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梨花 作品

第534章 身世后续

    花菱点了点头,随后言语深情道,“十五年前,你爹娘当年跟随圣上出征,在临近襄阳一带生下了你,所以你可以算是在军营里出生的孩子……”

    “这个我有听萧伯伯苏阿姨讲过……”赵成安联想着这些,遂不禁问道,“那二位前辈这么不辞辛劳找晚辈来,是要讲关于我过去的身世吗?”

    “是的……”花菱点了点头,眼神里尽露哀伤,随后缓声问道,“安安,有关你父母过去的事,萧苏夫妇给你讲了多少?”

    赵成安低着头,慢慢忖度道:“大概就讲了当年汴梁之战,我爹为了阻截蒙元洛阳的援军,率千骑部队赶往‘鬼门崖’,最后战死沙场……萧伯伯和苏阿姨他们,当时来不及救援,所以最后……”

    提到自己父亲的死,赵成安的表情顿时低沉,尽管没有亲眼看着父亲身死,但那种孤苦的悲痛,依然还是痛彻心扉。

    “那……有关你娘亲的事呢?”花菱继续问道。

    “没有讲太多……”赵成安摇了摇头,默默念道,“我只知道,我娘原来是江湖上有名的‘扬州女侠’,后来嫁给我爹以后,便随我爹北上疆场从军,然后也因为意外的缘故身死……”

    青雪听到这里,忽而轻问一句:“那萧大侠他们,有提到关于我们峨眉派的事吗?”

    “峨眉派?”赵成安愣了愣,随后说道,“好像也只提过,我爹娘曾经认识你们……怎么了吗,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

    花菱仿佛有什么忌讳,瞥眼望了望萧忆瑶,试求说道:“萧姑娘,也请你出门回避一下好吗?”

    “啊?为什么……”萧忆瑶似乎还不想走,不解问道。

    赵成安感觉到有什么特别情况,遂轻声凑到萧忆瑶耳边道:“好了,你出去陪洛筱姑娘说说话,我跟两位前辈在这说关于我的身世,你在旁边搅什么浑……”

    萧忆瑶这就不开心了,双手插间道:“呴,我大老远辛苦把你带到这儿,你现在就嫌我烦了是吧?”

    赵成安对萧忆瑶的任性也很是头疼,不得已松口道:“行行行,我的姑奶奶,一会儿烧烤的饭钱,我会还给你的……”

    “就这?——”然而,萧忆瑶似乎还不知足,故意提声一句。

    “那你还想怎样?”赵成安继续问道。

    “作为交换,你得给本姑娘送点儿‘东西’……”萧忆瑶眼珠子一转,随后坏笑着道,“这样吧,听说这里的事情结束,你和霜儿妹妹就要去‘影叶村’了对吧?作为补偿,你就带我一起去呗——”

    “带你,确定你爹娘不会反对?要是让萧伯伯和苏阿姨知道,岂不是要打死我……”赵成安调侃一声。

    “所以才让你偷偷带我去啊……”萧忆瑶拍了一手赵成安,随后拽声问道,“怎么,这么一点小条件都不答应吗?”

    赵成安是不想见着萧忆瑶继续在自己身边闹腾,遂干脆一句敷衍道:“哎,行行行,拗不过你……”

    “嘻嘻……”目的达到,萧忆瑶嬉笑一声,遂一蹦一跳地离开了房间……

    房里终于支开了闲杂人等,赵成安转头说道:“好了,烦人的家伙走了,前辈你们可以说了,有关我娘亲的事……”

