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三百七十三章 辟谷之秘 至强道种

    众人震撼时。

    花信风歉然道:“我兄长性子直,出手从不留情面,以至于让六殿下屈膝跪地,颜面尽失,实在是很抱歉。”

    话虽这般说,她那眉梢和眼角之间,却尽是与有荣焉的骄傲和笑意。

    “道什么歉,我说过了,他这叫自取其辱。”

    苏奕淡然开口。

    “呃……”

    花信风眼珠滴溜溜一转,露出不好意思的神色,对四周众人道:“你们看,我兄长性子就是这么直,这是天生的,这辈子怕是改不掉。”

    众人:“……”

    秦弗气得差点吐血。

    他本镇压跪地,本就丢尽颜面,无地自容,花信风这番阴阳怪气的话语,无疑于伤口撒盐,心头捅刀。

    苏奕直接就将他无视了。

    这等蝼蚁般的小角色,怎么可能入得了他的眼?

    若不是不合时宜,他早出手将这夺舍者的神魂抽出来,根本不会这般轻饶了。

    秦弗见状,心中松口气之余,内心又涌起被无视的耻辱感,比被人践踏更可悲的是,人家连践踏你的兴趣都没有。

    “该你了。”

    苏奕目光看向商洛语。

    在场众人心中一紧,皆意识到,这来自大夏的年轻人,绝对是个狠茬,不动手时平平无奇,极容易被忽略,一旦动手,简直强势到不知收敛的地步!

    商洛语眉梢间浮现一抹凝色。

    但她并不畏惧,面对苏奕的目光,径直长身而起,神色清冷道:

    “大周苏奕在先天武宗境时,便有剑杀元府境修士的逆天之力,你和他比,还差得太远。”

    这番话,得到了在座大多人的认可。

    纵然仇视苏奕,谁也不能否认,苏奕过往战绩之恐怖。

    只是……

    花信风唇角却狠狠抽搐起来,憋笑憋得很辛苦。

    她都没想到,商洛语会拿苏奕过往战绩,来诋毁苏奕自己……

    苏奕眼神也有些古怪,哦了一声,道:“我也给你一个先出手的机会。”

    之前,他给秦弗先出手的机会,结果秦弗被轻松镇压了。

    现在,面对辟谷境修为的商洛语,他同样说出这番话,那等轻松的姿态,让在座众人心中皆感觉有些不对劲。

    “呵。”

    商洛语眉梢间泛起一丝冷意,她修行至今,还没有遇到过如此狂妄的角色。

    这让她也有尊严被挑衅的感觉。

    “刀剑无情,你可要当心了。”

    商洛语说着,正要出手。

    秦洞虚忽地笑着开口道:“行了,这位来自大夏的小友,已证明了自身实力,再切磋下去,非闹出矛盾不可。”

    苏奕眉头微皱。

    花信风已第一时间来到他身边,传音道:“公子,暴露太多实力也不好,容易被那些老家伙忌惮,等进了乱灵海,有的是机会收拾这些战利品。”

    在她眼中,在座那些大人物,已被定义成战利品了……

    同一时间,花信风神色一整,矜持中带着骄傲,淡淡道:“秦前辈既然这么说,是否也意味着,我和兄长已经得到您的认可了?”

    秦洞虚哈哈大笑起来,目光一扫在座众人,道:“

    诸位道友相信也没有意见吧?”

    秦洞虚都这般说了,谁还会反对?

    此事就这般敲定下来。

    商洛语默然,重新落座,只是偶尔看向苏奕的目光,隐隐带着一丝冷冽的味道。

    ……

    深夜。

    苏奕和花信风离开天水山庄,返回东孚郡城住处。

    “你今日打着榴火真君的幌子行事,怕不是临时起意吧?”

    路上,苏奕问。

    已是深夜,疏星朗月,城中行人渐稀。

    “不错。”

    花信风坦然道,“不过,公子放心,榴火真君已返回大夏,她就是知道,短时间内也不会找咱们的麻烦。”

    说到这,她微微一笑,道:“当然,我也知道,公子定然不会忌惮这些,你之所以这般问,肯定是觉得我撒谎太多,以至于心里怀疑,我这人不老实吧?”

    苏奕摇头道:“错了,我不在乎这些,我只是想提醒你一句,你现在的容貌是假,名字是假,行事手段也真真假假,这些对我而言,都无所谓,只要不碰触我的底线便可。”

    花信风呆了一下,眨了眨灵秀的眸,好奇道:“那公子的底线是什么?”

