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六十四章 被视作祸患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潜龙剑宗。

    凝萃峰之巅,这里是太上长老火松真人修行之地。

    “这苏奕身上,的确有古怪。”

    一座简雅的竹楼内,一个童颜鹤发的老者盘膝而坐,眉宇间浮现着一抹惊异之色。

    “师尊,您是否看出了些什么?”

    常过客不禁问。

    今晚,当十方阁向外界宣布消息后,他第一时间得知了发生在衮州总督府的那一场血腥之战,内心也是震撼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故而,特意前来请教其师尊火松真人。

    “在大周境内,身上有奇遇的角色倒也有一些,比如年轻时候的苏家之主苏弘礼,国师洪参商、羽流王月诗蝉、天元学宫宫主宁姒婳、星崖学宫宫主风剑婴、镇岳王木晞等等……”

    略一沉吟,火松真人道,“可他们身上的奇遇和造化,大多和八大妖山有关,有的是获得了真正的修行传承,有的是获得了某种修行秘宝,有的是继承了某种神秘力量,有的是服食了某种奇异的天材地宝……”

    “可这苏奕不一样!”

    说到这,火松真人眸光深沉,闪烁着智慧般的光泽,“按照你所言,他十四岁入青河剑府修行,十六岁修为尽失,沦为弃徒,入赘文家为婿,这一切看起来平平无奇。”

    “可就在二月初二时,他却开始展露出反常之处,直至如今,不到两个月时间,就能将修为臻至宗师一重境,且能轻易杀死火穹王夏侯凛这等先天武宗,这无疑太过离奇和反常。”

    “这已经不是获得什么机缘和造化能够解释,我怀疑……”

    火松真人迟疑了一下,这才沉声道,“此子,极可能是被夺舍了!”

    夺舍!

    常过客倒吸一口凉气。

    潜龙剑宗是大周第一修行圣地。

    而他的师尊火松真人则是潜龙剑宗屈指可数的元道修士,是真正的陆地神仙!

    当这样的推断来自火松真人的嘴中,自然格外震撼人心。

    “当然,也有可能是他身上另有玄机。”

    火松真人想了想,说道,“但不管如何,我敢肯定,这苏奕可能要出大麻烦了。”

    常过客心中一震,道:“师尊,此话怎讲?”

    “事出反常必有妖。”

    火松真人眸光湛然,“苏奕年仅十七岁,仅仅两个月时间而已,就将修为从搬血境臻至宗师一重,且战力还那般逆天,谁会看不出,他身上藏有大秘密?”

    顿了顿,他继续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谁能不渴望知道,苏奕身上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但凡是修行之辈,谁又能不希望将其夺为己有?”

    常过客脸色一变,终于明白了过来。

    可他还是忍不住道:“苏公子如今的力量,都已能斩杀先天武宗,这等情况下,谁还敢打他的主意?”

    火松真人轻声道:“这世俗中的寻常武者自然不敢,可别忘了,这世上还有陆地神仙!”

    “哪怕退一步说,在先天武宗中,也有不少深藏不露的强横人物,远不是火穹王夏侯凛可比,像羽流王、苏弘礼、洪参商等等。”

    说到这,火松真人目光看向常过客,“这些仅仅只是我们能看到的,这大周境内,不为人知的厉害人物,注定不再少数了。你可别忘了,阴煞门这等邪道势力,依旧潜藏于世间。”

    “这……”

    常过客脸色一阵明灭不定。

    便在此时,一阵脚步声响起,身影极高挑,惊艳漂亮的青衿走了进来。

    匆匆见礼后,青衿飞快道:“师尊,就在刚刚,副宗主使风流派人离开了宗门,疑似是要前往衮州去对付苏奕!”

    “什么?”

    常过客猛地一惊。

    火松真人皱眉道:“他派何人前往?”

    青衿轻声道:“内门传功阁长老吕东流、外门大长老黎仓、二长老廖韵柳廖。”

    常过客登时坐不住了。

    吕东流!

    这可是在先天武宗之境浸淫二十年之久的大佬,一身底蕴雄厚无比,且修炼有真正的修行秘术,远不是世俗中那些同辈可比。

    除此,外门大长老黎仓、二长老廖韵柳,也都是成名已久的先天武宗,他们一起出动,那等阵势,都能在大周世俗中横行!

    “宗主如何说?”

    火松真人再次问道。

    青衿摇头道:“宗主正在闭关,应该还不知道此事。”

    火松真人想了想,眼神不由泛起一丝冷意,道:“这些年,使风流仗着有碧霄子给他撑腰,胆子倒是越来越大了!”

