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三百七十四章 邪道巨枭

    前世时候,苏奕曾耗费数千年时间来研究辟谷境。

    仅仅是搜罗的和辟谷境有关的古老典籍,便有上万种之多。

    若论在“道种”的认知上,他自问放眼大荒天下,纵观古今岁月,怕也没有人比他更了解。

    所谓至强道种,原本仅仅只是流传在大荒九州的一个缥缈传说。

    传闻中,一些天资和根骨足以惊艳诸天的妖孽人物,在踏足辟谷境时,会遇到极可怕的劫数,宛如禁忌,古来至今,还不曾有人能从此劫下活下来。

    故而,一直流传说,若谁能够从此劫中活下来,便能凝结出真正的至强道种!

    这自然是一种推测。

    因为古来至今根本无人能渡过那等禁忌般的劫数,故而谁也不知道,所谓的“至强道种”是否真的存在。

    可苏奕却敢肯定,这等大道根基是存在的!

    这是他从“轮回”中得到的答案,在幽冥之地,便存在着有关“至强道种”的记载。

    说此等道种,是在禁忌中搏一线生机,于极尽毁灭中缔结出的完美道种,由于为天道所不容,故而在尝试凝结此道种时,最易遭受天谴!

    苏奕自然不怕什么禁忌劫数,也根本无惧什么极尽毁灭。

    此次转世,他本就是要求索更高的剑途,自然不可能错过凝结至强道种的机会了。

    ……

    翌日一早。

    东海之畔。

    足有百丈长的“化岳楼船”载着以秦洞虚为首的一行人,朝东海深处掠去。

    苏奕和花信风也在其上。

    “按照这艘宝船的速度,两天后,便可抵达乱灵海的边缘地带。”

    化岳楼船上的一座雅间内,花信风坐在桌前,水灵灵的眸打量着雅间内的摆设,喜滋滋道,“唔,若此行顺利,这艘宝船以后就是我们的了。”

    苏奕立在轩窗处,眺望远处。

    金色的阳光洒在蔚蓝的大海上,仿佛跃动的碎金,荡漾在波澜起伏的浪潮上,熠熠生辉。

    由于化岳楼船是遁空飞行,让得视野也变得极辽阔,远远地,还能看到许多渔船漂浮在海面上,帆影点点,偶尔有海鸟成群飞翔,洒下一串嘹亮的清啼。

    略带湿意的海风吹来,让人心旷神怡。

    “这艘宝船谈不上多厉害,只能当做座驾行动,大而无当,也太招摇,极容易被海中潜伏的妖兽盯上。”

    苏奕吹着海风,抿了一口酒。

    “呃,公子不喜欢的话,可以让给我呀。”

    花信风笑嘻嘻说道。

    “随便。”

    苏奕说着,折身坐在桌前,拿出一些空白玉符,开始一一祭炼起来。

    “公子这是在炼制什么秘符?”

    花信风好奇道。

    苏奕随口道:“若按你所言,群仙剑楼当初真的是一个皇级道统,那么这个势力所留下的遗迹中,必有诸多机关和杀阵,别说这船上的那些元道修士,就是灵道大修士要探寻其中的机缘,怕也会遭遇诸多致命般的威胁。”

    花信风心中一凛,道:“秦洞虚那老家伙手中,掌握着一份秘图,和他们一起行动时,应当可以避开诸多凶险。”

    苏奕哂笑摇头:“且不说那秘图是真是假,就是真的,也注定派不上大用场,毕竟,无数岁月过去了,谁敢说那群仙剑楼遗迹中的一切,没有发生过变化?”

    顿了顿,他瞥了花信风一眼,道:“更何况,一份秘图而已,或许可以让人提前辨认出其中所埋伏的凶险和杀劫,可一旦这些凶险爆发,又有几人能避开?”

    前世的苏奕,走遍大荒诸天,闯过不知多少大凶之地,若论经验之丰富,比这世间修行之辈高到不知哪里去了。

    花信风眉宇间浮现一抹凝色,道:“这么说,公子此刻所炼制的玉符,就是在为探寻机缘时做准备?”

    “不错。”

    苏奕点头。

    他此刻炼制的秘符,有可以挡劫化灾的“替身符”,有能够遮蔽身上气息的“敛息符”,有可以侦测力量波动的“测凶符”……

    足有十余种之多。

    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以他如今的修为和力量,去探寻一个极可能是皇级道统所留的遗迹,只能提前做足各种准备。

    若换做他前世最巅峰时,根本无须这般麻烦,一人一剑,直接杀进去就行了。

    “公子,你炼的这些秘符能否分我一些?”

    花信风漂亮的眸看向苏奕,带着期盼之色。

    “你跟在我身边就行了。”

    苏奕直接拒绝。

    这些玉符看似容易炼制,实则极消耗心神力量,且所用空白玉符,皆是达到五品的灵玉,价值昂贵。

    苏奕自己都不够用,哪可能再赠给花信风了。

    “哦~~”

    花信风难掩失落,以前时候,她想要什么东西,只要开口,谁都会眼巴巴地主动送上门。

    可苏奕,竟不假思索就拒绝了!!

