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皮尔比格 作品

第149章 建信的态度

    “陈总,为什么鲁斌会知道我的仓位?”

    李东上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语气很是严厉。

    其实李东现在并不确定这事就是鲁斌干的。

    他只知道鲁斌的信托公司叫合赢信托,但他根本不知道合赢信托是通过哪家证券营业部或是自己的席位号买卖股票,他也没有渠道去查这个。

    他纯粹是想先诈唬一下陈誉仁。

    陈誉仁一听这话,心里咯噔一下子。

    公司虽然明令禁止泄露客户的信息,但这种事根本就没办法彻底杜绝。

    且不说姓名、电话这种个人资料,就说账户的持仓信息,在公司内部,就有好多人能看到。

    他这个分公司老总能看到,马春燕那个营业部经理能看到,林倩那个客户经理也能看到,还有风控部门的人也能看到,再加上其他几个大大小小的领导,就光是他们云城分部这里,能看到客户仓位信息的人,就不下十位。

    谁能肯定这些人不会泄露出去?

    可能跟人聊天时,随口就泄露出去了。

    甚至还有人经受不住诱惑,会专门去搜集一些大客户的持仓信息,出售给外面的机构或个人,以此谋取不当利益。

    这在整个行业内部,已经是半公开的秘密了。

    一般情况下,这种事也不会暴露的。

    就算客户的持仓信息泄露出去了,客户自己也很难察觉到。

    甚至就算察觉到了,也很难找到什么有力的证据。

    大部分的机构,或者投资公司,乃至个人,获取客户的仓位信息,不外乎两个目的:一个是收集相关的数据,以此来分析股票走势、制定操盘计划,一个就是搞电话营销。

    当然,也有一些个人或机构,出于这个或那个的原因,获取对方的仓位信息之后,刻意打压、针对对方。

    但这种情况并不常见。

    国内的市场机制决定了,股市上很难施展强有力的狙击行为,且不说有严格的监管,就说限制做空这一点,就大大提高了狙击难度。

    贸然去狙击对手,只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甚至杀敌八百自损一千。

    不是真正的苦大仇深之人,谁会去干这种蠢事。

    而且,真要是苦大仇深,那随便用什么报复手段,都比在股市上狙击强多了。

    所以,一般情况下,就算是仓位被泄露了,那对客户来说,也不会有什么损失,顶多是接到几个骚扰电话罢了,客户也不会太追究。

    但现在,听李东这口气,陈誉仁就知道事情棘手了。

    那天自助晚宴上,鲁斌跟李东发生了一点小矛盾,这件事陈誉仁是知道的。

    王中信跟他说的。

    但陈誉仁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上。

    实在是这事太小了,简直都不能算个事。

    就是意见看法有些相左而已,这算什么事啊?

    而且,当时无论是李东还是鲁斌,两人都没表现出太在意的样子。

    即便如此,陈誉仁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上次去拜访李东的时候,他还是专门为这件事跟李东表示了一下歉意。

    陈誉仁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但一听李东这话,他大致就猜到了一些。

    陈誉仁赶紧切过和源股份跟华安幸福这两只票看了看。

    一看这几天的走势,他就明白了。

    有人在刻意打压股价。

    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就是洗盘而已。

    可恰好是这两只票,又恰好是在鲁斌跟李东产生矛盾之后,那就由不得人不想多了。

    连陈誉仁第一反应都是鲁斌在刻意针对李东,更别说是李东自己了。

    陈誉仁现在也来不及去查这事到底是不是鲁斌干的,但在他心里,的确是鲁斌的嫌疑最大。

    因为鲁斌要获取到李东的仓位,简直太容易了,随便跟公司内部的人打听一下就知道了,要是再塞点钱,那就更容易了。

    然后,动用他的信托资金,把股价压下去,让李东吃个亏。

    陈誉仁很生气。

    鲁斌明知道李东是他们公司的大客户,竟然还这样做。

    这是完全没把他陈誉仁放在眼里。

    想到这,陈誉仁深吸一口气,对李东说道:“老弟,这件事,我现在还不太了解情况,你要是信得过老哥我的话,你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李东直接回道:“好,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如果我得不到满意的答复,我就转户。”

