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六十八章 四月初四 一人独行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轩窗前,长袍男子转身,道:“我刚得到消息,苏奕会在四月初四启程前往玉京城。”

    想了想,长袍男子道:“若我所料不错,他这一路上,必会遭遇许多阻截刺杀。”

    负剑女子和银发老者眸子皆微微一眯。

    负剑女子问:“吕师兄,消息是否可靠?”

    “消息是从玉京城苏家传出的,并不是什么秘密。”

    长袍男子鬓角微白,神色冷峻如石,道,“根本不必怀疑,大周境内注定有不少人和我们一样,盯上了苏奕此子身上的秘密。”

    他叫吕东流。

    潜龙剑宗内门传功阁长老,一位在先天武宗之境浸淫二十年之久的强横人物!

    严格而言,吕东流已算得上是真正的修行中人,其实力远非世俗中的同境人物可比。

    负剑女子讶然道:“苏家将这样的消息传出,莫非也有打算借他人之手,铲除苏奕此子的想法?”

    廖韵柳。

    潜龙剑宗外门二长老,有“断离剑”的称号,先天武宗,一身剑道造诣精妙绝伦。

    二十余年前,尚是宗师五重境的她,便曾杀死过一位世俗中的先天武宗!

    “这是自然,衮州总督府一战之后,苏奕此子已和玉京城苏家彻底决裂,如今这大周天下,可都在等着看玉京城苏家会如何应对此事。”

    白发老者悠然道,“这等情况下,把苏奕前往玉京城的行程时间提前暴露出来,和借刀杀人也没区别。”

    黎仓。

    潜龙剑宗外门大长老,先天武宗大圆满存在,据传其一只脚都已迈入元道之路的门槛内,实力深不可测。

    “现在,我们面临一个选择。”

    吕东流神色平淡道,“要么现在动手,只要杀死苏奕,其身上的秘密便将归我们潜龙剑宗所有。”

    “要么等他四月初四启程前往玉京城,我们择机行动。”

    “这两种选择,各有利弊,我更倾向于后者。”

    “毕竟,我们目前还不清楚,这苏奕的战力究竟强大到了何等地步,手中是否有不为人知的强大底牌,冒然出击,殊为不智。”

    顿了顿,吕东流继续道,“而等此子前往玉京城时,这一路上他注定会有不少阻截和刺杀,这样一来,也可以借他人之手,来试一试此子的底细,只要时机合适,便可给予其致命一击。”

    “这么做唯一的弊端就在于,此子极可能会被其他人杀死,在抢夺其身上的造化时,会多出许多变数。”

    说罢,吕东流目光一扫黎仓和廖韵柳,道,“你们觉得呢?”

    黎仓笑呵呵道:“我和吕长老一样的想法。”

    廖韵柳犹豫了一下,最终也点头答应下来。

    苏奕不是寻常的宗师一重人物,他曾剑斩先天武宗,若说他手中没有极可怕的底牌,谁也不相信了。

    正因如此,他们这三位来自潜龙剑宗的大人物,才会这般谨慎。

    换做其他人……

    他们都不屑亲自走这一趟,更别说出手了。

    “那就这么定了,四月初四,我们和苏奕此子一起启程!”

    吕东流眸子中锋芒一闪。

    ……

    “灵雪,我四月初四就会启程前往玉京城,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你就留在天元学宫,莫要再走动了。”

    漱石居,苏奕坐在湖畔,轻声叮嘱。

    说着,他目光看向茶锦,“你也是。”

    文灵雪和茶锦皆点了点头。

    “苏叔叔,我呢?”

    郑沐夭禁不住道。

    苏奕道:“你不就是天元学宫的传人?”

    郑沐夭一呆,旋即讪讪笑起来,“呃,也对哈~”

    “公子,你要自己前往么?”茶锦柔声问,有些担忧。

    苏奕道:“人多了麻烦。”

    以他的修为,哪怕遇到致命危险,也有化解的手段。

    更何况,他此去玉京城,可不是游山玩水的,也不愿其他人掺合进来,那样的话,往往反倒会成为自己的累赘。

    ……

    临近傍晚时,宁姒婳再度骑乘青鳞鹰前来。

    “道友,这是兰娑拿出的谢礼,还请笑纳。”

    宁姒婳拿出一个玉盒,递给苏奕。

    苏奕道:“我救她时,已顺手收了冥焰魔雀的一缕精魂,这已经足够了,你把这玉盒拿回去吧。”

    宁姒婳摇头道:“一码归一码,道友这次出手,等于救了兰娑一命,她出于感激拿出一些谢礼,也是应该的,你倘若拒绝,她心中怕是会过意不去了。”

    苏奕从不愿在这等小事上掰扯,眼见宁姒婳态度坚定,他也懒得再说什么,当即收下了玉盒。

    宁姒婳笑语嫣然,眼神意味深长,“道友不打开看看这玉盒中的宝贝么?”

    苏奕一怔,这谢礼难道还能有什么特殊的?

