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卷: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六十九章 以药换药 养炉五境

    夜色越来越深了。</p>

    破败的庙宇外,尽是浓墨般的黑暗,时不时会有野兽嘶吼的声音响起,偶尔也夹杂着一些渗人的怪异叫声,似鬼物不怀好意的私语。</p>

    大殿内火光明亮,篝火堆哔啵作响。</p>

    从苏奕口中得知了一些意外的答案后,袁珞兮情不自禁想起了当初萧天阙在家中做客时,和父亲袁武通的交谈。</p>

    “那位高人看似年少,实则有巧夺造化之手段,一如传说中的神仙人物,非我辈可揣度!”</p>

    当时,她的父亲袁武通还好奇询问这位高人是谁。</p>

    萧天阙却讳莫如深,笑着摇头,不愿再多提。</p>

    正因如此,袁珞兮才会对能够救治萧天阙的“高人”印象极深刻。</p>

    这次前来广陵城,她本也有打算碰碰运气,看能否遇到这位令萧天阙都敬仰不已的“高人”。</p>

    谁曾料,遇到是遇到了,却是在发生了诸多误会之后才明白过来。</p>

    一时间,袁珞兮内心又是一阵苦涩。</p>

    也是这一刻,她才终于深刻明白,什么叫真人不露相这句话。</p>

    她忽地起身,双手交错于身前,躬身低头道:“仙师,我……我之前错怪您了,我……我愿意道歉,无论怎样的补偿,我都会尽力去完整,只希望……希望您不要在意我之前那些冒犯之举。”</p>

    语气真诚,带着一丝丝的忐忑。</p>

    程勿勇等人皆吃惊。</p>

    他们都第一次见到自家小姐这般郑重庄肃的跟人道歉,这简直和以前的她判若两人!</p>

    察觉到程勿勇他们的惊讶,袁珞兮内心微微不自在,又羞愧又赧然,以前的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不会道歉的人吗?</p>

    苏奕抬眼看了看袁珞兮,道:“你曾说要铲除此地阴煞门的妖人,为世间除害,我一向论心不论事,凭此一点,我也不会跟你计较了,坐吧,不必再多礼。”</p>

    “多谢仙师。”</p>

    袁珞兮怔了怔,似没想到,只因自己当时那番话,苏奕便不再跟自己计较了。</p>

    可仔细一想,她油然心生一丝钦佩。</p>

    这或许便是真正的高人胸襟吧?</p>

    “小姐,您父亲若知道您今日之改变,定会倍感欣慰的。”程勿勇在一次感慨道。</p>

    世间道理,说再多都没用。</p>

    人,必须历经风雨磨炼,才能真正地改变。</p>

    其他护卫也纷纷点头。</p>

    袁珞兮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终于不再那般郁郁寡欢了,脆声道:“勇叔,等我们找到六阴草,便启程回家。”</p>

    苏奕忽地道:“六阴草已被我所得。”</p>

    袁珞兮呆了一下,小心翼翼试探道:“仙师,我……我想问问您能否割爱,将六阴草卖给我?”</p>

    程勿勇等人心中一阵紧张,唯恐小姐此话让苏奕产生误解。</p>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就见苏奕随口道:“我目前倒的确用不上六阴草,若你愿拿三十株一品灵药,这六阴草便是你的了。”</p>

    袁珞兮顿时露出惊喜之色,不假思索道:“我给您五十株一品灵药!”</p>

    程勿勇满头冷汗,连忙道:“小姐,莫要无礼,仙师这般高人,岂会在意灵药多少?”</p>

    袁珞兮也反应过来,讪讪道:“仙师,刚才我太高兴,所以……”</p>

    苏奕挥了挥手,“我明白。”</p>

    他心中一叹,这程勿勇也太会脑补了,他怎知道自己不在意灵药多少?</p>

    摇了摇头,苏奕从墨玉佩中取出六阴草,随手递了过去,“养炉境宗师以此灵药淬炼肾宫时,切记要徐徐图之,最好能用阳气炽盛之物为药引,否则,此药反倒会化作毒药,伤到自身的武道根基。”</p>

