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三百九十九章 葛谦身上的蹊跷

    “再不出来,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当苏奕的声音再次响起,葛谦一咬牙,拿出一沓珍藏在身的秘符,分别贴在臂膀,胸腹,大腿,背脊等部位。

    而后,他犹不放心,又取出一副护心镜贴在胸口,佩戴一对护腕。

    最后,他又摸了摸杏黄道袍内穿着的一层灵甲,将左手搭在腰畔玉带上。

    玉带是储物法器内,还藏有各种诸般保命手段……

    葛谦确定,就是碰到灵道大修士,也足可凭借这一身的防御宝物杀出一线生路。

    可一想到去面对苏奕,他心中还是有些发虚。

    “罢了,逼急了,小爷大不了把识海中那老家伙供出来当挡箭牌!”

    葛谦一咬牙,身影从海底掠起。

    哗啦~

    海面掀起浪花,葛谦的身影甫一出现,就朝远处的苏奕深深鞠躬见礼,清秀脸颊上尽是忐忑和钦佩,道:

    “苏前辈神通广大,慧眼如炬,竟一眼便窥破晚辈藏匿之地,让晚辈叹为观止。”

    他姿态摆的很低,直接以晚辈自居,言辞洋溢着赞美、惊叹、敬畏等情绪。

    那认怂的样子,让人完全无可挑剔。

    苏奕都不禁怔了一下,不解道:“你一个先天武宗,却能够以敛息法瞒得过灵道大修士的神念力量,想来也不是寻常人物,可为何……却这般畏畏缩缩的样子?”

    葛谦飞快用右手擦了擦额头冷汗,道:“在苏前辈这等高人面前,晚辈着实无法不紧张。”

    苏奕笑起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葛谦。”葛谦飞快答道。

    “原来你就是葛长龄那个徒弟,怪不得。”

    苏奕恍然。

    他很早就曾听葛长龄说过,他那个徒弟无比谨慎小心,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苏前辈认得晚辈师尊?”葛谦一喜。

    “不错。”

    苏奕点头,似笑非笑道,“我还听说,你身上有古怪,疑似继承了某种古老传承,也极可能是藏有其他的秘密。”

    一下子,葛谦浑身汗出如浆,脸色都变了,期期艾艾道:“苏前辈莫非怀疑我是夺舍者?”

    苏奕笑道:“之前的确有所怀疑,但现在见到你之后,已经确定你没有被夺舍。”

    葛谦稍稍松了口气,道:“那晚辈就放心了。”

    “行了,此间事情已了,我打算返回大周,你要不要一起?”

    苏奕问。

    葛谦下意识摇头,开什么玩笑,若是可能,他宁可一辈子不和苏奕再见面!

    这家伙太危险了!

    似乎感觉自己拒绝的太快,葛谦连忙补充道:“呃,苏前辈别误会,晚辈只是另有要事,决定前往大夏走一遭,暂时不打算返回大周。”

    “大夏?也罢,你且自便就好。”

    说着,苏奕折身而去。

    他自然一眼看出葛谦身上有古怪,不过,念在对方是故人徒弟的份上,倒也没有继续去试探。

    直至目送苏奕那颀长的身影消失,许久,葛谦这才直起身体,长长吐了一口浊气,喃喃道:

    “还好还好,这次沾了师尊的光,否则,以苏奕这家伙的秉性,怕不可能

    这般轻易放过我……”

    说着,他这才感觉浑身都被冷汗浸透,禁不住一阵自嘲:“虽说怂是怂了一些,可起码能活得更久一些,这……不就是我一直求索的大道之路么,不求名震天下,但求可苟活永生……”

    “丢人现眼!”

    识海中,老家伙的声音响起,毫不客气讽刺了一句。

    葛谦登时气得跳脚,咬牙切齿道:“老东西,刚才你怎么不动弹?像只咽了气的老王八一样,恨不得缩成一团,真正丢脸的,应该是你吧!”

    “蠢!我若不收敛气息,必然会被那姓苏的察觉,到时候,我倒霉不要紧,可以后,谁还为你传道授业,指点迷津?”

    老家伙冷哼,“好了,不谈此事,你刚才说你要去大夏?”

    “不错!”

    葛谦一咬牙,“若有机会,我也不介意去参加一下那兰台法会!”

    “哟,有出息了啊!”老家伙啧啧称奇。

    “我想过了,这天下越来越动荡和危险,而大夏能人无数,强者如林,就是天塌了,也有人先撑着,而我只要低调一些,应该不会遇到什么灭顶之灾。”

    葛谦深呼吸一口气,道,“这就叫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大夏这株参天大树在,足可替我遮风挡雨。”

    老家伙愣住了,这才终于明白,葛谦之所以去大夏,原来是抱着趋吉避凶,继续苟活的目的!

