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七十章 这点手段 皮毛都算不上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苏奕微微有些怔然。

    这家伙……是要招揽自己?

    就见王琢笑道:“当然,苏公子定会感到唐突,为表诚意,王某可以保证两件事。”

    他伸出一根手指,“第一件事,若公子加入王某所在势力,王某可保证,玉京城苏家,再不敢对付公子。”

    说着,他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件事,王某可保证,让公子不止有机会踏入元道修行之路,且还能得到灵道大修士的亲自指点!”

    “以公子的底蕴和天赋,再加上灵道大修士的指点,以后就是踏上灵道之路,当也并非不可能。”

    说罢,他笑着饮了一杯酒,“这,就是王某的诚意,还请公子考虑。”

    他彬彬有礼,从容自信,谈吐自若,自认换做任何武者在此,怕都很难不动心了。

    毕竟,这是他王琢的保证!

    可惜,他算错了一件事。

    对大周其他武者而言,或许知道他王琢这位天行学宫宫主头上的光环何等之多,威势是何等之盛。

    可苏奕……根本就不知道他那些身份。

    退一步说,哪怕就是知道,也注定会嗤之以鼻了。

    就见苏奕伸手手指,轻轻敲打着身前桌面,道:“想不想听实话?”

    王琢微笑道:“苏公子尽可以直言,王某洗耳恭听。”

    苏奕淡淡道:“你所谓的诚意,在我眼中就是个笑话。”

    “笑话?”

    王琢笑容消失,皱眉道,“还请公子解惑。”

    苏奕想了想,道:“念在你无知的份上,我便破例多说两句。”

    无知……

    王琢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哭笑不得,他倒要看看,苏奕能给出怎样一个理由。

    “我此行前往玉京城,本就是要解决和苏家的恩怨,你觉得我会担心苏家对付我?这是其一。”

    苏奕哂笑,“至于你所谓的灵道大修士的指点,就这等角色,根本不够资格在修行上对我苏某人指手画脚。”

    王琢笑容微滞,似被苏奕那充满不屑蔑视的话语中惊住了。

    半响,他才感慨似的摇头道:“苏公子,年轻气盛是好事,气魄十足也是好事,身怀不为人知的造化更是好事,可是听了你这番话,我怎地感觉,在对灵道大修士的认知上,你比王某想象的要更无知呢?”

    苏奕淡然不语。

    他都懒得再解释。

    无知二字,往往就体现在这种时候,哪怕你说的是大实话,都会被视作夸夸其谈。

    王琢又饮了一杯酒,笑道:“这样吧,苏公子只要有兴趣加入王某所在的势力,有什么要求,尽可以说出来,王某能答应的,统统可以满足。”

    显然,他也懒得和苏奕再掰扯灵道大修士究竟有多恐怖,大概是认为,就是说了,对方也不懂,毕竟太年轻……

    苏奕问:“你是如何找到我的?”

    王琢眼神玩味,道:“难道苏公子不知道,从你即将在四月初四从衮州城前往玉京城的消息传出后,这天下诸多大势力的目光,都已落在了公子身上?”

    苏奕淡然道:“可应该没有人知道,我是从哪条路前往玉京城的。”

    “不,有人知道。”

    “谁?”

    “十方阁。”

    王琢微微一笑,“从公子离开衮州城那一刻,由十方阁豢养的一群‘疾光雀’就在数千丈的高空之上监视公子的一举一动。”

    “这些疾光雀极为通灵,能够配合行动,无论公子走到哪里,你的踪迹必会被第一时间被十方阁的人得知,而后,再以极昂贵的价钱卖给想要得知公子踪迹的人。”

    说到这,他略带肉疼道:“我为了第一时间和公子谋面,可付出了足足五百块三阶灵石。”

    “十方阁……”

    苏奕深邃的眸微微闪动。

    他倒没想到,这个以消息灵通著称于世的神秘势力,竟会借着自己前往玉京城的机会,以兜售自己的踪迹来大发横财!

    这就像是在充当那些敌人的斥候,无论自己走到哪,只要有人掏得起价钱,就能第一时间找到自己!

    “苏公子也看到了,连十方阁都在帮你那些对手的忙,这一路要前往玉京城……注定是杀机四伏。”

    王琢轻声道,“可若你加入王某所在的势力,这一切凶险都将是过眼云烟。”

    苏奕却笑起来,道:“不,我反倒认为这是一桩好事。”

    王琢一怔,有些疑惑道:“好事?”

    “说实话,我这一路上也在思忖,万一那些想要杀我的对手找不到我可该怎么办。”

    苏奕神色坦然道,“可有了十方阁的帮忙,我就放心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不过,十方阁竟还拿我的踪迹来发财,可谓是居心叵测,等以后找个机会跟他们算一算这一笔账便是。”

    王琢听完,彻底怔住,久久沉默。

    他本以为,此次邀请苏奕赴宴,凭自己开出的条件,以苏奕眼下的凶险处境,必会答应自己的邀约。

    可谁曾想……

    完全就不是这样!

