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海青马斩 作品

第八百五十三章 解决隐忧的法子

    那是风亦飞的得意事迹,坑死了朱侠武那老王八,虽然说是温老他们的大功劳,但江湖传闻里都以为是自己预先布下杀局,承认也没毛病。

    点头笑道,“对。”

    随即又补了一句,“燕前辈跟朱侠武到藏经阁偷看秘籍,前辈你都看到了么?”

    火工头陀斜睨了风亦飞一眼,不答反问道,“燕狂徒不是你师尊么?怎地你是称其为前辈?”

    风亦飞据实道,“燕前辈不是我师父,他不愿意收我做徒弟,说跟我没有师徒的缘分,只是教过我武功。”

    “原来如此!”火工头陀颔首,“俺闲着没事就到处瞎逛,他们偷偷的摸去藏经阁俺自然是看在眼里,不过嘛,他们想偷学少林武功,也不关俺的事,只当看个热闹。”

    风亦飞着实无语,你老人家就跟扫地僧一个德性,就看着他们作,只静静的蹲在一边做个吃瓜群众。

    话说回来,金老的小说里就有火工头陀这人,温巨侠连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都搬过来了,该不会眼前的火工头陀就是从那取材的吧?

    事迹就不完全是一样的了,倚天里说起的火工头陀,是在少林偷学了诸多武功,在少林一年一度的达摩堂大比中杀了达摩堂首座苦智等人逃下山去,在西域开创了金刚门,赵敏手下的阿大阿二就是他的弟子。

    火工头陀又复说起先前的话题,“小子,你还没说,你为啥子要偷易筋经呢。”

    风亦飞吁了口气,“这个说来就话长了,我从燕前辈那里学到了逆.先天无相神功,又因为被朱侠武要挟,做过他的徒弟,被逼着学了他的逆.少武玄功,那老王八就没安好心,留下了功法隐患......”

    “等等等等!”火工头陀抬手打断道,“待俺理理这事的头绪。”

    风亦飞只得停住了话语。

    “怎么听起来你所学的内功心法全是带个逆字,都是逆转而修的?”火工头陀问道。

    “他们教我的时候就是这样啊,我也没办法。”风亦飞摊手,“燕前辈弄出来的逆.先天无相神功还好,比他之前的先天无相神功还要更强,朱侠武那老王八的逆.少武玄功就是个大坑了。”

    “燕狂徒确是惊才绝艳,以他如今的修为,竟还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让人不得不叹服!”

    感叹了声,火工头陀又道,“也就是说,燕狂徒没收你做徒弟,朱侠武那小儿反是逼迫你成了他的弟子?”

    风亦飞点头。

    火工头陀如细缝一般的双眼眨巴了几下,“没看出来你小子还那么吃香哈,燕狂徒跟朱侠武都赶着上趟的要传你武艺。”

    风亦飞尴尬的一笑,自身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能在反派boss面前刷脸的诡异情形,实在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了。

    “你欺师灭祖也玩得挺溜的啊!朱侠武被你这徒儿害得身殒,怕也是死不瞑目了!”火工头陀大为感叹的说道。

    “那也是朱侠武那老王八不怀好意在先,还害了我原先的门派,我对其他收过我做徒弟的师父,还是很敬重的,我其实骨子里是个非常尊师重道的人。”风亦飞辩解道。

    “等等!”火工头陀再度抬手打断,“你的师父还不止一人?”

    风亦飞点了点头。

    “嘿呀,俺倒是想知晓下,你拜过哪些师父能教出你这样的怪才,以你的年纪,有这般修为,可说是震古烁今了,俺活了百来年,像你这般,小小年纪,一身武功有这么惊人的,也只在前段时日,听着过有那神州结义的盟主萧家小子一人,据闻还在你之上,但他年龄比你要大些,便是燕狂徒,在你这等年纪之时,也不如你。”火工头陀道,“抱风那些小秃子跟你一比,那是一把年纪活到狗身上去了,你跟那萧秋水怕是从娘胎里就开始练功了吧?”

    风亦飞失笑,“哪有前辈你说得那么夸张,萧秋水比我要强得多,他都能跟燕前辈单打独斗,只输一点点,而且我的义弟方歌吟武功也比我强。”

    “还有这事,你那义弟的事情俺就未曾听闻过。”火工头陀不禁咂嘴,“果是江山辈有人才出,一代新人胜旧人!”

    风亦飞也不觉意外,天象大师都还没回到少林,火工头陀知道的事全是听来的,不知道方歌吟不足为奇。

    “你拜过几个师父,又是何方高人?”火工头陀很是八卦的问道,一副要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模样。

    风亦飞想了下,似乎也没什么该隐瞒的,一一细数了出来,连没拜师但有了师徒名分的卫悲回也没落下。

    火工头陀听得直吧嗒嘴,“你拜过的师父尽数亡故了,一个都没在世?”

    风亦飞默然点头。

    “你小子怕不是天煞孤星转世,命中克师吧?”火工头陀狐疑的盯着风亦飞道。

    “哪可能会有这么古怪的事。”风亦飞可不会相信什么命格,要说最早的师父是被自己不小心坑到了还说得过去,后面拜的师父都是因为争斗厮杀而逝世,实在要怪,就是自己武功不够高,不能力挽狂澜。

    想及柳师,风亦飞不禁情绪有些低落,如果那会自己有现在的修为,说不定就能阻止天正秃驴暗算师父了,拼上性命死无数次也不会让师父英年早逝啊!

    却没发现,火工头陀看过来的眼神已是有些复杂难明。

    风亦飞还没从黯然悲切的思绪中走出来,脉门一下就被火工头陀探手拿捏住。

    登时心中一惊,只听火工头陀道,“收敛内息,待俺探查下你小子的状况。”

    确实,火工头陀搭救自己出少林,也不会害自己。

    风亦飞顿即澄心静气,约束真气不使之反震。

    一股炽烈的洪流探入了经脉中,微感燥热,但也觉有太多的异状。

    只是与体内真气略一接触,绕了一转,就收了回去。

    “燕狂徒传你的逆.先天无相真气锋锐异常,轻易可分辩得出,其中有蕴含一股似与之同源的真气,糅合在一块不分彼此,想来就是你所言的逆.少武玄功,朱侠武跟燕狂徒都曾偷学过少林绝学心法,取长补短,推陈出新,算有几分渊源,能汇在一起不出奇,还有另一道邪诡的真气,就是你从卫悲回那里学到的化血奇功罢?”

    火工头陀说到了这里长叹了口气,“卫悲回那后起之秀也当得天才之名,当年俺云游天下之时,还揍过归无隐那丑鬼,没料到事隔多年,归无隐的徒孙都亡故了。”

    风亦飞听得咋舌,活得久就是不一般,说起只存在于江湖传说中的高手,还能来上一句,他被我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