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瑾瑜 作品

第四百七十一章 分道扬镳

    宝船另一座房间。

    任幽幽忐忑不安坐在那,失魂落魄。

    原本,她还期待有厉妙鸿这等化灵境修士出手,足以轻松将苏奕灭杀。

    谁曾想,苏奕根本就不曾出手,厉妙鸿便被灭杀当场!

    想起那血腥残暴的一幕幕,任幽幽便吓得六神无主,心境都蒙上一层阴影。

    “幽幽,你若不想卷入风波中,这次在断龙崖畔发生的事情,就千万莫要泄露出去。”

    章蕴滔沉声开口,神色凝重庄肃。

    任幽幽怔然道:“章师叔,连宗门师长也不能说么?”

    章蕴滔点头,喟叹道:“那厉妙鸿是青乙道宗的内门三长老,赫赫有名的化灵境大修士,他的死,注定将掀起莫大的风浪,这等情况下,我们宁可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也决不能让自己被卷入进来。”

    任幽幽娇躯一颤,连忙点头道:“章师叔,我明白事情轻重,定不会泄露分毫!”

    你哪可能明白了!

    章蕴滔暗自叹息,他表面是告诫任幽幽,不要泄露厉妙鸿被杀的事情,实质上则是为了掩盖和苏奕、应阙有关的事情。

    没办法,应阙这头黑蛟太霸道,根本不让泄露任何事情。

    这等情况下,章蕴滔也只能借厉妙鸿的幌子,来告诫任幽幽了。

    “那……这次回宗门,是否要禀报那苏奕的恶行?”

    任幽幽轻声问。

    章蕴滔早有决断,直接说道:“除了断龙崖之畔发生的事情外,其他的事情,皆可禀报给宗门。”

    任幽幽长吐一口气,点了点头。

    ……

    “清芽,这次你跟我返回宗门后,可莫要跟其他人谈起苏道友的事情,否则,还不知要引起多少波折,你可清楚?”

    另一个房间,闻心照柔声叮嘱清芽。

    清芽甜甜一笑,脆声答应道:“小师叔放心,我保证当做完全不认识苏奕哥哥就是了。”

    闻心照也笑了,捏了捏清芽清秀可爱的脸蛋,道:“这次回宗门后,我会请示师尊,争取让她老人家收你为徒,相信以你的资质和天赋,以后定可以大放异彩。”

    清芽笑嘻嘻道:“小师叔,那咱俩岂不是成师姐和师妹的关系了?”

    闻心照不由莞尔,道:“宗门的辈分排名而已,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你我之间,本就相差没几岁。”

    清芽嗯了一声,旋即蹙眉道:“哎,若是去了云天神宫,以后也不知能什么时候再能和苏奕哥哥见面。”

    谈起苏奕,闻心照清眸泛起一丝飘忽之色。

    再过些天,便就要和苏奕暂时分别,这位绝美如画的小剑妖心中,也不免产生不舍的情绪。

    ……

    就在苏奕他们一行乘宝船离开断龙崖的当天。

    青乙道宗。

    一道惊慌的尖叫声响起:

    “不好了,不好了,妙鸿长老的命魂灯熄灭了!”

    当天,青乙道宗上下震动。

    一位化灵境大修士殁了,那还了得?

    而在近千年岁月中,青乙道宗作为大夏四大顶级道统之一,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化灵境人物陨落的事情!

    正在闭关炼丹的青乙道宗掌教“陌炀真人”,当天破关而出,亲自

    问询此事。

    很快,陌炀真人便了解到,最近一段时间,厉妙鸿一直在动用宗门的力量调查一个名叫苏奕的少年。

    并且,数天前的时候,正是得知苏奕出现在大夏境内的消息,妙鸿真人才会动手离开宗门。

    陌炀真人当即推断出,妙鸿真人的死,定是和那名叫苏奕的少年有关!

    也是在当天,陌炀真人以掌教身份亲自下令,派遣门中强者,全力调查此事,待真相查明,定要讨个说法!

    而有关妙鸿真人的死讯,也是很快就从青乙道宗传了出去。

    一位化灵境大修士陨落,这可是足以令天下震动的事情,也注定不可能瞒得住。

    一场风波就此掀起,还不知会在接下来一段时间中引发何等大的动荡。

    不过对苏奕而言,妙鸿真人的死,早被他当做小事抛之脑后了。

    ……

    七天后。

    没有任何意外,苏奕修为臻至辟谷境大圆满地步。

    也是这一天,他们来到“扶风州”境内一座名叫“金柳”的城池中。

    “苏兄,临别之际,我敬你一杯。”

    一座酒楼内,闻心照举起酒杯,向苏奕敬酒。

    苏奕笑着举杯,与之共饮。

    云天神宫所盘踞的“云天神山”,位于大夏“天阳州”境内。

    从金柳城开始,往北前行,可抵达大夏皇都九鼎城所在的苍州。

    往西走,则是前往云天神宫所在的天阳州的路途。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一行人就将在此分道扬镳。

