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一卷:剑与重生 第三十五章 狐朋狗友

    黄皮葫芦仅仅巴掌大小,表面光洁晶莹,葫芦嘴用木塞封着,拿在手中,触感细腻玉润。</p>

    “木塞是一块镇魂木,如此看来,吴若秋是把此物当做了养魂葫来用。”</p>

    苏奕想到这,眸子泛起异色。</p>

    他指尖一挑,封印葫芦口的木塞脱落,紧跟着一阵猩红的鬼雾暴涌而出。</p>

    呜呜呜~~</p>

    鬼雾森森,透发邪恶气息,压抑心神。</p>

    一个婴孩出现在鬼雾中,才三四岁年龄,肤色惨白,双瞳猩红,原本天真可爱的脸蛋上像涂抹了一层血红胭脂,诡异渗人。</p>

    当这孩童出现,一股可怖的凶恶气息如潮水般扩散,庭院中的草木瞬息枯萎凋零。</p>

    不远处老槐树上,红裳女鬼发出惊恐大叫:“鬼婴!这是吴道士豢养了六年的鬼婴!”</p>

    而几乎同时,鬼婴唇中发出如哭嚎般的嘶叫,嘴巴竟一下子裂开,露出两排狭长如锯刀锋利的獠牙。</p>

    狠狠朝近在咫尺的苏奕咬去!</p>

    可比这更快的,是苏奕右手刺出的一剑。</p>

    噗!</p>

    桃木剑狠狠插进了鬼婴张开的嘴巴中,将鬼婴的身体都贯穿,串在了剑身上。</p>

    桃木天生克制鬼物。</p>

    黄乾峻帮苏奕所选的这一截青桃木,足有二十年火候,内蕴纯净阳罡之气。</p>

    嗤嗤!</p>

    鬼婴身躯冒出阵阵黑烟,疼得他脸颊扭曲,狰狞嘶叫,疯狂般挣扎着要扑杀苏奕。</p>

    可却是徒劳。</p>

    仅仅眨眼功夫,鬼婴的魂体就被焚化一空,烟消云散。</p>

    再看桃木剑,色泽暗淡,出现丝丝缕缕的腐蚀痕迹,明显用不了了。</p>

    苏奕甩手将此剑丢掉,目光重新看向黄皮葫芦,“不错,此物明显诞生于灵地之中,已带着一丝灵性,在这凡俗世界中已极其难得。”</p>

    他已看出,这黄皮葫芦才是吴若秋的杀手锏。</p>

    若刚才动手时,对方一上来就动用此物,还真有可能会给他造成一些麻烦。</p>

    “你出来吧。”</p>

    苏奕重新坐回竹椅,随手把玩着晶莹光洁的黄皮葫芦。</p>

    红衣女鬼倾绾从老槐树上掠来,战战兢兢漂浮虚空,低着螓首,声音弱弱道:</p>

    “仙师,求求您莫杀我,我……我可以为您效命的。”</p>

    “你会些什么?”</p>

    苏奕饶有兴趣。</p>

    倾绾思忖半响,怯生生道:“唱歌跳舞、弹琴吹箫、对弈作画……我都略懂一二。”</p>

    苏奕怔了怔,这算什么,一个多才多艺的女鬼?</p>

    倾绾一袭血红裙裳,身段娇小,肤色雪白若透明,清丽的五官有点婴儿肥,平添一些娇俏可爱的味道。</p>

    她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正值青春。</p>

    可惜,她终究只是一道阴魂,而非活人。</p>

    眼见苏奕久久不语,倾绾愈发惴惴不安,忐忑道:“仙师,只要您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做的,帮您吓人也可以。”</p>

    她那软糯甜润的声音都隐隐带着一丝哭腔了,楚楚可怜。</p>

    苏奕轻叹一声,道:“换做我有元道层次的修为,也能帮你超度,让你就此从世上解脱,可现在,怕是帮不了你了。”</p>

    倾绾呆了呆,惊喜道:“仙师,原来您不打算杀我呀,太好了!”</p>

    她露出笑容,大眼睛眯起来,竟不经意间流露出一股惊人的媚意,偏偏她容貌清丽,气质娇憨,形成一种极独特的气质。</p>

    苏奕微微挑眉,这小姑娘若懂得鬼物魂修之道的法门,以后非修炼成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孽不可……</p>

    “你真不记得生前的事情了?”苏奕问。</p>

    倾绾眼神惘然,小脸泛起愁容,委屈道:“不瞒仙师,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会变成这样子的……”</p>

    苏奕盯着倾绾凝视许久,道:“我现在可以确定一件事,要么你在撒谎,要么你的阴魂中有问题。”</p>

    倾绾身影一颤,急道:“仙师,我断不敢有丝毫欺骗,我可以对天发誓。”</p>

    苏奕淡然道:“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和我没多少关系,不过,我虽不会杀你,也不会就这般放你离开。”</p>

