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七章 神人风采

    长袍老者很快冷静下来。</p>

    他一生戎马江山,久经血腥杀伐,什么大风大浪没经历过?</p>

    也最清楚,这世间多的是拥有不可思议手段的奇人异士。</p>

    无疑,眼前这少年极不简单!</p>

    “你之前是不是偷偷跟踪过我们?”</p>

    紫堇忽地皱眉开口。</p>

    长袍老者哑然,不等苏奕开口,就说道:</p>

    “丫头,莫要乱讲,以这位小友的能耐,焉可能做出那等上不得台面的事情。”</p>

    说着,他朝苏奕拱手,神色已带上一抹敬佩之意,“敢问小友,还看出了一些什么?”</p>

    爷爷他……</p>

    紫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p>

    以爷爷的身份,搁在云河郡十九城,谁当得起他“拱手以敬”?</p>

    想到这,她禁不住又多看了一眼苏奕,身影削瘦,面容清隽,模样倒是不错。</p>

    只是,他身上气息稀松寻常,好像根本就没有修为啊……</p>

    难道说……</p>

    此人的修为已高深到“无法揣度”的恐怖地步?</p>

    她家世超凡,小时候就听长辈说过,这世间有一些陆地神仙般的人物,看起来寻寻常常,实则早已是伫足在“武道”之上的恐怖存在,神通广大!</p>

    眼前这人,难道并不是一个少年,而是一个驻颜有术的老前辈?</p>

    想到这,紫堇心中也是一颤,眉宇间浮现一抹惊疑。</p>

    苏奕可没想到,仅仅因为长袍老者的拱手礼,就让紫堇产生那般多念头。</p>

    面对长袍老者的问题,他神色平淡道:</p>

    “说句不客气的话,以你那‘养炉境’第三重的修为,这次就是采到六阴草和极阳花,怕也不可能让你突破境界。”</p>

    顿了顿,他继续道:“或者说,你应当是早已料到,以你现在的年龄和根基,凭借寻常修炼手段,根本无法让你在武道上更进一步,于是决定以这两种灵药的力量强行破境,对否?”</p>

