湿气,不利于存放文书物品。”

    “湿热地区雨水多,王宫中也曾因强降水被水淹过,洋安殿整体地势比较高,受到的影响比较小。再者,孤的文书全部使用油纸盒子装盛,可以有效避免水渍。”国主边说边展示了一只油纸盒子。

    盒子是木做的,里面包了一层结构合理的油纸,开合处的气密性也不错。

    鉴于此,言漠觉得密室很可能处于在太后寝殿的底下。她悄悄绕着寝殿细细看着,检查着有无机关...

    书案、书架、床榻、各式柜子、烛台等,都被咂摸了一遍,言漠始终未能发现机关。

    难道机关在上面而不是在下面?

    如此想着,言漠一个展臂飞身,静悄悄地上了屋顶!或挂或爬,检查了一遍后,她发现这里的屋顶和净智殿的不同。

    净智殿的尖圆顶部是通透的,可以看到小窗,这里的屋顶是封住的,看不到小窗。也就是说,屋顶的最上面是留有空间的!

    但是,这个空间因为尖圆顶的造型,其实并不大。

    言漠细细摸了很久,没有发现机关。

    对于太后以为老人家而言,想要上到屋顶来,并不容易。所以,言漠暂且放弃了屋顶,飞身落地,继续寻找其他可疑物件,这次,她专注于小物件...

    但可惜,随着夜色越发深沉,言漠已经在寝殿内做了快一个时辰的“鬼”,却是什么收获也没有。

    最后,她瘫坐在大香炉旁边,一来隐蔽身形,二来,她可以趁此休整之际好好想想,有没有其他的可能...

    大香炉是个缩小版的尖顶建筑模样,底部是方形,直接置于地板。不过,这东西放在此处只是摆设,因为其上的一些纹路间落有细灰。看来这个区域平时鲜少使用,这也是言漠选择此处遮掩身形的原因。

    但是陷入困境的她已经将殿内的角角落落都想了一遍,始终没有发现可疑之处!

    随后,她将自己靠上香炉,两手摊开,思考着要不要就此放弃,趁早离开...

    可就在她的手指沾到地板的时候,忽然觉得油滋滋的!

    言漠一个醒神,细细查看,发现原来是香炉的底边渗出一些油渍...她俯身闻了闻,没有气味,说明不是渗出的香油。

    那这是什么油呢?

    然后,她用指头沿着香炉底部从起始点划过,发现香炉的四边有一边是干净的,而另外三边都有明显的油渍。

    她伸手再次检查了大香炉的内部,里面没有焚屑与凝固的油脂,只有灰尘,说明香炉已经很久没用过了。

    那这些油渍为何会出现?

    为了弄清真相,言漠需要查验底部,正好依着这些油渍,她可以缓慢地推开香炉,看看底部情况...

    大香炉看着就很沉重,她需要一些技巧,才能毫无声响地移开此物。

    然,不管她如何使力,这个香炉竟然纹丝不动!虽然她用的力道很微妙,但不至于毫无作用的!

    言漠看了一下,换了一边再次使力,这下可算有用了!

    只是,哪怕力道用得再好,香炉与地面的摩擦还是会发出些许声音...

    言漠不敢持续用力,警觉着周遭,听到太后的呼吸声依旧平稳,她才继续,每次用力都是极其小心!

    经过细致的推移,言漠发现香炉的一边是不会动的!正是无油的那一边!

    也就是说香炉绕着那个一边,转动了一定的角度!

    可惜!言漠摸了摸地板,轻轻敲击试听,这下面没有空荡的地下室,更别说门了!

    然后!不远处突然响起一阵机巧运动的声音!!

    轰隆——轰隆隆——

    纵使言漠再处变不惊,听到这阵声音也是脊柱一紧!她不得不庆幸,外头的那阵隐隐雷声着实帮了自己!

    极其安静的殿内,机巧声与远处的雷声互相重叠,没了突兀感!

    言漠赶紧回头看去,生怕吵醒太后!

    所幸,因为天气闷热,太后是服了安神药汤才睡的,她的呼吸快慢转换了几下,翻了个身又睡过去了...

    言漠等了好一会,确定自己今晚的运气不错,便悄咪咪地来到机巧运转过的地方。

    然后,她发现这是刚才她看过的闲置书架!而眼下,这个书架变化了造型,竟然成了楼梯!!

    这样的机巧,简直可以和玛怛尊人一拼啊!

    言漠抬头向上看去,这个楼梯整体呈折线形,可以一直通往顶部!她身手敏捷地两三节台阶一起上,三两下就抵达了底部!

    这才发现,入口竟然在柱子上!此时,这根柱子开了一个小口,可以猫腰进入!

    言漠小心翼翼地进入,站稳身形后,她才拿出腰间的火折子,照亮了眼前...

    屋顶确实有一个隐蔽的空间,但是不大,上下距离也只够女子的身量,大高个的男子进入需要欠身低头。

    四周完全封闭,没有任何光源可以进来,言漠感知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人,才寻着蜡烛点上...

    随着亮光匀布,她看清了这个密室,这里面没有珠宝金器,有的只是卷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