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四百三十六章 风之道韵

    涅风圣子身影轩昂如松,当走出大殿,随意立着,便有气吞山河般的威势。

    远远地,老瞎子似有察觉般,微微抬头,道:“公子,这小子身上有古怪。”

    苏奕淡淡说道:“是不是感觉他年龄不对劲?修为也不对劲?”

    老瞎子点头:“正是。”

    “很正常,以秘法封印其生机和修为,足可让其在无尽岁月的浮沉中存活下来,直至封印瓦解,便能从沉寂中醒来。”

    苏奕不以为然道,“只不过这种秘法,往往掌握在皇级道统中,且施展此等秘法,不止要消耗诸多神材,施法者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道友好见识!”

    远处,涅风圣子抚掌赞叹,“之前我便怀疑,你和我一样,皆是从三万年暗古之禁中活下来的角色,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老瞎子禁不住咧嘴笑起来,鄙夷道:“小家伙,你的眼力,可要比我老瞎子都差劲,称得上有眼无珠。”

    开什么玩笑,若苏奕也是从无尽岁月的沉寂中活下来,以他们鬼灯一脉的力量,第一时间就能感应出来。

    “难道不是?”

    涅风圣子皱眉,似很意外。

    旋即,他摇了摇头,笑道,“不管是不是,这时候都已经不重要,不是吗?”

    “对于一个将死之人而言,这些的确已经不重要。”

    苏奕说着,迈步朝前行去。

    涅风圣子眸子爆绽紫色神芒,盯着不断逼近的苏奕,“要动手?也好,我也想看一看,你究竟有多强大!”

    说话时,他袖袍鼓荡,蓦地探手,一掌隔空拍出。

    虚空中,一道虚幻般的紫色掌印凝结,汹涌着一缕缕晦涩的道韵,横空朝苏奕笼罩而去。

    轰!

    道光轰震,虚空紊乱。

    寥寥一掌而已,却似天降神山,那等威能,都能威胁到聚星境人物的性命。

    而要知道,涅风圣子的修为仅仅只元府境层次而已!

    “无愧是涅风圣子!”

    练冷月等阴煞门修士远远看着,皆凭生惊艳之感。

    轰!

    紫色掌印来袭,苏奕看也不看,掌指一划,如刀切豆腐般,紫色掌印一分为二,在虚空中炸开。

    “这……”

    练冷月等人瞳孔收缩。

    老瞎子则唏嘘赞叹道:“好一记手刀!看似简单,却有无坚不摧之势,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呐!”

    这倒并非完全是拍马屁,之前时候,老瞎子虽确定苏奕和那“讨债人”有关系,可并未见过苏奕出手。

    再加上苏奕仅仅只是辟谷境修为,让老瞎子很难把苏奕当做一个高手对待。

    可现在,当目睹苏奕这一击,老瞎子这才终于意识到,相比这世俗中那些元道修士,苏奕所拥有的道行和力量,完全可以用妖孽老形容!

    “有点意思。”

    涅风圣子眸光灿然,身影凌空,毫无保留出手了。

    轰!

    他双手翻飞,于身前捏印,虚空紫气蒸腾,光霞流转,轰鸣声中,一片巍然山河虚影横空,狠狠朝苏奕镇压而去。

    直似神祇搬起山河,投掷人间!

    不得不说,这涅风圣子的确很强,远超同境修士,更能让那世俗中的聚星境人物低头!

    可在苏奕眼中,此人的道行,充其量也就和那个“古苍宁”差不多。

    就见苏奕看也不看,掌指再次一划。

    咔嚓!

    从天而降的一片巍然山河虚影,如若泡沫般,四分五裂。

    光霞弥散中,苏奕身影凭空,突兀出现在涅风圣子身前,轻飘飘一掌拍下。

    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掌,若是拍实了,便是炼体一脉的聚星境修士,也必被拍成一团烂泥。

    嗖!

    出乎人们意料,涅风圣子的身影凭空消失不见,宛如人间蒸发般,也让苏奕这一掌落空。

    “人呢?”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放眼四顾,哪怕是用神念,竟都无法捕捉到涅风圣子的气息。

    “好强的遁空隐匿术!”

    老瞎子脸色微变,这一瞬,连他也无法感知到涅风圣子的踪迹。

    这诡异的一幕,无疑让人毛骨悚然。

    嗤!

    忽地,苏奕身边虚空中,一缕风声响起。

    比风声更快的,是一抹迅疾无匹,几乎透明的紫色枪锋,猛地朝苏奕背脊刺去。

    这等一击,换做其他修士,怕都来不及反应,更别说去抵挡了。

    可苏奕背后却似长了眼睛,身影朝一侧倏尔横移一尺之地,右手食指于虚空一点。

    铛!!

    那一道紫色枪锋如遭雷击,猛地产生剧烈碰撞声,火花四溅。

    不远处虚空,涅风圣子的身影也是一个踉跄显现出来,俊朗的脸颊上不由浮现一抹凝重。

    众人见此,无不震惊。

    涅风圣子的潜行匿踪之术何等诡异强大,谁能想到,竟然就这般被挡住了。

    “后发先至,料敌于先,妙啊!”

