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小易 作品

第862章 卖给他一个天大的秘密

    凌绍诚撕开她的衣服,她瘦削的肩膀从领口里钻出来,男人将脸埋进凌暖青的颈间。

    她能感受到凌绍诚体内烧起来的这把火,他紧贴住她的身子是滚烫的,就像在烙铁炉中滚过一般。

    “你冷静点,凌绍诚,你放开我!”

    “别跟我来这一套,无非是价格没谈好是不是?你放心,我不会亏了你的。”

    “我不卖!”凌暖青尖锐着嗓子,上次她还能侥幸逃脱,那么这一次呢?“我卖所有人都行,就是不卖给你!”

    “那就强买强卖好了。”

    “凌绍诚,我恨你。”

    男人抱起她的双腿,没有丝毫温情可言,衣服在拉拉扯扯之间脱离开,“这话已经不新鲜了,你何不换个词呢?”

    “你无非是因为恨我,才想要折磨我,但折磨人的办法有很多,你……”

    凌绍诚大掌握住凌暖青的下巴,被迫她盯着自己的脸看,“千百种折磨人的办法都抵不过这一种吧?被我要,就这么让你接受不了?凌暖青,你挣扎啊,你喊啊,我们两个谁都不比谁干净。”

    凌暖青撕开脸上最后的一层伪装,恨意从眸底往外渗透,“你真要我?看来凌先生对我真是大度,一点不在乎我那么脏了……”

    “那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凌绍诚胸膛往下压,湿腻的气息胶着在凌暖青的耳侧,“你不在的五年,我也碰过无数个女人,该睡的不该睡的,全都拿下了。谁知道那些投怀送抱的女人是不是比你脏呢?但是没关系,我来者不拒。”

    “你别碰我!”

    凌暖青心里最是清楚,她自己是干净的,可这会身上的男人却是肮脏不堪。

    她不让他碰,他就偏要碰。

    “你顶着那一张丑脸在纸醉金迷讨生活,那些客人都是你求来的吧?”

    凌绍诚丢下她起身,凌暖青以为虚惊一场,刚要放下心来,却听男人说道,“你上次提醒的对,说不定你有什么病呢?”

    他转身走向一张台子,拉开了抽屉,看到放在里面的套。

    凌暖青不可能这样光着身子跑出去,要是捡了衣服穿,肯定来不及。

    她看到了被丢在旁边的手机,凌暖青赶紧拿过来,她听到凌绍诚关抽屉的声音,她这时候来不及求救,凌暖青情急之下点开相机,调成了视频模式。

    她将手机塞到一个靠枕后面,那条缝隙正好露出了摄像头。

    凌暖青眼见凌绍诚回来,她捡了衣服想要披在身上,却又被他推回沙发内。

    男人低下身时,凌暖青反抗激烈,双手双脚都用上了。

    但凌绍诚擒住了她的肩膀,将她的手臂强行扳到身后,肩胛骨被用力折过去,凌暖青痛得尖叫连连。

    她嘴里清晰地喊着男人的名字,“凌绍诚,你放开我,救命啊!”

    “你在我的房间喊救命?”凌绍诚紧压着她的后背,彻底断了她逃跑的路,“你看看谁敢来救你,谁能来救你?”

    “你知道你这是在干什么吗?”凌暖青的脸紧靠着沙发皮面,这一幕正好落入了那个摄像头中,“你这是强要。”

    “这叫我上你,你本来就是我的。”

    凌绍诚亲吻在她颈后,凌暖青像一条缺了水的鱼,半张脸都被凌乱的发丝给覆盖,微睁的眸子里透着彻骨的冷和绝望。

    她不能动,只能挺动肩膀挣扎,但却引来了身上男人的暴怒。

    凌绍诚想象着她这副模样躺在别的地方,他就完全受不了。

    他连那张床都不让凌暖青上!

    她抓着一旁的衣物,她嘶喊着、挣扎着,可这样小小的力气只会让凌绍诚更加不会放过她。

    他失控了,也有可能五年前被伤得太深,也有可能是五年后的她完全让他接受不了。

    他们之间没有温存,只

    剩折磨。

    凌绍诚没有将一点点的温柔施舍给她,凌暖青也没有压抑着,该怎么挣扎,怎么撕叫,她都表露了出来。

    如果有一日要拼个鱼死网破,今晚的视频也能给凌绍诚致命一击吧?

    凌暖青在数着时间,一分一秒,痛苦不堪。

    男人起身时松开了她,凌暖青的左手臂从沙发边缘处往下挂,轻轻搭在了地上。

    她维持着趴在那的姿势,动弹不得,凌绍诚捡起衣服丢在她身上。

    她明显瑟缩下,“不要,不要碰我。”

    凌绍诚心头微动,百味杂陈浮上来,凌暖青用手护住自己的脸,“我想回去,凌绍诚,放我回去。”

    他往她身上看一眼,这会才知触目惊心。

    白皙的肌肤交错着青红的指印,好几处怕是一时半会消不掉的,她的另一条手臂还维持着折在身后的样子,看着像是硬生生被他给掰断的。

    凌绍诚往后退了步,落荒而逃似地进了浴室。

    凌暖青听到水声,挣扎着坐起来,她赶紧拿了手机出来,她看到了被录下的一大段视频。

    内容堪称令人震惊,绝对是最大尺度地刺激着她的眼球。

    她将手机放起来,忙拿了衣服往身上套。

    凌绍诚出来时,凌暖青刚穿好,只不过鞋子还未套上。他快步走过去将她拉起身,她双腿还有些软,凌暖青不着痕迹将手机攥在了掌心内。

    她再次被丢出了房间,哪怕刚经历过这样惨烈的事,凌暖青一下没站稳,撞在了对面的墙壁上。

    明越朝她看看,又看了眼那扇紧闭的门板,得,今晚他又别想好好睡觉了。

    翌日。

    范筱竹站在幼儿园的门口,她已经打了电话给小聂老师,让她将聆聆带出来。

    范筱竹深吸口气,拿出手机,毫不犹豫地拨通了一个号码。

    酒店内,明越匆忙敲开了凌绍诚的门,他快步往里走。“凌先生。”

    凌绍诚坐在床沿处,没有应声,明越走到他身边,将电话递过去。

    “小姐的那个朋友,说有件很重要的事要跟您说。”

    凌绍诚眼帘轻动,拿了手机贴近脸侧,“喂。”

    “凌绍诚,我们来做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交易?”

    “我可以卖给你一个有关于凌暖青的秘密,而且是一个巨大的秘密。”范筱竹转过身,看到小聂老师带着聆聆正在走来。

    “但你要给我两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