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醋的狐狸 作品

第260章 一二更合

    “我刚刚好像......”

    说着,语气微顿。

    青龙本是打算将他方才能感应到玄武气息一事告知朱雀,但转而一想,又怕是他一时感应错了,便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他这样欲言又止的倒是引起了朱雀的疑惑,他忍不住问道:“青龙,你刚刚想说什么?”

    “没什么。”

    青龙回过神来,身形一晃,再次悄无声息的没入草丛,只留下一句很浅的叹息:“朱雀,我们还是先去找小白吧。”

    不知为何,朱雀突然就感觉到青龙似乎有点怪怪的。

    可如今寻找小白的行踪要紧,朱雀便也没有继续揪着此事来追问青龙。

    此时——

    被他们正寻找着的白泽仙君则是光明正大的进入狐族族长的洞府。

    乍然见到白阿泽仙君,狐族族长眉心一跳,心下以为白泽来狐族就是为了他的小弟子,可如今,狐族族长也不知那小医修究竟在不在狐族秘境里面......

    狐族族长定了定心神,率先开口:“白泽,你怎么过来了?”

    “为了一事。”

    白泽仙君语气淡淡的道。

    白泽仙君径自坐在石桌前,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拎起茶壶。

    却见他动作缓慢的为自己倒了一杯热腾腾的灵茶,摆在面前,却滴水不沾。

    殊不知,仅是这个轻巧的举动,倒是令狐族族长莫名的就受到了一股扑面而来的威压,他顿觉背脊一凉,稳住语气:“不知白泽前来究竟是所为何事?”

    闻言,白泽仙君抬眸,神情清冷,目光幽深带着丝丝冷意。

    他的视线落在狐族族长的脸上,微顿:“不知族长可知上古神兽玄武的下落?”

    此话一出,狐族族长的脸色有瞬间的变化。

    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狐族族长极快的就回过神来,他眸间露出诧异的神色,语气平静的道:“我整日待在狐族,鲜少出去,又如何能得知上古神兽玄武的下落?”

    “白泽。”

    狐族族长淡淡的道:“这事,你怕是问错人了。”

    白泽仙君一时沉默未言。

    白泽仙君早就预料到,狐族族长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的对他坦白。

    不过,他也没想过要在今晚就把真正的答案从狐族族长的口中逼出来,而是换了个话题:“那狐族族长可知我那位小弟子的行踪?”

    还不待狐族族长否认,白泽仙君便接着道:“我回了趟灵兽客栈,听狐姬所言,我家窈窈是被族长请来了狐族,如今我来了,想把我的弟子带走,族长该不会不肯放人吧?”

    “这......”

    虽然狐族族长本就猜想着,白泽这次过来定是为了他的小弟子,但如今真的听到白泽所言,狐族族长倒是不知该如何把人交出来,毕竟,那小医修在进入狐族的第一日晚上便已经失踪不见了。

    就连他也不知道,那小医修究竟是去了何处。

    狐族族长顿时陷入了为难。

    一是拖着白泽,不让他得知真相。

    二是直接跟白泽坦白那小医修的行踪......

    “怎么?”

    白泽仙君忽而冷声道:“狐族族长这是不愿意放人了?”

    话音未落,狐族族长顿时就觉得周围的灵力都有瞬间的凝固,落在他身上的威压都有着莫名的逼迫感。

    他的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得想到:多年不见,白泽的修为比之以前,更精进了几分,或者说,如今的白泽变得更加厉害了。

    在二选一中,狐族族长果断的选择了第二个。

    他选择在白泽仙君面前坦言道:“白泽有所不知,并非是我不想把那小医修交出来,而是......”

    语气微顿,狐族族长又接着道:“而是,在小医修进入狐族的当晚,便已经失踪了,我令子枫多番寻找,几乎是将整个狐族都翻过来了,依然没有见到那小医修的行踪......”

    说到这,他深深的叹了一声:“也不知那小医修究竟去了何处。”

    白泽仙君敛了敛眸,他冷着脸色站起来,眉眼清冽:“既然我的弟子是在狐族失踪的,那我就在狐族待到你们将弟子归还于我的那一日。”

    狐族族长:......白泽这是要赖在狐族的意思?

    不过,狐族族长也不敢直接将白泽赶出狐族,只好点头应道:“既然白泽想留在狐族,那不如就留宿于先前为那小医修准备的洞府如何?”

