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鲲宗措 作品

第258章 新的坟冢

    有的时候人就是争一口气,这口气就是人活着的动力,更是活下去的动力!

    “悦蓝姐,童大哥!现在把咱们要和我去的人数一下,给去打县城和我“抢回乡亲们头颅”的人发了子弹,每个人都有几个白面馍头”.........

    此时此刻我看的出每一个去的人都是心怀悲愤,那种用语言无法形容的悲伤......这些汉子默默地吃着馒头眼中有这一种视死如归的光芒.......

    悦蓝姐和云巧姐也要跟着去,我看着这些汉子心中无限感慨、这是第一次感受到“信认”!

    “何泉叔,我们走”!我只简单的说了这五个字,我端着步枪走在前面,何泉叔赶着马车,当走到“三岔路口”时,后面一阵脚步声,追了上来,我回身停下脚步;

    不一会儿后面追上来小荣姐,钱燕子等三十多个人,“宝憨等等我们”钱燕子腰上累着皮带手里提着那把“勃郞宁”手枪对我说,小荣姐也背着步枪,后面有背着步枪的也有拿着大刀片子的,我笑了,大家都笑了,是含着眼泪的笑容!

    我对小荣姐说:“小荣姐,你带五个人五杆枪留下,提防从那边有鬼子和伪军埋伏咱们”,“好”!小荣姐爽快的答应.......

    继续向前走,碰到的第一批“探子”是白二牛和何昇,白二牛从草丛中跑过来说“宝憨哥,周围看了没见有伪军”.......

    “好!何泉叔你让留下三个人,何昇你也留不,见到鬼子伪军直接开枪,记住直接开枪........”

    “成!”小何昇挺直胸膛说!

    我心里感叹:现实的残酷无情让小何昇也变得坚强了……

    第二批“探子”任春京也留下三个人,我告诉任春京,一但打起来一定要让过乡亲们,再打!任春京看着我用力的点点头,我留下两个手雷:“会用吧”我问任春京,“会”任春京深吸一口气说;

    终于到了县城边的护城河外,在何泉叔的按排下,大家都爬在草丛中,我端起步枪,打开步枪“标尺”瞄准城墙上吊着的一个大笼子的绳子扣动扳机“呯”一声清脆和悲愤的子弹飞出枪膛,没有打中!再也瞄标扣动扳机,还是没有打中!第四枪终于打断了绳子..........

    我再没有打其他的“木笼”吊绳,因为城墙上已经有了很多人!城墙垛口也伸出不少枪口,但是没有开枪,只是瞄着....

    我忽然对城墙上大声喊“我是来要我们乡亲们人头的,谁在城墙上拿事!我们可以换,你们日本鬼子的尸体……”

    过了一会儿......

    忽然城墙上伸出一个铁“喇叭”接下来传来:“可以!但是你们先把马车赶过来,我们合实了就换”!

    我向马车走去,何泉叔一把拉住我,与此同时悦蓝姐和云巧姐,钱燕子也挡住了我“宝憨你不能去”........

    我能看出她俩人的担心,我笑了笑说“放心!我去!不会有事,我有九条命属猫”!

    “我们陪你去”云巧姐认真的说......

    “不用!放心”!我推开众人紧着说:“你们瞄准城墙上就可以了,我赶着马车向城门口走去……

    “豁出去了”!我咬着牙心里想......

    城墙上的几个伪军向“谷俊少佐”说:“少佐,我们干脆一阵乱枪把这个赶马车的打死,在抢回皇军的尸体”几个人眼巴巴讨好地看着“谷俊少佐”.......

    忽然一个日本鬼子跑到“谷俊少佐”前用日语说了几句转身跑了回去;

    “所有的人统统不允许开枪,把木笼放下去,来的人是个男人,有男子汉气概,我们大和民族敬重血性汉子!我们大日本皇军敬重有“血性”的对手,不允许开枪!我们喜欢明刀明枪的拼个你死我活,打黑枪的不是“武士道精神”.......

