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冥冥中自有天注定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剑道第一仙 九桃小说(9txs.com)”查找最新章节!

    石澜山肃然抱拳,沉声开口道:

    “黎仙长,游公子,石某刚刚得到斥候消息,那苏奕刚已经离开兰陵萧氏,直接出城,看其方向,似乎是朝我们这边行来!”

    游星霖顿感意外,讶然道:“此子莫非是要来对付你?”

    石澜山点了点头:“前阵子,我曾出手,帮兰陵萧氏大长老萧仲瀛一个大忙,或许,正因为此事,让苏奕视我为敌。”

    他说的含糊不清。

    可游星霖和中年道士也懒得刨根问底。

    世俗中的纷争而已,他们可看不进眼中。

    “我本欲见一见此子,不曾想,此子却已直奔此地而来,如此甚好,倒也省得我去亲自走一遭了。”

    中年道士捻须而笑。

    他声音温醇,云淡风轻,显得无比从容。

    “呵呵,这就叫自投罗网。”

    游星霖感慨似的说道,“我听师尊说过,夺舍者的心态,兀自保留着其本尊时的秉性和脾气,越是这种人,越无视世俗中的力量,自以为可横行无忌,不把任何人放在眼中。”

    “看一看苏奕此子的行径,便是如此,可惜,他这次怕是根本想不到,这次有黎师叔坐镇于此!”

    中年道士微微一笑,道:“星霖所说倒也不错,不过,对付夺舍者的时候,可不能大意了,似这等角色,往往掌握着不为人知的底牌,不可不防。”

    夺舍者!!

    石澜山听到这,不由暗自一惊,禁不住道:“黎仙长,这苏奕……真的是被夺舍了?”

    中年道士点了点头:“极可能就是如此,否则,根本无法解释为何一个宗师三重的少年,能够轻易斩杀先天武宗了。”

    “怪不得。”

    石澜山恍然似的说道,“很多年前,这苏奕还只是一个备受冷落的苏家庶子,遭受过不知多少打压,其自身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特殊的地方。可自从数月前,此子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止修为突飞猛进,连战力也是变得可怕之极,原来,他竟极可能被夺舍了!”

    “这就叫事出反常必有妖。”

    游星霖语气淡然,“王爷不必担心,那苏奕若来,就打开营地大门,放其进来便可。”

    石澜山心中振奋,道:“如您所愿!”

    中年道士笑了笑,抽出背后剑囊内的归元剑,横陈膝前,以手指轻轻摩挲剑身,眼神温柔而专注。

    “老伙计,这次斩了苏奕,定要好好犒劳你!”

    他心中喃喃。

    ……

    ……

    “苏先生,前方十里外,便是拂云岭,摩云王石澜山和其麾下的大军便驻扎在拂云岭一侧。”

    萧天阙指着远处说道。

    苏奕嗯了一声,负手于背,自顾自前行。

    之前,镇平了兰陵萧氏的内乱后,苏奕便决定,趁此机会,顺手把摩云王石澜山解决了。

    这既是为萧天阙他们报仇,也是帮兰陵萧氏铲除一个隐患。

    凭此事,或许便足以震慑大周天下,让那些个和他苏奕为敌者,不敢对他身边的人乱来。

    得知苏奕的打算,萧天阙毫不犹豫主动请缨,要亲自为苏奕带路。

    苏奕没有拒绝。

    “苏先生,摩云王石澜山麾下有三万精锐悍卒,除了他本人外,尚有两名副将是先天武宗,其他宗师人物,更不少于百人……”

    想了想,萧天阙还是忍不住说道,“我们……就这样过去?”

    他有些担忧。

    毕竟没亲眼见过苏奕斩杀先天武宗的一幕幕,再一想到摩云王石澜山的滔天威势,难免忧心忡忡。

    “莫担心,等到了地方,萧老只需等在远处便可。”

    苏奕随口道。

    世俗中的千军万马,也不抵修士的擎天一剑。

    更何况,对现在的苏奕而言,别说是宗师人物,就是先天武宗,也极少有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

    萧天阙深呼吸一口气,点了点头。

    很快,拂云岭在望。

    就见一座缭绕在白云间的山岭,盘绕在大地之上,山色苍青,云蒸霞蔚。

    山岭一侧,则是一片广袤的原野,一座规模极大的军营矗立其中,搭建着烽火台、哨所、碉楼、殿宇等等建筑。

    远远一望,军营之地上空,铁血肃杀之气仿似狼烟般直冲云霄!

    此时,军营大门敞开,宽敞的道路两侧,各立着一排身负重甲,手握长戟,气息凶悍的士卒。

    呜呜呜~~~

    当苏奕和萧天阙的身影在极远处出现,一阵苍茫的号角声猛地响起。

    轰隆!轰隆!轰隆!

