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四百一十章 清芽

    苏奕长身而起,掸了掸衣衫,离开了此地。

    天色大白,清晨的浮仙岭,云蒸霞蔚,万物生辉,茫茫山野间,草木欣荣,生机盎然。

    这一座修建在半山腰的山神庙早已沦为废墟。

    苏奕伫足废墟中,手握一枚秘符,放眼四顾,静心感应。

    这是牵灵秘符。

    在元恒身上,同样佩戴有这样一块秘符,无论去哪里,皆会留下一缕独特的气息。

    只需苏奕手持另一块秘符,便可捕捉到这一缕气息。

    很快,苏奕目光望向浮仙岭正东方向,身影一闪,便朝前掠去。

    ……

    一座山坳中。

    地面坍圮,附近岩石倾塌,草木成灰。

    那是战斗的痕迹。

    “师尊,那家伙身上的妖气虽重,可并无凶厉残暴的气息,纵使是妖怪,应该也是一个善良的妖怪吧?”

    清芽脆声问道。

    少女看起来才十六七岁的样子,身影绰约,娉婷玉立,一身道袍,秀发盘成道髻,背着一口古剑,清秀可爱。

    “善良谈不上,毕竟是个妖修。”

    凌云河沉吟道,“之前他虽然解释说,那些童男童女是他和他的主人一起解救,可此事终究有些蹊跷,等见到他口中的主人时,或许便可真相大白。”

    他同样身着道袍,长发挽成道髻,身影修长笔挺,颌下柳须飘然,潇洒出尘。

    清芽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道:“一个踏上元道之路的妖修,竟还奉人为主,那他的主人一定很厉害吧?”

    “你这丫头的问题可真多。”

    凌云河笑起来,眼神中尽是宠溺之色,“他的主人是否厉害,也得见过之后才知道。”

    清芽点头,嗯了一声,转身看着远处,脆声说道:“朋友,我和师尊可没有为难你的意思,只要见了你的主人,证明你是清白的,我们自会让你离开。”

    远处虚空,悬浮着四把明晃晃的道剑,俨然成四象之阵的形态,弥散出惊人的肃杀气息。

    一身布袍,宛如敦厚少年模样的元恒,便被困在这座剑阵下方,所有退路皆被封死,宛如隆重困兽。

    “我家主人若来了,你和你师尊怕是要倒霉。”

    元恒轻叹一声。

    说来倒霉,就在他送那些童男童女回家的路上,不巧碰上了这一对师徒,不由分说便视他为邪道妖魔,大打出手。

    元恒再三解释,对方师徒虽将信将疑,却不肯就这般放过他。

    不过,这对师徒倒也并非蛮横之辈,仅仅只是将他困住,并没有要加害他的意思。

    这让元恒也没办法生气。

    首先,技不如人,打不过对方,怨不得谁。

    其次,这件事本身就是个误会,对方也展现出了极大的善意,愿意等苏奕抵达后,化解这一场误会。

    元恒也只能自认倒霉。

    “听你这么说,你的主人很厉害咯?”

    清芽好奇问道,“那你能跟我说说,他有着多高的修为么?”

    这少女清秀活泼,天真烂漫,好像什么事情都能勾起她的好奇似的。

    元恒想了想,眉梢间浮现出崇慕敬畏之色,道:

    “我家主人他……应当是天上仙人,不是这世间能够拥有,主人所拥有的道行和智慧,也绝不是这世间修行之辈可比,若非要说主人有多厉害,我只能用‘深不可测’四字来形容……”

    清芽睁大漂亮的眸,吃惊道:“天上的仙人?这样的话,可就太厉害了!”

    不远处,凌云河不禁呵呵笑起来,道:“这世上哪可能有仙人,清芽,莫听他信口开河,他现在所说这些,只不过是对他主人的溢美之词罢了。”

    清芽哦了一声,嘻嘻笑起来,“也对,这世上若有仙人,那我岂不是也有机会成为小仙女?”

    元恒见此,摇头不语。

    对方明显不相信,多说无益。

    可清芽却兀自好奇不已,道:“朋友,你家主人既然那般厉害,为何你却打不过我师尊?”

    元恒:“……”

    他抬眼看了看远处的凌云河,心中暗道:“我才刚证道辟谷境,哪可能是一个聚星境老家伙的对手?”

