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生不生?

    对着镜子里的那张脸,季昭不免有些恍惚。

    直到屋外骤然响起的爆竹声,才让她晃过神来。

    “这会儿天还没有亮透呢!”桂花婶子走近了窗前瞥了一眼天色,忍不住笑着打趣道,“沈曜这孩子还真是个急性子啊!”

    “阿桃呀~”

    赵兰花笑眯眯的跨过了门槛走了进来,“桂花姐姐,这会儿还没给阿桃梳头吧?”

    “没呢,没呢!”季桂花连忙笑道,“你交代的事情,我哪敢不从啊!”

    “娘?”

    看到赵兰花在面前出现,季昭的眼底生出了几分茫然。

    “好孩子,”赵兰花乐呵呵的从郭娘子的手上接过了那把红木牛角梳,低声解释道,“娘一早就想来了,幸好赶上了,娘给你梳头,好不好?”

    “好……”

    季昭真的没想到赵兰花对她竟然如此的宠爱。

    一般情况下替新嫁娘梳头的须是女方这边的妇人,最基本的要求就是儿孙满堂福气满满之人。

    又称全福夫人。

    而赵兰花赶来替季昭梳头,也就意味着在她的心里,她不仅是季昭夫家的婆婆,更是她娘家的人。

    或者说,赵兰花是真的将季昭当成了女儿疼爱。

    “一梳梳到底,二梳白发齐眉,三梳儿孙满堂。”

    赵兰花替她梳了法之后,眼眶已然湿润了。

    “谢谢娘。”

    季昭嫣然一笑,感激道谢。

    “吉时已到!”

    约莫半个时辰后,郭娘子小心翼翼的将红方巾盖在了季昭的头上,笑容爽朗的说道,“新娘子上花轿咯!”

    候在外面的季宸,今日也穿了一身深红色的长衫,将他的小脸衬托的更加白皙了。

    “姐姐,我背你。”

    “……好。”

    季昭笑着应了一声,然后轻轻地趴在了季宸的后背上。

    站在一旁的郭娘子连忙伸手扶住了季昭的后腰。

    虽然季宸的脚步有些慌忙,可他的每一步步伐都是无比坚定的。

    “宸宸祝愿姐姐一生平安,喜乐无忧。”

    红盖头之下的季昭,早已泪目了。

    直到眼前映入了一方熟悉的手帕。

    “阿桃,我来娶你了。”

    沈曜柔声说道。

    “嗯!”

    直到坐进花轿里的那一刻,季昭的思绪才渐渐地回笼。

    她低头看着被自己捧在掌心里的那枚红苹果,痴痴地笑出了声。

    彼时沈曜身披大红花骑在了白雪背上,身后是一条长长的迎亲队伍。

    欢愉的唢呐声伴随着不断的爆竹声,热闹极了。

    八人抬的花轿,很稳妥;

    不知道过了多久,已然昏昏欲睡的季昭骤然有了失重感。

    她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依旧坐在花轿里,默默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阿桃,我们到家了。”

    待花轿停稳之后,沈曜轻声笑言。

    “我知道了。”季昭甜甜一笑。

    走进了热闹的沈家堂屋,二人开始拜堂。

    坐在上首的沈大山与赵兰花,都笑得合不拢嘴。

    “礼成,送入洞房!”

    不知为何,听到洞房这个词的时候,季昭就感觉自己的脸颊有点火辣辣的。

    她也分不清这种感觉,究竟是期待,还是忐忑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开始困顿的季昭忽然打了个激灵。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她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了。

    “阿桃,”赵兰花带着沈大嫂以及沈二嫂一起走进了新房。

    “娘?”

    沈大嫂笑眯眯的帮着她将盖头掀了起来,沈二嫂立刻递上了一碗水饺。

    “饿了吧?”赵兰花看着她,笑容慈爱的问了一句。

    “嗯,是有点。”

    今儿个早上她还没睡醒呢,就被桂花婶子喊了起来,后来更是滴水未进,这会儿真的觉得饥肠辘辘了。

    “阿桃,你快尝尝这水饺,这可是咱娘亲手包的呢!”沈二嫂迫不及待的将那碗水饺递到了季昭的面前。

    季昭乖巧的接过了碗筷,夹起了一只水饺咬了一口,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

    “生不生?”

    “生的!”季昭极其无奈的耸肩说道。

    “好孩子~”

    季昭这才反应过来——

    “娘,您快瞧,阿桃脸红了哟!”沈二嫂掩面浅笑,轻声打趣道,“咱们家阿桃的身形很是丰满,娘您就等着三年抱俩吧!”

    “嗯,我等着!”赵兰花也凑趣笑道。

    “娘!大嫂~你们……”季昭既气恼又害羞。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赵兰花朝着沈二嫂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本册子递到了季昭的怀里。

    “这是什么?”季昭好奇的问道。

    “阿桃,你等会慢慢看啊,我们陪娘出去招待宾客了~”

    不等季昭回答,两位嫂嫂便一左一右缠抱着赵兰花的手臂,匆忙走了出去。

    季昭更加好奇了。

    她默默地翻开了那本小册子,看到第一页的时候,便觉得面红耳赤!

    慌忙将其合拢,扔了出去——

    好巧不巧的是,那本册子竟然落在了刚走进来的沈曜的脚边。

    “这是?”

    “别动!”

    季昭惊呼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只是她忘了自己身上这套嫁衣裙摆的长度,一个趔趄直接载进了沈曜的怀里。

    “……我……”

    沈曜一手扶着她的腰肢,另一只手拿着那本册子,似笑非笑的挑起了一侧眉梢,“阿桃,我真的没有想到你竟然这般迫不及待啊~”

    “我我我……我没有……”

    季昭慌忙推开了他,转身重新坐在了床沿旁。

    “嗯?”

    “这册子……”季昭垂下眼睑,语气有些慌张无措。

    “我也有一本一模一样的册子。”沈曜忽然凑到了她的耳畔,轻声笑道。

    “啊?”

    “昨天晚上大哥和二哥找我喝酒,后来大哥就给了我这本册子。”沈曜顺势坐在了她的身旁,刻意压低了声音说道,“阿桃,等天黑之后,咱们再好好研究这册子上的内容吧?不知你意下如何?嗯?”

    他的声音很低沉,却难掩藏在其中的诱惑。

    “你不说话,我当你是答应了。”沈曜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鼻尖儿,笑容中满是宠溺。

    临走之前,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个油纸包,递到了她眼前。

    “这是?”

    “外祖父做的花生酥,味道很不错。”

    季昭这才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油纸包,捻起了一块花生酥,咬了一小口。

    酥脆咸香,花生的香气极其浓郁。

    “好吃吗?”沈曜忽然凑到了她眼前,眸光温柔的问道。

    “嗯。”

    “我也想尝一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