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四百一十七章 诡异眼瞳

    这一场针对倾绾的化形大劫,共有六重。

    每一重劫雷,皆毁灭气息惊人,远超寻常,一般鬼灵怕是连一重都扛不住,便会魂飞魄散。

    而倾绾则显得极强势,在渡前五重雷劫时,一直主动出击,从无避让退缩之态。

    直至此时,当那最后一重雷劫降临,倾绾纵使模样略显狼狈,气势犹不减分毫。

    苏奕略一端详,便吩咐道:“元恒,你去收拾战利品。”

    元恒连忙点头答应,匆匆而去。

    而后,苏奕目光又看向凌云河、清芽二人,道:“此劫即将落幕,还请两位暂避。”

    清芽一呆,不等她想明白,已被凌云河带走。

    轰隆!

    虚空中,劫雷绚烂,如惊世的神虹般,撕裂长空,轰在倾绾身上,瞬息间,她那绰约的身影就被淹没其中。

    仔细看,她浑身被刺目炫亮的雷芒萦绕,每一寸肌肤如爆竹似的炸开,整个身影都变得虚幻起来,隐然又溃散的迹象。

    苏奕眉毛一挑。

    一般而言,针对鬼灵的化形大劫,这最后一重雷劫,虽充斥无比强大的毁灭威能,可也孕育着澎湃之极的生机。

    只要扛住,便能借雷劫中的生机来“塑造灵身”,彻底蜕化出一副和修士没什么区别的躯壳出来。

    可此时,针对倾绾的最后一重雷劫,竟是超乎想象的恐怖。

    并且在苏奕宠的感应中,这最后一重雷劫竟然没有任何生机力量,充斥的,尽是毁灭气息。

    这就有些反常了!

    毕竟,若无雷劫中的生机力量,拿什么来“塑造灵身”?

    苏奕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不对劲!

    这最后一重雷劫隐然有一种诡异的味道,似要彻底将倾绾抹灭,根本不容她有活下来的可能。

    这一幕,让苏奕想起自己在乱灵海上所引发的那一场诡异大劫,同样极罕见,无比恐怖。

    当时,还是凭借九狱剑的力量,才让他轻轻松松化解那等劫难,从而筑就至强道种。

    可现在……

    倾绾所遇的这一重雷劫,虽远不如自己当时所遇到的恐怖,可同样也带着一丝诡异反常的色彩!

    这是怎么回事?

    是因为倾绾自身的缘故,还是因为她受到了自己身上的气运影响,以至于遇到了这样一桩大劫?

    苏奕眉头皱起。

    眼见倾绾那绰约的身影就要在劫光中彻底溃散,苏奕再不敢迟疑,正要催动九狱剑的力量,去帮倾绾一把。

    可就在此时——

    悄无声息地,倾绾体内,浮现出一幅奇异的山河景象,山河倒悬于天穹之下,倾覆在深渊之上!

    仔细看,这幅图案又像一只诡异淡漠的眼眸,那倒悬山河便是其瞳孔,瞳孔深处,则是虚无般的深渊。

    “是那块神秘魂玉上所镌刻的图案!”

    苏奕瞳孔微眯。

    轰!

    猛地,笼罩在倾绾周身的浩荡劫雷,骤然炸开,化作无数细碎的雷芒劫光,被那诡异眼眸般的图案吞噬一空。

    而后,在苏奕吃惊目光注视下,那“诡异眼眸”悄然一转,望向了天穹劫云深处。这一瞬,那滚滚劫云中,骤然产生惊天动地的崩塌爆鸣之音。

    紧跟着,滚滚雷芒劫光如瀑般倾泻而下,涌入“诡异眼眸”图案中。这个过程足足持续了十个呼吸左右的时间。

    那“诡异眼眸”在汲取到如此多的雷芒劫光后,变得灿然若大日,徐徐融入倾绾那即将支离破碎般的身体内。

    倾绾那绰约的身影,随即大放光明!

    其光冲霄,照亮夜空,煌煌无量。

    “有意思……”苏奕眸子浮现异色,他已看出一些端倪,意识到一件事,掌心一翻,一枚神秘的魂玉浮现。

    魂玉正面,镌刻着和那“诡异眼眸”几乎一模一样的图案。

    而在反面,则是一道扭曲繁复的敕令。

    当初在得到这块魂玉时,苏奕就看出,魂玉是由“蕴灵玄髓”这等天地瑰宝炼制而成,在鬼修一脉眼中,此宝足称得上是神圣之物。

    而镌刻这幅图案和敕令的,则必然是一位皇境人物!

