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予渔 作品

第一百五十一章 妖(15)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老天爷保佑啊,我现在人老珠黄,楚楚就是想找个人附身,也千万别找上我啊。”

    一个姑娘抽抽搭搭的祈祷,“我每年都给你多烧点纸钱,即便是那个小仙子的身体不好用,也千万别找我啊,要是纸钱不够,你托梦给我,我给你烧个大房子,不行不行,还是不要托梦给我了……哇啊……我害怕……”

    “我也怕……楚楚啊,你生前我视你为亲姐妹,处处念着你想着你,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可千万别来找我,呜呜……”

    又是哭声一片。

    棋笙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来到云稚身边,掩唇小声问:“山主,他们的人都不在了,我们要不要趁机离开?”

    云稚缓缓摇头:“等着。”

    棋笙虽然不知道要等什么,但她说要等,那他就听话的坐在这等着。

    云稚起身,一脸严肃的对着这群哭的梨花带雨的姑娘说道:“要想活命,就听我说。”

    就剩她知道顶点用的了,老鸨忙问:“仙人请说。”

    云稚闭了闭眼,掐着手道:“我算到你们醉香楼接下来会有危险,今日留在醉香楼怕是会有血光之灾,要想活命的就赶快从后门走。”

    “公子不是在开玩笑?”

    “生死攸关的大事,怎可开玩笑。现在危险的气息已经离这里很近了,再不走的小心被妖怪抓走,再也见不上明天的太阳了。”

    这谁还敢逗留。

    腿软也得赶紧跑。

    等大厅里安静了下来,云稚低眸看了一眼可怜兮兮躺在地板上的两个修仙者。

    棋笙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山主,要把人扶起来吗?”

    虽然他很不想管他们,但要是云稚说把人扶起来,他还是没有任何犹豫的。

    “不用管他们,你先过来。”

    “是。”

    她让他背对着自己。

    云稚掌心贴在他后背,身后传来微微的灼热感,他耳根又一瞬间的爆红。

    山主在为他疗伤!

    山主真好!!!

    还没等他脸上的热度褪去,只见一个身影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外面飞进来,整个人摔在地上又往后滑了两丈远。

    是那个楚楚姑娘。

    棋笙刚想看看怎么回事,就被人握住了手臂,低声提醒:“先别动。”

    那个追出去的柳师弟一步步从外面退回屋里,手里的剑此刻只剩了半截,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像是刚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儿。

    云稚淡淡扫了他一眼便又收回视线,问着身前全身都绷紧了的人,“还疼吗?”

    棋笙猛地摇头。

    她收回手那一刹那,他忙变出她送给自己的法器挡在身前,警惕看着明显不对劲的柳师弟。

    又一道身影缓步走近。

    正是本该去寻楚楚的岑铮宜,他怀里抱着的可不就是刚刚被抓走的瑶瑶。

    他将瑶瑶放在门边,又用法器将人护住,这才从容不迫的起身。

    棋笙满脸茫然,怎么回事?

    “还不现出原形吗?”岑铮宜薄唇轻启,冷声问道。

    “柳师弟”掌中握着的短剑化为碎片,他拇指拭去嘴角的血渍,转头看向不见任何意外的云稚。

    他轻笑一声,对云稚说道:“本想着我带着那个修士离开,你和你弟弟也能趁乱逃走,没想到啊没想到,竟然被你摆了一道。”

    声音可不就是他们寻了这么久的人。

    棋笙被惊到打了个嗝。

    所以说,他们找的人一直在他们身边?

    山主竟然猜出来了?!

    她可真厉害啊。

    棋笙星星眼。

    云稚面无表情,“要先搞清楚是谁先算计谁的,要不是你害我们被这苍穹殿的人盯上,你以为我会有心思搭你的破事?”

    “真是小瞧你了。”

    说完还顶着别人模样的无擎恢复到原来的面容,他指尖微动,趴在地上起都起不来的“楚楚”,呜咽一声变回原形,是一只断了尾巴的狐狸。

    他化掌为爪,那只奄奄一息的狐狸被他擒在手中。

    “主……主子……饶命……。”狐狸被他遏制住脖子,说出的话都是断断续续的。

    “呵。”无擎冷笑一声,“没用的东西,留你何用。”

    他虎口用了力,不过眨眼间那只狐妖便是没了气息,被他狠心的丢弃在一旁。

    云稚冷了眉眼:“如此的心狠手辣,先前装出那副好说话的模样,还真是辛苦你了。”

    “云山主,你又何尝不是呢。”

    见他人认出了自己,云稚索性也变回了原来的模样,而棋笙也跟着恢复原来的面目,他脸上的疤依旧是触目惊心。

    她看向无擎的眼神不见任何温度:“你骗了我,如今我设计你一次,我们两清了,从现在起,我们井水不犯河水。”

    守在门边的岑铮宜见到她如花似玉的模样,顷刻间红了脸,他知道她妖,却并不知她是女子。

    怪不得她那个弟弟,说什么都不肯让自己和她独处一个房间。

    怪不得她睡觉时,还要把帷幔拉的严严实实。

    怪不得……

    想到她上个茅厕自己竟然还在外面守着,岑铮宜脸上一下子能滴出血来。

    无擎眼眸深邃幽冷,他轻嘲出声:“我无擎想来是个记仇的,想要两清,可以啊,把他的命给我。”

    他指着棋笙说道。

    棋笙已经不似刚跟着她的时候了,要是在起初,他可能会想山主会不会把他送出去。可现在他知道山主的脾性,知道山主嘴硬心软,自己又没犯什么错,山主是不会把自己交给这个骗了她的妖的。

    “想要他的命?”云稚目光冰冷,把玩着一颗珠子,“那就要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了,岑大仙人,你还愣在那做什么?难道还要我和他打上一架不成?”

    岑铮宜当即回过神,拿出自己的本命剑朝他攻去。

    四周都被岑铮宜施了阵法,还在各个方位贴了符箓,无擎知道,只有杀了他才能破了这阵法,而自己也才能安然离开这。

    如今那两个弟子去找了楚楚,想必用不了多久就能把人找到。苍穹殿的这个千金日估计也是带不走了,楚楚是绝对不能被他们找到,他不能再在这浪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