    碧霄子。

    潜龙剑宗四位太上长老之一,排名第二,论地位,还要在排名第三的火松真人之上。

    常过客犹豫了一下,还是咬牙道:“师尊,苏公子于我和师妹皆有大恩……”

    可不等他说完,火松真人就挥手打断道:“这件事,我们插手不得,当前局势下,这苏奕身上的祸患无数,无论大周皇室,还是玉京城苏家,亦或者是那些觊觎他身上造化的人,恐怕都不会放过他了。”

    “这等情况下,我们一旦掺合进来,注定将引火上身。”

    说到这,火松真人神色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你们听好了,莫要再和那苏奕沾染一丝关系!”

    常过客脸色变幻不定,内心涌起说不出的失望,道:“师尊,有恩不报,岂是我辈所为?”

    青衿内心也有些郁闷,副宗主使风流都敢派人去对付苏奕,为何师尊却唯恐沾染上祸患?

    就见火松真人不悦道:“糊涂,跟你说了这么多,难道还不清楚那苏奕是何等一个祸患?你常过客真有能耐,一个人去报恩便是!”

    “但你记住,只要你敢这么做,便不再是我火松的弟子!”

    说罢,他长身而起,拂袖而去。

    常过客一个人呆滞在那,胸腔一阵急剧起伏。

    青衿有些不忍心,低声道:“师兄,师尊也是为我们好,这件事……真的不是我们能够掺合的,纵然是要报恩,咱们以后再找机会就是了。”

    常过客神色黯然道:“师妹,你也认为咱们必须在这件事上袖手旁观么?”

    “我……”

    青衿犹豫了一下,苦涩道,“我也不知道……”

    常过客默然。

    ……

    砰!

    玉京城苏家。

    游青芝将一个精致的血玉茶盏狠狠摔在地上,一张脸庞变得格外的阴沉。

    一侧,苏伯泞柔声安慰道:“母亲,何须为此动怒?那苏奕再厉害,可也蹦跶不了多久了,依我看,父亲这次已心生杀意,不可能再给他低头认罪的机会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说完,他内心却涌起一股浓浓的不甘和嫉恨。

    在苏家,他是年轻一代最耀眼的人物,年仅十六岁,就以势如破竹般的姿态,迈入宗师之境,名扬玉京城,被不知多少大人物赞赏。

    就连当今周皇都称许他“初生之虎,已有食牛之气,不逊乃父年轻时之风采”。

    这可是极高的评价。

    潜龙剑宗的太上长老碧霄子,更是曾透露,欲收他为亲传弟子。

    虽然最终被他的父亲苏弘礼拒绝了,可这件事,还是轰动了玉京城,引起了不知多少议论。

    也让他苏伯泞在玉京城年轻一代中,享尽了风头。

    可如今……

    一个当年被他轻蔑和践踏的庶子,如今却竟在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就拥有了击杀先天武宗的力量!

    这让一向自负骄傲的苏伯泞都遭受到极大冲击,内心失衡,一时都难以接受这一切。

    不过,苏伯泞极好的掩饰住了内心的情绪,起码表面上,他还是像以往那般从容和平静。

    “我只是没想到,叶雨妃那贱人所生的孽子的变化竟如此大,早知如此,我当年就不该心存那一丝不忍,在他十四岁前往青河剑府时,就将其除掉!”

    游青芝咬牙切齿,眼神尽是恨意。

    没有人知道,当年十四岁的苏奕偷偷离家出走时,她曾好几次差点忍不住派出力量,去把苏奕杀死。

    之所以最终没有动手,倒并非是因为心存不忍。

    而是她清楚,那时候若杀了苏奕,定会招惹苏弘礼的反感和排斥,毕竟不管如何,苏奕身上终究流淌着苏弘礼的血。

    这才是游青芝当年不敢擅自动手的原因。

    苏伯泞深呼吸一口气,“母亲,现在杀苏奕也不晚,他蹦跶的越欢,死的就会越惨!您就别为此生气了,不值得。”

    游青芝稳了稳心神,眼神柔和地看着苏伯泞,道:“孩子,我知道你心中肯定也不愿看着那孽子爬到你头上,你放心,即便不借用苏家的力量,娘也能帮你杀了他!”

