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一百六十八章 赤猊

    闻老!

    俞家之主俞白廷的左膀右臂之一,一个精通诸般诡异秘法的厉害人物。

    却竟就这样死了!?

    之前在雅间外,乔冷根本没有听到任何打斗声,也是听到闻老的惨叫,才察觉到不妙闯了进来。

    而看房间中的情况,苏奕安之若素,似都不曾动过。

    可闻老整个人却只剩下一层皮膜和骨头!

    乔冷脑袋发懵,呆滞在那,手脚冰凉。

    噗!

    蓦地,闻老头顶天灵盖破裂,钻出一条火红鲜艳的小蛇,轻轻一闪,就要逃走。

    却见苏奕袖袍一挥,赤色小蛇就被夹在了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它嘶嘶吐信,疯狂挣扎,可依旧无济于事。

    “是这‘血虺’杀了闻老?”

    乔冷失声道,他自然认得这赤色小蛇,知道这小东西是闻老的宝贝疙瘩,一直以血食喂养。

    可谁能想到,闻老自己却被这小孽畜害死了!

    苏奕指尖发力,轻轻一捏,这赤色小蛇登时晕厥了过去,被收进了袖子内。

    他这才抬眼看向乔冷,道:“你现在打算为他复仇,还是回去报信?”

    乔冷浑身一震,脸色阴晴不定。

    今日在那峡谷中遇到苏奕时,他就察觉到对方看似只聚气境修为,实则战力之强大,让他这等宗师都感到心惊胆颤。

    可他打破脑袋都没想到,强大如闻老这等级数的人物,都会这般不明不白地死掉。

    这也愈发衬托得苏奕手段的恐怖。

    “公子,你这等于是彻底和俞家撕破了脸啊。”

    乔冷长声一叹,心绪复杂。

    他对苏奕心存感激,但不可否认的是,在刚才拜访苏奕的时候,眼见苏奕态度强势,让他心中也很不舒服。

    而现在,他才深刻意识到,为何苏奕敢那般强势。

    可他同样也清楚,随着闻老一死,俞家之主俞白廷断不可能就此善罢甘休了!

    “什么俞家,一个世俗中的武道宗族罢了,不知感恩,反倒怀疑我苏某人包藏祸心,简直是不知死活。”

    苏奕淡然道,“你既不打算给这死人报仇,就回去告诉你们族长,我苏某人今晚就在此候着,他若要报仇,尽管来便是。”

    乔冷深呼吸一口气,眼神复杂道:“公子,恕乔某斗胆,能否问一句,您此次的举动,背后是否有六皇子的授意?”

    苏奕不禁笑起来,道:“怎么,直到现在你还认为,周知离是我的靠山?”

    乔冷苦涩道:“若非如此,乔某实在想不出,为何公子要这么做,毕竟去和俞家对峙,对您百害而无一利。”

    “为何要这么做……”

    苏奕唇边泛起一抹冷峭弧度,“我顺手救了你们一命,自始至终没打算让你们感恩戴德,你们却视我为居心叵测,还在今晚来警告和敲打我,你认为,这种情况下我苏某人还得忍气吞声,跟你们低头?”

    乔冷连忙摇头,“乔某断不敢这般想。”

    “你若这般想,也和他一样早已是个死人了。”

    苏奕长身而起,道,“把我的话原原本本告诉俞家的人,他们今晚若不来,以后我什么时候不高兴了,不介意去你们俞家走一遭。”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说着,已施施然走出房间,“记住把那些礼物也带回去。”

    乔冷神色变幻不定,最终颓然似的摇了摇头,开始忙活起来。

    他先是把闻老的尸体收拾起来,而后带着那桌子上的一沓礼物匆匆而去。

    ……

    回到房间,茶锦正在用掰碎的灵药喂那只幼兽,明净娇媚的脸庞上尽是温柔之色。

    小家伙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一下茶锦的手指,惹得她抿嘴轻笑不已。

    “公子,事情解决了?”

    看到苏奕,茶锦连忙收敛笑容,起身见礼。

    “没有。”

    苏奕随口道,“原本我不打算让他们报恩,可他们却反倒以怨报德,既然如此,他们欠我的恩情,迟早要还回来。”

    “以怨报德……”

    茶锦美眸闪过一丝怒意,“肯定是那自以为是的少女搬弄是非。”

    苏奕拿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一饮而尽,道:“这些都已经不重要。”

    他想起一件事,从袖子里拿出一条赤色小蛇,递给茶锦,“让这小家伙吃了,这可是难得的大补之物。”

    茶锦一呆。

    还不等她反应,赤焰碧睛兽幼崽就噌地从她怀中窜起来,一口叼住了那条赤色小蛇,而后噗通一身砸在地上。

    可它混不在乎,趴在地上津津有味地享用起这独特的美餐,吃得满嘴都是血渍。

    茶锦皱了皱鼻子,道:“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怎么就能吃这种血腥恶心的东西呢。”

    “可爱?”