    “苏奕哥哥,我也敬你。”

    清芽也举起酒杯,脆声开口。

    少女的不舍,毫不掩饰显露出眉梢间。

    苏奕与之碰杯后,笑着开口道:“以后若在云天神宫有人欺负你,就告诉你小师叔,你小师叔也解决不了的,就来找我。”

    清芽嘻嘻笑道:“苏奕哥哥这么一说,我还真巴不得以后有人欺负到我头上,这样的话,就又能和苏奕哥哥见面了。”

    众人皆哑然失笑。

    “苏兄,我和清芽该启程离开了,不能让章师叔和任师妹等太久。”

    闻心照柔声说道。

    苏奕点了点头。

    这次饯行的酒宴,章蕴滔和任幽幽都没有参加。

    苏奕自然清楚,两者是不愿再和自己产生任何瓜葛。

    “这是我在元道剑意上的一些修炼心得,你且拿去。”

    苏奕拿出一个玉简,递给闻心照。

    闻心照在剑道上的天赋和悟性堪称惊艳,哪怕她以前已是云天神宫年轻一代的传奇人物,名扬大夏的小剑妖。

    可在苏奕眼中,闻心照的剑道潜力,才仅仅挖掘出一小部分而已。

    而苏奕现在做的,就是将这一块剑道璞玉,一点点打磨出独属于她自己的耀眼光泽!

    “多谢苏兄!”

    闻心照心弦一颤,暖意涌身。

    “苏奕哥哥,有我的么?”

    清芽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

    苏奕笑起来,道:“哪可能会忘了你?”

    说着,他再次取出一个玉简,“拿去吧。”

    这本就是他为清芽所准备。

    这清秀妍丽

    ,活泼可爱的少女,拥有堪称旷世的“玄肌灵骨”根骨,按照大荒九州的评判标准,此等根骨也可列入上品,万中无一。

    而她的天赋悟性更是堪称超绝,能够直观地亲近天地大道的气息,堪称妖孽,会被各大古老道统抢着收入门中。

    苏奕自然不会让清芽一身的天赋和根骨埋没了。

    他所准备的玉简,并非什么传承秘法,而是一种发掘和唤醒天赋和根骨潜能的秘术。

    “多谢苏奕哥哥。”

    清芽开心地笑起来,一对眼睛都笑成月牙。

    少女笑容灿若明媚朝霞,苏奕莫名地又想起了前世的小徒弟青棠,心中不由一叹。

    当天。

    闻心照、清芽和苏奕等人辞别,乘宝船返回宗门。

    临别前,闻心照直言,在“兰台法会”拉开帷幕前,便会前往九鼎城,希冀到时候能够和苏奕再相见。

    对此,苏奕笑了笑,没有保证什么。

    他可还没决定,是否要参与到兰台法会中。

    “主人,我们是否要立刻启程前往九鼎城?”

    元恒问道。

    眼下,只剩下他和白问晴陪伴在苏奕身边。

    “不着急。”

    苏奕略一思忖,道,“我破境在即,我们暂且在这金柳城停歇一番。”

    今天是九月初二,距离这大夏的‘兰台法会’拉开帷幕,尚有一个多月时间。

    当初苏奕从大周启程出发时,是七月初二,到如今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余。

    这一段时间内,他们主仆二人一路横跨不知多少世俗国度,越过不知多少山山水水。

    曾在中元节时,于大梁国浮仙岭上解救曹平曹安兄妹,斩鬼修柴道人,偶见“老相识”大悲神君。

    也是在当时,和凌云河、清芽师徒二人结识。

    曾在大楚国内天澜河上泛舟,斩妙华夫人等一众大楚修士,让倾绾顺利度过堪称诡异旷世的化形之劫,一跃成为一名真正的鬼修。

    也曾在云蟒山翠寒谷内,结识白问晴,获得绝阴灵脉。

    直至进入大夏境内后。

    曾在小酆都鬼市内,偶见鬼灯挑石棺一脉的传人老瞎子……

    曾在灵曲大会上,获得一枚魔胎……

    曾在玉瓶州青田左氏一族掀起风云,灭杀苦海顶级刺客船夫,获得一颗先天道种。

    也曾在断龙崖畔,与黑蛟应阙结识……

    到如今,来到这扶风州金柳城内,回顾这两个月内的种种经历,苏奕也不由感慨,不虚此行!

    这便是游历的意义,于红尘中砥砺道心,于世事纷争中一次次得到蜕变的洗礼!

    离开大周前,苏奕刚迈入辟谷境不久。

    而现在,他已经即将冲击元府境!

    在破境之前,苏奕要做的便是把这两个月的各种经历,进行一场梳理和沉淀。

    如此,才能以圆满无缺之心,破境而上!

    当天,苏奕他们便在金柳城一座偏僻清静的庭院中住下。

    一天又一天过去。

    苏奕足不出户,身影枯寂而坐,如泥塑般一动不动。

    直至七天后。

    暮色时,元恒和白问晴心有所感般,齐齐看向苏奕所在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