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四百三十一章 一个秘密

    老瞎子摊位前,修士云集。

    当苏奕一行人抵达时,这里早是里三层外三层,围拢得水泄不通。

    五盏黑色渗着血色烛光的鬼灯,吸引着所有人目光。

    正如那些摊主所言,大多数进入鬼市的修士,几乎都是奔着老瞎子手中的五盏鬼灯来的。

    “前辈,我这里有一块宝骨……”

    一个年轻修士说着,取出一个玉盒呈在身前,玉盒内,一截乌黑宝骨莹莹灿灿,流淌灵性波动。

    “雾魂兽的宝骨?”

    人群一阵骚动,这等宝骨,已堪比灵道宝物,价值极为惊人。

    无疑,这年轻修士有备而来。

    “在当今苍青大路上,这宝骨倒也算罕见之物。”

    老瞎子明明没有眼睛,却似已感知到这块宝骨的神妙,声音沙哑赞叹了一句。

    年轻修士顿时一喜,道:“那晚辈是否能换一盏鬼灯?”

    老瞎子摇头:“虽是稀罕之物,却入不了老瞎子我的眼,你退下吧。”

    年轻修士神色间喜色凝固,沮丧不已。

    在场其他人见此,内心都一阵翻腾,这样一块宝骨,都无法让那老瞎子满意?

    那该是何等宝贝,才能从他手中换一盏鬼灯?

    “前辈,您看看这件灵兵如何?是我从巨象国一处古老遗迹中获得,疑似是上古修士遗留……”

    一个修士取出宝盒,只露出一丝缝隙,给老瞎子看了一眼,便重新合上,似担心被其他人看到了。

    “不行。”老瞎子无动于衷。

    “我有一幅兽皮残卷,是祖上传承下来的秘图,请前辈一观。”

    “前辈,您看这块宝玉如何?”

    ……接下来,不少修士都纷纷出声,拿出各种稀奇罕见的宝物,可老瞎子皆一一拒绝。

    这让在场众人都感觉,老瞎子的要求似乎太苛刻了。

    终于,一个银袍青年拿出的一个奇异蚕茧,让老瞎子感到满意,同意拿一盏鬼灯进行兑换。

    银袍青年不禁松了口气,当察觉到周围投来的羡慕的目光,唇角也是忍不住微微翘起。

    这奇异蚕茧,名叫“赤霞灵茧”,悉心培养,可蜕化出天地间一等一罕见的“赤霞九灵蚕”!

    “年轻人,你来挑一盏鬼灯吧。”

    老瞎子开口。

    银袍青年深呼吸一口气,指着位居正中间的鬼灯,道:“前辈,我选这一盏。”

    话音刚落,那一盏鬼灯忽地掠起,来到了银袍青年身前。

    “恭喜少主,喜获造化!”

    银袍青年身边,两名侍从纷纷祝贺。

    “恭喜陶公子。”

    不少修士也纷纷开口。

    银袍青年名叫陶剑廷,天南州三大修行宗族“陶氏”一族的嫡系子弟,身份尊贵,不弱于那些修行势力中的核心传人。

    被众人这般奉承,陶剑廷笑着摆手,矜持道:“是否是大机缘,还很难说,诸位可莫要捧杀我。”

    话虽这般说,他却难掩得意兴奋之色。

    能从小酆都老瞎子手中获得一盏鬼灯,说出去,也是极有面子的事情!

    “陶公子为何不现在打开封印,看一看其中宝

    物,也让我等开开眼?”

    一个老辈修士捻须含笑道。

    顿时,其他人也纷纷期待地看向陶剑廷。

    就是元恒、清芽他们也都好奇不已。

    至于苏奕,则一直在端详那老瞎子,对其他的事情并不在意。

    “也罢,这鬼灯封印终究是要打开的,那就打开看看。”

    陶剑廷深呼吸一口气,掌指在鬼灯顶部一点,啪的一声,黑色的皮纸灯笼像花瓣似的绽放燃烧,扑簌簌化作灰烬消失,露出其内的一口石棺。

    石棺才巴掌大小,通体灰扑扑的,一层血红的封印禁制,覆盖在棺盖和棺身之间,吸引在场所有人心神。

    这一刹,陶剑廷也不禁有些紧张,他稳了稳心神,伸手在那一层血红的封印上一抹。

    喀嚓!

    就如开启了尘封已久的宝箱似的,随着那血色封印消散,灰扑扑的棺盖随之滑动,露出棺内的景象。

    陶剑廷满脸的激动和期待,顿时凝固,眼瞳猛地瞪大,整个人都呆滞在那。

    而当看清棺内的物品时,附近其他人也都错愕,彼此对视,神色都变得古怪起来。

    因为那石棺内,只有一撮卷曲的毛……

    气氛顿时变得怪异而寂静,不少人都憋着笑。

    一个价值惊人的赤霞灵茧,却换了一撮卷曲的毛,这简直就是血亏,被坑惨了!

    “一撮毛?”

    清芽叫出声,“这算什么机缘!?太坑了吧?”

