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且君 作品

第127章 番外

    已经四十八岁的宋兰澜,已经很少再梦见她的爹地,有时候她会忘记自己是个首富的女儿,只是周逸书的妻子,安然安生的妈妈。

    周逸书已经两鬓发白,但脸上的皱眉却不明显。现在安然安生都长大了,为了锻炼他们暑假都让他们去军队里操练,安然不应该去的,她爷爷奶奶外公外婆都不希望她去,因为她的性格已经很刚了,再去跟那些臭男人混在一起,她会不会忘记自己其实是个女孩子?

    不过宋兰澜一点都不操心,就算性格很刚的女孩子遇到自己喜欢的人时,她也会变成淑女。一个情窦初开为他穿上裙子,动不动就脸红的淑女。

    周逸书最喜欢孩子们都不在家的暑假,他会把一年攒到头的假期都放在暑假里陪着宋兰澜,宋兰澜去公司的时候她也跟着去,去工厂的时候他也跟着,等她终于闲下来了,那他会给她做一顿好吃的,饭后两人坐在院子的葡萄架下互相依偎。

    ……

    宋兰澜睁开双眼的时候,耳边传来很杂乱的声音,眼前还有些人影在晃动。可她觉得自己很困,不一会又睡着了。

    再次醒来,阳光很温暖,床顶的粉色蚊帐很宋兰好看,还有些眼熟。宋兰澜猛然的坐了起来,声音有些慌张的喊了两声:“逸书?大宝小宝?”

    装饰奢华的房间,陌生又带着点熟悉。宋兰澜的脑子很乱,她想下床双腿却没有力气,下床的瞬间就摔倒了在地。

    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连忙跑了进来,开门的瞬间,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女子走了进来,她看到宋兰澜醒过来并狼狈的坐在地上。

    女仆表情有些激动又慌乱:“大小姐!你现在还不能下床,来,我扶你起来!”说是扶,其实差不多是抱着宋兰澜坐到床上。

    宋兰澜愣愣地看着这个陌生的女仆,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可是,她还没陪周逸书到迟暮之年,这几年他的那么爱黏着自己,要是他的身边突然没有自己,他怎么办?

    “大小姐,请您稍等一下,我去告诉宋老板,你已经醒来了!”

    女仆走了,宋兰澜脑子乱得一塌糊涂,表情是难得的惊慌,眼眶不知何时噙着泪水。

    宋爸爸匆匆忙忙走进房间的瞬间,就看到宋兰澜像个迷路的小可怜,双眼含泪表情无措。他这颗老父亲的心呐,瞬间就酸痛起来!

    “兰澜!爹地的小宝贝!爹地在这里,你不要怕,不要哭哦,不要哭!”宋国雄抱着宋兰澜,哄小孩一样哄着她。

    宋兰澜泪眼朦胧间看到周逸书站在不远处,她直愣愣的看着他,眼眶中的泪滑落,也彻底看清这个人不是周逸书,只是长得有九分像,他那寸头显得有些匪气跟周逸书的老实短发最是不同。

    宋兰澜突然放声大哭,那悲伤的哭声震得宋国雄虎躯一抖,老父亲的眼眶微湿一直跟她说不用怕不要哭之类的话。

    宋兰澜在邮轮上掉进大海,被救起却昏迷了大半年的时间,宋国雄给她找遍了全球最厉害最有权威的医生,甚至连算命的也请过来做过法。但是宋兰澜就好像没了魂一样,怎么样都不醒,大半年靠输营养液维持生命。万幸的是他们家不差钱,她昏睡的时候还有几个专业的按摩师和保姆给她按摩和擦拭身体。

    这大半年来,除了让宋兰澜的皮肤变得更白嫩,头发更柔顺更长,身上有种柔弱的气质,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变化。

    那个像周逸书的男人,叫易城是个退伍的军人,在邮轮上当保安刚好救下了她。宋国雄为了感谢他,特意给了他原来的三倍工资聘请他当了宋兰澜的保安。

    宋兰澜穿着欧式的白色连衣裙,露出优美的颈项和锁骨,黑亮柔顺的直发自然而然的垂直身后,她坐在花园里的长椅上,阳光温和的照在她的身上,花园的各色花朵像是为了逗她开心,开得艳且盛!