    正因如此,当初

    苏奕才会推断出,倾绾的来历非同寻常。

    不过,因为当时那魂玉的神性气息早已消失,让苏奕再无法推断出其他线索。

    可现在,当目睹倾绾渡劫时那一幕幕不可思议的景象,让苏奕立刻判断出——

    神秘魂玉上的神性力量,并未消散,而是化作一股烙印力量,融入到了倾绾体内,化作其潜能的一部分!

    正因如此,在刚才倾绾渡劫遭遇致命危险时,其身上才会涌现出“诡异眼眸”图案,吞噬十方劫光力量,为其化解危机的同时,也帮其夺取了来自劫云深处的磅礴生机!

    哗啦~~

    思忖时,苏奕注意到,被滚滚雷芒劫光笼罩的倾绾,其身影正在产生一场翻天覆地般的蜕变。

    仿似成蝶前的破茧之路,又似浴火涅槃时凤凰。

    当漫天劫光彻底不见时,就见虚空中,一道绰约的身影静静立着,浑身被一缕缕如梦似幻般的灵光萦绕。

    她那一袭猩红的裙裳,早已在渡劫是被毁掉。

    此刻的她,双眸闭合,一对晶莹雪白的玉臂交错于胸前,纤纤玉手按在香肩上,浑身不着寸缕……

    从苏奕这个角度看去,就见少女如若仙子般,如瀑般的乌黑秀发披落盈盈一握的腰肢处,一对线条笔直修长的玉腿,泛着光洁如象牙般的光泽。

    由于背对着苏奕,让他也无法看到少女正面。

    可仅仅只是那一道背影,就让苏奕眉梢间也不由浮现一抹惊艳之色。

    少女如梦如幻,如仙如妖!

    虽然,少女身影被灵光萦绕,身影也变得漂亮,可哪能挡住苏奕神念的感知?

    “没想到,这丫头本钱很足啊……”

    苏奕暗道。

    他没有再多看,但所看到的景致,让他这等见惯世间美色的家伙,也不得不承认,倾绾这身段……绝了。

    这时候,倾绾细长如小扇子似的睫毛微微一颤,睁开了深邃灵秀的眸,目光先是惘然地一扫四周,旋即“啊”地一声叫出来。

    她这才猛地意识到,自己是寸缕未穿,光洁溜溜,第一时间就要闪身躲避起来。

    就在这时,苏奕凭空出现,给少女披上一层衣物,道:“以后再渡劫,记得准备一些宝衣。”

    倾绾清丽如画的小脸涨红,双手紧紧把衣物盖着身躯,呐呐道:“绾儿记在心中了。”

    苏奕注意到,少女螓首低垂,晶莹的耳朵和雪白细腻的鹅颈都晕染一层粉红色,明显是害羞之极。

    他不禁笑起来。

    之前渡劫时,倾绾气势何等凌厉和强盛,直似一位傲世女皇般,有俯瞰众生般的风采。

    可现在,就像一直小鸵鸟,恨不得把头埋在胸前。

    “仙师……刚才……刚才没有人看到吧?”

    倾绾软糯清甜的声音细若蚊蚋。

    “除了我之外,应该再没有其他人看到了。”

    苏奕说道。

    “呃……啊?仙……仙师……都看到了?”

    倾绾绰约修长的身影都微微颤抖起来,螓首低垂,一对玉足紧绷成弓形,直似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当然。”

    苏奕回答的坦坦荡荡,理所当然,“我若不是早预料到这一幕,哪会把其他人提前支走?还为你准备好衣物?”

    倾绾:“……”

    少女羞得小脸娇艳欲滴,她这才知道,苏奕早料到她渡劫成功时,极可能会是寸缕未穿的样子……

    苏奕实在无法把眼前害羞如小鹿似的倾绾,和刚才渡劫时的她联想在一起,反差太大了。

    不过,这样的反差倒也不错,谁能知道,害羞胆怯的少女,一旦动手时,拥有那等傲世的风采?

    “快把衣服穿好,我有话要问你。”

    苏奕说着,已凌空迈步,返回山巅之上。

    没多久,穿着一身青色宽袖长袍的倾绾,就俏生生来到了苏奕面前。

    这是苏奕的衣服,穿在倾绾身上,略显肥大松垮,可却让少女多出三分俏丽和可爱。

    “多谢仙师为绾儿护法,让绾儿经此大劫,终证大道!”