    养炉境锤炼的是五脏,分别是心宫、肝宫、脾宫、肺宫、肾宫,各对应五行中的金、木、水、火、土。</p>

    养炉境也由此分作五重境界,将一个脏宫锤炼圆满,便称作养炉一重境。</p>

    世俗中也把此等存在,称作“宗师一重境”。</p>

    值得一提的是,五脏的锤炼,并没有规律可言,皆看各自修炼的功法。</p>

    而六阴草这种三品灵药,只在淬炼“肾宫”时能起到妙用。</p>

    袁珞兮双手接过,感激道:“多谢仙师!”</p>

    程勿勇和那些护卫则暗自一惊。</p>

    苏奕赠药时,随口还指点了一下该如何利用此药淬炼肾宫,这简直是等于在指点一位武道宗师修炼!</p>

    这一幕所代表的意义,想一想都让人心绪震撼。</p>

    而程勿勇更是敏锐注意到,苏奕是从腰畔的一块墨玉佩中取出的六阴草,眼皮都狠狠一跳。</p>

    储物法宝!</p>

    这可是许多武道宗师都无缘得到的稀罕宝贝!</p>

    “这苏奕哪里是文家一个小小赘婿那般简单,其来历定非同小可了。”</p>

    程勿勇心中翻腾,对苏奕的认知越多,就越让他抑制不住地产生敬畏的情绪。</p>

    “勇叔,你身上是否有足够的宝物?”</p>

    袁珞兮的话,让程勿勇从纷乱思绪清醒。</p>

    他拿出随身行囊打开,略一翻看,不禁犹豫,道:“我这里只有十二株一品灵药和五株二品灵药,除此,尚有一阶灵石七十八块、二阶灵石三块。”</p>

    苏奕听罢,心中一阵感慨。</p>

    袁氏这等大宗族,果然非广陵城这些宗族可比。</p>

    一个护卫身上所携带的灵物,都比得上文家多年之积累了!</p>

    袁珞兮轻声道:“仙师,我们把您所需要的三十株一品灵药,换做五株二品灵药和十二株一品灵药如何?”</p>

    苏奕点了点头。</p>

    真论价值,一株二品灵药可远不是一品灵药可比。</p>

    袁珞兮暗松了口气,喜上眉梢,显然是为这次能得到六阴草而高兴。</p>

    程勿勇将那些灵药递过去,被苏奕随手收进了墨玉佩中。</p>

    这一幕,看得袁珞兮和那些护卫都不禁动容,也终于意识到,眼前的苏奕随身携带着的,乃是储物宝贝!</p>

    而苏奕心中也很满意。</p>

    他的修为距离宗师地步还有一段距离,现在也着实用不上六阴草这等灵药,所以才会统统换做一品、二品的灵药。</p>

    “这样一来,身上所有的灵药加起来,足够我将炼骨层次锤炼到圆满地步了。”</p>

    苏奕暗道。</p>

    “仙师,我等打算明日天亮便启程返回,敢问您何时返回?”</p>

    程勿勇问道。</p>

    “我要去鬼母岭其他地方看一看。”</p>

    苏奕说着,已长身而起。</p>

    “姑爷,您这是要现在就行动?”</p>

    郭丙吃了一惊。</p>

    “不错,趁着夜色,或许能见到白日里见不到的东西。”</p>

    苏奕点了点头。</p>

    “不妥啊,这夜色下的鬼母岭无比危险,您……”</p>

    不等郭丙说完,苏奕便笑道,“那些鬼物应该害怕的是我才对,郭老你就和他们待在一起,若我天亮前返回,咱们便一起回城。”</p>

    “若没有,你们可以自行离去。”</p>

    说着,他已握着竹杖,走出大殿,颀长淡然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中。</p>

    袁珞兮和程勿勇他们面面相觑,不过心中却并不担心苏奕的安危。</p>

    连六绝阴尸都被仙师一剑诛杀,这鬼母岭上还有哪个鬼物是仙师的对手?</p>

    ……</p>

    夜色如墨,山野雾霭缭绕。</p>

    苏奕走出破庙,就轻轻一拍腰间的养魂葫,“倾绾。”</p>

    哗啦~</p>

    养魂葫喷薄出一缕缕白雾,雾霭缭绕中,一袭血色裙裳,清丽如画似的少女倾绾漂浮而出。</p>

    修炼“十方修罗经”到现在,倾绾明显发生了许多细微的变化。</p>

    首先是其娇俏的魂体凝实许多,肤色也不再那般惨白透明,反倒泛起如玉似的莹润洁净之感。</p>

    她那一对妩媚漂亮的丹凤眸也带上一抹灵性光泽,顾盼之间,不经意流露出惊人的魅惑。</p>

    配上她那略带婴儿肥的清丽小脸,有一种矛盾而独特的气质,清纯无邪中带着一丝丝的魅意。 </p>

    红裳血衣、肌肤如雪、清丽又妩媚,纵然让人知道这样一个少女是鬼物,怕是也没有哪个男人能不动心了。</p>

    苏奕也不禁暗暗点头,还算满意。</p>

    倾绾的天赋和悟性颇为出众,眼见她有这般变化,不禁让人很期待她以后会蜕变到何等地步。</p>

    当然,对于前世见惯诸天绝世美色的苏玄钧而言,现在的倾绾,魅惑还差一些味道,还远无法引起他的兴致。</p>

    倾绾出来后,大大的美眸一扫四周,而后怯生生道:“仙师,这便是鬼母岭么,果然吓人的很呢。”</p>

    声音软糯悦耳。</p>

    “你是鬼,不是人。”</p>

    苏奕纠正了一句,这才说道,“用你的感知力量看一看,哪个地方的阴煞之气最重。”</p>

    在六绝阴尸的身上并未找到“阴煞灵脉”,苏奕打算亲自去找一找。</p>

    倾绾很乖顺,也很听话,连忙第一时间闭上眼睛,运转一身的修为。</p>

    哗啦~</p>

    就见她红裳如火,于夜色中飘曳,露出一截纤秀晶莹的玉腿,身上有着一缕缕的晦涩阴魂力量蒸腾。</p>

    像一个绝色鬼仙,如画般妖魅。</p>

    仅仅片刻,倾绾就张开眼睛,扭头看向远处的黑暗中。</p>

    “感应到什么了?”苏奕问。</p>

    倾绾结结巴巴道:“仙师,以我的道行,只能隐隐约约感知到,在西北方向的远处,阴煞之气要远比其他地方更浓郁,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您要找的地方。”</p>

    “西北方向,应该就是郭丙说的那一片‘桃林’之地所在的区域了。”</p>

    苏奕思忖时,已吩咐道,“你在前边带路。”</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