    “可。”

    白泽仙君微微颔首。

    忽而,又见他突然转过身来,朝着洞府的门口走去,留下一句话:“劳烦族长带路。”

    “好。”

    狐族族长忍了忍,满脸笑容的跟上去。

    然而——

    白泽仙君刚从狐族族长的洞府里出来不久,便感应到了青龙和朱雀的气息。

    他身形微顿。

    跟在后面的狐族族长见状,一时疑惑:“白泽,怎么不走了?”

    白泽仙君眸色微动,他微微侧身,让狐族族长先行一步:“劳烦族长走前面带路。”

    白泽突然变得这么有礼谦让,倒是让狐族族长有点受宠若惊。

    他连连摆手,笑着道:“不必不必,我走在后面也无妨。”

    白泽仙君目光幽深的望着他,一时未言。

    狐族族长再一次觉得背脊有些凉意,被白泽仙君这般盯着,他顿时就飞快的改变主意:“也行,那我就走前面了。”

    “嗯。”

    白泽仙君低低的应了一声。

    这会儿,狐族族长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白泽仙君将自己的一缕神识外放,不消片刻,他便注意到了一条在草丛中游走的小青蛇和一只五彩斑斓的小麻雀。

    白泽仙君:“......”

    青龙和朱雀?

    难不成,他们是查到了玄武的下落,才会现身于狐族?

    白泽仙君沉思片刻,最终将自己的一缕神识寄于青龙和朱雀的身边,留下只言片语后,他才随着狐族族长前往窈窈先前留宿过的洞府。

    对此,狐族族长一无所知。

    将白泽仙君带到洞府之后,狐族族长就转身离开了,就在狐族族长刚离开不久,洞府里突然凭空多了两道颀长的身影。

    一青一红。

    正是青龙和朱雀。

    他们顺着白泽仙君留下来的只言片语,朝着这边的洞府而来。

    “小白!”

    乍然见到白泽仙君,刚化成人形的朱雀便兴冲冲的朝着白泽仙君扑过去,一伸手就想要抱住他,以示他满满的激动。

    不料,白泽仙君早已察觉到朱雀的想法,身形一闪,便躲开了他的“偷袭”。

    朱雀悻悻的收回手,冷哼了一声:“果然是无情的小白!”

    倒是青龙对此画面早已见怪不怪了。

    好端端的上古神兽朱雀,不仅没有一丝的威严和稳重,反而越发的像是要朝着开屏的孔雀发展了。

    青龙都懒得多看他一眼,反而对着白泽仙君道:“小白,我和朱雀已经寻到了玄武的下落,如今前来妖界,便是想着寻你一起前去。”

    “?”

    玄武的下落不正是在狐族秘境么?

    为何青龙和朱雀却说这次前来妖界是为了寻他?

    白泽仙君按捺着心中的疑惑,“青执,你所寻到玄武下落的究竟是何处?”

    青龙应道:“就在修仙界,漓城。”

    漓城?

    白泽仙君抿了抿唇,忽而道:“可是青执,我在狐族秘境发现了玄武,只不过......”

    青龙和朱雀顿时愣住。

    白泽仙君:“只不过,玄武成了石雕,而且,他的灵力似乎在供养着整个狐族秘境。”

    话音刚落,青龙和朱雀飞快的相视一眼,眼底尽是遮掩不住的震惊。

    最终,还是青龙率先回过神来,他紧皱着眉宇,冷声道:“难不成,这一次又是天道的手笔?”

    “那为何,我和朱雀在修仙界的漓城感应到了玄武的气息?”

    且不说漓城的究竟是真是假。

    不过,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天道才会作出这般无耻的行径,妄想着用他们上古四大神兽的灵力来达到他的目的......

    “我也是这么怀疑的。”

    白泽仙君沉着声道:“说不定,在修仙界漓城的玄武不过就是天道的障眼法,或许,天道真正的意图就是狐族秘境。”

    “而且,我刚在狐族族长的面前问起玄武的行踪,当时,狐族族长的反应可不像是不知道,他应当是知情的。”

    这一点,白泽仙君很确定。

    狐族族长和天道之间一定有关联的地方。

    白泽仙君想要的就是能从狐族族长的口中得到解救玄武的方法。

    青龙:“小白,狐族秘境究竟在何处?”