    苏伯泞眼神微微一动,笑着点了点头。

    ……

    同样的夜色下。

    天元学宫。

    神霄峰,楼阁内。

    文灵雪有些担忧的看着坐在那沉默不语的姐姐。

    犹豫了半响,她最终忍不住道:“姐,不管如何,姐夫……呃,苏奕哥哥他还是念着咱们家的旧情的,否则,也不会安排父母他们都来天元学宫中避难了。”

    少女声音婉柔,透着疼惜。

    就在刚刚,得知有关总督府一战的消息后,文灵昭就如遭受到世间最沉重的打击似的,魂不守舍,一张清冷如冰的绝美脸庞上,阴晴不定。

    那模样,让文灵雪好生心疼。

    许久,文灵昭似回过神般,目光一点点挪移到文灵雪身上,声音低沉道:

    “灵雪,你说……我这些年执意要解除婚事……真的做错了么?”

    文灵雪连忙摇了摇头,道:“姐姐,你没做错,换做是我,我也不会愿意嫁给一个陌生人的,不过……”

    “不过什么?”文灵昭问。

    文灵雪迟疑了一下,这才说道:“不过,当初时候,苏奕哥哥也是被迫的,他也很可怜的,姐姐你这一年来一直执意要解除婚事,却从来忽略了这么做时,苏奕哥哥的感受……”

    声音越来越弱,唯恐再说下去,会伤害到文灵昭似的。

    可文灵昭却似已经明白了,神色复杂道:“你说的不错,我心中一直把他当做了一个百无一用的赘婿看待,从没把他当回事。”

    “也正因如此,我才会不惜一切代价,要自己来解决这桩婚事,从没有指望在这件事上,他能帮上什么忙。甚至,还经常担心他会仗着夫妻的名义来亲近我……”

    说到这,她清丽的脸庞上浮现一抹浓浓的自嘲,“可如今,我才发现,这一年多来,我所坚持的一切,似乎就是一个笑话……”

    声音中透着说不出的失落和怅然。

    “姐,你莫要再说了。”

    文灵雪柔声劝慰,“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了,苏奕哥哥也从没有放在心上,你……你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就好。”

    “若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

    文灵昭幽幽一叹。

    连她都没想到,那个被她无视的名义上的夫君,那个修为尽失,如若废人的少年,在时隔一年多的时间后,却竟已成长到了一个足以让她都只能仰望的地步!

    西山茶话会上,他剑杀群雄,饮尽风流。

    总督府之战中,他纵横捭阖,所向披靡。

    强大如先天武宗,都沦为其剑下亡魂!

    这一切,显得那般不可思议。

    可文灵昭知道,这是真的。

    连被她敬畏的天元学宫宫主宁姒婳、都视苏奕为道友。

    为了维系和苏奕的关系,宁姒婳甚至不惜把稷下学宫副宫主陶铮和水月学宫副宫主陌花缺的脑袋都斩了下来,亲自送往苏奕那里!

    也正是看在苏奕的面子上,宁姒婳收留了她的父母和族人,让得他们在天元学宫有了避难之地。

    这一切,就如一柄巨锤,将她内心所坚守的某种执念砸得稀巴烂。

    也是这时候,文灵昭才终于意识到,当初在这天元学宫,苏奕为何有底气敢说,有朝一日,他会前往玉京城苏家亲自解决这门婚事了。

    因为他,真的有机会办到这一步!

    可笑自己那时候,把这些当做了荒谬不堪的笑话……

    忽地,文灵雪似鼓足了勇气似的,怯生生开口道:“姐姐,我……我明天想去看一看苏奕哥哥。”

    文灵昭从纷乱的思绪中清醒,她看了看妹妹那忐忑又期盼的神色,心中莫名有些说不出的微妙涩意。

    沉默片刻,她深呼吸一口气,轻声道:“灵雪,你已经长大了,姐姐以前担心你重蹈我的覆辙,故而对你严加约束,甚至还多次插手和干预你的事情,可从今以后,你尽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姐姐,你这是不打算管我了么?”

    文灵雪睫毛微颤,有些着急。

    文灵昭露出一丝疼惜之色,站起身来,轻轻拦住文灵雪的肩膀,道:“别胡思乱想,以后遇到烦心事情,尽可以来找我的。”

    文灵雪顿时松了口气似的,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那我就放心了,嗯……我明天去看一看苏奕哥哥,很快就会回来的,保证不让姐姐担心。”

    看着妹妹那欢喜、期待的样子,文灵昭心中那一丝微妙的涩意似乎变得越来越浓了。

    驱之不散。

    ——

    **:4300字大章。

    嗯,这两章铺垫了一下,也让苏奕这一晚睡了好久……

    总之,新的装逼剧情马上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