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一百九十章 惊世间寥寥一撮人

    仅仅三个呼吸。

    星空深处的庞大漩涡便悄然消失不见。

    只有像瀑布银河般的流光倾泻,当从天穹坠落下时,就变得朦胧虚幻,细密若烟雨似的。

    别说是寻常人,就是宁姒婳这等人物,都已经再清晰看到。

    究竟会是谁?

    宁姒婳娥眉皱起。

    星河漩涡,光雨如瀑!

    似此等异象,简直堪称恐怖,远非一般异象可比。

    苏奕?

    宁姒婳想起了今日见过那个青袍少年。

    旋即就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诚然,苏奕身上有大秘密、大玄机,可这等异象,哪可能是一个聚气境中期的家伙能引发的?

    须知,那异象横亘天宇之外,化万千星辰为漩涡,别说是武道四境的人物,就是元道修士都几乎不可能引来这等“天人交应”的旷世异象了!

    “看来,在这世俗中还藏着远比我想象中更多的秘密……”

    宁姒婳怔怔。

    ……

    大周北境、浑溟海深处。

    一座常年被风雪笼罩的黑色孤岛上。

    “若有可能,老子这辈子都不想呆在这鸟不拉屎的酷寒之地了。”

    盘膝坐地的葛谦暗自咒骂了一声,抖了抖杏黄道袍上覆盖的冰雪,在凛冽如刀的寒风中站起了身影。

    “修炼‘玄武真炁经’,就得像一只王八一样,耐得住世间至深的寂寞,吃得了常人无法忍受之苦。这是你自己的选择,可不是本座逼你的。”

    神魂中,一个老家伙幸灾乐祸。

    葛谦默然。

    说来惭愧,当初老家伙在传授他修炼法门时,曾列举了四种堪称神秘强大的道经。

    每一种都被老家伙吹得神乎其神,号称世间至高,可直指玄道皇者大道……

    可最终,葛谦都拒了。

    他只问:“千般法术,万般大道,是否有让我在大道之上苟到最后不死的?”

    老家伙当时气得暴跳如雷、破口大骂,都恨不得一巴掌活劈了他这个胆小谨慎到丧心病狂地步的怂包。

    但最终……

    他拗不过葛谦,骂骂咧咧地把这一部尽显苟字精髓的“玄武真炁经”传授给他。

    想来也是与他性情契合,修炼这部道经时,竟是出奇的顺畅,进步也极快。

    老家伙虽时常讽刺他上辈子就是个王八精,可偶尔也不吝赞赏他修炼有成……

    只是,修炼这玄武真炁经唯一的不好就是,需要忍耐刀斧加身般的痛苦。

    为此,葛谦尝尽了苦头。

    就如此刻,在这能把一般武者冻成冰块的浑溟海上,为了冲击宗师之境,他必须熬炼九九八十一天,承受饥寒交迫、冰雪淬身。

    如此才能锤炼出“玄武魂壳”,由此为根基,迈入宗师之门槛。

    “还差七十二天,再熬一下……等成了宗师,以我的力量,只要不挑事,不冲动,不莽撞,万事小心一些,定可以安安稳稳再苟上几年……”

    葛谦正在内心为自己打气。

    忽地——

    晦暗阴沉的天穹上,隐约有朦胧虚幻的细密光雨涌现。

    “嗯?”

    神魂中,传出老家伙吃惊的声音。

    下一刻,葛谦只觉眼前刺痛,恍惚仿似看到一头庞然大物横空出现,昂首望向天穹深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星璇如涡,光雨飞溅,这是何人引起的异象?”

    隆隆浑厚的声音激荡在风雪中,透着震惊。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葛谦一呆,这挤满虚空的庞大虚影,竟是神魂中那那老家伙所化!

    “如此异象,简直堪称万千年难得一见,看来,本座远远低估了这世俗之界……”

    老家伙的声音透着一抹惊疑凝重。

    而此时,葛谦忽地感觉,眼前这庞然大物有些眼熟,鳞甲、龟首、蛇尾……

    这不就是传闻中的玄武形象!?

    难道……

    葛谦刚想到这,眼前的庞然大物骤然化作虚幻的泡影消失不见,与此同时,脑海中响起老家伙凝重无比的声音:

    “小子,本座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这大周境内有古怪,疑似有极可怕的狠茬子行走在这世俗中!”

    “这也就证明,这灵气贫瘠匮乏的苍青大陆,远不是本座以前所想的那般不堪,注定也不是一个最低等的凡俗小界。”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本座还以为这世上只有我这样一尊特殊而神圣的存在,谁曾想……”

    “哎,以后看来得低调一些,免得被人看穿本座那至高无上的真面目……”

    听着老家伙惊诧连连的絮叨声,葛谦唇角都不禁狠狠抽搐了一下,冷不丁道:

    “老家伙,原来你也修炼的‘玄武真炁经’啊。”

    神魂中,声音戛然而止,陷入死寂般的沉默。

    “本座所掌握的道经之多,岂只这一部?”

    许久,老家伙才冷哼道。

    “可刚才你却变成了一只比山岳还巨大的老王八。”

    葛谦讽刺道,“还说我怂包,原来你这老东西才是货真价实的老王八。”

    “闭嘴!”

