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四十一章 千丈剑气 惊艳人间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花柳烨的确被惊到了。

    身为世间邪道一代巨枭,他曾见过不知多少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眼前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以至于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是如何办到的?”

    花柳烨下意识问出来。

    苏奕随口道:“大阵就在那,能够被你利用,自然也就能够被我利用。”

    “这不可能!”

    花柳烨皱眉道,“这一百零八座祭坛所化的禁阵,有着神秘莫测的来历,我费尽心血,用了足足十年时间,才终于找到了御用此阵的法门。你仅仅只是聚气境修为而已,怎可能办到这一步?”

    语气惊疑不定。

    苏奕笑起来,道:“我为何要告诉你?”

    说话时,他凌空踏步,双手十指如抚动琴弦般,弹出一道又一道指力,掠向不同的祭坛。

    每一道指力落下,那一座祭坛就随之产生一阵奇异的颤动,有晦涩的符箓云纹忽闪忽现,明灭不定。

    察觉到这一幕,花柳烨瞳孔收缩,意识到不对劲,第一时间出手了。

    锵!

    他手中黑色木剑清吟,接连刺出数十次。

    顿时,一座又一座神山横空而出,如若遮天蔽日般,碾压着虚空,一起朝苏奕镇压而去。

    可苏奕却并不理会,自顾自屈指发力,一道道剑气似的力量掠出,击在不同的祭坛上。

    那一幕幕,直似穿梭织网般。

    而在这个过程中,那一座又一座神山还未靠近过来,就化作漫天烟霞溃散。

    花柳烨惊怒交加,愈发无法淡定。

    到最后,连镇压在木晞上空的那一座神山,都随之溃散消失,让木晞顿时从受困的处境中解脱出来。

    “该死!”

    花柳烨彻底色变。

    “技止此耳?”

    不远处,苏奕立在其中一座祭坛上,笑着发问。

    话语随意,却透着浓浓的嘲讽。

    花柳烨清癯的脸颊憋得涨红,猛地催动黑色木剑,一连刺出数十次。

    可尴尬的一幕发生了——

    当花柳烨频频刺出手中的黑色木剑时,一百零八座祭坛皆岿然不动,毫无反应……

    以至于,让他这此剑的动作,就显得尤其滑稽可笑。

    木晞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得眼泪差点流下来,“哎呦喂,若让世人看到,凶威震天下的邪道巨枭花柳烨,却也有着般滑稽时,该作何感想?”

    花柳烨脸色铁青。

    他意识到了不妙,内心惊怒之余,也不由凛然。

    “撤!”

    花柳烨转身就逃。

    虽然提醒了远处的控尸道人一句,可显然他已顾不上控尸道人,身影掠空,快若闪电,逃的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这让木晞一怔,难以置信,当年曾和国师洪参商比肩的一位邪道巨枭,就这样怂了?

    苏奕哂笑摇头,“逃得了么?”

    随着他脚尖发力,身下的祭坛骤然轰鸣。

    紧跟着,附近区域的其他祭坛随之如从沉寂中醒来。

    每一座祭坛,皆冲出一道耀眼炽盛的赤色神虹,穿透云层,光照山河。

    仔细看,每一座祭坛四周,浮现出一幅幅神秘莫测的符箓图案,有圣人逐日、仙魔征战、万族纷争……

    这片天地,都被一股宏大、神圣、浩瀚的气息覆盖,隐隐约约更有钟鸣之音响彻,有天籁般的禅音飘荡……

    这等惊世一幕,让木晞直接震撼在那,为之失神。

    太恐怖了!

    与之相比,刚才被花柳烨御用的那一座座神山,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这难道才是这座禁阵全力运转时的本来面目?

    “去!”

    就见苏奕伸手,隔空一点。

    锵!

    虚空中,无数符纹汇聚,化作一柄千丈长的长剑,横空而起,朝远处掠去。

    那一瞬,恰似裁天之刃横空出世,光耀九天,锋芒无量。

    仅仅是那等气息,就让木晞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毛骨悚然,有窒息之感。

    与此同时,数里地之外,正自全力狂逃的花柳烨忽地心生一股悸动,下意识抬头,就看见——

    一道无匹耀眼的剑气横空而至,碾碎重重血色云层,以无可匹敌的凛然之势斩下。

    恰似仙人之剑,斩落凡间!

    “不——!”

    花柳烨发出竭斯底里般的嘶吼,将手中黑色木剑横挡身前。

    轰!

    下一瞬,他的身影就被茫茫无尽般的犀利剑气淹没,躯体和神魂直接化作了灰烬消散。

    当一切归于寂静,就见地面上,有着一条足有千丈长的笔直裂缝,开山断石,触目惊心!

    祭坛之上,苏奕收回目光,道:“这,才是此阵真正的威能。”

    木晞背脊直冒冷汗,衣襟被浸透,倒吸凉气不止。

    再看向苏奕时,他目光都变了,有惊诧、有震撼,也有深深的惘然。

    这是一个聚气境少年能够拥有的威势?!

    不等他从震撼中回神,苏奕已吩咐道:“帮我个忙,去把那老家伙遗落的木剑捡回来。”

    “呃……”木晞一怔,指了指自己鼻子,“我?”