    倾绾松了口气,道:“只要仙师不杀我,我就已经很感激了。”</p>

    苏奕将手中黄皮葫芦举起,道:“这是养魂葫,藏入其中,便无惧白昼天光,你自己进来吧。”</p>

    倾绾犹豫道:“仙师,那……你还会放我出来么?”</p>

    苏奕哂笑道:“你未免太小觑我苏某人,我不会封印此物,相反,等以后合适的时候,我或许还会传授你一门鬼修秘法。”</p>

    倾绾惊喜,连连点头:“我愿意的!”</p>

    说着,身影已化作一道红光掠入黄皮葫芦中。</p>

    “一道阴魂,却能拥有如此纯净罕见的魂体,偏偏还忘却了生前记忆,这本身就有问题……”</p>

    “不过,凭我的手段,以后自有机会找出其中答案。”</p>

    苏奕思忖时,已起身忙活起来。</p>

    很快,庭院中的尸体和血水皆被清扫一空。</p>

    而后,苏奕这才返回房间。</p>

    他随手将黄皮葫芦悬挂在书桌一侧之后,便舒服地躺在床上,酣然入睡。</p>

    翌日清晨。</p>

    苏奕天还未亮便起床了。</p>

    他瞥了一眼书架一侧的黄皮葫芦,没有理会,径直走出房间。</p>

    养魂葫并没有被封印,只要愿意,藏于其中的倾绾随时都可以离开。</p>

    但这个清丽呆憨的女鬼,在昨夜一直很安静老实,没有一丁点动静。</p>

    洗漱后,苏奕口中生嚼了一片九叶王参,便立在庭院槐树下演练起松鹤锻体术。</p>

    直至演练到第三遍时,苏奕只觉浑身筋膜舒展,身体像轻了一些,大有飘飘然之感,可</p>

    这是“炼筋”入门的征兆!</p>

    修为到了这等地步,气血集中,内息鼓荡,力大如虎豹,出手之间,如狸猫般灵活矫捷。</p>

    “姑爷,这是吴老亲自出手,特意为您准备的药膳。”</p>

    没多久,杏黄医馆管事胡铨来了,拎着一个食盒,笑着呈上。</p>

    苏奕点了点头,道:“代我向吴老致谢。”</p>

    他看了看食盒中的药膳,用了不少名贵药草,搭配丰盛,很适合武者补充身体所需。</p>

    “姑爷,那您用膳,我先去医馆忙了。”</p>

    胡铨笑着离开。</p>

    “住在这里,的确比住在文家好多了。”</p>

    苏奕暗道。</p>

    刚吃过饭,庭院外就响起了黄乾峻的声音:</p>

    “苏哥,我已经派人跟王天阳老爷子打过招呼了,咱们现在就可以过去。”</p>

    他兴冲冲地走进来,目光热忱。</p>

    旋即,他鼻子抽动了一下,疑惑道:“这庭院中怎地有着一丝丝的血腥臭味?”</p>

    这小子鼻子倒是挺灵的。</p>

    苏奕瞥了这纨绔少年一眼,随口道,“昨晚这里闹鬼了。” </p>

    “闹鬼?”</p>

    黄乾峻吓了一跳,想起昨天帮苏奕准备的雄鸡血、柳条和桃木,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幕幕阴森可怖的闹鬼景象,浑身都是一哆嗦。</p>

    “快走吧。”</p>

    苏奕抬脚朝庭院外行去。</p>

    黄乾峻顿时顾不得瞎想,连忙跟上。</p>

    ……</p>

    广陵城东一条街巷中,有着一座属于黄家的铸剑坊。</p>

    当苏奕和黄乾峻一起抵达,铸剑坊外等待的人们已排起了长龙,都是一些年轻男女在排队。</p>

    “生意这么好?”苏奕讶然。</p>

    黄乾峻飞快解释道:“以往生意也不错,但绝没有像最近这些天这般火爆,原因就是,再过半个月,大沧江上将举办一场‘龙门宴会’。”</p>

    “到那时,广陵城和大沧江对岸的落云城中,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皆会参与到其中,论剑比武,一较高低。”</p>

    “若广陵城的武者名列第一,便可从落云城城主府那里得到黄金千两、灵药三株、珍珠十斛,以及一门黄阶顶级秘技!”</p>

    “反之,若落云城的武者名列第一,广陵城城主府也需要拿出同样的奖励。”</p>

    听完,苏奕道:“这奖励倒是挺丰厚。”</p>

    黄乾峻目露憧憬道,“除了奖励,更重要的是名声!每一年的龙门宴会上,只要成为第一名,不止名扬两大城池,并且还能轻而易举就能进入青河剑府内门修行!”</p>

    苏奕点了点头。</p>

    他在青河剑府修行过三年,自然清楚,对云河郡十九城的所有年轻人而言,能够进入青河剑府修行,已是难得无比。</p>

    若能成为内门弟子,那简直就是鱼跃龙门。</p>

    当初,苏奕苦修三年,才成为青河剑府外门剑首,本已拥有进入内门的资格,但因为那一场意外,就此成了青河剑府的弃徒……</p>

    当然,福祸相依,他也因此觉醒了前世记忆。</p>

    苏奕道:“如此说,这些排队的人,是想购置一件趁手的兵刃,去参加龙门宴会了?”</p>

    “正是。”</p>

    黄乾峻说到这,想起什么,低声道,“苏哥,王天阳王老的脾气很大,性子也很乖戾,连我父亲都礼让他三分,待会咱们见到他,若他说些不好听的话,您可千万别介意。”</p>

    “带路吧。”苏奕道。</p>

    黄乾峻连忙上前,身为黄云冲的嫡子,他自然不用排队。</p>

    只是,当准备走进铸剑坊时,却见一群人恰好从中走出来。</p>

    为首的赫然是文珏元,文家年轻一代领袖人物,在他身后那些则是文家其他年轻人。</p>

    文少北也在其中。</p>

    看到苏奕和黄乾峻,文珏元不禁一怔,旋即露出厌憎之色,摇头道:</p>

    “一个赘婿、一个纨绔,一对狐朋狗友!”</p>

    ——</p>

    ps:完球,月票掉出前20了,求月票啊啊啊啊~~~~~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