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寒鸦 作品

142 我恋爱了

    白痕将娴子轻轻的放下,娴子撅着嘴还十分不舍的望着他。白痕对她抱拳施了个礼,道了一声感谢,便转身走了。

    白痕走远后,娴子的目光还紧紧跟随着,口中轻轻唱着:“你别走......别把我的心儿带走......”

    顾晴阳笑道:“行啦,人都没影了,你矜持一点。”

    “我恋爱了!”娴子痴痴的说。

    苏羽幽幽的说:“师姐,你输掉比赛了。”

    “这不重要,”娴子淡然道:“和遇到一个可共度一生的人相比,一场比赛何足挂齿。”

    兮咋舌道:“师姐,我今天才知道,你这么可怕。”

    娴子哈哈一笑,兴奋的问着她们:“怎么样怎么样,他帅不帅?”

    “嗯嗯,确实挺帅的。”

    温寻道:“有一点很有趣,这白痕可是能够水火并用的,但这一局里,他几乎没用到火。”

    闫璐道:“他怕伤了师姐。”

    兮又道:“最重要的是,他能做出放弃比赛也要接住你这件事,确实让人敬佩。”

    娴子大为满意,羞涩道:“他肯定也喜欢我,不然才不会这么做。”

    “我咋没看出来,”我调侃道:“我估计呀,他当时是没想那么多,一定是怕摔坏了你,你在赖上他。你那一副女中无赖的流氓样子,我们可是都见识过了。”

    娴子一把揪住我的耳朵道:“二牛,现在师姐我有一个s级任务要交给你,你必须帮我完成!”

    “啊?啥呀?”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帮我把白痕的电话号码弄到手。”

    我想了想,道:“这倒是小菜一碟简单的很,只不过......这个好处什么的......是不是......”

    “师姐我拜托你帮个小忙,你还要什么好处啊,”娴子做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道:“你的好处就是,以后你会得到师姐绝对的信赖与器重,我的终身幸福就全指望你了。”

    我摇摇头,“这算什么好处......”

    娴子怒目瞪了过来。“嗯?”

    “好吧。”我点点头。

    此时其他擂台的比赛也相继结束,至此,今天第三轮的所以比赛全部结束了。

    娴子她们走后,我正要去找白痕要电话,唐真在后面一把拉住我,不悦的问道:“你干嘛去?”

    “当然是去把白痕的号码骗过来啊!”

    唐真冷哼一声道:“你不是说电话号码属于个人隐私,不能随便给人的吗?”

    我无奈道:“那只针对女人的电话号码,男人还讲什么隐私!”

    唐真怒道:“你这是性别歧视!”

    我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道:“在当今社会,性别歧视这个词是女人的专属,男人没这个权利说的。”

    找到白痕后,我上前行礼道:“鬼魅部落李二牛,见过白师兄。”

    白痕一愣,回礼后,问道:“李师兄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自从听白大哥说起你后,一直想找你聊聊的,一直没得空。”

    “白大哥?”白痕疑惑的问。

    “对,白大哥,白夜。”

    “你认识师兄?”白痕一听白夜,突然显得有些激动。

    “认识啊,白大哥救过我,算是救命恩人呢。”

    “他现在在哪?”白痕此时很兴奋,眼中也有了笑意。

    “几个月前我们在云南见过,一起对付了一具僵尸。不过他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了,当时我跟他要电话,他说他没电话!”我摊摊手道。

    白痕笑道:“师兄还是老样子,我都好几年没见到他了,怎么又跑到云南去了......”

    我讶道:“白大哥也经常不在门派里待着吗?和我师叔一个样啊!”

    白痕又笑:“是啊,师兄几年回来一次,每次都会带回来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和创出的新道术给我们看。”他顿了顿,又道:“你刚刚说,师兄他和你提过我?”

    “是啊,”我撒谎道:“当初白大哥看到我时,就提起过你,说我们年龄相仿,又同样的资质过人,都是万中无一的绝顶天才,以后若在大赛中见面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啊?”白痕疑惑道:“师兄还说过这样的话?可他是怎么知道我会参赛的?我还打算等夺魁之后再告诉他呢!”

    “他猜到的,猜到的。”我自知编的有些过了,差点漏了馅,赶紧转移话题道:“对了,把你电话给我留一下,以后我们常联系。”

    “哦,好。”他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由于之前我们的手机都被收走一直没有归还,他便将号码写在了一张纸条上交给我。

    临走时他还叮嘱道:“再有我师兄的消息,一定要记得通知我。”

    我满口答应着,看着纸条上的号码心里满满的成就感,可以交差了。

    次日,选手修整,无赛事。

    一大早,师娘又带着顾晴阳、兮、闫璐和苏羽进山协助搜寻。而这次协助太行山的已经不仅仅是我们这一派和上玄门一派了,二十四门几乎都被发动起来进山搜索楚廷山。

    楚廷山失踪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仍然是音信全无生死不明,此事看起来已经不再是一个秘密了,各门各派应该都已经知晓,这样看来,事态已经上升到一个很严峻的程度。

    虽然表面上我们这些各门各派的弟子们并看不出什么,但法术界现在处境的艰难也可想而知,一方面要维持比赛的顺利进行,这十二年一度的大赛断然不会轻易停止。

    另一方面,楚廷山身为一位司长,如今正直大赛之际在法界圣地太行山神秘失踪而且凶多吉少,法术界既要处理好这件事,又要避免人心惶惶,压力自然不会小。

    师父这些天几乎也是整晚整晚的和各派的掌门商议事情,从师父之前简单的讲述中,我总感觉事情看起来似乎比我所了解的还要严重的多。

    这么多法界中人已经找了三天,搜过的山肯定不只一座了,如果这次二十四门的人都出动还找不到的话,估计也很难找到了。这样一来,师父的嫌疑始终不会解除,到底是谁要嫁祸于师父呢?

    中午时分,温寻又将我们余下的人召集起来,拿出了他那本小册子。

    “昨天比赛的结果和明天的比赛情况都已经出来了......”

    小萍长叹一口气,“师哥你又要念天气预报了是吗?”

    温寻一笑,道:“好吧,既然你们都不喜欢听我的天气预报,今天就简单点说。”

    温寻打开小册子,正色道:“昨日胜出选手十一人,其中有:鬼魅部落李二牛、茅山宗段久旭、白云观张宇洋、鬼魅部落梁军、太一道宋致、双修派黄帅、天师府彭振、上玄门赵雅妮、金山寺直内、青玉观第二青玉、净天宗白痕。加上直接抽签晋级的武当派迟未然,共计十二人。”

    小君看着我和梁军感叹道:“这就是十二强啊!两位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