    易城穿着黑色的西装,面无表情的站在五六步远的距离。

    他的身后是一座西欧风格的城堡,这是宋国雄特意买下来给宋兰澜修养的地方。为了方便照顾宋兰澜,还把产业大部分移到了法国这边来。

    宋兰澜已经这样闷闷不乐一个星期了,宋国雄想尽办法逗女儿恢复以前的活泼可爱,这些天名家设计的衣服限量的跑车都叫人送了不少过来,就是没有看到她展颜开来。

    宋兰澜重新振作起来是在某一天,宋国雄在公司突然晕倒,医生说早在一年前他就被检查出冠心病,宋兰澜的昏迷对他打击很大,公司迁移到法国的事情也没有那么容易。

    宋兰澜去医院看过宋国雄后,跟他说让她来接手公司的管理,他只需要给个能干的助手给她就行。

    宋国雄知道她的女儿,虽然上过一两年的经济学,但是却没有继承他位置的想法,她能提出来这样的要求,就算她只是去公司玩玩,宋国雄还是很乐意让她去玩的!

    易城一直沉默寡言的跟在宋兰澜身边,但宋兰澜在公司做了什么事情,宋国雄都会知道。首先让宋国雄惊讶的是,宋兰澜对生意上的判断很老道,以前还说的过去的法语,在睡了半年的时间竟然突飞猛进,很法式的口吻和丰富的词汇,跟以前的半吊子比起来太过专业了。

    宋国雄偶尔在宋兰澜面前说起一些她小时候的事情,有时候会故意说错一两个细节,宋兰澜都会笑着纠正他。宋兰澜似乎知道他的怀疑和试探,在某一天跟他散步的时候,说起她在睡着的时候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因为这个梦她成大了,但她还是宋家唯一的娇娇女!

    有了工作上的充实,宋兰澜的生活很快就恢复了正轨,总公司的人知道老板的女儿是个模样可爱的小仙女,虽然长着一张娃娃脸带看人的眼神很犀利,有些想要欺生的老古板,不是败在她的手上就是直接被揪出贪污公款被告上法庭!一开始还觉得她好说话,容易摆布或糊弄的人都大跌眼镜,背地里一直在哀嚎这个宋大小姐跟打听到传闻根本就不一样!处理公事上的果断,还深知套路的老道,让人有一种她管理公司有好些年的感觉!

    公司里不老实的人被整治的差不多,宋兰澜终于有时间去参加巴黎的时装秀,宋国雄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整个人都高兴起来,让人给宋兰澜的卡里打上千万,让她去买漂亮衣服去花钱去挥霍,那样这才像他的宝贝女儿嘛!

    不然他赚那么多钱要来做什么呀?

    今天宋兰澜穿了一条比较淑女的白色连衣裙,娃娃脸让她看起来像个十几岁的小姑凉,但墨镜一带冷酷无情的气场就出来了。

    长得跟周逸书很像的易城,一直都是安静的存在,他会在宋兰澜快摔倒之前或者被人撞到之前保护好她,行事很果决很冷漠,偶尔与宋兰澜有身体上的触碰很快就会撒手放开。

    宋兰澜对他不冷不淡的,即使模样相似,但性格和行为都是不一样的,她很难将两个人看成一个人。偶尔会有很想周逸书的时候,她就会叫易城出现在她的视线之类,也不要他做什么,然后宋兰澜就会一脸忧郁的闷头大睡。

    时装秀上,易城护着宋兰澜进了场,在一个人影冲到宋兰澜身边之前,他伸出双手挡在了她的身前。

    “宋兰澜!你是宋兰澜吧?你、你不是掉大海里……”面前突然出现的女人画着浓浓的妆,她张着大红唇看着宋兰澜。

    宋兰澜看了她几秒钟,确实不是认识的人,准备面无表情的走开。

    “宋兰澜!我是程佳佳啊,你不认识我?”那个穿着很时髦,耳朵带着大圆圈耳环,眼影放了很多闪粉的女人,竟然是程佳佳!

    宋兰澜的死对头程佳佳!

    宋兰澜回头看了她一会,突然笑了:“仔细一看,眉目确实跟佳佳有点像,你来看时装秀的?一起坐吧!”