    老瞎子抚掌大赞。

    涅风圣子神色明灭不定,他手中长枪紫气潋滟,锋芒冲霄,明显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

    可当面对苏奕时,他已如临大敌!

    “我还当你有多大本事,无非是掌握了一门和风之道韵有关的潜行秘法罢了。”

    苏奕唇边泛起一丝不屑,直接一掌拍过去。

    唰!

    涅风圣子的身影再度消失不见。

    苏奕眉头微挑,风之道韵很特别,因为风本就无形,用在潜行秘法中,简直就像天地间自由自在的风,只要有气流流动,风就会出现每一处地方。

    一般修士的神念,根本就无法窥破对方的身影。

    不过,这难不倒苏奕。

    他手中有无数办法能把对方逼迫出来,显现原形。

    但他没有这么做。

    这样的话,极容易让对方察觉到不妙,趁机逃走。

    一个掌控风之道韵的家伙要逃走,要将其留下可不是一般的困难。

    嗤!嗤!嗤!

    猛地,在苏奕伫足之地的四面八方,皆有细微的风吟响起。

    “死!”

    一道大喝响彻。

    几乎同时,在众人震惊目光注视下,成百上千的紫色枪芒猛地乍现,直似暴雨突兀而至,又像紫色的流星群,铺天盖地砸下。

    恐怖的杀伐之气,将苏奕伫足的那片虚空彻底淹没。

    无疑,这是涅风圣子的杀招!

    可就在此时,就见苏奕微微一笑,道

    :“抓到你了。”

    轰!

    他颀长的身影猛地一展,漫天凌厉无匹的紫色枪芒齐齐炸开,崩散如雨!

    几乎同时,苏奕纵身掠空,掌指如剑,蓦地斩出。

    一道清色剑气横空,倏尔化作无数细小如游鱼的剑气,席卷那片虚空。

    我有一剑游十方,上穷碧落下黄泉!

    大快哉剑经——游十方!

    就见那片虚空,直似马蜂窝般,出现无数剑痕,纵横交错,密密麻麻,似无穷尽般。

    铛铛铛!

    震耳欲聋的爆鸣响起,就见虚空中,枪影重重,不断抵挡那些凌空斩来的剑气。

    而涅风圣子的身影,也是被逼迫出来。

    此刻的他,就如面对一场狂风骤雨,四面八方,头上脚下,到处都是斩来的剑气,凌厉的寒芒,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不过,涅风圣子的确不是一般的强大,面对这等杀伐,一杆紫色长枪挥得泼水不进,并未受伤。

    可还不等他将这一击化解,苏奕早已凌空杀来,掌指如剑,一斩而至。

    大快哉剑经,劈山海!

    那恐怖的剑气,通天盖地,有横扫寰宇,无坚不摧般的大势,只远远看着,便让人胆寒绝望。

    “不好!”

    涅风圣子彻底色变,当要闪避时,已来不及了,只能硬撼。

    铛!!!

    剑气与紫色长枪碰撞,产生惊天动地的爆鸣,紫色长枪脱手而飞,倒射出去。

    涅风圣子整个人,则被这一击劈得狠狠砸在地上,地面塌陷,裂出一个大坑。

    噗!

    他唇中咳血,浑身筋骨不知断裂多少根,鲜血染身。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一剑,重挫涅风圣子!!

    那等一幕,让得练冷月等阴煞门修士无不头皮发麻,如坠冰窟。

    “这等剑道……未免也太猛了……”

    老瞎子也不由倒吸凉气。

    扪心自问,当年他是辟谷境修为时,虽也傲视幽冥中大多数同境,被视作鬼灯一脉千年难遇的修道种子。

    可是和苏奕一比,明显差了许多!

    而此时,苏奕可没留手,再次朝涅风圣子杀去。

    他那颀长的身影,直似谪仙般,有无敌横推之势。

    在这危机万分的时刻,就见涅风圣子猛地一咬牙,张口一吐。

    唰!

    一道银光乍现。

    仔细看,那赫然是一枚灵珠,表面覆盖着扭曲诡异的道纹,甫一掠空,一股毁灭般的恐怖气息随之弥漫而开。

    苏奕瞳孔微凝,前冲的身影蓦地顿住,而后远远避开。

    轰!

    百丈范围的天地间,骤然轰鸣大作,恐怖的银色神焰冲霄而起,带起汹涌的力量洪流,将那天穹的云层都冲散击溃。

    当烟尘弥散,这座富丽堂皇的行宫和行宫前那一片场地,皆化作一片焦土!

    这恐怖的毁灭力量,让远处观战的练冷月等人都遭受到冲击,横七竖八地倒飞出去,一个个模样凄惨,遭受重创,痛苦大叫不已。

    不是他们不想躲,而是根本就来不及躲!

    场中,苏奕身影凭虚,毫发无损,唯有眉头皱起。

    那涅风圣子,竟趁此机会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