    他随手打开玉盒,先是一阵瑰丽缤纷的灵光弥漫而出,而后才看清楚,这缤纷的灵光,是从一串玉珠上涌现出来。

    这一串玉珠只有五颗,分别是赤色、青色、黄色、白色、黑色,各自氤氲着丙火、青乙、戍土、庚金、壬水五种灵气,相互辉映,恰似五行轮转,煞是美丽。

    “五蕴灵珠?”

    苏奕不免意外。

    搁在大荒九州的各大道统中,往往会炼制“五蕴灵珠”给门下的养炉境弟子锤炼道基。

    虽谈不上稀罕,但对养炉境的弟子而言,这等宝贝无疑最适合自身的修炼。

    可苏奕却没想到,在这世俗之界,竟还能见到这等宝贝。

    须知,五蕴灵珠的祭炼,需要搜集足够多的“五行灵气”,再由灵道修士亲手出手,以秘术蕴养,才能炼制出这等宝贝来。

    而在这苍青大陆,连元道修士都被称作陆地神仙,极为少见,更遑论是灵道修士了。

    据传,也只有苍青大陆的霸主“大夏国”内,才疑似存在着灵道修士的诸般传闻。

    宁姒婳笑吟吟道:“兰娑得知道友的修为后,特意将这一串五蕴灵珠拿出,只要道友喜欢,我便放心了。”

    苏奕若有所思道:“你这位朋友是从哪里得到的此宝?”

    宁姒婳想了想,说道:“兰娑来自大秦三大修行势力之一的东华剑宗,其身份极为特殊尊贵,对其他人而言,这五蕴灵珠堪称难得一见的瑰宝,可对她而言,想要得到并不算太难。”

    “原来是宗门弟子。”

    苏奕点了点头。

    他倒也知道,大周、大魏、大秦这三个疆土接壤的世俗国度中,以大秦国力最为鼎盛。

    仅仅以修行力量而论,秦国境内便有着三大修行势力,远不是只有一个潜龙剑宗的大周可比。

    这兰娑来自大秦东华剑宗,连宁姒婳都说她身份极为特殊尊贵,那自然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修行者可比。

    又聊了片刻,宁姒婳便告辞而去。

    临走时,也是将文灵雪一起带走了。

    从这天起,苏奕的生活总算变得清宁起来。

    除了修炼,便是指点茶锦修炼,顺便也帮幼兽赤猊开启灵智,传授了一门名唤“万象炼星诀”的妖道修行法门。

    ……

    两天后。

    也就是三月三十,袁家之主袁武通、带着袁珞兮、袁珞宇、风晓峰、风晓然等人,以及广陵城黄家之主黄云冲亲自登门拜访。

    苏奕安排了宴席,与之饮酒交谈。

    最后,风晓峰和风晓然被苏奕留了下来,并在当天送往天元学宫中修行。

    这么做,也是避免这一对兄妹再被那些对手胁迫了。

    ……

    四月初一。

    苏奕一鼓作气,足足耗掉七株四品灵药,一举将宗师境一重的修为臻至圆满地步。

    其心脏之地的丙火性灵道光,足可抵达八百丈高空!

    这代表着一种极其恐怖的大道底蕴。

    以苏奕前世的阅历,都不曾听闻,大荒九州古来至今的岁月中,有谁在养炉境淬炼心脏之地时,能够办到这一步了。

    也是这天,苏奕一举迈入宗师二重境,开始修炼肝脏。

    肝者,木之属,孕养乙木性灵,锤炼此地,可疏通周身经络,滋养一身生机,化解体内沉疴污秽之气,助长精气神。

    臻至此境,让得苏奕的实力比之从前,强大了一倍不止。

    ……

    四月初二。

    苏奕收到来自玉京城六皇子周知离的一封信。

    在信上,周知离以一种焦灼担忧的口吻告诉苏奕,如今之大周,皆知道苏奕将在四月初四启程前往玉京城。

    诸多大势力中的狠角色皆已经蠢蠢欲动,试图在路途上阻截苏奕,抢夺苏奕身上的机缘。

    其中不乏一些退隐多年的老家伙。

    在信笺最后,周知离叮嘱苏奕务必要小心,若有可能,希冀苏奕最好改变行程。

    看完信笺,苏奕一笑置之。

    ……

    四月初三。

    苏奕把茶锦送往天元学宫,和宁姒婳约定,在距“宝刹妖山”百里地之外的金柳城见面。

    宁姒婳也会通知镇岳王木晞,到时候一起前往宝刹妖山。

    ……

    四月初四。

    清晨,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

    苏奕一如从前般,洗漱、修炼之后,这才换上整洁的衣衫,撑着一把油纸伞,一个人离开了漱石居。

    他先是在城中的鲜鼎记吃了一顿热气腾腾的早饭,这才迈步往城门外行去。

    就如当年离开云河郡城时一样,对苏奕而言,更喜欢以脚步丈量山河大地,以道心观摩沿途风光。

    餐风饮露,栉风沐雨。

    这一路的所见、所闻、所感,所得,便是修行。

    ——

    ps:明天会努力再补个5更!

    继续求保底月票,就是正版订阅每个月免费送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