    花菱和青雪彼此互望一阵,随后仿佛决定了什么,下一刻的动作,却是让赵成安万分惊诧……

    只见身为峨眉派掌门的二人,竟齐身在赵成安面前跪了下来……

    “两位前辈,你们这是……做什么?!”赵成安也顿时惊慌了,连忙上前搀扶道。

    “对不起,安安,请你原谅我们……”花菱的语气里,略带着哽咽,似乎怀揣着一股陈年已久的悲痛,久久不能释怀。

    “原谅前辈你们……什么?”赵成安当然是一知未解,疑声问道。

    “当年安安你娘亲的过世,其实跟我们有关系……”青雪在一旁,也隐声抽噎道。

    “哎,不管有什么难言之隐,二位前辈先起来嘛……”峨眉派的掌门在自己面前下跪,赵成安当然十分尴尬,连忙搀扶道。

    在赵成安数番“推脱”之下,姐妹二人才重新坐起,望着对方还显稚嫩的眼神,自己二人眼角的泪花隐隐不定。

    “意思是……我娘亲当年,跟二位前辈有过恩怨?”赵成安重新坐起后,不禁认真问道。

    “准确的来说,是你娘亲,当年跟我们峨眉派有恩怨……”花菱缓了缓神,随后慢慢叙道,“想当初,你母亲的母亲,也曾是峨眉派的弟子,却因触犯帮规,被我们峨眉派前任掌门处死。但你母亲遗留于世,所以前任掌门视你娘亲为孽种,誓要将其铲除……”

    “我娘亲……跟峨眉派有两代人的恩怨是吗?……”赵成安听到这里,不禁默默念道。

    “后来在汴梁城,十七年前的老剑道大会上,我们又跟你母亲结下了梁子,至此水火不容,当年身为首席弟子的我,甚至跟你娘亲有过交手,险些杀死于她……”花菱苦苦回忆道,“后来剑道大会结束,峨眉派暂时离开汴梁,你娘亲随你父亲北上疆场从军,一两年里再无瓜葛……”

    “那然后呢,你们又是在哪里碰上的?”赵成安继续问道。

    “后来朱元璋的大军,南下收复汴梁,也就是在那一场战役之前,变故发生了……”青雪默默说道。

    花菱缓了口气,继续相叙道:“我们峨眉派当初为了报复,偷袭军营,拐走了当时还是婴儿的你,并将你和你娘亲挟持为人质……却不想当时驻守汴梁的蒙元大军,从背后偷袭了我们峨眉派的暂驻地,将当时因为突发状况而身负重伤的我们掌门给扣押了……”

    青雪继续跟上道:“蒙元首将是你们赵家的死敌,为了将我们一网打尽,想要把你和你母亲挟持,引诱你父亲出来……但那一次我们挟持你的行动,好死不死躲过了元军的追捕,所以我们掌门被元军挟持,而你和你娘亲却在我们手上……”

    “蒙元首将威胁我们,让我们用你和你母亲,与被挟持的峨眉派掌门做交换;你母亲却为了保护你,主动摒弃恩怨前嫌,命令我们姐妹俩带你走,自己则落入元军的魔爪……”花菱的情绪渐渐起伏道,“后来我们半路遇到了萧天和苏佳等人,说明了情况之后,遂一起联手前往蒙元大营,解救我们掌门和你母亲……”

    “但是意外就在那时发生了……”青雪跟上说道,“我们突袭元军大营,成功救下了被扣押的掌门和你母亲,但乱战之中却发生变故——掌门遭遇敌人利刺突袭,你母亲为了救我们掌门,竟然挡在了掌门身前,最后……最后竟然……”

    说到这里,青雪的眼角泪水再现。

    赵成安仿佛意识到了什么,心口不由一阵绞痛。

    “你的母亲遇刺,最后因失血过多而死……”花菱也十分沉痛道,“在此之前,你母亲和我们峨眉派水火不容,可是那一次,她居然……为了救我们掌门,救对她来说杀亲的仇人,竟然不计前嫌……额……”

    “娘……”赵成安听到这里,眼神渐渐低下,听着两位前辈的讲述,仿佛能够看到十五年前血情交融的画面。

    “也正是那次,我们峨眉派与你父母冰释前嫌……”花菱深情说道,“如果当年没有你母亲,我们掌门恐怕就此牺牲,也就没有我们峨眉派的今天,我们峨眉派永远欠你们赵家一个人情,一生一世的恩情……”

    青雪稍微稳定情绪,继续传情道:“后来你父亲出征‘鬼门崖’前,你就失踪不见了……战争结束后,我们峨眉派和萧苏夫妇他们共同决定,哪怕花一辈子的时间,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你,找到身为赵氏遗孤的你……”

    “而且我们姐妹俩继承掌门之后,也决定以峨眉派之名,终生报答你……”花菱转而欣慰道,“幸而如今你还活着,且以赵家后人出世,我们都很高兴……将来安安你若有困难,我们峨眉派定当全力相助,就当是报答你母亲当年的救命之恩——”