    倾绾盈盈一拜,小脸上尽是感激。

    “我可没帮多少忙。”

    苏奕摆了摆手,“起来吧,我且问你,现在可曾回忆起一些事情?”

    倾绾努力思索,半响才说道:“在我神魂中,多出一些模糊不堪的画面,可当仔细感应时,却无法真正感知到……”

    苏奕想了想,说道:“这是个好兆头,起码证明,随着你修为进步,关于以往的记忆,已有恢复的迹象。”

    倾绾低声道:“仙师,绾儿对以前的记忆可一点不感兴趣,只要能陪在仙师身边……绾儿就很知足了。”

    这样的话,倾绾说过不止一次。

    可此时再听到,苏奕内心依旧感触不已,不由笑了笑。

    而后,他这才问道:“那你可知道,在其体内,有着一股烙印力量?”

    说着,他将那块神秘魂玉拿出,道:“那一股股烙印力量,应该就来自这块魂玉。之前在你渡劫时……”

    苏奕把自己的发现和推断,一一告之倾绾,试图通过这种方式,来唤醒倾绾的一些记忆。

    可听完,倾绾却一副困惑惊疑的样子,明显毫无反应。

    见此,苏奕只能作罢。

    这时候,倾绾犹豫了一下,轻抿粉润的唇,低声弱弱道:“仙师,渡劫之前,绾儿曾说,若渡劫成功,就……就认仙师为主……您……答应么?”

    这番话,说的结结巴巴,期期艾艾,既忐忑又期待,似唯恐苏奕会拒绝般。

    这若被其他男人看到,怕是非嫉妒发疯不可。

    毕竟,这可是一个绝色少女,气质、容貌和举止,皆堪称当世无二,风华绝代。

    寻常时候,都是被那些个男子爱慕和追求。

    谁曾见过,这样的绝代美少女主动认主的?并且还担心被拒绝……

    就是苏奕自己,都怔了一下,不由笑道:“我不是说了吗,一个称谓而已,随你的心思就行。”

    倾绾登时开心起来,美丽隽秀的眸熠熠生辉,喜滋滋道:“那……仙师以后就是绾儿的主人了!”

    苏奕想了想,道:“别高兴太早,以后行事,且记听我吩咐,不得打着我的名号行事,可明白?”

    倾绾狠狠点头:“主人放心,绾儿明白。”

    苏奕又说道:“虽说你视我为主,但我自不会真的把你当奴仆看待,毕竟,等以后踏足灵道之路,你我还要进行一番双修,共参大道,若视你为奴仆,不免对你不公平。”

    一提到双修,倾绾娇躯都微微一僵,俏脸泛红,羞赧极了。

    显然,她还没有习惯苏奕会如此坦荡自然地跟自己谈起这等羞人的事情。

    这时候,一阵脚步声响起,元恒的身影从远处掠来。

    “主人,战利品都已收拾妥当。”

    元恒先是朝苏奕拱手禀报,而后朝倾绾见礼,恭贺道:“恭喜倾绾姑娘,自此摆脱浮萍之身,踏上元道之路!”

    倾绾怔了一下,这才连忙道:“多……多谢了。”

    很快,凌云河与清芽师徒也返回,纷纷开口,祝贺倾绾。

    倾绾有些手足无措,期期艾艾一一回礼。

    在为人处世上,她明显不善于和除了苏奕之外的人交谈,这是性情的原因。

    “你先回养魂葫吧。”

    苏奕一阵摇头。

    “嗯!”

    倾绾登时松了口气,身影一闪,便化作一缕灵光,掠入养魂葫内。

    少女如今虽塑成真身,但和真正的血肉之躯还不一样,乃是由灵体蜕化,自可以像以往那般,藏于养魂葫。

    清芽一阵羡慕,道:“我也想有这样一个漂亮的鬼修小姐姐相伴在身边,无聊的时候,可以一起说说话,高兴的时候,可以一起吃桃喝酒。”

    凌云河哑然。

    苏奕则暗叹一声,心神微微有些异样,这清芽不止是容颜,就连神态和举止,都和少女时期的青棠有些相似。

    凌云河朝苏奕拱手道:“道友,我们师徒打算启程前往大夏,不知道友是否愿一起同行?”

    苏奕刚要开口,忽地感应到什么,目光遥遥看向远处。

    几乎同时,一阵如浪潮轰鸣般的奇异吟啸声,从极远处夜空中传来。

    ——

    ps:4000字大章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