    元恒认真说道:“小姑娘,我实力虽然有些不堪,但也是因为我资质鲁钝的缘故,和我家主人没有任何关系,更何况,我跟随在主人身边做事至今,还不到一个月时间。”

    “原来如此。”

    清芽点了点头,旋即柔声安慰道,“朋友,你大可不必妄自菲薄,我师尊之前说了,你虽是妖修,但大道根基很扎实,远非一般的辟谷境修士可比。并且,你修炼的应该是一门极高深的传承功法,以后的成就,注定不可限量。”

    不远处,凌云河没有否认。

    之前和元恒交手时,他就察觉到,对方的修为和实力,皆非同小可,远不是一般的妖修之辈可比。

    再加上元恒自称还有一位“主人”,让凌云河也不敢怠慢,最终在动手时,仅仅只困住元恒,而没有伤到对方。

    “是么,哎,可若被主人看到我这番样子,怕是会对我心生失望……”

    元恒喟叹。

    清芽露出同情之色,道:“我以前修行时,也最怕让师尊失望了,这滋味我懂,很不好受的。”

    元恒一怔。

    不等他开口,清芽已转身道:“师尊,咱们能不能把他放了?他这样被困着,被他主人看到,肯定会责骂他的。”

    元恒苦笑不得,什么时候,自己需要一个小姑娘同情了?

    “也好。”

    凌云河点了点头,袖袍一挥。

    四把组成剑阵的道剑,仿似如燕归巢,掠入他的袖子内消失不见。

    其实在刚才时候,凌云河就已看出,以元恒展现出的秉性和举止来看,当不是邪恶之辈。

    换而言之,之前发生的冲突,的确极可能是一个误会。

    “道友,之前若有得罪之处,还望担待。”

    凌云河微微抱拳。

    元恒沉声道:“得罪倒是不至于,不过,以后等我道行精进时,自会再找你打一架,比一比谁高谁低!”

    清芽眸子发亮,挑起大拇指道:“朋友,好气魄!”

    凌云河则笑起来,道:“论道切磋,我自欢迎之极,不过,等道友踏足聚星境时,我可能早已是聚星境修为了。”

    元道三大境,辟谷、元府、聚星。

    凌云河言外之意就是,你只有踏足聚星境时,才能够跟我掰手腕。

    可当你真正拥有聚星境时,我怕是早已踏入灵道层次中了,到那时,孰胜孰负,一目了然。

    元恒自然听出了弦外之音。

    可不等他开口,一道淡然的声音在远处响起:“不必等到聚星境,只要元恒踏入元府境,便可轻松获胜。”

    伴随声音,远处晨光下,掠来一道颀长瘦削的身影。

    青袍如玉,孑然出尘。

    正是苏奕。

    元恒躯体一震,面露羞愧之色,低头见礼:“主人!我……”

    “不必解释,之前的一切,都已被我看在眼中。”

    苏奕挥手道。

    清芽一对大眼睛第一时间就落在苏奕身上,吃惊道:“朋友,这就是你主人么?好年轻呀!”

    与此同时,凌云河也吃了一惊,眸光涌现丝丝缕缕的神芒,看向苏奕,道:“这位道友刚才一直都在?”

    “若非你之前主动撤去那一座剑阵,现在你怕是再没有机会站着跟我说话。”

    苏奕淡然道。

    凌云河瞳孔微凝,眉梢尽是惊疑。

    他一眼看出,苏奕身上的气息仅仅只有辟谷境层次而已,且年龄很年轻,并非是驻颜有术的老妖怪。

    可之前时候,以他这等聚星境修为的神念,却竟没能察觉到对方的靠近,反倒是对方将此地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这就太惊人了!

    也正因如此,此时虽然感觉苏奕那番话很刺耳,凌云河却并未置气。

    再加上之前的一场误会,本就是他一手造成,让得他面对苏奕时,还有一丝理亏之感,哪怕苏奕话语不客气,他也只能捏鼻子认了。

    “主人,之前只是一场误会。”

    元恒上前,惴惴不安地把刚才发生的一切告诉苏奕。

    听完,苏奕目光看向凌云河,道:“罢了,此事我也不与你们计较,到此为止。”

    凌云河笑道:“不管如何,总归是凌某误会在先,若两位不介意,不如一起前往据此地不远的‘云崖城’,由凌某做东,以酒赔罪如何?”

    清芽欢喜道:“对对对,我和师尊一路从大齐行来,好不容易碰到了两位同道中人,一起饮酒交谈,再好不过了。”

    苏奕瞥了清芽一眼,不禁一怔,眼神都微微有些恍惚。

    近距离相看,这丫头,容貌和气质,竟和他前世的小徒弟青棠少女时有些相似!

    同样清秀可爱,同样活泼灵动。

    尤其是那一对眼睛,清澈而干净,充满了对天地、对万事万物的好奇。

    旋即,苏奕就暗自摇头。

    虽有相似之处,可毕竟不是同一人。

    “不必了,我们还要赶路。”

    苏奕直接拒绝。

    清芽顿时有些失望。

    凌云河则忽地问道:“两位……莫非是打算前往大夏?”

    “不错。”

    苏奕点头。

    而原本失望的清芽,顿时又高兴起来,喜道:“巧了,我和师尊也要去大夏,咱们完全可以一起同行呀!”

    ——

    ps:晚上7点前,争取来个2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