    “你小子……可真是怂到了一种登峰造极的地步。”

    老家伙很无语。

    葛谦没有理会,扭头就走了,步伐匆匆,简直像拼命般,根本不愿再在这片海域呆上片刻。

    ……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苏奕大袖翩翩,凌虚迈步。

    踏足辟谷境后,一身修为和天地之气相通,只需运转修为,便可凭虚御风,飞天遁地。

    远不像先天武宗境时那般,只能由自身的先天之气托着,凌空飞渡。

    刚离开群仙剑楼遗迹所在的区域,苏奕一路上就察觉到了一些属于修行者的气息。

    这些修士皆远远地躲着,不敢靠近。

    尤其当看到他的身影时,皆低眉敛息,大气都不敢出,一副随时都会远远逃掉的架势。

    苏奕没有理会。

    之前在战斗中,他就察觉到,附近海域上还有不少属于修士的气息出没。

    既然这些修士在之前的时候,都没有掺合进来,苏奕哪可能计较了。

    “嗯?”

    忽地,苏奕注意到远处海域上,有着两道熟悉的身影,正在朝自己靠近。

    赫然是云琅上人和兰娑。

    “两位之前也来了?”

    苏奕问。

    云琅上人先是抱拳见礼,惭愧说道:“我和兰娑在附近海域盘桓了数日,一直不敢靠近,只能远远观望。”

    苏奕点了点道:“事情已经结束了,两位是否要一起返回?”

    “能和道友一起同行,是老朽的荣幸。”

    云琅上人笑呵呵答应下来。

    苏奕敏锐察觉到,云琅上人和以前变得不一样了,面对自己时,带上一种以前没有的敬畏之意。

    再看兰娑,从见面之后,那如刀凿斧刻般精致绝美的脸庞上,就有这

    一抹挥之不去的恍惚之色。

    “兰娑姑娘,你这是怎么了?”

    苏奕问。

    “啊?没什么。”

    兰娑如梦初醒似的,连连摇头。

    云琅上人心中感慨,他明白兰娑的感受。

    在刚才时候,他们一起远远地看到了苏奕是如何渡劫证道的,也看到那一个个恐怖存在,是如何被苏奕所杀的。

    那等震撼,让云琅上人至今都有做梦般的不真实感,更何况是兰娑?

    “对了,苏兄,之前的时候,有许多修士都和你一样,进入了那群仙剑楼遗迹,可他们至今却不曾出现,莫非……是发生了意外?”

    兰娑稳了稳心神,问出声来。

    “都死了。”

    苏奕道。

    云琅上人和兰娑对视一眼,内心又是一阵翻腾,果然,秦洞虚等大秦最顶尖的一批修行者,都已遭难!

    兰娑似不敢相信,问道:“商洛语……也死了?”

    苏奕点了点头,道:“不错,我记得,她不是一直和你作对么,她死了,你该高兴才对。”

    兰娑笑起来,道:“我只是太意外了,以至于有些不敢相信。”

    “走吧,先离开此地。”

    说着,苏奕朝前行去。

    云琅上人和兰娑紧随其后。

    走到半途,苏奕忽地想起一件事。

    “之前葛谦所用的敛息之法,似乎是‘玄武真炁经’中的闭气之法?”

    越想,苏奕越感觉相似,眉头不由微微皱起,“难道是玄凝?”

    玄凝是前世他所收的第七真传弟子,本体是一只真灵神兽玄武,除了修炼,也帮自己镇压洞府气运,守护山门。

    玄凝虽是玄武一脉后裔,但他幼年就跟随自己身边,所修炼的“玄武真炁经”,还是由自己依据他的血脉天赋,专门为他所创,历经数千年时间的不断完善,才最终形成一部完整的道经传承。

    可以说,这门道经除了他和玄凝,就是他身边其他弟子,也都不知道。

    而现在,葛谦身上却竟出现了疑似玄武真炁经的秘法气息,如何不让苏奕意外?

    “之前,倒是我疏忽大意了,本该进一步摸一摸葛谦此子的底细,如此,或许就真相大白了。”

    苏奕心中一叹。

    这时候就是返回去,以葛谦那谨小慎微的性情,怕是早已逃得无影无踪了。

    再加上,苏奕也有些不确定葛谦所施展的敛息法,究竟是否和“玄武真炁经”有关系,很快就懒得再多想,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两天后。

    东孚郡城外,东海之畔。

    苏奕和云琅上人、兰娑一起,飘然而至。

    “苏道友,进城中找一家酒楼一起畅饮一番,如何?”

    云琅上人笑着邀请。

    兰娑也把目光看向苏奕,露出期待之色。

    苏奕想了想,便答应下来。

    一行人当即朝城门方向行去。

    可尚在半途,就见远处掠来一群人。

    为首的,是一名身影瘦削,头戴羽冠的玄袍男子。

    远远地,玄袍男子便笑着开口道:“师叔,兰娑丫头,可算等到你们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