    “这家伙的性子,可真是不讨女孩子欢心啊……”

    花信风暗自嘀咕。

    与此同时——

    化岳楼船顶层的一座大殿内。

    秦洞虚、顾青都、游长空、澄真、聂行空五人汇聚在一起,正在进行密谈。

    “秦某昨天已得到明确消息,此次前往乱灵海深处探寻机缘的强者虽多,可真正值得我们重视的,只有一股势力。”

    童颜鹤发的秦洞虚捻须开口,“一个是以阴煞门门主‘童星海’为首的邪道势力,在其身边,汇聚了十多个邪道枭雄。”

    “仅仅我知道的,便有血魂山‘天蛇老妖’、九煞河‘青鲨水君’、金焱岭‘金尸老魔’。”

    “这三个老东西,一个比一个残忍谲诈,像天蛇老妖,早在五十年前时候,就在一场惊世雷劫中,一举破境,踏足元府境中。”

    “青鲨水君和金尸老魔,也都是成名多年的狠茬子,前者精通御水之法,后者精通诸多诡异可怕的秘咒。”

    “他们如今和阴煞门门主汇合在一起,绝不容小觑了。”

    听到这,在座众人眉梢间皆浮现一抹凝色。

    毋庸置疑,当前往探寻群仙剑楼的机缘时,极可能会和这一群邪道老魔头碰上。

    “除了这些角色,我们还要警惕‘夺舍者’。”

    秦洞虚眸光闪烁,“此次群仙剑楼遗迹横空出世的消息,闹出的

    动静太大,不出意外,以往那些年里,蛰伏在大秦、大魏、大周三国境内的夺舍者,极可能会参与进来。”

    “这些夺舍者,无论修为高低,都不能小觑了,诸位应该清楚,能够从异界降临到苍青大陆的角色,其本尊最弱都有灵道层次的修为,那么现在来的仅仅只是他们的一股神魂力量,可他们所掌握的秘法和底牌,注定不会少了。”

    此话一出,在座众人皆神色各异。

    夺舍者!

    对他们这些立足在世俗巅峰的修行者而言,自然不会陌生了。

    “秦兄可有确切的夺舍者名单?”

    游氏一族的太上长老游长空问道。

    秦洞虚摇了摇头,“这些家伙,皆一个比一个会掩藏身份,他们若不主动暴露,几乎很难辨认出来。”

    闻言,不少人都点头不已。

    夺舍者最让人忌惮的,就是身份极神秘,就是他们这些修行者,仅凭肉眼和神念力量,也无法辨认出谁是夺舍者。

    “或许,在我们这艘船上,就有夺舍者的存在。”

    上林寺藏经楼长老澄真开口,他枯瘦如柴,白眉白须,此话一出,让不少人脸色微变。

    “澄真道兄莫非看出了什么?”

    秦洞虚问。

    “那来自大夏的一对兄妹,就极为可疑。”

    澄真神色平静,声音沙哑缓慢,“按照秦道友的说法,他们手持榴火真君二弟子绿云的令牌而来,可关于他们的来历,依旧存在诸多疑点。”

    众人目光闪烁。

    “我也有此怀疑,他们出现的太巧了,并且,我们也没有办法去印证他们是否真的和榴火真君有关系。”

    顾青都沉声开口,“若万一他们包藏祸心,另有图谋,我们必须提前防范一二。”

    秦洞虚神色一阵明灭不定。

    半响,他眸子中冷芒一闪,道:“此事好办,接下来的路上,找一些机会,再去试探一下他们便可。若他们的身份真的有问题,就提前把他们灭了便是!断不会让他们影响到我们的行动了!”

    ……

    两天后。

    远处海面上,变得阴森可怖。

    厚重的黑色雷云,遮天蔽日,偶尔有沉闷的雷音响彻,有妖异可怖的血色闪电闪烁,海面汹涌如怒,掀起惊涛骇浪。

    那天海之间的气息,变得狂暴混乱,阴沉灰暗,压抑得让人都有喘不过气的感觉。

    抵达这里,就等于进行乱灵海的边缘地带!

    化岳楼船飞遁的速度,也变得缓慢起来,小心翼翼。

    因为这片海域中,浪涛排空,偶尔有接天而起的风暴肆虐,横移海面上,动辄就能将化岳楼船这等宝物撕成碎片了。

    楼船上,苏奕凭栏而立,看着远处那宛如末日般的混乱狂暴景象,深邃的眸中不由泛起一丝凝色。

    这乱灵海的天地气息极混乱,呈现出崩坏、毁灭般的诡异景象!

    “这片海域很久以前定然曾发生大灾变,让得天地秩序遭受严重毁坏,历经无数岁月变迁后,才形成了这样一片混乱崩坏的景象……”

    苏奕自语。

    海风刮来,吹得他衣袍飘飞,猎猎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