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卷:青衣仗剑 惯披霜冲雪 第八十章 他化自在经

    章远星和熊伯离开后,袁珞兮身上的气焰顿时消散。</p>

    她轻轻抿了抿粉润的唇瓣,眉宇间反倒带着一丝惴惴不安之色,低着螓首,不敢去看苏奕的眼睛,道:“仙师,您……没生气吧?”</p>

    程勿勇也连忙抱拳,歉然道:“我等也知道,以仙师的手段,轻易便能杀了章远星和熊凛,只是我和小姐皆认为,这件事是由我们引起,自当由我们来解决,如此,仙师就不会再被牵连进来。”</p>

    袁珞兮连忙点头:“正是如此。”</p>

    傅山看到这一幕,心中又是一阵翻腾。</p>

    之前面对章远星时,袁珞兮何等之蛮横和强势,浑不在意因此而得罪云河郡章氏一族。</p>

    可面对苏奕时,这位被袁氏一族视若掌上明珠的大小姐,却像个犯错的小孩子般忐忑不安。</p>

    再看程勿勇,一位聚气大圆满存在,搁在云河郡都称得上是顶尖强者的高手,却也同样毕恭毕敬。</p>

    前后反差太大了!</p>

    思忖时,他已肃然行礼道:“苏先生,今晚是我带着袁姑娘他们前来拜访,却不曾想误打误撞,碰到了这样一件事,若让您心中不快,傅某愿为此担责。”</p>

    眼见这一幕,苏奕心中那一丝不快消散,也懒得再计较,挥手道:“此事就此作罢。”</p>

    袁珞兮、程勿勇、傅山皆暗松一口气。</p>

    越了解苏奕那不可思议的手段,他们心中就愈发敬畏。</p>

    面对他时,不像面对一个寻常少年,反倒像面对一位屹立云巅的谪仙。</p>

    仙心如海,不可妄自揣度!</p>

    “你们今晚前来找我是要做什么?”</p>

    苏奕随口问道。</p>

    他也记得清楚,袁珞兮上午就打算离开的,可现在却竟又出现在了这里。</p>

    袁珞兮声音清脆道:“我们听傅城主说,仙师最近就会离开广陵城,前往云河郡城,我就想着来拜会一下仙师,问一问您的行程时间,若能一起同行,那……那就更好了。”</p>

    说罢,面带一丝期盼之色。</p>

    一侧的傅山连忙道:“苏先生有所不知,我刚得到消息,明日晌午的时候,会有一艘巨型楼船从大沧江上游‘临商城’而来,路过广陵城时,会稍作停留。”</p>

    “若乘此船前往云河郡城,三天后便可抵达,并且此船极为舒适安逸,其上有楼宇九层,楼阁十二座,可供八千人一起乘坐,是大周一等一的宝船。”</p>

    顿了顿,傅山道,“若是骑马而行,不止奔波劳累,且路途遥远,需穿过多个城镇和山峦,最少也要五天才能抵达云河郡城。所以,傅某想着,若先生要离开,不如乘坐这艘楼船。”</p>

