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四十六章 自我找虐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这一击,苏奕已动用神魂力量,以“他化自在经”为本源,施禁锢神魂之术。

    猝不及防之下,夺舍陈征的那一道神魂力量顿时遭受冲击。

    “该死!”

    陈征识海中,响起一道惊怒大叫。

    就见一道蠕动的神魂力量遭受到禁锢,任凭如何挣扎,也无法动弹分毫。

    “你就不怕本王毁了此人的神魂?”

    那一道神魂力量咆哮。

    “咄!”

    苏奕根本不理会,一不做二不休,以神魂秘术为禁,死死将那一股神魂力量禁锢封印。

    顿时,那来自异界的修道者神魂彻底被镇压,失去一切抵抗之力。

    苏奕则轻吐一口气,眉宇间浮现一抹疲惫。

    以他如今的修为,用神魂之法禁锢一个实力起码是灵道修士的神魂分身,也明显有些吃力。

    但还好,总算是成功了。

    “这一次,倒是便宜了陈征,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苏奕暗道。

    原本,陈征差点被夺舍,危在旦夕。

    可现在,随着那一道外来者的神魂力量被禁锢,只要陈征恢复过来,便可利用秘宝,将这外来者的神魂力量炼化。

    到那时,他的神魂不止会变得强大起来,且能够获得属于这外来者的一部分记忆和修炼经验!

    这对陈征而言,自然是一桩天大的造化。

    当然,苏奕也不介意传授陈征一门炼化神魂力量的秘法,促成此事。

    不管如何,他对武灵侯的为人还是很认可的。

    思忖时,苏奕将陈征的身体放在地上,目光则重新看向那悬浮于天穹之下的千丈血色漩涡。

    “道友,武灵侯没事吧?”

    宁姒婳和木晞走上前来。

    “没事,很快就能醒来。”

    苏奕随口道。

    “刚才那家伙呢,是不是已经被杀了?”

    木晞不禁问。

    苏奕道:“虽然没死,距离死也不远了。”

    木晞不由倒吸凉气,怔怔道:“一位横跨世界壁障而来的强者,就这样遭难了?”

    再想到刚才苏奕和那异界修道者的对话,以及苏奕所展现出的手段,他内心久久无法淡定。

    大道争锋,不以一朝一夕之功分高低。

    可当木晞察觉到,自己和苏奕相差太过悬殊时,内心却难免怅然和低沉。

    “我本以为自己是拥有大气运的天之骄子,是大周天下独一无二的天纵之才,可如今看来,眼界终究还是太狭隘了,这世上多的是不为人知的旷世存在,就如……这家伙……”

    木晞心中喟叹,黯然神伤。

    不怕货比货,就怕不识货。

    不怕人比人,就怕不识人。

    对木晞这位大周最年轻的外姓王而言,这一次在血荼妖山和苏奕相遇的一幕幕,简直就如遭受了一次次心灵风暴,整个人的认知都被一次次颠覆。

    到了此刻,哪怕他再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他虽贵为王侯,拥有宗师四重巅峰修为,身怀得天独厚的大气运,可是和苏奕这个聚气境的少年一比,顿时都显得暗淡起来。

    眼见木晞陷入沉默,神色明灭不定,宁姒婳不禁心生一丝同病相怜的感觉。

    她很理解木晞那种复杂的心绪。

    因为当初在和苏奕相见之后,她的认知就在遭受着一次次的冲击和改变。

    她无法想象,苏奕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其身上又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也想不明白,这样一个少年,却怎会甘心混迹于世俗之中。

    直至如今,宁姒婳甚至都有些见怪不怪的感觉。

    似乎……这世上任何颠覆想象的事情发生在苏奕身上,都会变得理所当然,自然而然……

    与此同时。

    轰!

    犹如一记惊雷在无尽黑暗中响彻,唤醒陈征自身的意识。

    这一瞬,他恍如从一场大梦中醒来,感受到了熟悉的躯体,听到了自己心脏强劲而富有节奏的跳动声。

    “我……没死吗……”

    陈征悄然睁开眼睛,神色怔怔,写满惘然。

    宁姒婳不禁笑起来,道:“武灵侯安心便是,此次多亏苏道友出手,才帮你化解一场生死大劫。”

    陈征呆了呆,猛地从地上坐起身来,捏了捏自己脸颊,而后如释重负似的咧嘴笑起来,“原来,我真的还活着啊……”

    木晞也被他这番举动逗乐了,笑道:“你若死了,现在看到的我们,岂不是也是孤魂野鬼了?”

    陈征长身而起,肃然抱拳:“见过镇岳王,见过……”

    他一时语塞,原因是并不认得宁姒婳。

    “这位是天元学宫宫主宁姒婳。”

    这时候,苏奕扭过头来,随口道,“你感觉如何?”