    军营内,上万大军披坚执锐,化作森严阵型,仅仅是这支大军身上弥散的气血汇聚在一起,映现在虚空中,就如狼烟血云在翻腾,景象骇人。

    “苏先生,摩云王似乎早已料到我们会来了。”

    萧天阙神色凝重。

    对他这等世俗中的宗师人物而言,远远看到这样肃杀压抑的一幕,内心也难免压抑沉重。

    “这样岂不是更好?萧老,你就留在附近等待便可,我去见识见识这摩云王的手段。”

    苏奕说着,自顾自朝前行去。

    他一袭青袍,仪态出尘,负手于背前行,直似闲庭信步般,那等风采,让萧天阙内心的压抑和沉重莫名消减了许多。

    “苏先生,老朽等您凯旋!”

    萧天阙肃然拱手。

    他知道,自己若跟上去,非但帮不上忙,反倒会成为苏奕的累赘。

    苏奕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

    营地大门前,一众凶悍士卒目光齐刷刷看过来,目光锁定在苏奕那颀长的身影上。

    一个个仿似凶神恶煞。

    那等无声的肃杀威势,齐齐压在一人身上,换做寻常武者,怕是早已被吓得肝胆欲裂,惶恐不安。

    可苏奕却似浑然不觉,直至抵达营地前,他顿足在那,开口道:“摩云王石澜山何在?”

    声如清越龙吟,响彻天地,轰隆隆扩散而开。

    顿时,那一众披坚执锐的凶悍士卒皆耳膜刺痛,气血翻腾,眼前直冒金星,神色骤变。

    以至于,那肃杀森严的阵容都出现一阵骚乱。

    “哈哈哈!”

    一道豪迈的大笑响彻,就见营地中,大步走来一个高大瘦削的男子。

    他头戴峨冠、身披紫色蟒袍,肤色古铜,面颊冷厉刚毅,一对眸开阖间,冷芒流窜,神魂夺魄。

    正是摩云王石澜山!

    天下九位外姓王之一,名震大周的先天武宗存在。

    石澜山身后,尾随一众气息强劲的将领人物,有男有女,强大的有先天武宗修为,弱的也在宗师境内。

    此时他们浩浩荡荡而来,恰似众星捧月,衬得石澜山威势愈发不凡。

    直至来到营地大门前,石澜山顿足,眸如冷电,遥遥落在苏奕身上,略一打量,便笑道:

    “三少爷大驾光临,着实让石某又惊又喜,就是不知道,三少爷此来,所为何事?”

    他仪态威严,睥睨张扬,气势极为迫人。

    苏奕瞥了石澜山一眼,淡淡道,“苏某此来,只做一件事,取你项上人头,以震慑天下宵小之辈。”

    石澜山禁不住仰天大笑,声如滚雷,“三少爷快人快语,石某也不遮遮掩掩,想拿石某的脑袋?可以!石某就问一句,三少爷敢不敢前来我这大军阵营中一战?”

    “这天下,还没有我苏某人不敢去的地方。”

    苏奕轻飘飘开口。

    石澜山大手一挥,喝道:“击鼓,请三少爷!”

    咚!咚!咚!

    军营内的碉楼上,一座座巨大的战鼓擂动,声如九天滚雷,响彻天地间。

    那镇守军营内的上万大军,也跟着如潮水般动了,铁甲森森,寒光烁烁,让出一条通往军营深处的路径。

    石澜山作出一个请的动作,道:“请!”

    在这所有人目光注视下,苏奕没有任何犹疑,迈步上前,神色淡然,如入无人之境。

    那泰然自若的神态,让石澜山瞳孔也不禁眯了眯,意识到仅仅凭借大军之威,根本震慑不了苏奕这等强横角色了。

    他没有再进行试探,率先在前带路。

    “苏先生,一定要小心啊……”

    远远地望着这一幕,萧天阙不禁握紧了双手。

    营地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武斗台,足有百丈范围,以坚硬的玄煞精钢浇筑而成,漆黑坚固。

    远远地就看到,那武斗台前,立着两道身影。

    一个俊美轩昂,身着风火道袍的青年,一个背负剑囊,身着藏青色道袍,柳须飘然的中年道士。

    苏奕目光一扫,直接忽略了那俊美青年,微微在中年道士身上顿了顿,便收回目光。

    与此同时,就见石澜山匆匆上前,肃然拱手道:“黎仙长,游公子,苏奕来了!”

    游星霖点了点头,道:“王爷可以先退下了,这里交给我和师叔便可。”

    石澜山领命退开,再看向苏奕的目光时,就如看着一个死人,充满了戏谑和怜悯,这可真叫做自投罗网,怨得了谁?

    游星霖望着苏奕,微微一笑,拱手道:“我叫游星霖,来自大秦玄月观,身边的是我师叔黎昌宁。”

    中年道士云淡风轻地笑了笑,朝苏奕稽首道:“黎某见过苏道友。”

    苏奕目光一扫四周,这才看向中年道士黎昌宁,神色平淡道:“你们这是要替石澜山出头?”

    黎昌宁笑容温煦,声音醇厚:“不,我二人此次本就是为苏公子而来,只是没想到,苏公子却竟自己找上门了,这一切,让黎某想起了一句话。”

    “什么话?”

    苏奕眉毛微挑。

    黎昌宁捻须而笑,道:“冥冥中自有天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