    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之后,李东就在仔细思索这件事。

    首先是鲁斌的这个打压行为。

    目前来看,股价的确是被他压下去了。

    但是李东相信,他是压不了太久的。

    先说和源股份这个票。

    现在这个票的价格已经很低了。

    从零七年的高点跌下来之后,这票就一直在七八块钱徘徊。

    三年了,底部早已筑的夯实无比,从技术上来说,就很难再跌下去。

    基本面就更不用说了,公司现在否极泰来,欣欣向荣,更不支持下跌。

    尤其是,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要发布公告了。

    一个重组消息,一个业绩增长百分之八百的消息,这两个消息一出来,那简直就跟油门踩到底的越野车一样,鲁斌这个小螳螂还想挡住股价?简直是痴人说梦。

    而且,让鲁斌这一压,把些碍事的散户都清洗出去,说不定,这一波会涨到更高的点位。

    华安幸福那个票,情况跟和源股份差不多,甚至体量比和源还要大,到时候利好消息一出来,那就不是越野车了,而是坦克,鲁斌更压不住了。

    所以,鲁斌的这个打压行为,李东非但不用太担心,甚至还得感谢他。

    但是,建信把他的仓位泄露出去了,这件事还是让他非常的生气。

    这一次,或许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损失,但下一次呢?

    李东也清楚,这种事,在这个行业里,很常见。

    天下乌鸦一般黑,所有的这些证券公司,情况都差不多。

    他就算是转到别家去,也好不了多少,该泄露还是会泄露。

    而且,当他的体量真正达到一定级别之后,就算证券公司不泄露,交易所那边也会公示的。

    十大流通股东都在那摆着呢,藏都藏不住。

    但这里边还是有区别的,最明显的一点,十大流通股东名单是三个月才更新一次。

    这就等于是有三个月的安全期。

    三个月之后,就算是公布出来,那也没太大的影响了。

    而证券公司泄露出去的仓位信息,几乎就是实时的。

    这个影响,对目前的李东来说,还是挺大的。

    李东对此并没有太好的办法。

    别说他一个散户了,就是那些大机构,也都得通过证券公司来买卖股票,顶多是拿到一个专用的席位号。

    而只要是通过证券公司来买卖股票,就存在着泄露信息的可能。

    说白了,在国内市场上,所有的参与者,都没有办法彻底隐藏起来,几乎都是一个半公开的状态,有心人只要想查,就肯定能查到仓位的实时信息。

    好在国内市场限制做空,而且,当他逐渐在圈里做出了名气,别人知道了他的实力,那跟他合作的人肯定要比跟他作对的人多得多。

    李东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陈誉仁施加一点压力,让他加强一下内部的监管,尽量别把他的仓位泄露出去。

    最起码,像这次的这种事,李东不想再看到下一次。

    陈誉仁挂了电话之后,第一时间查了下是不是鲁斌干的。

    果然,还真是鲁斌干的。

    陈誉仁很生气。

    鲁斌也在这个行业里摸爬滚打了十来年了,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就是因为意见不合,他就故意打压股价,针对李东。

    小肚鸡肠,不过如此。

    而这也表明,鲁斌这个人,格局太小。

    怪不得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水平一点长进都没有。

    他的那个信托公司,现在也就是靠着点关系,拿到几个零零碎碎的小业务,赚点托管费而已。

    至于业绩,能保住本钱不亏就不错了。

    五千块钱的劳务费,他就屁颠屁颠的从京城跑来做演讲,就能看出他的水平了。

    可能越是这样的人,越在乎面子。

    李东扫了他的面子,让他恼羞成怒,所以才不顾一切的想要教训一下李东。

    在他眼里,李东只是一个初入行的小菜鸟,他分分钟就能捏死李东。

    陈誉仁摇摇头,面露不齿。

    先给王中信打了个电话,把这事给王中信说了,又详细的问了问王中信当天发生的事。

    王中信也很吃惊。

    他是真没想到,鲁斌竟然会做出这种事来。

    且不说他一个前辈连这点气量都没有,竟然对一个后辈出手,关键是,李东可是他们建信的贵宾啊,他对李东出手,那不是不把建信放在眼里吗?