    陈征静默感受了一番,旋即瞳孔一缩,道:“我的脑海中似乎……似乎多了一个东西……”

    “那是一道被禁锢的神魂力量,之前就是他侵占了你的躯壳。”

    苏奕简单扼要的把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番。

    陈征这才明白,自己之前经历了一场何等可怕的事情,禁不住惊出一身冷汗。

    他连忙拱手见礼道:“多谢苏公子!此等救命之恩,陈某铭记于怀,没齿难忘!”

    苏奕微微摆手,道:“你我之间,无须这般客气,等返回的时候,我传授你一门秘法,便可将识海中的神魂力量炼化。”

    顿了顿,他目光重新看向天穹下那千丈血色漩涡,道:

    “宁宫主,你和镇岳王带着武灵侯先离开此地,少则一天,多则三天,我便会返回。”

    宁姒婳心中虽疑惑苏奕想做什么,可还是忍住没问,点了点头,便和木晞一起,带着陈征朝出口行去。

    很快,这偌大的道场上,就只剩下苏奕一人。

    他静默片刻,而后深呼吸一口气,脚下蓦地一踏。

    嗡!

    一股晦涩的禁阵力量涌现,凝结为一朵祥云,托着他的身影凭空而起,扶摇而上。

    眨眼间便来到了那天穹下的千丈漩涡不远处。

    抵达此地,就如来到一个巨大的深渊洞口前,让人凭生渺小之感。

    随着千丈漩涡徐徐旋转,带起的血煞力量就如滔滔洪流般,在旋转的同时,产生震耳欲聋的哗哗轰鸣之音。

    这便是空间壁障,烙印着堪称无上的空间秩序力量!

    “没有可堪一战的对手,就只能采取这种受虐的办法了……”

    苏奕暗叹。

    他操纵祥云,一点点朝那巨大漩涡四周带起的血煞力量靠近。

    轰!

    当仅仅靠近那旋转流淌的血煞洪流边缘,一股可怖的磨灭力量便压迫而至,苏奕躯体一震,一身修为第一时间全力运转,这才抗衡住那等磨灭力量的冲击。

    直至适应了这种磨灭力量,苏奕深呼吸一口气,再次朝前靠近。

    这一瞬,他就如一只突然卷入血色漩涡洪流中的船儿,摇摇晃晃,几有倾覆之危,好几次差点被席卷带走。

    轰隆!

    苏奕黑眸深邃,一身道行推演到极尽,身如扎根崖壁上的孤松,徐徐演绎松鹤锻体术。

    滚滚血煞力量如狂暴的怒海狂涛,不断冲击他那瘦削颀长的身影,每一次冲击,都似巨锤砸身,刺激得肌肤、筋骨、气血、脏腑皆一阵颤抖。

    那痛苦的滋味,就如被钝厚的刀剑狠狠劈凿,让苏奕都不禁一阵皱眉,呻吟不已。

    这的确和受虐没什么区别。

    可没办法,为了尽快将一身修为淬炼出道罡,这种最残酷的磨炼方式,无疑也最有效。

    并且,身处巨大的血色漩涡前,一着不慎,就可能遭遇灭顶之灾,这和在生死之间搏杀也没有区别了。

    半个时辰后。

    苏奕毫不犹豫撤离,折身返回地面,拿出一把丹药便开始打坐修炼。

    此刻的他,脸色苍白,浑身肌肤撕裂般刺痛,手脚都控制不住地微微颤抖,一身真元消耗殆尽,整个人陷入一种极尽虚弱的状态中。

    “还好,提前让那些家伙离开了,若让他们看到这一幕,我这一世英名怕都将毁于一旦……”

    苏奕唇角抽搐。

    他深呼吸一口气,全力打坐。

    足足三个时辰后。

    他悄然睁开眼眸,长身而起,再次腾空而起,来到那巨大漩涡带起的血色洪流中,一遍又一遍的演绎松鹤锻体术。

    仿似一个冷静且坚狠的受虐狂,在生死间极尽锤炼自身。

    大道修行,从没有一劳永逸的办法。

    欲图谋同境无敌,独步古今之道行,自当承受他人无法承受之磨砺!

    对苏奕而言,他寻常时候虽极其懒惰,可在修炼上,却从不曾有丝毫的放松。

    相反,他对自己的要求已苛刻自律到变态的地步。

    也正因有这种大毅力、大气魄,才让他能够在前世独尊大黄九州,剑压诸天。

    也正为了图谋更高的剑途,他才会毫不贪恋前世所拥有的地位、荣耀和地位,毅然决定转世重修!

    归根到底,这就是心性的问题。

    当一心坚守剑途,除修炼之外的任何事情,都变得不值一哂。

    两天后。

    苏奕踉跄坐地,脸色煞白,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一身肌肤筛糠似的颤抖着,宛如脱虚般。

    他大口喘息,可眉宇间却不可抑制地浮现出一抹喜色,到最后,唇角也不禁微微翘起。

    一对深邃的眸明亮若天上星辰。

    “成了!”

    苏奕唇中发出一声满足似的感慨。

    时隔月余,其修为于今朝淬炼到聚气境大圆满地步。

    一身修为,皆淬炼为极尽纯厚的道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