泷小西 作品

第148章 等什么时候王府添丁了,我就告诉你

    “傻小子!”云小瑶无奈地骂了一句,看向那人,道:“你自己说吧,犯了何事?”

    “小人、小人……”那人趴在地上斜了石韦一眼,忽然哭诉道:“小人是收了别人的银子,把小韦子、卖了!”

    “什么?二叔,你在说什么啊?”石韦不敢相信地瞪着他问。

    石二叔彻底往地上一瘫,无奈道:“小韦子,你知道的,你婶娘身体不好,干不了什么活儿,你的弟弟妹妹们也都需要吃穿,家里银子实在不够了。”

    “你爷爷他又是老顽固,宁肯给你守着那片药田,也不愿分给我一点,所以我才一气之下,答应把你给卖进宫里去,收点银子的。你别怪我!”

    石韦一听,顿时傻眼。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气道:“爷爷不肯把药田给你,是因为你根本无心管药田,要不是你嗜酒如命,不听劝诫,爷爷怎么可能不管你们?他若是真的不管了,弟弟妹妹们现在早就都饿死了!”

    “你、你不许说爷爷!”石韦气得全然忽略了他刚才所说把自己卖进宫里的事。

    所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云小瑶管不了他的家事,她只是想告诉石韦,这整件事都没有那么简单。

    不过她倒是也没想到,石韦竟然是被自己的二叔给卖了的。

    凤锦宸这个人实在不怎么滴,但不可否认的是,他做事情确实挺严谨,哪怕是一点小事,都尽量要做到密不透风。

    买通石韦二叔,把人买来,就算事情闹大,也不会败坏他丁点名声。毕竟他身为太子,将来势必要成为一国之君,朝堂上众多眼睛看着呢。

    只可惜,他再心细,荷包的事,恐怕一时半刻也很难察觉到。

    云小瑶命人把石二叔送进衙门,打算关几天让他长个教训,又让人把石韦送回了石家村,同时告诫他万事要小心,莫要再轻信他人。

    还有,若无其他事,以后就乖乖地待在村里,不要进城来。

    她没办法根断石家村的这个隐患,只要凤锦宸在一天,这个风险就会一直存在。只能说,她会尽量地转移凤锦宸的注意,相信只要石家村的人不再出现,过段时间,这件事的风波就会过去。

    临走的时候,云小瑶还嘱咐他:“回去跟你爷爷好好守着药田,我会过段时间就让人去你们家收药,你可得把药田给我照看好了!”

    有了云小瑶这个承诺,石韦高高兴兴地回去了。

    他走之后,凤羽说,这小子今日若真的被凤锦宸带回了宫,明日指定就是宫里一个小太监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司空见惯,云小瑶却是听得暗暗心惊。

    两人正站在王府门口看着远去的石韦说着话,身后凤翼走过来了。他蓦地开口说道:“王妃,药浴已经配好,王爷请你过去!”

    云小瑶被他突然说话吓了一跳,转过身面色有些难看道:“我已经没事了,不用泡药浴了,倒是有些问题想要请教你!”

    “属下不敢,王妃有什么吩咐,等一下药浴之后再来问属下即可!”凤翼这人不像凤羽,这玩意儿古板得很,正常道理讲不通。

    云小瑶也懒得和他多说,只是说道:“那一会儿你来临芳殿找我,我从你那儿拿了几本书,有的地方看不太懂,想问问你!”

    凤翼低着头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回道:“是!”

    她走后,凤羽笑着揽住了凤翼肩头,说道:“哎哟,这府里除了王爷,终于有人能克制得了你啦,怎么着?你不打算把自己亲笔写的几本手稿要回来?”

    凤翼拍掉他的手,闷声道:“你懂什么!咱们这个王妃,可不简单,她能看得懂我的手稿,说明她医术还不错。况且,她研究我的手稿,也是为了王爷,多一个帮我解决难题,王爷就早一日能够摆脱痛苦!”

    “说得也是,一切都是为了王爷!”

    一连几日,云小瑶都把凤翼叫到临芳殿,两个人一起探讨关于医毒方面的问题。

    一开始还好,次数多了,某些人就不乐意了。所以这几天,凤翼的任务明显多了起来。

    以至于云小瑶经常在王府里看不到人,不但如此,她今天准备去凤翼的小院儿找他时,半路还被凤千城逮了个正着,而后就被拉去琳琅水榭研墨去了。

    这研墨的事,她自嫁进来之后,还是头一回干。

    云小瑶满脸写着不情愿,道:“王爷,今儿天气不错,你可以让凤羽带着您去花园里转转啊,没必要非得窝在房间里看书练字,这屋里空气流动终究没有外边好。”

    凤千城冷笑一声,道:“让凤羽陪本王?亏得这话你也说得出口!这个府里,他是王妃,还是你是王妃?”

    “额……”云小瑶朝他眨巴了两下眼睛,感觉到这人又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她凑近跟前,岔开话题往桌上看了一眼,问道:“王爷在写什么呢?我能看吗?”

    凤千城幽幽说道:“你不是都已经看了吗?”

    “呵呵!”云小瑶干笑两声,才发现他并不是在练字,而是处理从封地那边呈递过来的公文。

    容亲王的封地在上水城,是一座滨海城,大概意思是,最近几天因为连降大雨,导致上水城周边,紧靠海域的几个村落被淹没,因为村落也在封地范围内,所以那边连夜呈递文书过来禀报。

    这种事情本来也是每年都会发生的,凤千城不在,上水城有人替他打理,但正常的通禀还是要有的。

    凤千城没有避着她,云小瑶看了眼,也没多说,只是忽然想起了那日柳如意的话,她默了片刻,蹲下身来一手扶上了凤千城大腿,问道:“王爷,你对我的身世、还挺了解的对吧?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我小时候的事?”

    “不能!”凤千城回答得干脆。

    云小瑶气得抿了抿唇,道:“为什么不能?我自己的事,我还不能知道了?”

    凤千城垂眸看她,一副“你就是不能知道”的眼神说道:“等什么时候王府添丁了,我就告诉你!”

    “添……添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