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一十四章 剑指一斩 人分两半

    晨曦灿烂,云海翻腾。

    西山之巅的气氛,却变得沉闷而微妙。

    在向天遒他们看来,岳长源的一番话,俨然等于把苏奕的老底给彻底揭光。

    再面对苏奕时,每个人的心态都已发生变化。

    周知离、郑天合他们得知这些事情后,也都一脸发懵。

    这才意识到,苏奕这个三少爷在苏家的地位竟是如此之惨!

    唯独茶锦心中愈发疑惑了。

    她原本以为,苏奕能够拥有如此不可思议的修为和秘法,极可能是和玉京城苏家有关。

    可现在看来,分明就不是!

    而这也就意味着,苏奕身上定然另有秘密,并且这个秘密,至今还没有人知道!

    想到这,茶锦都不禁生出一丝幽怨,公子啊公子,你身上究竟还隐藏着多少秘密?

    而目睹这一幕幕,苏奕神色平淡如旧,连躺在藤椅中的身影都不曾有丝毫变化。

    只是心中却轻叹一声。

    怪不得会让我觉醒前世记忆后,心中兀自存留执念,充斥对玉京城苏家的恨意。

    原来……在他们眼中,我是如此不堪啊……

    也好。

    他日前往玉京城,一剑了断这个执念便是!

    苏奕深邃的瞳孔深处,泛起一丝不易察觉的的杀机,一闪即逝。

    向天遒笑呵呵看着周知离,道:“殿下,现在您身边,除了一个穆钟庭,已再没有可用之人,您若再不低头,可就只能按照咱们大周的老规矩,以武力定输赢了!”

    大周自开国以来,便立下规矩,朝堂之事,争论不休的,统统以武力定胜负。

    看似野蛮了一些,可在这以武者为尊的世俗国度中,拳头的比拼,无疑是最有效最简单的办法。

    当然,对大周那些势力盘根错节的权贵人物而言,非逼不得已,不会撕破脸来动手。

    就如此时,不管怎么说,周知离也是大周皇子。

    向天遒只能先一步步以势力压迫,不到最后,也不愿采用武力。

    而现在,常过客、青衿皆被一道法旨阻止,无力掺合。

    薛宁远选择背叛。

    郑天合身为外戚的身份被抓住把柄。

    就连苏奕的来历也被揭破。

    再看周知离身边,除了穆钟庭,已没有可用之人!

    这无疑已经到了决定是否动武的时候!

    周知离沉默了,神色阴晴不定。

    下意识地,他看向了苏奕,眼神中有颓然和挫败,也有着一丝希冀和期盼。

    就如即将溺死之人,抓住了一根稻草。

    理智告诉他,果断放弃才是最明智的抉择。

    可他不甘心,因为就这般低头了,他将彻底沦为二哥的垫脚石,以后注定再难有翻身之日!

    故而,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苏奕身上,明知不可为,也要赌一把。

    却见苏奕一声神色平淡问道:“经此磨难,你觉得你输在哪里了?”

    周知离沉默许久,苦涩道:“输掉的地方太多了,也怪我以前想得太简单……”

    苏奕摇头道:“错了,你输在自身太弱!”

    说罢,他从藤椅中长身而起,目光一扫在座那些人,唇边泛起一丝讥诮弧度,道:

    “当你实力足够强大时,对付这些土鸡瓦狗,何须开一场废话连篇的茶话会,直接碾压过去便是了。”

    一番话,淡然随意,却尽显睥睨,完全不把向天遒等人放在眼中。

    那孤傲的姿态,让得向天遒等人皆脸色一沉,他们何等人物?

    跺一跺脚,衮州境内都得震三震!

    何曾被视作土鸡瓦狗过?

    唯独茶锦眸子一亮,内心振奋,公子这是终于要出手了啊!

    “三少爷,我已听说了和你有关的一些事情,知道你不止修为恢复,据说还以聚气境的修为,拥有着足以和宗师抗衡的实力。可你真以为,拥有这点能耐,就可以张狂了?”

    岳长源一声冷哼,猛地站起身来,用手中羽扇一指苏奕,声音冷酷,“别忘了,族长曾说过的那句话,敢以苏家名义行事,必诛之!”

    向天遒他们心中一震,苏家族长该有多恨这个儿子,才会下达如此无情冷酷的命令?

    不过,也是这句话,让他们都亢奋起来。

    他们都了解过苏奕的一些事情,知道苏奕看似年少,实则实力极其强大。

    可现在,有了苏家之主这句话,苏奕只要掺合进来,就等于违逆了苏家之主的命令,注定要遭受到来自苏家的打杀!

    周知离心都凉了,苏家之主苏弘礼向来是一言九鼎,他既然这般说,就注定敢这般做!

    这等情况下,让苏奕掺合进来,岂不是等于让苏奕和苏家反目成仇?

    “苏兄……”

    周知离忍不住出声。

    苏奕打断道:“你以为,我会怕了玉京城苏家?”

    周知离神色一滞。

    就见岳长源怒极而笑:“三少爷,若让宗族知道你说的这句话,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岳某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那,莫要做那等愚蠢无知的事情,否则……”

    苏奕抬眼看向岳长源,道:“否则如何?”