    苏奕意外道:“傅大人有心了。”</p>

    他都没想过,这点小事傅山都还不忘为自己考虑。</p>

    “仙师……”</p>

    袁珞兮刚要开口,苏奕就打断道,“我只不过是凡尘一剑修,如今远谈不上什么仙师,以后称我名字也好,公子也行。”</p>

    “呃,那我能不能像傅城主那般,称您为‘先生’?”</p>

    袁珞兮迟疑道。</p>

    在武者眼中,所谓先生,便是“达者为先”之人,是一种美誉和敬称。</p>

    “可以。”</p>

    苏奕哪会计较这些?</p>

    他之所以不想被称为“仙师”,是因为在这世俗之中,大多数时候,顶着“仙师”头衔的,往往都是坑蒙拐骗的货色。</p>

    比如街头的游方道士、江湖郎中、邪门歪道中的角色,都喜欢给自己冠上一个“仙师”的称号。</p>

    苏奕可不想被人误会成这等下三滥的角色。</p>

    至于倾绾这般称呼,倒不必介意。</p>

    毕竟她是鬼,不是人。</p>

    袁珞兮他们就不一样了,他们终究是这世俗中的武者,这般称呼自己时,万一被其他人听到,难免会浮想联翩。</p>

    “苏先生,那不知您明日是否乘船?”</p>

    袁珞兮声音轻柔,嗓音透着期许。</p>

    “说起来,还真是巧了,我本打算明日清晨离开广陵城,既然如此,一起通往也无妨。”</p>

    苏奕笑着点头。</p>

    “太好了!”袁珞兮眉开眼笑,雀跃不已。</p>

    这时候的她,才散发出一股少女般的靓丽气息。</p>

    “我会和傅城主提前去安排船上的起居之处。”</p>

    程勿勇也笑起来。</p>

    在他看来,只要能和苏奕同行,就等于有了许多机会去接触对方,以此拉近关系。</p>

    傅山含笑看着这一幕,心中却暗道,幸亏今晚来了,否则怕是会错过了苏先生离开的时间。</p>

    没多久,袁珞兮他们便告辞离去。</p>

    苏奕则径直来到老槐树前,拿起搁置石桌上的一壶梨花酿,随手倒在了老槐树根的土壤上。</p>

    “我虽不稀罕,但也算是一壶灵酒,便宜你了。”</p>

    将壶中酒倒尽,苏奕抬眼看了看这株茂盛的老槐树,自言自语似的,“他年我若归来,你若还在,便赏你一桩缘法。”</p>

    笑了笑,苏奕转身走进了房间。</p>

    夜色如水,庭院中的老槐树在风中摇曳枝桠,洒下一地婆娑斑驳的阴影。</p>

    房间内,灯烛如豆。</p>

    苏奕坐在书桌前,略一沉吟,铺开纸张,挥毫写了一幅字,以丝线束成纸卷,扔进了墨玉佩。</p>

    “以我现在的修为,应该可以开始炼魂了。”</p>

    苏奕揉着眉尖,陷入思忖。</p>

    修为、神魂、体魄,三者相辅相成,相互弥补。</p>

    炼气以淬体,体魄强则可以滋养神魂。</p>

    在大荒九州,但凡有志问鼎“皇境”的修士,皆会在修行之初,就兼顾神魂的锤炼和打磨。</p>

    神魂强大,有着诸多好处,能够提升对天地大道的感悟、能够更容易琢磨和领会秘法典籍的奥秘。</p>

    当然,最重要的是还可以战斗!</p>

    神魂修炼极苛刻,因为一旦伤到神魂,那就是极严重的道伤。</p>

    在大荒九州的顶尖大势力中,只有等弟子将体魄淬炼到“养炉境”时,再经由极为严格的筛选和考验,满足条件者,才会由师门长辈一对一传授神魂淬炼之法。</p>

    前世时,苏奕指点自己那些传人修炼时,也同样如此。</p>

    因为神魂牵扯性灵之本,在修炼之初,容不得有一丝的差池。</p>

    不过,对苏奕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p>

    这一世,他以松鹤锻体术重修武道,在搬血境的每一步中,皆锤炼出远超前世同一时期的雄厚根基。</p>

    不夸张地说,若现在他返回大荒九州,仅仅在这武道根基上对比,也足以横压天下间那些盖世妖孽、绝代仙子!</p>

    正因如此,苏奕才会打算提前开始修炼神魂。</p>

    这并非莽撞,而是来自他对自身根基的了解。</p>

    “我前世之所以止步于‘玄合境’大圆满地步,苦苦无法碰触到更高的道途,除了运数和契机不够,神魂根基不够强大也是问题所在。”</p>

    苏奕开始总结前世的经历和教训。</p>

    “归根到底,还是在最初时候,没能拥有一门绝妙的神魂秘法,以至于在年少时所锤炼的神魂根基太过寻常。”</p>

    “哪怕在之后的数万年里,我遍寻天下间的神魂秘法,搜集无数孕养和提升神魂力量的神药和宝物,也都难以改变最初时的神魂根基……”</p>

    “这次转世,自不能让这样的事情重演!”</p>

    苏奕眸光平淡,带着一丝万古不移的坚定味道。</p>

    唯有吃过大亏,才明白在修炼之路最开始的时候,不容有一丝的大意。</p>

    必须以大毅力、大气魄去一点点打磨,决不能操之过急。</p>

    “我所掌握的诸般秘法中,有关神魂一道的不胜枚数,各有各的玄妙和独特之处,可称得上最顶尖的,也不过寥寥数种。”</p>

    “这一世,我要修成圆满无缺之神魂,不止要比前世同一时期的自己强大,还要比同一境界的其他同辈都强大,这样的话,就必须慎重地选择一门神魂秘法修炼。”</p>

    苏奕一边琢磨,脑海中已浮现出三种炼魂秘法。</p>

    “阿弥陀映照诸天经,大荒第一禅修圣地‘小西天’至高传承,于神魂中修二十四品莲台,花开之时,光照诸天。”</p>

    “可惜,修炼此经,需以佛门秘法加持己身,以大无畏之力枯坐六道炼狱,参八千年生死禅,才有机会铸成完满层次的神魂莲台,从而实现神魂如莲,绽放之时映照诸天的妙谛。”</p>

    苏奕思忖许久,舍弃了这门堪称佛道至高道藏的神魂之法。</p>

    “洞天玄光神庭经,道门四大道藏之一,修炼到皇境时,神魂如一方洞天世界,开辟神庭,内藏玄光,一人之神魂,便若无量之神庭,可不朽长存,化三千玄光灵神……”</p>

    苏奕默默思忖许久,最终轻声一叹,打消了修炼这门道门无上绝学的念头。</p>

    无他,修炼此秘法,要求更苛刻,需要从一开始就修炼道门另一部无上传承“上清太炁经”。</p>

    而苏奕以后自有自己要修炼的无上秘法,注定不可能改弦更张去走道门的修炼之路。</p>

    “难道真要修炼这门‘他化自在经’?”</p>

    苏奕一时有些犹豫。</p>

    这一门神魂修炼法,是前世时,他从“九狱剑”所封印的第九层神链中得到的一股感悟力量!</p>

    之后,凭借这感悟力量,被他以自身智慧彻底参透,才著成了这一篇神魂修炼秘法。</p>

    严格而言,这应该算是他前世以自身十万八千年的修行经历和智慧,再加上那一股来自九狱剑封印中的感悟,最终所创的一门神魂秘法。</p>

    ——</p>

    ps:今天没加更,要开启第二卷的大剧情了,需要敲定一下接下来的细纲和设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