鞠图 作品

第103章 影分身之术

    影分身之术虽然看起来确实是个“烂大街”的忍术,自从被千手扉间研究出来后,短短十数年就传遍了整个忍界。

    也不知道堂堂忍界最强的木叶的保密工作,是不是都是一群狗在做。

    不,如果真这么说的话,犬冢一族肯定会强烈抗议,毕竟人家养狗一族的秘术一直都保护的很好,几百年了,也没有泄露过。

    不过,影分身之术虽然传遍了整个整个忍界,但作为b级的高级忍术,能接触并学会这个忍术的人,其实并不多。

    忍界中上、中、下忍的数量分布,很符合金字塔结构,而且,最底下的下忍数量,直接能够占据金字塔的三分之二甚至还要更多。

    木叶之所以能够以忍者数量还不如岩隐的情况,仍旧牢牢把持五大隐村头把交椅,靠的便是众多大小家族“稳定出产”的中忍数量。

    以月光一族为例,哪怕是已经没落,如果不是月光岚这个穿越者的出现,最多也不过只能拥有一名特别上忍,但却仍旧能够为木叶“贡献”五个中忍。

    连这样一个没落的小家族尚且能提供这么多中忍,宇智波、日向、猪鹿蝶犬虫、猿飞、志村,这九个大族能贡献出多少中忍也就可想而知了。

    而且,这些大家族除开玩火的猿飞和玩风的志村之外,其他七大家族还都是有着血继限界和秘术的,这样的中忍,哪怕就是实力和其他中忍一致,也能够发挥出更大的作用。

    但就算如此,木叶上万忍者里,下忍的数量也超过了七千,而剩下的中忍之中,也不是全部都掌握了影分身之术的。

    所以,推己及人,在场的木叶上忍们在思考片刻后,如何还能不明白波风水门故意点出影分身之术的原因。

    。。。

    “黄土手下差不多有两千忍者,能够掌握影分身之术的忍者,最多不过六百。”

    见众人都已经明白自己所想要表达的意思了,波风水门继续开口说道。

    “黄土也不可能将全部的上忍、中忍都留在桔梗山,哪怕他再过激进,应该也要留下两百,否则,没有中忍带队的下忍们很容易出问题。”

    一支军队的战斗力牵扯到很多方面,但指挥官,尤其是基层和中层指挥官却是不可或缺的。

    这一点,只要看看经历过慈父大清溪之后的苏军在苏德战争刚开始阶段有多么狼狈就清楚了。

    所以,哪怕黄土只是为了将他们从桔梗城引开,也不敢太过抽调,能留下四百中忍、上忍已经是极限了。

    “四百中忍、上忍看着虽少,但却已经足以一战覆灭汤隐、草隐这样的隐村了。”

    似乎是看到一众上忍听到岩隐只留下了四百忍者偷袭桔梗城,脸上露出了几分轻松之色,旗木朔茂带着几分不满的扫了他们一眼后,沉声警告道。

    众人闻言也不由的心中一凛。

    显然,他们也清楚,旗木朔茂并不是危言耸听。

    只是因为之前经历的都是“几千人的大战”,他们一瞬间还无法转过弯来罢了。

    。。。

    在旗木朔茂快速抽调出四百中忍、上忍,命秋道丁一率领这些人回援桔梗城的时候,桔梗山中,一直没有任何收获的卡卡西和带土,也终于赶到了之前信号弹升起的地方。

    尽管在分头行动之前,波风水门便命令他们,如果发现信号弹升起后就立刻尽量远离,保护自身的安全为重。

    但两个渴望立功,同时也担心同伴安危的小家伙,在信号弹升起的时候,却没有按照命令行动,反而开始全速向着出事的地方赶去。

    不过,因为相隔太远,且不熟悉桔梗山,等到二人赶到的时候,一切早就已经结束了。

    “卡卡西,是这里没错吧?”

    先赶到的带土原本还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不过,就在他还想在四周也找找的时候,卡卡西的出现,又给了他信心。

    “不会错的,就是这样。”

    相比起主要靠直觉的带土,卡卡西在详细的检查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后,肯定的点了点头。

    “虽然有人在离开之前尽量毁坏了痕迹,但这些大树上的痕迹却还是新的。”

    卡卡西指着大树上那道明显是被手里剑射中产生的痕迹,对带土说道。

    “还有这里,对方只是草草掩盖,这底下的血迹足以证明,刚刚这里肯定发生过战斗,而且对方行迹匆匆,是仓皇撤退。”

    “是琳?还是水门老师?”

    带土闻言,心顿时揪了起来,就差直接扯过卡卡西的脖领子逼问了。

    “先是琳,接着是水门老师。”

    卡卡西不满的打掉他的手,瞥了他一眼后回答道。

    “信号弹肯定是琳用的,看到信号弹后,水门老师便立刻前来,然后与岩隐的忍者发生了战斗。”

    “你怎么知道的?”

    带土被他的眼神激起了不好的回忆,顿时有些逆反的梗着脖子质问道。

    但他的质问,换回的却是卡卡西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眼神。

    “如果是水门老师先发现了岩隐忍者,你觉得老师会特意释放信号弹通知我们吗?”

    带土闻言,脸上顿时露出几分尴尬。

    “哼,也许老师释放信号弹是为了通知我们后撤呢?”

    不过,不甘心就这么承认自己是傻子的带土,还是故意怒哼一声,强自分辩道。

    只是他自己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占理,所以声音不自觉的比刚刚低了三分。

    “呵呵。”

    而卡卡西也没有再继续与他争辩,但他发出了讥笑声却让带土瞬间就捏紧了拳头,整张脸也红了起来,一副怒火冲天的模样,似乎恨不得立刻在卡卡西的脸上来上一拳。

    “不过,我有些担心琳。”

    又低头扫视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后,卡卡西眼中的讥笑换成了担忧。

    “琳怎么了吗?”

    听到这话的带土立刻就顾不得自己心中的怒火了,无比紧张的看着卡卡西。

    “如果真的是遭遇到了岩隐忍者,水门老师救下了琳之后,应当会就近将她送到我们身边照顾,然后去通知父亲他们返回,但老师却根本没有通知我们,而是直接带着琳离开了,很有可能是琳受了,重伤,需要立刻送回医院治疗。”

    对于水门,卡卡西显然十分信任,认为他肯定能够救下野原琳。

    “重伤?!”

    但带土的脑中,此时就只有两个字在回荡。

    “不会,不会的。。。”

    继而他便无意识的呢喃着,转身便向着桔梗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