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已至 作品

第563章 陪嫁丫鬟

    “奴婢明白。”倾心跟红杏两人一起往外飘去。

    在夜色的京城里,看见鬼鬼祟祟的四个人,她们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不会将人弄死,最起码还会给人一些生活的空间。

    顾景乐的嫁妆被她们拿了大部分,剩下的现金落在几个人身上。

    夜色会掩盖很多违法的事情。

    夜色下会发生很多故事。

    如花似玉两个人打了一个呵欠,瞧着乱糟糟的院子,听着隔壁孩子哭声,还有顾景乐跟沈怀箬两个新人欢度新婚。

    “你说,那沈翰林都已经被那样那样好几次了,再碰女人还有感觉吗?”如花粗壮的手指价差比划一下,眼睛时不时往沈怀箬住的房间瞟一眼。

    似玉伸手在如花后背敲了一下:“好奇你就去试试,咱们现在是陪嫁丫鬟,陪嫁丫鬟是干嘛用的,就是尝试男人行不行的。”

    两人轻声细语的说话。

    然而因为体型跟体态,再怎么轻声细语对于旁人来说都如打雷一般。

    负责伺候沈怀箬原配生下来两孩子的婆子披着衣服从里面走出来,看见站在外面跟门神一样的壮硕的丫鬟,哆嗦一下,往小孩的房间走去。

    当爹的成亲,竟然丝毫不关注一下孩子。

    没娘的孩子可真惨。

    伺候孩子的婆子忍不住摇摇头。

    夜色弥漫,月亮钻到乌云后面。

    时间慢慢流逝。

    直到东边的天空呈现白色。

    顾景乐身边的丫鬟青翠从房间走出来,瞧见院里杵着靠着树睡觉的如花似玉,猛地打了一个机灵:“你,你们是谁?”

    “青翠姐姐怎么不认识俺了,俺们是红杏。”

    “俺是倾心。”

    如花似玉瞬间进入自己的角色。

    端着木盆子的青翠脸一白,往顾景乐休息的房间走去,随后房间里传出属于青翠的尖叫声。

    如花似玉闯进屋子里,瞧见里面光着屁.股蛋的沈怀箬靠在顾景乐身上,青翠被人踢开,脑袋磕到木箱子上,鲜红色的血从伤口流淌出来。

    如花嘴角抽搐一下,赶紧把人给扶起来。

    青翠算不上好人,但是最起码没有干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情,她们来这里目的是看着顾景乐跟沈怀箬相互折磨,并不是看着一个无辜生命在这里陨落。

    “姑爷小姐,天亮了,赶紧把衣服穿上吧,昨儿也里发生不少事儿,得需要你们主持。”如花说着扛起青翠离开。

    似玉磨蹭一下,转身离开。

    走到房间的一瞬间,似玉咳嗽一声,娇羞说道:“姑爷,俺是红杏,是专门伺候你的陪嫁丫鬟,如果咱们的姑娘不能让你舒坦,您可以去俺的房间。”

    似玉说完,往外溜走。

    沈怀箬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栽过去。

    倾心跟红杏两个丫鬟他是见过的,也是非常满意的。,

    即使心里明白倾心也好,红杏也好,心里并没有对他有什么好感,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对她们的占有欲,总归是陪嫁丫鬟,最后还不是上了他的床榻。

    但是现在什么情况?

    一晚上的时间人就胖了,涨了?

    搞笑呢?

    他觉得自己是被人搞了。

    然而,就算真的是被人给折腾了,他竟然一点儿的办法都没有。

    沈怀箬伸腿将地上放着的凳子踢开。

    然而……

    用力太大,直接磕到脚趾头,有过甲沟炎的人都明白,脚指头跟硬物碰撞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沈怀箬抱着脚倒吸一口气,在原地跳了好一会儿。

    躺在床上的顾景乐没办法说话。

    只觉得眼前活灵活现的沈怀箬跟她认知的似乎有些不一样。

    但是想到两人都已经成婚了,在细节上会发现跟以往不一样的是应该的,在外面都会修一下边幅,将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展现出来。

    现在沈怀箬在她面前不隐藏,何尝不是把她给当成自己人。

    这么想着,顾景乐心里只有强烈的归属感。

    沈怀箬自己穿上衣服,看一眼床上躺着的顾景乐,跟顾景垣一母同胞的女孩儿,怎么可能太丑。

    长相梨花带泪,天生一副柔弱样子,加上身无一物,在大红的被子里裹着。

    青紫痕迹明显留在身上,总归就是勾人的很,沈怀箬使劲儿控制住再要一次的冲动,他得先把小哑巴给哄开心了,家里的院子得换一下,然后有的上司需要讨好。

    先前他手里的钱不够,现在可不一样了。

    娶回家一个金凤凰,昨儿那十里红妆,已经可以让他现在的位子再动一动了。

    沈怀箬亲自拿着木盆去厨房接了水,给床上的顾景乐擦拭一番。

    给她穿好衣服。

    温柔小意的样子着实让顾景乐心里开怀,嘴角露出笑来。

    只觉得幸福生活大概就应该这样。

    两人携手走出院子,瞧见外面乱糟糟的,顾景乐皱起眉头,沈怀箬二话不说,将后面八岁沈若颜叫出来干活。

    院里有婆子有管事,但是都不是什么年轻力壮的。

    或许他们可以帮忙跑腿做饭,弄些简单的事情。

    但是小院里摆着的桌子得规整,上面借来的碗筷得给人还回去。

    林林总总的事情太多,沈怀箬现在还不想在顾景乐面前露出本性,只能让沈若颜做这些。

    沈若颜低头讷讷,瞧着自家小妹的手松开,蹲在院子里开始洗碗。

    至于沈怀箬身边的顾景乐,沈若颜看都没看一眼,她爹身边的女人哪个有好下场,不用她搞事情,只要这个后娘能够活过三年,她愿意把她当成亲娘。

    这些年来,跟在她爹身边女人少吗?

    哪个落下好结果了。

    沈若颜低眸,摆出呆滞的样子。

    顾景乐视线收回来,往放着嫁妆的屋子走去,这个小院怪憋的慌,她不想住了。

    推开库房的一瞬间,看着放在箱子里珍贵的东西消失,只剩下一些难以挪动的,不好携带的,顾景乐眼睛一白,差点晕过去。

    这个时候她自己没有办法处置。

    拉扯一下沈怀箬的袖子,支支吾吾,没有办法将自己想说的话说出来。

    此刻的顾景乐差点哭了。

    同样,此刻沈怀箬的目光也不大好看。

    盯着地上被翻箱倒柜弄出来的痕迹。

    “怎么回事?”沈怀箬将远离老管家叫过来,老管家看了一眼,磨蹭一下说道:“这里昨儿夜里是夫人身边的丫鬟看管的,老奴就没在意。”

    昨夜里青翠在房间伺候。

    看管的人原本是倾心跟红杏,现在是两个肥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