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山打老虎额 作品

第507章 秋后算账

    多尔衮被擒。

    除此之外,各旗旗主,几乎一网打尽。

    天启皇帝被人吵醒,而后升座。

    此时,多尔衮等人被押入殿中。

    原来是多尔衮带人去了宗庙,东林的生员们倒是没有冲进去拿人,而是在外将那围了水泄不通。

    多尔衮本打算饿死于此。

    不过随去的侍卫,还有其他几个宗室,似乎觉得还有几分希望,便索性将多尔衮绑了出来。

    到了这个时候,忠义已经不值钱了。

    当然,忠义之人早就去对各处的东林军进行孤狼式的袭击了。

    当然,结局不是很美妙。

    在有组织的军队面前,尤其是东林军这等组织森严的人马,个人的力量是极渺小的。

    偶尔组织起来的一些建奴人,数十人妄图冲击街口,机枪一响,也就啥都没了。

    因而,多尔衮本是妄想的城中抵抗没有出现。

    非但没有出现,而且混乱结束得很快,以至于他身边的侍卫越来越少,能与他联络上的人,就更加少了。

    天启皇帝特意让那科尔沁使臣博尔济和朝鲜国使臣李杉二人在侧。

    二人见了多尔衮狼狈地被绑缚进来,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天启皇帝笑吟吟的样子,道:“多尔衮,你的名字,朕倒是听闻了许久,可谓是如雷贯耳。”

    多尔衮冷着脸道:“朱由校,你的名字,本汗也是如雷贯耳。”

    站在一旁的张静一道:“多尔衮,这时候还敢嘴硬吗?你即便不为自己想想,也为你的祖先宗庙,以及你的妻女们想一想。”

    这话一出,多尔衮露出了绝望之色,只好垂头。

    人就是如此,逼到了这个份上,什么英雄胆色,现在也都没了。

    天启皇帝压压手道:“张卿,不必拿这个来欺负人,朕只是一直好奇,这多尔衮是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想与他好好的聊一聊。”

    张静一道:“陛下,臣是为了节省时间。”

    天启皇帝露出微笑,道:“朕就开门见山吧,说这些有的没的,也确实没什么意思!”

    “多尔衮,你不是英雄,朕其实也不是英雄,其实都不过是被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各自成为各自江山的主人而已。你多尔衮败了,也不必检讨得失,反正检讨了也没用。朕不会给你第二次的机会。现在……朕只问你一件事,你们建奴人这么多年来,私藏了多少金银,多少宝物?你们到处劫掠和杀戮,掠去了这么多的珠宝,为何朕在府库里不曾见着?除此之外,这两年,多少辽人与你们勾结,你也一并说出来,朕很忙,没功夫和你在此浪费时间。”

    多尔衮哈哈大笑道:“你们视我们为蛮夷,可要真论起来,咱们生长于白山黑水之间,此后席卷了辽东,咱们这些人的心里,还真担心有朝一日,被你们驱走!因而,你猜的没有错,咱们还真藏了一大笔财富,在那白山黑水之间的林莽里,想的就是,将来还有一条退路。”

    他竟直接承认了。

    其实这也是张静一的判断,建奴的祖先乃是金人,而金人在宋朝的时候,也曾鼎盛一时,不过很快,被蒙古人消灭殆尽,直到现在才死灰复燃。

    因而在历史上,哪怕是建奴人进了京城,他们也一度固执的认为,自己得留着老家,毕竟自己只是过客,谁能保证,将来不会被人赶走呢?

    于是建奴人便将辽东视为自己的龙兴之地,不允许汉人进入,直到清末的时候,这个政策才解禁。

    这种思想,某种程度就是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而已。

    多尔衮又道:“我们在不少地方,确实储备了金银和粮食,是以备不时之需的,这金银还不少呢!只是……这是祖宗们所得,我岂可拱手让人?”

    天启皇帝便冷笑道:“那么皇太极一定知道。”

    “当初他也藏了不少。”多尔衮打消天启皇帝的念头:“这是从父汗开始就延续的既定策略,只是……当我们得知他已投效了大明,便立即将这些金银转移,知道这笔财富的人,寥寥无几,因为负责搬运和埋藏的人,都是征来的汉人,待一切妥善储藏之后,我便将他们统统杀了。”

    “至于陛下所说的那些辽将和士绅与我暗通款曲的名录,也在我的手上,而且还不少……只是可惜,陛下永远不会知道这些秘密。”

    “钱粮不交,人也不交,你便诛灭我族,我也绝不会松口。”多尔衮严词厉色,显得绝不妥协的样子。

    好家伙。

    这家伙若是不出口,天启皇帝只怕还不知道这是一条大鱼呢!