    朱雀:“小白,既然那狐族族长知情,何不直接将他绑起来,让他坦白?”

    对于青龙和朱雀的疑问,白泽仙君一一回答:“我可以带你们一起进入狐族秘境,不过,强行逼迫狐族族长倒是不行。”

    “若狐族族长和天道之间存在着什么关联,一旦我们动手,那天道定然会有所察觉,说不定,还会连累到玄武......”

    这也是白泽仙君一开始的顾忌。

    闻言,青龙和朱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片刻后,青龙又道:“既然如此,那小白,我们先进狐族秘境一趟,我想见见玄武。”

    “现在还不行。”

    白泽仙君摇了摇头,在青龙和朱雀两人的疑惑之下,他慢慢的解释:“狐族秘境只允许十人进入,一旦进入的名额满了,就再也进不去了。”

    “若你们想进去,我就得先想法子将两个狐族的带出来,再让你们占着秘境的名额。”

    听着小白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青龙和朱雀也就只能再等等了。

    如今能跟青龙和朱雀会面,白泽仙君倒也能松了口气。

    过了一日,白泽仙君在狐族族长的面前再次提起沈窈,得到的是狐族族长略显为难的神色,他只让白泽仙君多等几日,便开始躲着白泽仙君了。

    殊不知,白泽仙君要的就是狐族族长的次次退让,哪怕仅是表面上的功夫。

    在狐族族长躲着他之后,白泽仙君便带着青龙和朱雀前往狐族秘境正式开启的地方。

    白泽仙君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道:“青执,七宿,你们现在此处等等,待我进去将两个狐族的带出来。”

    “好。”

    青龙和朱雀同时应道。

    于是,白泽仙君再一次进入狐族秘境。

    然而——

    此时身处于秘境中的沈窈运气似乎不太好。

    她带着藏宝鼠跑到山洞的周边采摘一株高阶灵草,本是已经打算离开了,但就被藏宝鼠拖了一小会儿,结果就跟两位狐族对上了。

    这运气实在是倒霉到家了。

    藏宝鼠自知是自己的错,顿时不敢吱声,悄悄的扒拉着沈窈的衣袖,睁着一双小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站在对面的两位狐族男子。

    他们的修为都是元婴中期。

    “你究竟是何人?”

    其中,长得又高又瘦的狐族男子冷声道:“你根本就不是我狐族的人,你又为何能够潜入我狐族秘境!?”

    “如果我说,我只是碰巧不小心摔进来的,你们会信么?”

    沈窈这说得就是大实话,可不就是一遁地就直接给摔进来了?

    她根本就没想到,原来进入狐族秘境竟然会是这么容易的,简直就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奈何,两位狐族男子却是丝毫不肯相信,一心认定沈窈就是故意潜入狐族秘境来抢夺他们狐族的修炼资源,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放她离开的,就算不能将她带出去交给族长,也要将她斩杀于此地。

    “你就别想着狡辩了,既然今日你已经被我兄弟二人遇上,便别再妄想着离开了。”

    说话的依然是长得又高又瘦的狐族男子。

    话音刚落,就见他和站在他旁边的兄弟没有丝毫迟疑的拔出了本命灵剑,锋利的刀刃倏地就指向沈窈,“今日,你必死无疑!”

    见他们似乎真的不想放自己离开,沈窈自然也不会手软。

    即便她此时的修为不及他们二人,但也不能轻易认怂。

    就见她素手轻扬,无数道绿色的灵力鞭掀地而起——

    刚想动手,忽而,她的视线从两位狐族男子的身后扫过,顿时眸光微亮:“师父!”

    此话一出,狐族男子便冷嘲:“别说你喊我们兄弟二人做师父,就算你跪在地上喊我们做爹,我们也不会对你——”

    狐族男子的话未说完,突然浑身一软,瞬间就倒在地上。

    站在他旁边的另一个狐族男子顿时脸色大惊,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沈窈:“你究竟对我哥做了些什么!?”

    沈窈满脸无辜的指了指他的身后,小声提醒:“……关于这个问题,你可以转过身去看看后面。”

    她刚刚根本就没喊错啊,她的师父确确实实就站在他们的后面啊……

    谁知道他一下子脑补这么多,还把自家师父给惹到了……

    看来,还是她比较善良,她都还没有动手呢。

    ——

    【四千字凑到一起啦~觉得看着长的话,可以设置一下好看的字体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