    闻言,不少人都再也憋不住,噗嗤噗嗤笑出来,空气中充满了欢快的气息。

    之前,陶剑廷能得到鬼灯,让不知多少人艳羡。

    现在,众人虽想忍着,还是控制不住地笑出来了,看向陶剑廷的目光,都带上怜悯。

    “得,又一个被坑的!”

    远处那些摊主都一阵摇头,明知道那老瞎子的鬼灯笼需要赌运气,为何偏偏要当冤大头呢?

    “一撮毛……一撮毛……”

    陶剑廷脑门充血,额头青筋爆绽,郁闷得差点咳血,再听到众人的笑声,他都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太坑了!

    耗费一件稀世灵茧,却换来一撮毛?

    这消息传出去,他陶剑廷一生英明,怕都要和这“一撮毛”脱不开干系了!

    便是苏奕见此,也不禁笑起来。

    拿这玩意坑人,这“鬼灯挑石棺”一脉的家伙,还真是一如以往那般阴险刻薄啊……

    “还剩下四盏鬼灯,是否还有人换取?”

    老瞎子老神在在出声。

    顿时,众人心神被转移了过去。

    唯独陶剑廷神色复杂,僵硬在那,郁闷失神。

    他没办法后悔,鬼灯是他自己挑的,愿赌服输,怪不得谁,并且哪怕他想后悔,也不敢在此放肆。

    传闻中,小酆都的老瞎子,道行深不可测。

    以往时候,也不乏被坑之后要跟老瞎子兴师问罪的角色,可无一例外,都在老瞎子手底下吃了大亏!

    “苏奕哥哥,我想要那左侧第二盏鬼灯,你能帮帮我么?”

    忽地,苏奕耳畔响起清芽的传音。

    扭头看去,就见这清秀可爱的少女,正

    期待地看着自己。

    清芽继续传音道:“我手中有一样名叫‘珍珑玄髓’的宝物,自信肯定能让那老瞎子答应进行交换,可他的规矩却不让女人参加,所以……”

    “小事一桩,至于那珍珑玄髓,你还是自己留着吧,拿去换这样的鬼灯,不免便宜了那老瞎子。”

    苏奕随口就应承下来。

    他走上前,指着左侧第二盏鬼灯,道:“我拿一个秘密,和你换这一盏鬼灯。”

    在场修士皆惊诧,目光看向苏奕,拿秘密来换鬼灯?这还是他们头一遭碰到这种奇事。

    一个老辈修士语气不屑道:“年轻人,我等各自拿出的宝贝,都换不了鬼灯,你一个秘密而已,且不说真假,又哪能值得一盏鬼灯?你若是手中没有宝物,就别掺合进来了,以免浪费大家的时间。”

    其他人也一阵摇头。

    老瞎子也怔了一下,旋即笑呵呵道:“行啊,我倒要看看,你说的秘密是什么,你放心,我不会故意刁难你,若真要拒绝你,也会给你一个心服口服的理由。”

    在场修士哪会听不出,老瞎子口中那毫不掩饰的不屑?

    无疑,不管眼前这青袍少年拿出什么秘密,怕也过不了老瞎子这一关了。

    这等于是已经拒绝了这一场交换。

    换做稍伶俐一些的角色,怕是已知难而退。

    可出乎在场众人意料,就见苏奕淡淡道:“我换主意了,我手中这个秘密,要拿你手中这剩下的四盏鬼灯一起换。”

    全场哗然,皆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元恒、清芽他们愣了一下,眼神微微有些异样。

    “你一个秘密,要换我老瞎子的四盏鬼灯?”

    老瞎子似乎也难以置信,坐直躯体,面无表情道,“年轻人,你这若是存心挑事,说不得老瞎子就得替你家长辈,好好教一教你该如何做人了。”

    苏奕笑起来,拿出一个空白玉简,略一思忖,便在其中镌刻了一番字迹。

    “看过其中的秘密,记得跟我说一声道歉,我便不计较你刚才的冒犯之举,否则,后果自负。”

    苏奕淡淡开口,抬手一抛,玉简落入老瞎子手中。

    这番话语落入在场那些修士眼中,都差点忍不住笑出来,一个少年,仅凭一个秘密,妄想换四盏鬼灯不说,还要让老瞎子道歉,这……这怕不是疯了!

    老瞎子明显也很生气,脸色都一阵明灭不定。

    半响,他用那空洞的眼眶恶狠狠“瞪”了苏奕一下,冷笑道:“小子,你这秘密若真能让我无法拒绝,别说道歉,就是跪地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你一声爷爷都行!”

    众人都意识到,哪怕苏奕拿出的这秘密大破天,老瞎子为了自己颜面,也必然会拒绝!

    一时间,他们看向苏奕的目光都带上一丝怜悯,玩砸了吧?

    唯有元恒、凌云河他们的目光,都紧紧盯在老瞎子身上。

    就见老瞎子拿过玉简,神色初开始还极生气,极不屑。

    可当感知到玉简中的内容后,他如遭雷击似的,浑身一哆嗦,整个人灵魂出窍般,呆若泥塑,愣在那。

    ——

    ps:感谢莲心妹纸和土匪哥的打赏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