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夜闯东宫

    桂子墨顿了顿,脸色更加难看:“他受了伤。我差点被人发现,所以没能把他救出来,抱歉。”

    东宫,是洛睿明的府邸,在皇宫外独立设置的一座府邸,但离皇宫很近,守卫也很是森严。

    更何况,洛飞翼早就看宣煜不顺眼了,如今有这么一个光明正大折磨他的机会,又怎么会放过他,必定是二十四个小时找人盯紧了他。

    宣尹若垂在身侧的紧紧握住,有些揪心,摇了摇头:“没事,你能找到他被关的地方就已经很好了。”

    桂子墨沉吟了一声,又道:“洛睿明虽然抓了宣煜,但对外并没有声张,只宣称他是被派到周边国家征战了。宣煜这些年在北梁军中有些威望,我猜测,他是不想让民心沸腾。”

    顾城渊闻言眸光眯了眯,淡淡开口:“或许,他手上并没有宣煜出卖北梁的证据,他半信半疑,只想用宣煜引出我们。若是没有引出来,宣煜对于他而言不失为一个征战的好棋子。”

    换句话说,洛睿明一方面不信任他,但另一方面又想利用他的领军才能。

    桂子墨认同地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个男人在政权上总有独特的见解。

    不过,他心里多少也带了一丝怀疑,洛睿明的心思极其难猜,但通过顾城渊的只字片语中,显然又对他十分了解。

    这个男人,究竟是有多早就打算对北梁下手了?

    宣尹若自然没有注意二人千回百转的心思,她凝声问道:“有没有东宫的地形图?”

    桂子墨瞬间反应过来:“你想夜闯东宫?”

    “嗯。”宣尹若点了点头,“我必须搞清楚东宫守卫的数量和排布。”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桂子墨颔首:“有,我给你拿。”

    -

    半个时辰后,三道身影迅速落在东宫屋顶上,几乎都与月色融合,没有发出一丝声响,悄无声息地游走在东宫上空。

    直到在某一处停留。

    桂子墨做了个手势,比了比脚下的房间,顾城渊和宣尹若都清楚这里就是关押宣煜的地方。

    宣尹若正欲抬手,底下就传来了一道慵懒邪魅却又不可一世的声音。

    “宣煜啊宣煜,本宫说过,你迟早有一日会栽在本宫手里,只是没想到这一日来得如此之快。”

    洛飞翼懒懒的靠在软榻上,翘着二郎腿,神情自得,看着面前双手被束缚着绑在柱子上的男人,心里说不出的畅快。

    自从宣煜来到北梁,他可没少受父皇责骂。

    洛飞翼歪了歪脑袋,又想起什么,邪笑起来:“不过呢,听说岚州那个美人儿是你的妹妹。等北梁大军踏破祁文,取了顾城渊的项上头颅,那个女人就是我的了。看在你可能是我未来大舅子的份上,我也不为难你,这样吧,只要你跟我求饶,我就对你好点,如何?”

    洛飞翼一如既往地狂妄自大,看样子顾城渊先前的教训显然还不够深刻。

    眼见着顾城渊周遭越来越冷的气势,宣尹若连忙拉住顾城渊的手,另一只手轻轻抚过他胸口,做出顺气的手势。

    顾城渊被宣尹若小手抚摸着,郁结于心的杀气顿时弱了不少。

    一旁的桂子墨看到这一幕,慢慢垂下了头,眼底不可避免划过几分忧伤。

    不知道下面究竟是何场面,只听到一声脆响,紧接着是洛飞翼的嘶吼:“宣煜!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给脸不要脸!”

    话音刚落,洛飞翼又低咒了两声,气冲冲地摔门而出,将沾了粘稠水渍的外袍脱下扔在地上,眼底阴鸷涌现。

    他竟然敢朝自己吐口水!不识好歹!

    洛飞翼回头冷冷扫过几名侍卫:“把人给我看好了!”

    “是。”

    那几名侍卫瞬间打起十二分精神应道,这时洛飞翼才踏步离开。

    洛飞翼走后,宣尹若从怀中拿出一根粗大的竹管,趴在屋顶上,冲着下方几名侍卫一吹,一股无色无味的气体从竹管中流露出来。

    这是景时改良过的上好迷烟,就算是在室外也能派上用场。

    没过多久,那几名侍卫就有些摇头晃脑,一个个先后靠在了墙上,呼吸绵长。

    几人翻身而下,桂子墨低声嘱咐:“东宫侍卫半个时辰就会夜巡一次,抓紧时间。”

    点了点头,宣尹若率先推门而入,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沁入鼻尖。

    宣尹若瞳孔缩了缩,抬头看向被锁在柱子上的男人。

    洛飞翼显然不想被人知晓宣煜被他关在这里,只用了一间简陋的柴房关押他。

    宣煜四肢被粗大结实的绳索束缚着,根本不能躺下休息。

    或许以为是洛飞翼又回来了,宣煜低垂着头一动不动。

    宣尹若捂着唇,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哥。”

    宣煜身子一震,缓缓抬起头来,看到门口的三个人先是涌起巨大的震惊,而后皱了皱眉,低声吼道:“你们到这里来干什么?不知道东宫有多危险吗?快回去!”

    宣尹若咬了咬唇,上前将他的绳索解开:“哥,我来救你出去。”

    “糊涂!”宣煜低骂一声,伸手去推宣尹若,“你以为洛睿明为何会把我关在这里?东宫内外早就布满了他的眼线,你们救不了我的。”

    似乎用了劲,他脸色变得苍白,痛苦地捂住胸口,背脊微微弯曲,声音也往下压了几分:“更何况,我还受了伤。”

    宣尹若拿出景时配置的上好伤药:“哥,这是伤药,很管用的,我帮你上药。”

    “我来吧。”

    桂子墨低声开口,接过药给宣煜上药,这一次,他没有再拒绝,乖乖脱了上衣,露出健壮的胸膛。

    宣煜的胸口显然被鞭子抽过,血痕和鞭打的印记几乎遍布在胸前,宣尹若心中一阵抽痛,几乎不忍直视。

    顾城渊见状,站在她身前,遮挡了这一幕。

    宣煜舔了舔干燥苍白的唇,道:“东宫的守备军力我了解,你们三个人能出去都需万分小心,再带上我,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宣尹若自然知道这点,他们方才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陆续巡逻的守卫,每一队互相牵制,庄严有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