    苏奕随口道:“背叛。”

    花信风顿时笑道:“公子放心,此次我们合作,我断不会有二心。”

    苏奕没有再多说,负手于背,朝前行去。

    花信风连忙跟随其后,只是看向苏奕的背影时,她那深邃漂亮的明眸,却带着一丝丝的好奇。

    今日的宴席上,苏奕一眼就识破秦弗、商洛语的底细,这带给她极大的震撼。

    而苏奕所施展的易容秘术,更是精妙绝伦,偌大的宴席上,那些大人物的目光何等老辣,可到最后,却竟没有一人看出一丝蹊跷。

    这一切,让花信风内心的好奇都被勾起。

    以往时候,作为大周十方阁的长老,她近乎搜罗了和苏奕有关的所有情报。

    苏奕的来历、出身、经历,所参与的大小战斗,以及其秉性、喜好、修为等等,全都被她研究了不知多少遍。

    曾经,她也怀疑苏奕是个夺舍者,可直至苏奕杀上玉京城苏家时,她毫不犹豫否定了这个推断。

    若真是夺舍者,哪可能会去不惜一切去找苏家复仇?

    可让花信风感到无解的是,她越研究苏奕过往事迹,就越感觉苏奕身上秘密太多,就如一个无人可参透的谜团般。

    直至此次亲自和苏奕一起行动,花信风才猛地意识到一件事,和苏奕接触越多,就越让人感到不可思议,完全就无法让人真正摸清楚他身上究竟藏了多少秘密。

    到现在,花信风不得不承认一个现实——

    自己的好奇心,已完全被苏奕黏住,甚至都有些无法自拔的感觉,就像喝酒一般,越喝越上头……

    “我可不能就这样沦陷了!”

    直至返回住处时,花信风暗自深呼吸一口气,警告自己,一定要按捺住内心的好奇。

    好奇心会害死猫。

    好奇心也会让女人沦陷!

    花信风可不想让自己不知不觉地沦陷了。

    苏奕可不知道,花信风内心有这么多想法。

    他此时正在打坐修

    炼。

    前不久在天元学宫炼制的两仪九清丹,已只剩下五颗。

    按照每天吞服一颗的状况,五天后,他便可彻底将先天武宗境锤炼到圆满地步,可以开始去尝试突破辟谷境。

    辟谷境是元道三大境的第一个境界。

    也是修行之路的起始。

    能否在辟谷境中筑就雄厚无比的根基,足以影响以后道途。

    像武道四境,最本质的目的,就是在为踏足辟谷境时做准备。

    苏奕在此次转世重修之初,就以绝武皇所缔造的堪称大荒第一筑基法的松鹤锻体术进行修炼,先后淬炼出“诸窍成灵”“隐脉”“道罡”“五蕴性灵”等堪称震烁古今的大道底蕴。

    且在九狱剑力量的共振下,让他每一种大道底蕴皆实现进一步的升华和突破。

    不夸张的说,如今他在武道四境所筑的根基,早已远超前世同一境界的时候,放眼大荒九州亿万修行之辈中,也称得上独步无双。

    而这一切的努力,皆是在为踏足元道之路的第一个大境界做准备!

    所谓辟谷,便是可以摆脱世俗食物的羁绊,餐霞饮露,炼化元气来强壮己身。

    也就是世俗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气”。

    辟谷者,可饮金泉之液,食银石之髓,可吞吐天地元气于体内,亦可掌腾云驾雾之术,凭虚而游四海,驭风唤雷、无惧水火。

    故而,世俗皆称之为“陆地神仙”。

    而在修行者眼中,踏足此境,便等于踏足大道之上,寿元可暴涨三百载,摆脱世俗寿元之枷锁!

    对苏奕而言,踏足此境,更是重中之重。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

    九尺之台,起于累土。

    辟谷境是大道之始,更是修行之根,根基不牢固扎实,又怎能长出参天而起的大树?

    “也不知当我踏足辟谷境时,又能筑成何等品相的元力种子了。”

    修炼时,苏奕不禁悠然向往。

    成为辟谷境修士,便可在体内种下元力种子,元力种子品相越高,代表大道根基越雄厚。

    在大荒九州,关于元力种子的划分,不同的道统有不同的评判标准,佛门将元力种子称作涅槃根,分作九叶,一叶一世界。

    道门将元力种子称作元胎,分作三重九等。

    魔门更直接,将元力种子简单分作两种,魔种和非魔种。

    但有一个被所有顶级道统公认的事实是,“道种”为最顶级的元力种子。

    所谓道种,就是蕴含道韵的元力种子。

    在踏足辟谷境时,就能拥有道种者,被视作天生的修行种子,千中无一,极为稀罕。

    道种的品相因人而异。

    厉害者,在破境时,引来天地异象,大道共鸣,结出的道种呈现出神妙莫测的异象。

    有的道种可衍化山河之相、日月之形,有的则化为各种玄妙宝物的形态,有的甚至能凝结为雷、电、风、火等图腾符号。

    各有各的玄妙和威能,如若天赋般,让修行者拥有远超寻常之辈的大道根基和力量。

    不过,对苏奕而言,这些道种或许稀罕,但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此次转世,图谋的是一颗真正的至强道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