    程佳佳这会不知张大嘴巴了,眼影沉重的双眼都睁得老大。这个宋兰澜该不会脑子瓦掉了吧!还是说她又有什么鬼主意要来捉弄她?

    程佳佳连连摇头:“谁稀罕跟你一起啊!我告诉你,以前的事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今天你没有看到我,我也没有看到你!大家各玩各的!”

    说完,抬高下巴像个花孔雀一样离开了。

    宋兰澜摇了摇头,找到位置坐下后,墨镜也没摘,坐在那里就不动了,等灯光暗了下来时装秀开始了。

    益城第三十五次看向宋兰澜,她的姿势还是没动,模特走过去也不多看一样,他搞不明白这个大小姐为什么总是一副开心不起来的模样,明明什么都拥有了。

    宋兰澜看着墨镜里忽明忽暗的灯光,又一次想起与周逸书初次相遇的画面。

    之后的好几年,宋兰澜除了准时准点去公司上班,每隔一两个月都会去一次时装秀,却什么都没有买。

    之后也偶遇了程佳佳两次,程佳佳每次看到宋兰澜都会说两句挑衅的话,好像在等着她反击似的。两人从学生时代就一直攀比,没有人怼她,难道还不习惯了?

    宋兰澜心理年纪粗粗算也有,心态变了也不愿意跟她一起幼稚了,倒是看在文工团那位程佳佳的份上,宋兰澜谦让了她很多。

    宋家的公司在宋兰澜的带领下,不但在法国站稳了脚,还成功的挤进了全球十强企业。

    在宋国雄的身体修养好后,宋兰澜提出回国一趟,宋国雄说要陪她一起回去看看,宋兰澜说好。

    回国后,宋兰澜在家里的别墅休息了一天调整了时差,然后带着易城按照她记忆的路线去了一个怀旧街区。

    她的四合院,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家很老旧的名人遗居。她不死心的绕到距离两三处房子后,那里也没有什么带院子的四合院,是一个绿意盎然的公园,不少情侣老人小孩在那里散步玩闹。

    宋兰澜愣愣地站在那里。易城已经有四年没有见过她这副模样了,他也不似刚开始那样沉默,他主动的说:“大小姐,已经到饭点了,您想吃些什么?”

    宋兰澜没有回答,墨镜下的眼睛满是哀伤,好一会,她说:“今天之后,你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我给钱你,你可以去做生意,不用再做个没出息的保镖了。”

    易城皱着眉眼神莫名地看着她,就因为他开口打扰她,叫她去吃饭?什么没出息?他一点都不觉得保镖的身份是个没出息的!她给根本就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他的待遇福利!

    “大小姐,我是宋老板请回来的,我拿他给的工资,我只听他的!”

    宋兰澜语气很平静的说:“哦,那我回去跟他说一声,我给你钱去创业不是更好?”

    易城咬紧牙关说:“我不是做生意的块料。”

    “那就拿着钱回去养老吧!”

    跟周逸书长得有九分像的易城最终离开了宋家,宋兰澜在一天的夜里喝了许多酒,迷迷糊糊地躺在地上睡了过去。

    她看见了周逸书,他坐在院子里的葡萄架下,那棵葡萄是她在周逸书四十岁生日的时候种下的。它还在生机勃勃的开枝散叶结葡萄,可葡萄架下的人已经老了很多。

    周逸书耐心的给那个眼熟的妇女梳头发,不一会又回去拿了洗好的葡萄出来,仔细的剥了皮,动作温柔地送到她的嘴里。

    宋兰澜在看到周逸书的瞬间眼泪已经决堤,这几年她都靠工作麻痹自己,她以为她忘记了,有周逸书的世界只是一个梦。

    她希望它是个梦,这样只要她睡觉了就有可能入梦来。

    那个老年痴呆一般的老年宋兰澜,非常听周逸书的话,说话说的最清晰的就是逸书两个字。

    突然,六十多岁的周逸书眯着眼睛看向宋兰澜的方向,心里没来由的一紧,不奇怪她为什么出现在自家的院子里,只问:“小姑娘,你哭什么啊?迷路了吗?你家在哪里,我带你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