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田叔嫂文18

    温四丫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就已经到了门外。

    温酒对她还算客气,没让她和别人一样砸到地上。

    温大丫和温二丫早已知道,她的身上有些古怪本事。

    只是亲眼见证时,还是被吓了一跳。

    温大丫咬着牙,脸色分外难看,“你,你不是五丫,你是谁?五丫不会这些装神弄鬼的本事,你把五丫弄到哪里去了?”

    温酒眼角抽搐了一下,冷冷地勾了勾唇角,幽冷的眼神审视着她们,“你们是自己出去,还是要我把你给丢出去?”

    温大丫抬眼看着她,双眸愤愤,不甘心道:“五丫,你一定要这么绝情吗?我们是亲姐妹,你帮一帮我们怎么了?还真是狼心狗肺!”

    温酒不耐烦地道:“从你们答应杜罗阳的条件来找我开始,我们就不算是亲姐妹了。趁我现在还有耐心,滚出去,不然我让你们再也回不去!”

    后半句话,每一个字,每一顿,都透着不容侵犯的气势。

    温酒的眼神,分明含着天底下最温淡的碎光,却偏偏又透着世间最寒的温度。

    如刀一般,刺穿在温大丫的皮肤上。

    温大丫心底一沉,周身被冷意缠绕,竟失去了底气。

    温二丫也被温酒的眼神震慑住,半晌说不出话来。

    她们知道,上一次从小院出去的温父温母下场如何。为了打探消息,她们还回了娘家一趟。

    可温父温母却不敢说,他们在小院里遭遇了什么。只是警告她们,想要活命,就离温酒越远越好!

    “大姐,走吧!”

    温二丫先做出决定,拉着温大丫走出小院。

    直到了门外,温大丫才回过神来,被气得脸色铁青。

    “她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说什么‘要你们再也回不去’,她以为她是谁啊,还要弄死我们吗?我们可是她的姐姐,她亲生的姐姐!她怎么能这样对我们!不行,我要进去!

    我就不信了,她温五丫在这镇上,还能一手遮天了!有本事现在就把我们给杀了,不然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狼心狗肺的东西!”

    如今的温酒,变得很陌生,更让人捉摸不透。

    说出的话更让人不禁不寒而栗。

    温二丫脑子还算清醒,“行了大姐,差不多得了。反正我们也从杜大少爷那里拿了几两银子。五丫这边,她不愿意帮我们,咱们先给她点时间冷静冷静,再回去想想办法。

    五丫一向重感情,不会真不管我们的。再闹下去,对我们都不好!五丫这门亲戚,我们必须抓紧了!”

    温大丫被她好一通劝说,好歹是消了气。

    姐妹两人连同温四丫暂时离开。

    院子里,唯有温三丫还跪在地上,仰着头看着温酒,干燥的嘴唇抿了一下,问道:“五妹,我要是离开那个家,你是不是真的会管我和孩子们?”

    温酒的黛眉一点一点地蹙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当然。”

    只要温三丫有摆脱现状的勇气,她也不介意帮上一把。

    温三丫狠狠地咬了咬牙,沉声道:“我现在就回去把孩子们带出来!”

    她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裳上的灰尘,往外跑了两步,又想起了什么似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荷包。

    “五妹,这是那个杜大少爷给我的东西!他让我和大姐她们过来找你麻烦,给你添堵!我看过了,荷包里有五两银子,就当作是接下来这段时间我给你的伙食费!

    等我学会一门手艺了,我会继续还你的钱!兰儿和桃儿……能不能让她们也跟着老六一起读书?”

    这时代对女子有诸多的限制与苛刻,但终归读书认字是好的。那大户人家的小姐,一个个都知书达理,可不就是因为看的书多吗?

    温三丫不敢请求温酒为自己的两个闺蜜提供太多的便利,但也不想错过这样的好机会。

    她沧桑的脸上满是苦涩,声音沙哑,“兰儿桃儿是乖孩子,是我这当娘的没出息!这几年她们跟着我,吃了不少苦头。我却连给她们一顿饱饭吃,都做不到!五妹,你别笑话我,要不是听说你现在自立门户了,我就要活不下去了!

    你不知道,不知道给人当媳妇儿有多难……大姐她们能忍,她们有盼头,我没有……我原本都已经想好了,要是,要是实在没办法了,我就带着两个闺女投河。总归不能让她们变得像当初的我们,到头来只配给家里的弟弟换口肉吃!”

    温三丫被嫁到如今的夫家,是因为温家唯一的男丁闹着要吃猪肘子。温家穷苦,正好温三丫年纪到了,邻村有人愿意出五百个铜板娶她。

    温父温母没多考虑,扭头就将刚及笄的温三丫给送了过去。

    温三丫试过跑回来,可没过夜,就被温父给亲自抓了回去。

    闹也闹了,哭也哭了,都没用。等她再想跑的时候,肚子里怀了孩子。

    她这人吃过太多苦头,从小没享受过什么爱,最后终究是不忍心孩子落得个没爹的童年,所以决定留下来。

    可惜上天似乎没打算放过她,她刚生下两个女儿不久,丈夫就没了。婆家人趁机说,她是个丧门星,连带着她的两个女儿,也是扫帚星转世。

    温三丫哽咽着,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五妹,谢谢你愿意帮我们!你放心,我很快就能找到活计干的,我不会吃白食的!”

    温酒别开脸,心底暗暗叹了一声,招手把老六叫过来,“带三姐去找你白二叔,让他跟三姐回去一趟。”

    白二正是车夫。

    依着她对温三丫婆家人的了解,只怕要离开不是件简单事。

    好在,她那婆家的人欺软怕硬,白二会解决好。

    老六脆生生应下,过去牵着温三丫的手往外走,“三姐你放心,五姐人很好的!只要你不回头,五姐就不会不管你们!我带你去找白二叔,白二叔可厉害,他肯定能把两个外甥女从村里带出来!

    到时候让兰儿桃儿跟着我们读书,我现在都会写自己的名字了!等她们来了,我教她们写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