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格格 作品

第390章 诛杀

    周泽和樊星辰落在阁楼顶端,老徐已经站在这里,见周泽他们来了,赶紧举着舆图,指着东城的一角说道:

    “从城北的排水渠放毒烟,那里是第一个冒烟的地方,我让崔毅带人过去了,如若有发现会发信烟。”

    话音刚落,一道黄色信烟飘飞,老徐纵身而去,不忘丢下一句话。

    “三元就在这里等着,九姑娘麻烦你照顾一下三元。”

    周泽知道自己帮不上忙,这时候不能去添乱,赶紧蹲下尽量减低存在感。

    樊星辰盯着那处,侧眸的瞬间,发现周泽在掏身上的背包,这是他从府衙带出来的,也不知小白给他装了什么东西。

    周泽翻找了半天,果然找到一盒注射器,还有一大推的琉璃瓶子,周泽直接盘膝坐下,将自己的袖子翻转上去,朝樊星辰摆手。

    “老徐去抓人,你不用盯着,过来帮我,我别的不行,这些天身体养的不错,抽些血出来,一会儿给老徐他带着。”

    樊星辰有些费解,不过还是蹲在周泽身侧。

    “怎么帮你?”

    周泽伸出手。

    “抓着我手肘上方,我让你松开再松开。”

    樊星辰赶紧抓住周泽的手臂,周泽不是健壮的人,但手臂上还是有些肌肉,随着樊星辰攥紧。

    周泽用酒精棉球擦拭了手肘,开始举着粗壮的注射器刺入血管,鲜红的血缓缓流入注射器。

    看着那么粗的针刺入体内,樊星辰还是有些不忍,不过抽满了一管,周泽没停,只是扭动了一下,将注射器换掉,又开始第二管。

    樊星辰知道,周泽看似平易近人,但他是非常倔强的人,这时候阻止没有用。

    半晌,抽完这一管,周泽将针头拔下来,示意樊星辰松开。

    “帮我将血灌满一个个琉璃瓶子,之前虽然没跟贺文青交过手,但碰到的老道凡是碰到我的血,都被烧灼灵魂,想来对他也是有效的。”

    “烧灼灵魂?”

    周泽点点头,看看手肘的针眼儿不出血这才放下袖子,一边跟樊星辰一起灌满瓶子,一边说道:

    “我似乎没跟你说过,我能看到人的心鬼,当然大多数人身后都是一团雾,或浓或淡,不过碰到的这些老道,似乎跟他们修炼有关,但凡有伤口碰到我的血,仿佛灼伤灵魂一般。”

    樊星辰瞥了一眼,此时瓶子已经灌满,拿起那个注射器针头,朝着自己的掌心就刺了下去。

    周泽看到时已经晚了,他吓得不轻,赶紧扑上去,将针头拔掉丢开,抓起樊星辰的手,用力朝外挤。

    上下看看樊星辰,尤其是她身侧一样动作的女皇影子,见没有变化,周泽也愣住了,难道他的血失效了?

    “你傻不傻?不过怎么对你无效?”

    樊星辰白了一眼,扬起下巴。

    “你先说,对小白有效吗?”

    周泽摇摇头。

    “之前小白被双身鬼伤了,直接陷入昏迷,她的妖力也被禁锢,我用血涂在他的伤口,虽然也冒烟,不过第二天伤势就大好了。”

    樊星辰摊开手,搓搓掌心的针孔。

    “这就是了,说明我是你命中注定的女人,以后对我好点儿。”

    周泽一时间哑口无言,没想到自己竟然被樊星辰再度调戏了!

    就在这时,樊星辰似乎想到什么,歪头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身份的,要知道在泸州这里没有任何痕迹,难道你能看到我身上的什么虚影?”

    女人太聪明,真的是让人分分钟尴尬。

    “去京城之前,不知是我能力差还是怎样,只能看到你身侧有个跟你一样的女子,只是穿着不同,回来之后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看清了那个影子穿着的是宫装,头上戴着冕旒。”

    樊星辰点点头。

    “怪不得见到我你说什么梦到那些奇奇怪怪的话,我还以为你有什么别的能力,可以窥探过往。”

    周泽站起身,将背包背好,看向信烟的位置。

    此时信烟已经散了一些,能看到有人上下飞跃,有几个鬼面人站在屋顶,似乎是防备着什么,周泽看得有些紧张,毕竟没有发现老徐和崔毅的身影。

    “这泸州城内,恐怕藏了不少贺文青的人,那毒烟起效有些慢,别着急,此时已经夕阳西下,等掌灯时分,我想很多人就会不舒服了。

    不过那个时候,也将是最危险的时候,这些人或许会朝城外冲,甚至去攻击府衙,或者是你!”

    周泽点点头,看了一眼泛着红光的太阳。

    不用半个时辰,天色就要黑了,那时候才是最危急的时候,不过能清理一下这些游兵散将也好,至少不能扰乱注意力。

    .................

    老徐几个纵身,直接落在一个屋顶上。

    朝身后鬼面人摆手,嗖嗖嗖数个身影直接将这处院落包围,这里的浓烟从院子里面冒出,能听到院落里面传来咳嗽声,虽然隐忍,可咳嗽不是你能忍着就忍住的。

    随着老徐的手落下,所有人直接窜入院落中,有序地落在院子屋顶还有各处,几个穿着仆役衣衫的人,直接蹲在地上咳嗽,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有人上去,几个锁链丢过去,这些人就被捆绑起来,烟尘虽然呛人,但普通人只是呛得慌,不会有过于明显的反映,穿着普通,有时也是一种伪装。

    这时候不能放过一个,老徐逐一上前检查,看一个就拍晕一个,最后拎着一个男子,一把捏住他的咽喉,将人拎了起来。

    “贺文青在哪儿?”

    那人唇角似笑非笑,老徐废话没有,直接一掌拍在那人的太阳穴,瞬间此人头骨都塌陷了一块,人也瞬间暴毙。

    崔毅从后面窜过来,身上带着血迹,今天也没空注意形象了,看了一眼尸体,抬脚踹开,啐了一口。

    “后面死的活的一共抓住二十七个,有七个高手,亏着是用了毒烟,不然又得是一场恶战。”

    老徐朝鬼面人摆手,这里地上也有十几个人,刚刚老徐杀的,就是这里能力最强悍的,如此视死如归,多说没有意义。

    “清理这里,此处不过是一个据点,恐怕城中这样的据点很多。”

    此时捉妖师和鬼面人,已经陆续将人和尸体聚集到前院,活着的也都被敲晕,崔毅走了一圈,朝着他们身上丢出一团特殊的黑色气息。

    “行了,这样把握些,这么多人,府衙的牢房也装不下,其实杀了更保险,反正能在这个院子里面,多少跟茅山派都有关系。”

    老徐瞥了崔毅一眼,崔毅一缩脖子,感觉自己又说错话了,赶紧闭嘴,不过老徐却朝着后面的捉妖师一摆手。

    “杀!”

    捉妖师们眼皮都没眨一下,一个个砍下去,崔毅退后两步,这根老徐平时完全不一样。

    “你今天怎么动了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