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剑之下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凄厉刺耳的嘶吼响彻。

    阴气滚滚,成千上万的恶鬼尽显疯狂和狰狞,如若来自地狱的一支大军,将这片天地都淹没。

    这等局势,让宁姒婳和木晞都不禁胆寒。

    远处的控尸道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露出震撼之色。

    这就是“圣女”所掌握的无上之力吗?

    未免太恐怖!

    这样一支恶鬼大军若出现在世俗中,足可以横扫一座城池中的生灵!

    “掌灯引路,万鬼出行?”

    苏奕眼神泛起一丝飘忽之色。

    这是手段,是只有幽冥中的鬼蛇一族所能掌握的天赋力量。

    此族被称作“幽冥掌灯使”,血脉力量可召唤和驾驭幽冥中的阴魂恶鬼!

    搁在大荒九州,鬼蛇一族又被鬼修视作“幽冥九大王族”之一,就如人族中的顶级修行宗族一样,地位极为崇高尊贵。

    只是,苏奕却没想到,在大周这等世俗国度中,竟还有机会见到鬼蛇一族的天赋神通。

    “可惜,虽能掌灯御鬼,这般力量却根本不入流,换做一个元道修士,便可轻易破局。”

    苏奕微微摇头。

    就见他袖袍鼓荡,双手掐诀,蓦地于虚空中勾勒出一副神秘玄奥的图案。

    嗡!

    随着这玄奥图案凝结,这地下世界上方,巨大裂缝两侧的一百零八座祭坛骤然间产生轰鸣,涌现出如潮般的符号光雨。

    正自交谈的申九嵩、濮邑等人都不禁被这一幕惊动,目光齐刷刷看去。

    这是苏公子在御用禁阵之力?

    哗啦~~

    同一时间,地下世界,一股无形的磅礴禁阵力量被牵引而至,涌入苏奕的指尖。

    “去。”

    苏奕指尖轻轻一挑。

    一道千丈剑气带着玄奥的禁制力量波动横空而起,灿然若一挂耀眼的银河。

    那一瞬,这晦暗的地下世界骤然大亮,恍如白昼。

    而当这一剑横扫而去,那浩瀚磅礴的禁制力量以山崩海啸爆发,无数恶鬼发出凄厉惊恐的尖叫,都来不及闪避,其密密麻麻的身影就蒸发一空。

    轰隆~~

    虚空震荡,爆鸣如雷。

    在宁姒婳和木晞震撼目光注视下,这一剑之下,破灭万鬼!

    “这……”

    控尸道人惊得尖叫出声,仓惶闪避。

    这一剑让他想起了刚才苏奕斩杀花柳烨的那一幕,刺激得他亡魂大冒。

    却见那带着青铜鬼脸面具的女子蓦地一招手。

    轰!

    天穹之下,悬浮着的千丈血色漩涡轰鸣旋转,产生恐怖的力量波动,于虚空中垂落一道血色光幕。

    砰!

    千丈剑气和血色光幕碰撞,引起惊天动地般的爆鸣,剑气如雨,血色如潮,两股力量就此抵消溃散。

    这一下,宁姒婳和木晞总算看出来,苏奕虽然能够御用禁阵力量,可同样的,那带着青铜面具的女子,也能够借用那空间壁障的力量!

    “你所御用的大阵之所以布置在此,就是为了封印和镇压这一道空间壁障。”

    道场中央,青铜面具女子声音清冷道,“这也就意味着,一旦那大阵的力量被耗尽,这空间壁障就会挣脱束缚,显现于世间。”

    “到那时,这大周就如一个空间节点,被另一个世界的众多生灵盯上,他们会视此为入口,凝结出一个个‘道茧’,跨界而来。”

    顿了顿,青铜面具女子继续道,“若这样的事情发生,别说是一个小小的大周,就是整个苍青大陆,都会陷入动荡血腥的祸乱中,你……确定要这样做?”

    宁姒婳清眸骤然一凝,若真如此,那对整个天下而言,的确是一场无法预料的灾祸!

    木晞眉头紧锁,真会如此?

    却见苏奕嗤笑起来,道:“以道茧跨界而来的,终究只是神魂分身,且需要进行夺舍,而这世俗之界,灵气何等贫瘠匮乏,以他们的能耐,要重新恢复到本尊的力量,还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顿了顿,他认真想了想,道:“我倒是巴不得他们前来,这样就如天降一个个馅饼,把他们的神魂分身抽出来,或许能提炼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

    “唔,即便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也可以把他们一一炼制为纯净的魂源,无论用来入药,还是用以炼器,皆是难得的稀罕灵料。”

    宁姒婳呆住了,这……这是什么话?

    木晞则倒吸凉气,眼睛发直,这家伙,竟然视跨界者为灵料?!

    这感觉怎么怪怪的?

    能够跨越空间壁障的角色,何等可怕?

    可在苏奕眼中,却似乎完全把对方当做了一群肥美的羔羊,还巴不得对方自投罗网……

    青铜面具女子也怔住了,该有多肆无忌惮的心态,才能说出如此嚣张的话语?

    或者……是人说的话?