    老家伙似恼羞成怒。

    葛谦却愈发开心了,道:“以后啊,咱们谁也别笑话谁,瞧瞧你,若不是老王八,何须苟活到我的神魂中?”

    说到这,他皱了皱眉,道:“不过话说回来,你刚才究竟看到了什么,为何会被吓成那般样子?”

    神魂中,老家伙咆哮如雷:“谁他妈被吓到了,啊?本座哪可能会被一个异象吓到,啊?”

    咆哮之后,老家伙喘息了片刻,道:“本座只是警告你,这世俗之界有大问题!”

    “放心,我比你更小心,不该招惹的,断不会招惹了。”

    葛谦神色平静道,“就像当初你怂恿我去见那苏奕,可我就觉得,连你都察觉到这家伙身上有问题,哪能轻易去招惹?”

    神魂中,老家伙不屑啐了一口:“怂!”

    葛谦却浑不在意,道:“总之,以后我或许会和苏奕见面,但尽量会小心一些,能不为敌最好。”

    “若一旦为敌呢?”

    老家伙问。

    葛谦揉了揉被风雪冻得发麻的清秀脸颊,轻叹喃喃道:“那就看谁能活下来了。”

    ……

    天宇外的旷世异象发生时,在这栖居亿万生灵的苍青大陆上,绝大多数武者皆浑然不觉。

    也只有寥寥一小撮神秘的存在,洞察到了一些端倪,皆不免震撼,为之心颤。

    诸如宁姒婳、葛谦神魂中的“老家伙”等等。

    只是,以他们的能耐,也晋级只判断出一些模糊的事情,而不知这旷世异象是由谁引发。

    “看来,真的是我眼花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

    深沉的暮色中,茶锦暗自摇头,收回了目光。

    她还不知道,之前之所以能模糊地看到那从天穹飘洒而下的细密光雨,实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因为引起那旷世异象的人,就在她身后的楼阁二层中。

    呼~

    苏奕长长吐了口浊气,从打坐中醒来。

    在他额头间隐隐有汗水悄然蒸发消失,而那深邃的眸子深处,兀自残留一抹惊悸。

    之前,他以松鹤锻体术极尽运转修为,以他化自在经御用神魂的全部力量,终于撬动了九狱剑的一股力量,由此一举将那贯通躯壳和神魂之间的“隐脉”的凝聚而成。

    可这一场经历,也让他深切体会到“生死间的大恐怖”,凶险到了极致!

    “没想到,九狱剑的力量竟这般晦涩玄微,寥寥一丝而已,却差点将我神魂碾碎……”

    苏奕皱眉,脑海中情不自禁想起刚才那一幕幕。

    当时,他凝聚“隐脉”时,只觉躯壳和神魂之间,像被无尽恐怖的力量洪流淹没,一百零八灵窍和十二条灵脉皆遭受到海水倒灌般的冲击。

    如不是他当机立断,坚守方寸灵台一点清明,差点直接就晕厥过去,不省人事。

    而在当时,他分明感受到,有一缕无形剑意呈现,扶摇而上九天之外。

    轻轻一斩,便削下一挂浩瀚星河!

    当时,那星河翻腾,化为漩涡,倾洒无尽星辉,飘落而下。

    这不可思议的异象,让得苏奕也不禁动容,直至此刻冷静下来后,才隐约推测出一种可能——

    此异象和自己凝聚出的“隐脉”有关,在九狱剑力量的刺激下,让得自己凝出了一条独一无二的隐脉!

    直至心境彻底澄澈平静下来,苏奕这才将心神集中在体内那一道隐脉上。

    它横贯十二条灵脉之上,融入神魂和躯壳之中,与一百零八灵窍共振,勾连一身精气神的气息,玄妙无比。

    “拥有隐脉果然不一样,比之仅仅打通十二条灵脉时的我,实力起码暴涨四成。”

    “不过,相交于此,锤炼出的大道根基才是最重要的,在此境中,我已远超前世同一时期。”

    苏奕暗道。

    前世时,由于没能凝聚出诸窍成灵的底蕴,也让他错失了隐脉这样一条特殊力量。

    而如今,自然不是前世可比了。

    并且隐脉一成,等若直接打破了聚气境中期的瓶颈,随时都能迈入聚气境后期!

    许久,苏奕长身而起,走出房间时,天色已经黑下来。

    楼阁一层,茶锦已准备好晚饭,温好了酒。

    灯影下,美人如玉,秀色可餐。

    苏奕一边享用可口的美味,一边道:“郑沐夭还没来?”

    茶锦怔了一下,想起那个小狐狸精似的火辣少女,心中微微有一丝烦闷,道:“公子找她有事?”

    “我让她打探了一件事。”

    苏奕随口道。

    茶锦暗松了口气,旋即内心羞赧,自己刚才似乎有些想多了……

    可没多久,一阵叩门声远远地传来——

    “苏叔叔,我来啦~”

    ————

    ps:第四更正在写,大概晚上7点半左右~

    不多说,有月票请砸!没月票请夸,不想夸的请关注一下圈子,不想关注圈子的……你们开心就好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