    我的心里充满了害怕和恐惧,如果有很多枪瞄准着自己,还不害怕和恐惧,那是吹牛.....

    但是我万万没想到城门打开了,只出来了一个日本鬼子,而且看应该是个军官,长得英俊的日本军官,他先向马车上鞠躬,然后对我说“辛苦”!

    然后将装着“头颅”的“木笼”放在马车上,再鞠躬!“我们帝国军人敬佩勇士”!

    我平淡的说:“我不想当勇士,我只想当一个农夫,你们不要逼我们当勇士,我们都有亲人!”然后转回身赶着马车向回走,过了护城河我回头看去,城墙下城门口那个日本军官还在那里站着,我停下马本,他才回去关上了城门.......

    我还在回味整个过程“就这么简单”?.........

    我问自己,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眼前的过程!

    何泉叔拉住马车叫我,我才回过神来,我看着所有的人,摇了摇头说:“回”!

    我跟何泉叔断后,一边走一边我向何泉叔讲了“整个过程”何泉叔也是想不明白,但是还是告诉大家伙小心一点.......

    我留下了白二牛和郑海潮,悦蓝姐云巧姐、钱燕子,我告诉何泉叔我在这里埋伏,万一县城里的日本鬼子和伪军出来,何泉叔领着所有人继续向“三岔路口”出发,我在这里可以伏击,争取时间让大家可以跑回童家庄……

    我领着白二牛先到那天藏马车的地方,告诉白二牛这个地方可不可以修一个“暗洞”藏人藏物,白二牛看了看,对我说:“宝憨哥,这里可以修一个洞”......

    我笑着对白二牛说:“我们真成了“狡兔三窟”了”.......

    “宝憨哥啥是狡兔三窟呀”?我和白二牛两人向出走着我笑着解释......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我们一起向回走,和任春京、小何昇汇合起来埋伏在一个我认为比较适合埋伏的地方,我又领着白二牛去了那个老的“乱坟岗”白二牛认识这个地方,我领着他看了那个洞,告诉白二牛把这个洞穴口封个活门,上面做个架子上面盖上土,白二牛看了老半天告诉我他有办法,同时我告诉白二牛一定少让其他人知道这两处地方,白二牛用力的点点头说:“今天晚上就开始干”........

    “二牛这是今后逃命备用的藏身之地”....

    我们刚回到埋伏的地方,何泉叔让人叫我,过去,我把这里交给悦蓝姐,便和来人一路小跑的去找何泉叔.......

    所有的人都在一个坑前面站着,我走过去看了一下,坑里是乡亲们的尸体,刚才换回来他们的头颅也方在一起,天气热!尸体和头颅已经“肿胀了”并发出阵阵臭味,和旁边拿着铁锹的何泉叔说:“头颅和身体没办法缝起来!”说话时坚毅的脸颊上滚下来泪水,我看不远处还站着今天来要捆我的八路军长官和赵郞中夫妻,我收回目光,大声对在场的乡亲们说:“他们都血性男人,愿他们早日往生!早日轮回!盖土!”我弯下腰双手捧了一捧黄土........

    我双手掐指印,大声念起了往生咒:“太上敕令,超汝孤魂,鬼魅一切,四生沾恩。有头者超,无头者升,枪诛刀杀,跳水悬绳。明死暗死,冤曲屈亡,债主冤家,讨命儿郎。跪吾台前,八卦放光,站坎而出,超生他方。为男为女,自身承当,富贵贫穷,由汝自招。敕救等众,急急超生,敕救等众,急急超生。太上敕令,超汝孤魂。脱离苦海,转世成人.........”

    没有人知道我的想法,忽然八路军长官对众人大声说:“同志们、乡亲们我们的国家正在受侵略者的蹂躏、侵略者日本鬼子…….....”

    一个新的坟冢起来了,所有在场的人都哭了,我没有哭,我只是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