    苏奕问道:“对了,能否说说你所在的势力?”

    王琢稳了稳心神,笑容爽朗道:“若公子答应加入,王某自会知无不言。”

    苏奕道:“我若拒绝呢?”

    王琢凝视苏奕片刻,轻叹道:“我希望苏公子莫要拒绝,再认真认真考虑,说实话,公子年纪轻轻,且身怀大造化,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我可真不想让公子就此埋骨于这荒郊野外。”

    说到这,气氛骤然变得沉闷压抑许多。

    在王琢肩膀上,那慵懒的黑色狸猫也是抬起头,幽蓝妖异的瞳冷飕飕看向苏奕。

    苏奕笑了笑,道:“试试?”

    王琢沉默了。

    半响,他轻叹一声,道:“何苦来哉?苏公子可知道,这龙桥驿四周,早埋伏有一场杀机,有精通阵法的宗师五重境人物,有擅长刺杀的先天武宗,有……”

    不等说完,苏奕长身而起,淡然道:“快动手吧。”

    王琢又饮了一杯酒,轻轻拍了拍肩膀上的黑色狸猫,惋惜道:“着实可惜了……”

    哗啦~

    他身影忽地像虚幻的光影般,凭空消失在座椅上。

    紧跟着,一盏盏华灯熄灭,整座富丽堂皇的殿宇骤然陷入黑暗之中。

    轰!轰!轰!

    震耳欲聋的轰鸣响起,大殿四周,有滔天的火焰汹涌而起,夹杂着风雷闪电,煞气滚滚。

    刹那而已,这大殿直似化作狂暴的炼狱,风、雷、火、雾四种力量化作毁灭般的攻击,朝孤零零坐在那的苏奕覆盖过去。

    “一座不堪入眼的微末法阵罢了。”

    苏奕唇边泛起一丝讥诮之色。

    从进入这大殿时,他就看出,殿宇内摆设的二十四盏华灯,皆是布阵之器。

    包括地上的红毯、长桌的摆设,就连王琢所坐的位置,都各藏玄机。

    而在和王琢交谈时,苏奕早已将这大阵的一切窥破。

    思忖时,他早已长身而起,屈指一弹。

    嗤!

    一缕剔透璀璨的青色剑气横空而出,斩在数十丈外的一盏华灯上。

    砰!

    华灯爆碎。

    一片汹涌如瀑似的火焰洪流,堪堪抵达苏奕身前三尺之地,便骤然溃散,化作细碎的符纹光雨消弭。

    嗤!嗤!嗤!

    接下来,苏奕十指连弹,就见一道又一道青色剑气扬起,在黑暗中纵横交错,按着不同的顺序,斩向不同的华灯。

    做完这些,苏奕看也不看,转身朝大殿外行去。

    而在其身后,产生一阵砰砰砰的炸碎声,那是一盏盏华灯被剑气劈开的声音。

    那些由阵法所化的雷霆、风暴、煞雾……皆在苏奕身后纷纷溃散,如褪去的潮水似的。

    前后不过三个弹指的功夫,这布置在殿宇内的大阵轰然覆灭。

    而苏奕,则仪态闲散的推门而出。

    ……

    外界夜雨滂沱,天地昏暗。

    距离龙桥驿站十多丈之外,王琢轻轻抚摸着怀中的黑色狸猫,目光望着远处那陡然陷入黑暗中的楼阁,不禁轻叹道:

    “如此一个惊采绝艳的少年郎,我可真不舍得他死……”

    在王琢旁边,立着一个足有丈许高的威猛巨汉,手握一柄伞,帮王琢遮挡倾盆而下的雨水。

    巨汉自己则完全暴露在雨水中,任凭冲刷。

    威猛巨汉咧嘴一笑,瓮声瓮气道:“大人,我们不杀他,他也会被其他人杀死,与其如此,不如让他身上的造化便宜了我们。”

    “造化……”

    王琢眸光闪烁,唏嘘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诚不我欺呐。”

    说着,他扭头看向另一侧,那里站着一个精神矍铄,身影瘦小的老者。

    “涌鸣兄所布置的‘小雷火阵’倒是不俗,依我看,即便杀不死那苏奕,也足以将其重创。”

    王琢评价道。

    瘦小老者擦了擦脸上雨水,谦虚道:“大人谬赞了,小老这点布阵之道,也不过是皮毛而已。”

    话虽这般说,眉宇间却尽显得意。

    就在此时——

    “皮毛?依苏某看,这阵法之粗鄙,连皮毛也谈不上。”

    伴随着一道淡然的声音,在王琢等人错愕目光注视下,苏奕那颀长的身影施施然从远处那一座楼阁大殿中走出。

    他先是撑起油纸伞,这才一脚走进雨势滂沱的夜色中,朝王琢他们那边走去。

    ——

    ps:第二更送上,晚上7点左右,再来个2连更~

    诸君有月票的请支持一下,争取今天能杀进前20,金鱼先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