    苏奕哂笑,“以后它若有能耐,迟早会成长为一代妖王,若连这点小玩意都吃不了,还能叫妖王?”

    茶锦眼珠滴溜溜一转,道:“公子,您要不要给它起个名字?”

    其实,她早已想好了很多名字,不过却不敢擅自做主。

    果然,一听到起名这种小事,苏奕都懒得思考,直接挥手道:“你看着办就行了。”

    茶锦一喜,道:“公子,小家伙是赤焰碧睛兽的后裔,按您说的,它体内还极可能有狻猊真血,依我看,干脆叫‘赤猊’如何?”

    苏奕想都没想道:“可。”

    茶锦内心顿时得到无比的满足,喜上眉梢。

    这还是她沦为侍女以来,第一次拿主意的时候,得到苏奕的认可,意义自然非寻常可比。

    “今晚你睡床上。”

    苏奕冷不丁说道。

    “啊?”

    茶锦俏脸腾地涨红,手足无措,半响才一咬贝齿,道,“公子,妾身……妾身能拒绝吗?”

    话语结结巴巴,似使出了浑身力气般。

    说完,她心尖都在颤抖,这也太快了吧?

    呸!我怎可能和这个大仇人同床共枕!?

    那岂不是彻底沦为一个玩物了?

    只是……他若真用强的话,我又怎可能抵抗得了……

    唉!

    他怎么就可以这般直接?不知道一旦被拒绝,伤害的是两个人的颜面和感情?

    不对,我怎可能和他有感情……

    茶锦玉容明灭不定,刹那间心绪如麻,各种念头丛生。

    却见苏奕也怔了一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下,隐约似明白了,眼神古怪,揶揄道:“你不愿意?”

    茶锦俏脸如火霞似的红晕遍布,窘迫尴尬,又羞又恼,一对玉手紧紧攥住衣袂,颤声道:“公子若用强,我的确抵抗不了,可这样的话,我……我此生都会在心中记恨公子……”

    苏奕笑起来,不再逗她,道:“你想多了,男欢女爱之事,我苏某人向来不屑于强迫任何女子,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开什么玩笑,前世时,他苏玄钧只要想,根本不必用强,勾勾手指头,都有大把的绝代仙子自荐枕席!

    何至于用强?

    用强的还算男人?

    茶锦登时松了口气般,紧绷的娇躯松弛下来,她知道,苏奕性情极傲,断然是不会说话不算话的。

    旋即,她轻咬红润的唇,“那……公子刚才是何意?”

    “今晚或许有危险发生,我睡软榻上,方便应对万一发生的意外情况。”

    苏奕说着,已懒洋洋躺在一侧软榻上,“记好了,以后我不再解释类似的事情。”

    嗖!

    幼兽赤猊噌地跳到苏奕胸口上,亲昵似的要拿脑袋蹭苏奕的脸颊。

    却被苏奕反手一巴掌拍飞了出去,道:“嘴巴上都是血,还想蹭我身上,真是个小孽障。”

    小家伙摔在地上连滚了几圈,爬起身体时,脑袋都有些懵,委屈巴巴地看着苏奕,似很不明白为啥打自己。

    茶锦见此,心疼的连忙抱起小家伙,轻轻安抚起来。

    “连这么可爱的小家伙都下得了手,也太无情了吧……”茶锦暗自嘀咕。

    苏奕可没想到那么多。

    他甚至都懒得去思考俞家的人会不会来报复。

    “明天抵达衮州城后,先找个地方落脚,然后熟悉一下城中的情况,把身上没用的物品都卖掉,等一切安排妥当,就去天元学宫走一遭……”

    思忖时,苏奕脑海中情不自禁浮现出文灵雪的身影,紧跟着又浮现出文灵昭那清冷如冰的孤峭身影……

    ……

    山庄,大殿中。

    空气犹如冻结,压抑而沉闷。

    坐在上首的俞白廷,面无表情地看着不远处地面上闻老那只剩下皮骨的尸体,久久不语。

    乔冷立在尸体一侧,心惊肉跳,只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之前,他已经把事情经过一一说清楚。

    俞白廷没有大发雷霆,他就那般坐在那,神色淡漠地看着闻老的尸体,一语不发。

    可越是这样,越让乔冷心中沉重。

    也不知多久,俞白廷忽地开口道:“乔冷,传我的命令去做三件事。”

    他神色平静,声音淡漠毫无情绪波动,响彻殿宇。

    “让山庄中的族人收拾一下,一刻钟后,启程返回衮州城。”

    “用燕隼传消息给总督向天遒,就说一个时辰后,我会前往拜访,商议一下十天后的茶话会之事。”

    “同时,传消息给六皇子,他若想和我聊聊,明天中午之前,我在‘摩云楼’中等他,过时不候!”

    ——

    ps:感谢“红尘内外”“书友57712509”等等童鞋和书友群兄弟姐妹们的打赏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