    岳长源脸皮浮现一抹森然杀机,“三少爷,你可要想清楚后果了,一旦动手……”

    “婆婆妈妈!”

    苏奕皱眉打断,“给我跪下,或者赐你一死,自己选一个!”

    全场死寂,落针可闻。

    就是向天遒他们都呆了一下,都万没想到苏奕这般强势,连岳长源这等来自苏家的大人物都不放在眼中!

    周知离则只觉浑身热血沸腾,内心的挫败、羞愤、顾虑和失落,都似乎被驱散,被一股说不出的亢奋取代。

    苏奕那无所顾忌的霸道姿态,让这位六皇子也决定疯狂一把,不论输赢,先拼了!

    他神色森然,咬牙道:“岳长源是吧,他日我周知离若得势,但凡和你有关的人,我一一不会放过了!”

    字字铿锵,透着疯狂般的决然味道。

    这样的姿态,让向天遒他们一个个也都脸色微变,就是他们,都不愿被一个皇子彻底记恨上!

    否则,早就采用武力对决的方式解决今日的事情了。

    岳长源瞳孔骤然一凝,旋即就冷笑道:“六殿下,皇室子弟何其之众,比你天赋和才情强大的不在少数了,你觉得你还有得势的可能?”

    顿了顿,他淡然道:“就如今日此时,在和二皇子的斗争中,你已是无力回天了。”

    而后,岳长源迈步而出,来到苏奕三丈之地,眼神骤然变得冷厉肃杀。

    “三少爷,我也给你一个选择,要么现在给我滚下这山巅,要么……我将你废了,带回玉京城苏家处置!”

    他衣袂猎猎,说话时,锵的一声拔出腰畔长刀,整个人的气势都随之变化,杀机直冲云霄,震得附近云雾溃散如流!

    众人目光都齐齐望过去。

    苏奕嗤地笑起来,扭头对茶锦道:“看好我的藤椅,别被风刮下山崖了。”

    茶锦一怔,连忙点头。

    而苏奕这番话和举动,却让岳长源如遭受到莫大的羞辱般,脸色猛地一沉,“三少爷,你可真是让人失望……”

    声音还未落下,他手中长刀骤然斩出。

    唰!

    恰似一挂白茫茫的雪亮瀑布席卷而出,璀璨耀眼的刀锋裹挟着可怖的刀气,将空气轻易撕裂开。

    三丈之地,尽是茫茫刀气,锋芒无量!

    向天遒他们见此,都不禁露出惊艳之色。

    所谓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这寥寥一刀,尽显“玉面刀君”之风采,也将这位曾经的武举榜眼的宗师底蕴,体现得淋漓尽致。

    “不知死活。”

    苏奕眼神淡然,屈指一弹。

    轻描淡写的一指之力而已,却似无坚不摧的巨锤,狠狠砸在这凌厉无匹的刀气上。

    紧跟着,砰砰砰一阵密集的炸响,那汇聚着岳长源宗师之力的一挂三丈刀气,寸寸崩碎炸开。

    劲气迸溅,溃散如雨!

    几乎同时,苏奕一步迈出,探出的手指如若剑锋,于虚空中一划。

    嗤!

    仿若流光骤闪,电芒乍现。

    一缕轻灵缥缈的剑气横空而起,那灿然夺目的罡煞之气中,隐然有一丝丝玄妙莫测的道韵流转其中。

    岳长源浑身毛骨悚然,脸色骤变。

    他早清楚苏奕非寻常聚气境可比,更从向天遒口中得知,苏奕曾杀死过厉害的宗师人物。

    故而,刚才那一刀斩出时,他并未保留,而是动用了真正的巅峰之力。

    可他却没想到,苏奕轻描淡写一指,就将他的刀气摧枯拉朽般敲碎!

    这差点让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而此时,当苏奕这一道剑气斩来时,他甚至产生一种来自本能的惊悸颤栗。

    就在这扑面而来的致命气息刺激下,让得他毫不犹豫选择了拼命。

    竭尽全力毫无保留的拼命!

    “灵雷一刀决!”

    他手中长刀产生雷鸣激荡之音,光华大盛,直似燃烧般,骤然怒斩而出。

    而后,在众人震骇的目光注视下,岳长源那宛如拼命般的一刀之力,悄无声息地被那一缕剑气削成两半。

    恰似剑锋划过豆腐般轻松。

    喀嚓!

    紧跟着,那一把灵性十足,品阶非凡的长刀,都随之一分为二,断裂成两截。

    而那一道轻灵若梦幻,却带着玄妙道韵的剑气,轻而易举斩在无可防守的岳长源身上。

    一缕嫣红的血线从岳长源头顶笔直蔓延而下,经过鼻端、嘴唇、下颌、胸膛一路而下。

    “你……”

    岳长源睁大眼睛,张嘴要说什么。

    他的身体已倏尔从中间分出两半,噗通噗通倒在地上。

    血水倾盆泼洒而下。

    ——

    ps:这样卡着你们难受,我也难受,争取晚上6点再加一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