    “对不起,请原谅我们……”青雪也跟着应和一声,看样子当年赵成安母亲的逝世,姐妹二人心里,似乎有无限的愧疚。

    然而赵成安对报恩这件事并无情绪,只是今日终于知道自己母亲过世的细节,赵成安的心里感慨万千——当初萧苏夫妇并没有全部告诉自己真相,可能也是因为怕自己伤心;但如今知道了这一切,赵成安的心里,有种朦胧的忧伤……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良久,赵成安终于缓缓开口道,“我爹娘的恩怨也好,当初的误会也好,就让这一切在这里画上休止符吧……就像两位前辈说的,我娘与你们峨眉派的纠葛,也是因为当年娘亲的娘亲所犯下的过错,我很不情愿因为上辈子的恩怨,而让后辈的人遭罪……”

    “安安……”望着赵成安如此坦然的心态,花菱莫名呢喃一声……

    三人在屋里“叙旧”,被赶出来的萧忆瑶则和洛筱在外面一楼的厅堂唠嗑,只不过萧忆瑶一副无所事事的表情,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哼着小曲儿,而洛筱则是望着赵成安久久没有出来,有点关心上面的情况……

    “别望了小姐姐,又不是师门责罚,出不了事的……”萧忆瑶望着洛筱满脸担忧的神情,翘着二郎腿说道。

    “这么久都不出来,她们到底在说什么?……”洛筱还是关心问道。

    “还不是那小子过去爹娘的事呗——”萧忆瑶不屑说道,“我之前也听我爹娘唠过,但跟我没什么关系,索性以前讲的都忘了……”

    洛筱回头看着萧忆瑶,一张倾城之貌,却是一副假小子的性格,且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遂不禁问道:“萧姑娘,你天天一个人到处乱跑,你爹娘他们不担心吗?”

    “当然担心,不过现在也习惯了……”一提到自己的父母,萧忆瑶马上拽了个表情道,“反正每次陪在他们身边,不是对我教唆这,就是对我教唆那,耳朵都要起茧了……这次入门萧家山庄,趁着师门在外任务行动,我跟着一起本想出来玩玩,结果好死不死又碰上他们那俩老夫妻,这运气也是没话说了……”

    然而洛筱听了,并没有觉得对方幽默,只是轻轻念叨一声:“萧姑娘,其实你该庆幸,你的父母还活在世上;像赵公子他们,从小亲人便逝世了,有些痛苦,可能你一辈子也无法理解……”

    萧忆瑶听到这里,情绪也稍稍收敛,虽然平日里爱跟赵成安他们小打小闹,但今天洛筱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仿佛在自己心里扎下了根,让自己久久不能平静……

    “吱——”正说着,二楼房间的大门打开,赵成安从里面走了出来,看来是和峨眉派的两位掌门说完了话。

    洛筱见了,立马跑上去关心问道:“赵公子,你和师尊她们说完话了?”

    赵成安只是点了点头,表情拉枯,仿佛情绪十分低落的样子。

    “两位前辈,是跟你讲述了你父母过去的事吗?”萧忆瑶这边,也正坐起来问道。

    “啊……”赵成安简答回答一句,都没有转头望萧忆瑶一眼,而是径直慢慢向客栈大门外走去。

    “你要去哪儿?”萧忆瑶看着赵成安跟之前的他判若两人,遂不禁问道。

    “出门到郊外的后山散散心……”赵成安嘀咕一声。

    “我陪你一起?”萧忆瑶这会儿倒是热情起来。

    “不用了,你先回去吧……”谁知,赵成安仿佛心里有什么隔阂似的,简单回绝过后,遂不忘轻声谢道,“不过今天还是谢谢你了,带我找到了峨眉派这里……”

    “不客气……”萧忆瑶只是答理一声,望着赵成安离开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忽起一股莫名的怜惜。

    “赵公子……”而至始至终,赵成安都没有对洛筱表现出热情的样子,洛筱将一切看在眼里,隐隐呢喃一声……

    赵成安离开后,果真是往镇郊外的后山走去,此时正值下午,火红的霞光将山林的一片映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