    苏奕点头道:“除了你,还能有谁?”

    木晞心中怪怪的,这家伙使唤人的时候,为何会如此理所当然?

    不过,念在刚才那旷世一剑的威能上,木晞强忍着心中的不爽,转身去了。

    而苏奕的目光,则看向了远处的控尸道人。

    这个穿着绿袍,面颊狭长,声音尖锐难听的宗师四重人物,此刻已吓得汗如浆涌,两股颤颤,魂儿都差点冒出来。

    当察觉到苏奕的目光看过来,他浑身一哆嗦,双膝一软,差点就跪在那。

    “给你一个选择。”

    苏奕指着大地上那巨大的裂缝,随口道,“跳下去,或者死。”

    这裂缝深不可测,不断朝外喷涌血煞之气,诡异神秘。

    并且,裂缝两侧,矗立着一百零八座神秘祭坛,由此构建成了一座威能莫测的恐怖大阵。

    可以说,这血荼妖山最近发生的异变,就和这一条巨大的裂缝分不开干系。

    只是,就连控尸道人也不清楚,那裂缝下方究竟藏着什么。

    当听到苏奕的话,他脸色一阵阴晴不定,旋即一咬牙,大吼一声,纵身跃入那巨大裂缝内,很快就消失不见。

    苏奕怔了一下,目光看向那巨大裂缝深处,陷入思忖中。

    这时候,没有了九宫锁灵阵力量的侵袭,宁姒婳、申九嵩他们都已清醒过来,一个个如释重负。

    濮邑、姜谈云、卢长锋他们更是大口喘息不已,眉宇间皆残留着惊悸之色,后怕不已。

    “这次又多亏了道友相助。”

    宁姒婳上前,朝苏奕微微福了一礼,轮廓精致的眉眼之间,也是带着一抹震撼和敬重之色。

    申九嵩也连忙上前,躬身见礼,“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之前,虽然神魂遭受到冲击,可并不影响他们观察到整个战斗的过程。

    自然也看到了苏奕是如何大发神威,荡平一切敌人的。

    苏奕目光兀自盯着那裂缝下方,随口道:“你们还是先歇息一番为好。”

    宁姒婳和申九嵩皆点头。

    这时候,星崖学宫大长老濮邑也是肃然见礼,感激道:“此次多亏苏公子仗义出手,力挽狂澜,此等救命大恩,濮某没齿难忘!”

    苏奕只嗯了一声,浑没放在心上。

    见此,姜谈云和卢长锋对视一眼,皆迟疑了一下,这才一起上前见礼致谢。

    “之前,是我二人有眼无珠,小觑了苏公子,苏公子不计前嫌,还仗义出手,为我等化解灭顶之灾,更让我二人内心惭愧,无地自容。”

    姜谈云和卢长锋皆满脸羞愧之色,低着头,不敢去看苏奕。

    之前的路上,两人由于先入为主的印象,对苏奕感观很差,甚至曾出声冷言冷语。

    可现在,目睹了苏奕击杀阴煞门一众高手的一幕幕,他们哪还敢再有任何一丝怠慢?

    君不见,强大如老魔头花柳烨,都不敌一剑之威?

    尤其是苏奕操纵禁阵,谈笑间翻云覆雨的风采,让得这两位来自崆峒学宫的大人物,都为之震颤失神。

    归根到底,连他们都没想到,这样一个青袍少年,怎会拥有如此超凡脱俗的手段了。

    “我怎会与你们计较了。”

    苏奕一阵摇头。

    从一开始,他就没把姜谈云和卢长锋的轻视放在心上,至于对方的感激,苏奕也根本不在意。

    因为此次出手,他本就不是为了要证明什么。

    眼见苏奕并未计较以前的事情,姜谈云和卢长锋松了口气之余,又不免心生苦涩。

    他们哪会察觉不到,苏奕那冷淡疏离的态度?

    “苏公子,这是你要的木剑。”

    这时候,木晞已返回,带着一柄纯黑如墨的木剑,递给了苏奕。

    “你觉得此剑如何?”

    苏奕将此剑拿在手中,随口问道。

    木晞一怔,沉吟道:“此剑当是一件秘宝,气息晦涩,极不简单,至于具体藏着什么玄妙,我却并不清楚。”

    之前,花柳烨正是凭借此剑,御用一百零八座祭坛之力,衍化神山出手,威势无量。

    而在刚才,苏奕斩出那一道千丈剑气何等恐怖,让得花柳烨这等先天武宗在瞬息灰飞烟灭。可这把木剑却竟完好无损地遗留了下来,这就显得很不可思议了。

    木晞在捡起此剑时曾端详过,发现此剑极重,看不出是什么材质铸成。

    可剑身弥散出的晦涩气息,却无比渗人,让他在端详时,都感到一阵心惊肉跳。

    就见苏奕拿着木剑打量片刻,这才说道:“你看不出也很正常,因为这是一柄还未真正铸成的剑胎。”

    ——

    ps:2连更送上!感谢搁浅、金鱼大帅比等等童鞋等等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