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兜不回家 作品

第252章 薛瑶依受辱

    房翊忍了忍,最后横下心来捏了一下某只不安分的小手,道:“本候不介意将某些步骤提前。”

    章雅悠不情愿地收回小手,手是收回来了,但是,嘴上又开始不老实了:“叔叔,您的肌肤真好,又白又滑,就是特别热……”

    房翊停下了脚步,看着在自己怀里胡言乱语的某个小女人,有种想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

    “再闹,我就把你扔出去。”房翊冷道。

    章雅悠笑了,她知道房翊也就是嘴上凶狠,对她那是真的宠,至少在房翊的认知中,是超越他底线的宠,于是凑在他耳边道:“喜欢叔叔的时候,那真是喜欢得紧!”不喜欢的时候,那也是真不喜欢,但这句话心里话章雅悠是不可能说出来的。

    房翊又顿了一下:“你还有不喜欢的时候?”

    章雅悠笑道:“那是叔叔也有让我不喜欢的时候,比如,桃花太多,打都打不散。”

    “你打了吗?每次都是你认怂地退场,跑的比谁都快!”想起这茬,房翊就气不打一处来,一生气,他就想找补点什么。

    她那樱红色的嘴唇看起来真是可爱,又软又甜——没错,房翊每次亲吻的时候都觉得好甜,他不仅心里觉着甜,嘴上也能感受到淡淡的甜意。

    他埋头想要亲吻,却感觉章雅悠的身子僵硬了,她的脑袋正看向不远处。在他们前面五丈远的地方,立着一个风姿卓绝、衣着华丽的女子。

    房翊抬眼的时候也看到了,他感觉到怀里的小东西挣扎着想要下来,微微低头,轻声道:“你还不承认自己怂?”

    她这一副被正房捉奸的样子,岂是一个怂字!房翊有些恨铁不成钢,她可是自己放在心尖尖个宠着的人,怎么能被其他不相干的女人吓成这样?

    章雅悠心里想的是,该装还是要装,自己怂一点,房翊就会挡在前头了,他惹得桃花他自己要摘干净!

    那华服女子正是薛瑶依!

    薛瑶依一身华服,但脸色却有些凄厉,再走近一点,就知道她哭过,泪痕还在。

    “表哥。”薛瑶依轻唤了一声,声音清冷,在这清凉的秋季夜晚,配上她那凄楚神情,有些吓人。

    “这么晚了,一个人不要在外面晃荡,早些回府。”房翊依然抱着章雅悠。

    薛瑶依道:“表哥为什么对我这般残忍?”

    章雅悠见她满面潸然,妆容都花了,说话带着颤音,从房翊的怀里跳下来。

    “我是做错了什么,你要这样待我?我本以为就算你是块寒冰,我也能用真心给你暖化了;就算你不喜欢我,你至少会看在我们是表兄妹的情分上对我照顾几分……”薛瑶依泪流满面,看上去楚楚可怜,再也没有先前那明艳动人的姿态,以及精于算计但又不露痕迹的淡定。

    房翊皱眉,道:“你莫要胡说。快回去。”

    “回去?回哪里?武陵候府吗?”薛瑶依哭了,“是我不够爱你,还是我不够美?为什么你要这样对待我?”

    章雅悠没想到薛瑶依这么直接,若不是她知道薛瑶依不是好东西,她都有点想膜拜了!

    “你为了这个女人,你当真连我们的兄妹情都不顾及了吗?你就那么在意她?可我哪里不如她!”薛瑶依指着章雅悠,样子有些疯狂,“为了能与你匹配,你知道我有多努力吗?我连怎么笑都会对着镜子练习很多次!我视你为日月,你视我为敝屣。”

    章雅悠忍不住道:“两情相悦固然好,但是,感情的事不能勉强。”

    “你懂什么!少在这里假惺惺了!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何至于被人侮辱?”她满目猩红地瞪着章雅悠,歇斯底里道,又拉开了自己的衣领,白皙的肌肤上有点点红斑,章雅悠知道这红斑是什么,就在离开章家之前,房翊也在她领口处弄出了这样的红斑。

    房翊皱眉。

    “你可不能血口喷人,我没有在背地里做过什么事!”章雅悠道,想起薛瑶依的手段,她不得不防,说不定这又是薛瑶依的一个阴谋,否则,怎会巴巴地在这里碰见。

    章雅悠直接踮起脚,伸手挡在了房翊的眼前,道:“不准看!”

    她这吃醋又霸道的样子让房翊没来由地感到愉悦,果真,她还是吃激将法的,前面骂她怂货,现在她就开始护食了——哦,不对,护着自己男人了。

    “你可真是好本领,把堂堂一个武陵候哄得团团转!他把我接进侯府,不过是替你挡住了火力,宫里那位金枝玉叶以为是我抢走了他,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三番两次找我麻烦,终于对我下毒手了……可你这种蠢货,你自然看不透他对你的心意,恐怕没少闹别扭!”

    章雅悠不可思议地看着房翊,原来他有这么深的用意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对自己——嗯,真的很好了。

    “我不是输给了你这种蠢货,我是输给了他。我原本想着,你这种蠢货不足为惧,我进入侯府就是个机会,就算不能得到他的真心,至少可以离间你们,然后徐徐图之,但是!”她的声音凄厉起来:“你明知文安公主会对我不利,却仍将我推到风口浪尖!我被人侮辱了,我没了清白!好恨呐!我真恨呐!”

    房翊皱眉,薛瑶依的心思和情谊他都知道,他的确是存了利用她的心思,本来以为凭着她的手腕,对付宫里那位绰绰有余,哪知道会是这种结局……

    “我会补偿你的。”房翊道,“这条路也是你自己选的,我警告过你。”

    薛瑶依凄楚地笑了,道:“我爱你,有错吗?”她踉跄上前,想抓住房翊的领口,却趁着房翊不备,手里多了一把匕首,章雅悠一直提防她,见她想要行凶,情急之下抓了她的手腕,用了全部功力,将薛瑶依推倒在地。

    薛瑶依眼里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你的功力?你怎么会有这样的功力?”

    章雅悠原本对她的话还有几分存疑,毕竟薛瑶依向来心机深沉,不择手段的事情她能做的出来,但是,她想刺死房翊,这说明她是真的恨,只有恨到了极点才会想着杀死自己心爱的人,所以,薛瑶依应该是因为与文安公主争风吃醋而受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