    尤其是,李东现在都知道是他干的了,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那建信很可能失去李东这个大客户。

    一个资产过亿,年交易额过十亿,佣金过百万的大户,一旦失去,那对建信的损失也是很大的。

    王中信当即就把那天的事一五一十的又跟陈誉仁说了一遍。

    然后又问陈誉仁,这件事他要怎么处理。

    陈誉仁说:“这次事件非常严重,泄露客户仓位信息,这是严重违反了公司纪律要求的违规事件,我准备彻查这件事,对于泄密的当事人,严惩不贷。同时,借着这次事件,在全公司进行一次深入彻底的整风运动,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至于鲁斌那边,你是什么意见?”

    陈誉仁跟鲁斌的关系一般,还是通过王中信认识的鲁斌,两人也就几面之缘而已,而王中信跟鲁斌的关系就要好得多。

    陈誉仁照顾王中信的面子,所以才问了问他的意见。

    王中信明白了他的意思。

    陈誉仁只处分泄密当事人还不够,还特意提到了鲁斌,这几乎就表明了他的态度。

    王中信没觉得奇怪。

    于私,陈誉仁跟鲁斌关系一般,于公,鲁斌主要是跟建信总部这里有几项合作业务,跟陈誉仁的云城分部没有任何的关系。

    反倒是李东,是云城分部的大客户。

    那陈誉仁自然是站在李东那边。

    他可不想因为鲁斌的关系而失去了李东这个大客户。

    王中信内心里也是站在李东这边的。

    虽然他跟李东认识的时间很短,跟鲁斌认识的时间很长,但是,他跟二人之间的关系是完全不同的。

    跟李东完全是出于钦佩、认同,无论是李东在股票投资方面所展现出来的能力,还是李东这个人,王中信都很认同。

    两人的关系是平等的,甚至严格来说,李东还要占据了一些主动。

    而鲁斌就不一样了。

    两人的关系正好反过来,是他王中信占据了一些主动,很多时候,是鲁斌有求于他的,也是鲁斌在极力维持着两人的关系。

    经常请他吃个饭,逢年过节的还会拎着东西到他家坐坐。

    鲁斌能拿到建信的一些委托业务,王中信也是帮了很大忙的,甚至可以说,没有王中信这层关系,就凭鲁斌和他公司的实力,他很难拿到建信的这些委托业务。

    最重要的是,鲁斌打压李东这件事,让王中信也有些生气。

    王中信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就跟陈誉仁说:“鲁斌这件事做的不地道,李东再怎么说也是咱们公司的贵宾,他通过不正当途径获取了李东的仓位信息,又恶意打压股价,针对李东。这件事,我会跟朱总反映一下的。”

    陈誉仁说道:“好,我这边也会跟朱总反映一下的。另外,李东那边,因为这件事,对咱们的意见很大啊,直接就跟我说,三天之内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要不然,他就要转到别家去了。老王,你跟他的关系还不错,你看能不能给他打个电话,跟他好好说一说?”

    王中信自然没理由拒绝,先是跟建信老总朱长健把这件事汇报了一下,然后就给李东回了个电话。

    在电话里,跟李东说,建信老总朱长健高度重视这件事,下令彻查,并且,暂停了跟合赢信托的所有业务往来,云城这边,陈誉仁也会在全公司进行一次整风运动,尽可能确保以后不会再发生类似事件。

    然后,王中信还说,如果李东有需要,他这边可以联系一下几个关系不错的基金经理,帮李东把和源股份和华安幸福的股价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