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义山 作品

第一百九十八章:李佛莲的光柱!

    “生死攸关的时刻,那能容得下你这么优柔寡断?”

    李佛莲完全没有在意李天的话语,直接双手伸直,往天空而去!

    只见真气在空中折返,那强烈的日光也随之分出一大部分热量来到这边。

    原本那剧烈的日光,皆是被沈青州那火球给抵挡住。

    “十分之三!”

    李天看得分明,立马就判断出这位李圣王操纵的日光量。

    没想到被分离出来,众人才能明白这股能量有多么庞大!

    而身处在炽炎中的沈青州,也感觉到浑身一松,大量的压力被取走。

    “啊啊啊啊!”

    日光侵蚀着他的锁区。身躯,有一部分已经可以透过肌肉看见白骨。但随之而来的,便是一阵一阵的复苏真气!

    而真气的来源,正是他的胸膛之处!

    在“随心所欲”丹论支持下的心脏!

    心脏强劲有力的膊动着,如同荒古的呼唤!

    砰…砰砰……

    但此刻,所有的难受,都只有他一人能够得知!

    日光在李佛莲的操纵之下,展露一道道光柱,这便是他作为气运之子,现在能用出来最大的攻击。

    炽热,无可匹敌!

    便是他带给所有人的第一印象。

    这些光柱本就是他炼丹时,所利用的热气。

    多年来的见识和把控力,在此刻必露无疑!

    此刻,他却用这炼丹的法子,肆无忌惮的利用光柱从上往下劈去。

    “圣王,小心!”李天一时结巴,也知道劝不了这李佛莲的目的,只能做最后的努力。

    而在他回头说话时,那十二位高山修士,也已经死伤大半。

    只剩下几人在原地苟延残喘,而那前李家修士,也就是领头的那人。现在的身躯已经被这李天削去大半,余下还有行动力的几人,甚至还想出手将其给拿下。

    只不过现在望过去,以前那威风凛凛的高山修士,现在那里有一丝风度。

    用手臂,用残破不堪的法器,以及那接近报废的铁躯在做着最后的困兽之斗……

    李天转身回望,眼底全是一股悲哀。

    他原本以为,沈青州临时凑齐的队伍,应该是赵向前在那里一直压迫着他们。

    没想到这赵向前已经昏迷,现在的高山修士们,还是这么的“执迷不悟!”

    接着,飞剑又再起!

    一瞬间,整个衣裳都猎猎作响,一道反推之力,便将他们打散而去。

    高山修士,到此,

    全部失去战力……

    而在旁边观战的修士们,也受到了无妄之灾。

    他们看见那李佛莲刚刚剥出的光柱,完全没有望见那炽热的焰火。

    反而是一种阴冷的邪火,在心中产生。

    “那是谁,怎能如此?”

    “真是想将我们全杀了吗?居然不顾我们所有人的安危?”

    大部分修士看到那冲天的光柱亮起,纷纷停下手中的打斗。

    转而将余下的真气用在逃跑之上,但人跑得再快,又那里能的快过这垂直下降的真气呢!

    李冲虎,也就是那位沈青州的三个外门弟子之一。

    自从柳星辰死亡之后,赵露思又不加以修炼,沈青州弟子的名号也落到他的肩膀上,

    他见识不妙,分出了一小部分虎贲修士往最下方而去,

    而那里,正是光柱的正下方!

    每个虎贲修士手中的长枪像前方点去!

    枪尖的光芒点点,仿佛星光璀璨。

    而那些最多不过筑基三四阶的修士,又哪能打得过李佛莲这万年来锤炼出的真正气息呢?

    数十位本修士在一瞬间便已化为灰烬,而这光芒也只看看不过消失了十分之一。

    而这一幕,也让众人真真切切的看在眼里。

    “现在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瞬间出了这么多的修士?”

    一点一滴的过去,虎贲修士问不断分出本身的力量。

    而细数之下三百多人的队伍,在此刻却已经有百来位虎贲男儿,在这光柱之下丧失了生命。

    “杨乾坤!一起动手,千万不能让这沈青州成功!”

    李佛莲真正的实力可以说动动手指,就能毁灭这龙岩界所有的一切。

    但此刻的他,只是一小部分意识降临,加上刚刚凝练出了的身躯,也不过是一位元婴修士,说实话,他能动用的力量实在太小太小。

    杨乾坤在这一瞬间,也有些不想动,因为他发现自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李佛莲悄悄的动了手。

    在杨乾坤自己的肩膀处,连出一道丝线,体内的真气,这巧然的被吸收过去。

    到这个时候,杨乾坤还能不懂得自己已经被下了套。

    李冲虎满头大汗,但也盖不了的是他那目光之中的坚毅。

    顺着李佛莲暂停攻击的时刻,已经慢慢的看向人在沐浴于日光之中的沈青州,也就是那位选了自己作为弟子后,却从始至终也没有说过几句话的师傅。

    而李天也悄悄的让他手下的修士暂缓的攻击,至于那但楼的大长老——李斌,也终于知道了这事情不对劲,似乎是一切都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这李天所说的大事件,莫非是现在才要出现?

    “你上去看看!那是不是丹祖的伏笔?”、

    李斌叫着丹卫收手,而大管事也被他催促着上前。

    同时,古月修士和李彤他们几个元婴修士,虽然时不时帮忙,但只是帮助一些修士们离开,对整体的大战局没有影响,

    他们更主要的目的,便是出手帮助那些即将要被击杀的修士,将他们的身躯给包裹起来,脱离战场。

    目的还是想要保存人族的实力。

    而最重要的便是李天和丹楼的李斌,还有这刚刚出现的神秘修士,以及在最后刚刚到达的杨乾坤,这一切显得都十分诡异。

    “兄弟这情况不对劲,怎么感觉这一幕,反而像是在围剿沈青州一样?”

    “原本就是要沈宗主出来给一个交代啊?怎么又说不对劲?”

    “不不不,不是一个感觉,我反而觉得这一批来要挟沈宗主的,反而是想覆灭人族!”

    “不行,叫兄弟们都撤下来,修为在筑基七阶以上,土或金灵根的修士一起出列!”

    “一起救下他们,虎贲修士们都是汉子,我们不能让他白白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