    长袍老者浑身一僵,只觉背脊都直冒寒意,就仿佛浑身内外的秘密,全都被看穿了一样。</p>

    若说之前苏奕猜测到他的伤势根源和此行目的,还让他有些将信将疑。</p>

    那现在,他敢十足肯定,眼前这少年定是一位高人!</p>

    “爷爷,他怎地全知道了……”</p>

    紫堇失声叫出来。</p>

    她情绪都有些失控,清艳绝俗的脸蛋写满惊色。</p>

    可对觉醒前世记忆的苏奕而言,做出如此推断,不要太简单。</p>

    “先生法眼如炬,老朽叹服!”</p>

    长袍老者叹息,再次拱手见礼,连称呼都由“小友”换成“先生”,不敢再托大。</p>

    苏奕暗暗点头。</p>

    养炉境,又被称作宗师境!</p>

    以他今世十七年的经历,倒是很清楚,以长袍老者那武道宗师的地位,别说是在广陵城,就是在整个云河郡都堪称是“巨擘”了!</p>

    毕竟,这大周朝灵气太过匮乏,能够修炼到宗师地步者,足以册封诸侯,威震一方。</p>

    眼下,长袍老者以宗师之地位,能够对自己以礼相待,已很难得。</p>

    “先生,您既能看出我爷爷的伤势,想来也一定有办法救治我爷爷的伤吧?”</p>

    紫堇忍不住开口,白皙娇美的鹅蛋脸露出一丝希冀。在大周朝,宗师如龙,万众仰望。</p>

    一个人,便足以决定一方顶级大族的兴衰!</p>

    而她爷爷,可绝非一般的武道宗师可比。</p>

    若一旦因此伤而陨落,注定会对整个家族造成何等严重的打击!</p>

    见到苏奕那等神异的能耐,这让满心担忧的紫堇犹如抓住了一丝希望。</p>

    “老朽萧天阙,在这云河郡也算有点小小名头,若先生能救我性命,我必不忘先生救命之恩!”</p>

    长袍老者也心生一丝期盼,再次拱手,肃然出声。</p>

    身为一位叱咤风云多年的武道宗师,哪会不清楚,就是换做同样的宗师人物,都不可能一眼就看穿他身上的伤势!</p>

    就凭这一点,苏奕在他心中的地位,已上升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p>

    “若无法救治这点伤,我之前说那么多作甚。”</p>

    苏奕哂笑。</p>

    萧天阙和孙女紫堇目光齐齐一亮。</p>

    “只要先生救好老朽的病,无论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p>

    萧天阙神色愈发庄肃,声音掷地有声。</p>

    只是,他心中不免惴惴。</p>

    在他看来,以苏奕那等神乎其技的手段,一般的“报答”恐怕根本不够!</p>

    可他已顾不得那么多。</p>

    只要能活命,就是付出再大代价,他也在所不惜!</p>

    “对你们而言,称得上救命之恩,对我而言却是小事一桩,这样吧,随便给我一点诊金便可。”</p>

    苏奕想了想说道。</p>

    “什么?”</p>

    萧天阙和紫堇皆是一呆,神色愕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p>

    “有问题?”苏奕问。 </p>

    “不是的。”</p>

    紫堇连忙摇头,神色古怪,期期艾艾道:“我只是没想到……居然……居然会这么容易……”</p>

    说到最后,声如蚊蚋,讪讪不已。</p>

    苏奕啼笑皆非,举手之劳而已,我何苦为难你们?</p>

    萧天阙则长声一叹,苦笑道:“丫头,你懂什么,先生何等人物,哪里会在意些许钱财,之所以如此,是不想让我们欠下人情。”</p>

    “原来如此。”紫堇恍然。</p>

    这才是高人,根本不稀罕自己这等角色所欠的人情!</p>

    紫堇飞快从荷包中取出一张银票,双手恭敬递过去,语声呖呖道:</p>

    “先生,这是一万两银票,是我和爷爷的一些心意,还请您收下。”</p>

    一万两,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p>

    苏奕都不免讶然,这才意识到,眼前这爷孙俩,恐怕远远比自己推测中更富有。</p>

    须知,文家作为广陵城三大宗族之一,每个月给文灵昭、文灵雪姐妹分发的零花钱,也仅仅只三百两白银而已。</p>

    “一万两太多了。”</p>

    苏奕摇头。</p>

    眼下他虽急缺购买药材的钱财,可也不屑在这种事上大赚一笔。</p>

    萧天阙心中又是一阵叹息。</p>

    他愈发断定,眼前这位高人根本不在乎钱财多少。</p>

    换而言之,在这位高人眼中,对于救治自己的伤势,或许……真的不算什么事!</p>

    不贪钱财,也不愿自己欠下人情,又一眼能看穿自己的底细,这若不是传说中的高人,扣了自己的眼睛都行!一时间,萧天阙面对苏奕时,变得愈发敬重了。</p>

    他老谋深算,看得更长远,已暗自决定,等伤势愈合,无论如何也要跟这位高人攀上一层关系!</p>

    这时候,紫堇一脸为难,嗫喏道:“可我身上的银票面额,最小的也是一万两。”</p>

    苏奕:“……”</p>

    在这大周朝,家境该有多殷实,才能让一个小姑娘如此财大气粗?</p>

    却见萧天阙神色庄重道:“先生,对世间寻常百姓而言,一万两的确堪称巨款。可对我而言,并不算什么,也远远抵不上我心中的感激。”</p>

    “正如您之前所说,对您而言这是小事一碟,可对老朽而言,却是救命之恩!”</p>

    说这,他躬身行礼,语气诚恳道:“还请您务必收下,如此,老朽和孙女才能安心。”</p>

    眼见爷爷行如此大礼,紫堇也急了,恭声道:</p>

    “先生,也不怕您笑话,在大周境内,如我爷爷这般的宗师性命,百万两黄金也换不来,更何况是区区一万两白银?”</p>

    “您……就收下吧,否则,爷爷和我此生都会心存愧疚。”</p>

    说着,她同样也躬身行礼,双手将银票呈上。</p>

    眼见这一幕,苏奕一阵好笑。</p>

    他本是抱着举手之劳的心态,哪曾想,对方却非执意送钱……</p>

    他也懒得再推辞,将那一张银票收起,笑道:“行了,两位莫要再行如此大礼,否则,这诊金可就太烫手喽。”</p>

    萧天阙连忙直起身来,满脸带笑。</p>

    紫堇也长松了口气,眉梢间尽是轻松喜色。</p>

    “想要救好你的伤,除了连续吞服七天的药物,还需要以秘法将其五脏之地的尸毒驱除,如此,才能彻底消除隐患。”</p>

    苏奕说着,报出一个药方,共有三十余种药草,都并非什么稀罕之物。</p>

    唯独药引极其少见珍贵,乃是十年生的“玉蟾蜕”。</p>

    不过苏奕相信,这难不住萧天阙这等宗师存在。</p>

    “多谢先生赠予药方!”</p>

    牢牢记住药方后,萧天阙再度躬身行礼,内心颇为激动。</p>

    苏奕点了点头,道:“这些药吞服七天,七天后,你在此等我,我帮你彻底消除体内余毒。”</p>

    “我还有事,先行一步,告辞。”</p>

    说罢,他转身而去。</p>

    直至目送苏奕的身影远远消失。</p>

    紫堇这才回过神似的,美眸流转,轻声道:</p>

    “爷爷,若不是那位先生刚才识破了您身上的秘密,我肯定把他当做了骗子。”</p>

    萧天阙顿时嗤笑道:“丫头,莫要乱说,一万两银子而已,哪可能入得了那位先生的法眼?看其行事,真乃神人风采!”</p>

    “你记住,下次再见,务必要更谦虚恭谨,万不可有丝毫怠慢!”</p>

    话到最后,神色也变得严肃之极。</p>

    紫堇吐了吐舌头,乖巧道:“爷爷您放心,我全都记下了。”</p>

    萧天阙嗯了一声,旋即感慨道:“我本以为此次从鬼母岭返回,再没有几天可活。谁曾想,让我机缘巧合之下,偶遇高人,为我指点迷津,赠我药方,我……何其之幸?”</p>

    说到这,他忽地一拍额头,想起一件事,神色懊恼道:“糊涂,我刚才竟忘记问那位先生的名号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