    此时,天启皇帝满心意动。

    多尔衮却道:“不过,除非陛下答应我两件事,我便愿意和盘托出。”

    天启皇帝和张静一对视了一眼。

    随即张静一道:“先说来听听看。”

    多尔衮道:“其一,释放我等,我的意思是,是放归这沈阳城中的所有金人,让我等回老家去,自此之后,咱们各自相安。其二:我要皇太极的人头。”

    天启皇帝听罢,冷声道:“你也有资格与朕讲条件?”

    张静一站在一旁,心里却想,若是我,就会先假意答应他,等拿到了东西,就立即宰了他。

    当然,张静一也清楚,多尔衮不会这么容易受骗。

    除此之外,天启皇帝也不可能轻易地去骗人。这做皇帝的,开了金口,还想食言而肥,将来还如何取信于人?

    这多尔衮显然是狮子大开口,放归建奴人的残部,就等于放虎归山。而杀皇太极,其实就是彻底破坏大明对建奴人的羁縻之策。

    而其他的建奴人,眼看着投靠大明的皇太极都被大明朝廷杀了,自然而然,也只有心甘情愿地跟着多尔衮去熬苦了。

    真是好算计!

    天启皇帝何等聪明,自是一下子就明白了其中厉害,怒不可遏地道:“你以为,朕无法令你开口吗?”

    多尔衮道:“陛下可以杀死我,但是却不能让我开口,我自然知晓厂卫对付人的手段。不过,我已是将死之人了,已很对不起列祖列宗,此时若是再开口,如何对得起自己的祖先?我不是皇太极,陛下若是不信,但可试一试。”

    天启皇帝却是厉声道:“来,将那阿济格和多铎二人,立即斩首!”

    于是,生员们便从俘虏之中,揪出了两个人来。

    这二人,正是多尔衮的同父同母的兄弟阿济格与多铎二人,这二人狼狈不堪地被扯出来,多铎倒是硬气,大骂:“多谢陛下给我一个痛快。”

    说罢大笑。

    阿济格却是大哭着道:“大汗,大汗,看在兄弟之情的份上,还望为我们求情。”

    说罢,泪水涟涟。

    多尔衮则板着脸,只是冷笑,看也不看阿济格一眼。

    于是二人被拖了出去,不多时,二人首级送上。

    多尔衮却是笑着道:“我这两个兄弟,与我同母所生,我没有儿子,他们便是我在这世上最亲近之人,今日他们死在一起,也算是令人欣慰,若是陛下此时再将我千刀万剐,令我三兄弟同年同月同日死,那便更加令我感激了。”

    这家伙……已经疯了。

    多尔衮没有儿子,显然是兵败之后,精神已经开始失常,变得越发的固执起来。

    天启皇帝恨不得立即将这家伙碎尸万段,可又想到多尔衮提及的那些玩意,总让天启皇帝心里痒痒的。

    朕打胜仗还亏了钱,这说不过去吗?不从你们嘴里抠一点什么出来,怎么都感觉就好像魏伴伴入洞房一般。

    天启皇帝阴沉着脸道:“滚出去!”

    他此时既气又无可奈何。

    所有人散去。

    张静一却留了下来,对天启皇帝道:“陛下,他那两兄弟,杀了实在可惜,本不该杀的,到时少不得还有用处呢,这么一杀,倒是太便宜了他们。”

    天启皇帝无奈地叹道:“朕岂有不知,这不是开了口吗?若是中途终止,反而让那多尔衮笑话!这多尔衮如今没了爹,又没有儿子,兄弟又都死了,他若是死撑着就是不肯说,岂不是麻烦?”

    张静一便道:“陛下,这个事,当然要抓紧,不过臣以为,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堤防祸起萧墙。”

    “祸起萧墙?”天启皇帝凝视着张静一,他与张静一的心意相通,而后,慢悠悠地道:“你的意思是……辽锦那边,怕要出事了?”

    张静一道:“陛下亲征,要直捣龙城,多少人的心里害怕啊,所以臣才说兵分两路,一路走陆路,一路暗度陈仓,走海路!幸好,我们这一路人马,还算顺利,只是……陆路的人马呢?当初建奴人是怎么悄无声息地杀进京城的,他们敢这样做,这世上,还有什么他们不敢做的事?”

    天启皇帝便皱眉道:“那么依你之见,该当如何?”

    此时,张静一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光,随即道:“这里的事,就交给毛文龙吧!陛下与臣,立即奔赴锦州一线,秋后算账的时候,理应到了。”

    …………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