    “当然,我苏某人还不至于为了收割一批跨界者当灵料,而让天下苍生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苏奕轻叹了一声,似有些遗憾。

    “你……究竟想说什么?”

    青铜面具女子有些糊涂了。

    苏奕顿感有些意兴阑珊,道:“没听出来吗,有我在,你说的事情不会发生的。”

    说罢,他也懒得再多说,纵身上前。

    “是吗,那你就去死吧!”

    青铜面具女子冷哼一声,手中莲形宫灯骤然摇曳起来,有幽暗晦涩的光影忽明忽现。

    轰!

    虚空中,映现出一个又一个青面獠牙的夜叉,身影皆有数十丈高大,或手持双刀,或手握长戟,或操纵云雾……

    “杀!杀!杀!”

    刹那间,咆哮如雷响彻,一众夜叉席卷滚滚阴气,以围攻之势朝苏奕杀来。

    那等气息,早已超脱宗师境的范畴,恐怕就是先天武宗来了,也都无力抗衡。

    因为这等力量,已和元道修士所掌控的术法没什么区别。

    就见苏奕掌指一撮,于虚空中一点。

    轰!

    晦涩澎湃的禁阵力量轰鸣,凝结为一撮巍然雄浑的远古神山,狠狠砸下。

    刹那间,一众数十丈高的夜叉直似纸糊般炸开。

    大地震荡中,锵的一声,苏奕手持玄吾神木所炼的剑胎,凌空踏步,掠入那广袤的道场中。

    嗖!

    他衣袂猎猎,直似闪电,浑身气机轰鸣。

    而在他手中,漆黑如墨的木剑产生一阵阵奇异的禁制力量波动,清吟如潮。

    一剑斩下。

    千丈剑气横空,无数符文飞洒,光影炽盛,隐约有一座座古老的祭坛浮沉其中,映现出日月星河、圣人诵经、神魔嘶吼等等不可思议的宏大异象。

    一剑,御禁阵之力,映旷世之象!

    这剑胚原本就是由布置禁阵的那位修道者所留,而以苏奕的手段,也是早已将那禁阵的全部奥秘勘破。

    随着他此刻全力出手,等若是将整座禁阵的最强奥秘尽数御用,那等威能,又怎可能是寻常可比?

    青铜面具女子瞳孔收缩如针,不敢迟疑,蓦地发出一道晦涩无比的道音:

    “镇!”

    天穹之下,千丈血色漩涡疯狂运转,掀起滚滚血煞洪流,垂落而下。

    恰似天河之水决堤,从九天垂落!

    轰隆~~轰隆~~~

    这片天地如陷入崩坏中,恐怖的力量洪流肆虐,那等威能,早已超脱武道四境的范畴,毁灭气息堪称惊世骇俗。

    而就在这等碰撞中,苏奕那一剑,硬生生破开那倾泻而下的血色洪流,以无坚不摧之势斩下。

    “不好!”

    青铜面具女子心中发紧,第一时间闪避。

    而一直蹲坐在她身前的那只巨大的黑色三头恶犬,则猛地站起身来,仰天咆哮。

    “吼!”

    它身影骤然变大数十倍,直似一座巨大的山岭,三颗脑袋则宛如房屋似的。

    随着它嘶吼咆哮,那三张血盆大口中,喷出一片滔天火海,如若熔浆似的沸腾,肆虐泼洒。

    裂魂阴火!

    只是,三头恶犬喷出的火海虽能够轻易烧死宗师人物,可面对苏奕这斩下的一剑时,却显得极为不堪。

    随着隆隆爆鸣之音响起,那一片火海都被轻易斩开,火焰如瀑似的溃散。

    而那三头恶犬都来不及闪避,就被一剑劈开躯体!

    紧跟着,剑气斩落在那巨大的道场上。

    轰!

    道场中央,出现一道笔直的裂缝,不断蔓延,眼见就要波及那一座悬浮着一个巨大道茧的道坛时。

    一道身影凭空挡在其前,赫然正是那青铜面具女子。

    只是,纵然她全力抵挡,依旧被震得倒飞出去,人还未落地,唇中就淌出血来,明显受伤极重,连手中拎着的莲形灯笼都砰的一声碎裂炸开。

    当看到那剑气斩下时所产生的余波,狠狠冲击在那一座道坛上时,青铜面具女子不由发出一道不甘的大叫:

    “不——!”

    砰!

    道坛爆碎,四分五裂,石屑横飞。

    而悬浮道坛上的巨大道茧,则如失去力量支撑般,骤然坠落在地。

    仔细看,原本缭绕在道茧四周的黑色雾霭,也随之溃散消弭,宾得暗淡无光。

    一剑,劈天降血幕、斩三头恶犬、重创阴煞门圣女、轰碎道坛!

    那一幕幕,看似缓慢,实则皆在眨眼间就发生,快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宁姒婳和木晞都看得惊出一身冷汗,身心皆为之颤栗,陷入震撼之中。

    这一剑,直似出自天上神祇之手,有夺尽造化,无坚不摧之威,恐怖无边!

    ——

    ps:本打算2连更的,结果悲催的卡文了……

    嗯,诸君且放心,晚上8点前肯定能搞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