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初遇 作品

第112章:逃课?!!

    楚玉峰走到台上才想起来不是打架,握紧的双拳逐渐放松。

    姚岚导师见楚玉峰非常紧张,提示道:“楚玉峰,说说你最成功的组织能力。”

    楚玉峰深深吸了口气,胸口微微轻微着,目光扫过台下,淡淡道:“我......我组织最成功的活动,就是听我师父的话,带领庙里的小道士去河边打水。”

    “打水......”

    楚玉峰重重点头道:“嗯,打水。”

    姚岚导师都一脸尴尬,只好讪讪一笑道:“哎呀,这是多么纯真的孩子啊......作风朴实无华.......”

    台下清风乍起,同学们都一个个的目瞪口呆。。。。。。

    谁能料到一个京城的富二代,拥有双自然系的楚玉峰,楚大帅哥竟然只组织过庙里的小道士打水......你敢信?......

    台下过于安静,张旭宝见状急忙示意田世强与林伟鼓掌,别让楚玉峰在台上太尴尬。

    田世强与林伟点头会意,率先鼓掌,非常热烈的掌声这才让大家反应过来。

    田世强夸赞道:“好感人啊!”

    林伟随后站起来,激动道:“你是祖国的花朵!朴实无华!”

    一石激起千层浪,台下女生更为热烈,还喊起口号,楚楚,楚楚你最帅!

    “我擦......”

    张旭宝瞬间感觉自己让田世强与林伟帮忙是多余的......

    自己真是瞎操心啊......

    现在的局势对自己非常不利。

    冯立强有刘兴虎帮忙烘托气氛,楚玉峰有爱慕他的女生,自己却只有台下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跟班......

    这他娘的在气势上就输了啊......

    想到这里,张旭宝扭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宋媚,这小妞眸光清澈,笑容里透着一股子自信。

    唉,宋媚估计也有疯狂的男粉丝支持,看来自己这一次真的失算了......

    温岚“下面有请张旭宝上台!”

    张旭宝来到台上,目光扫过台下的学生,除了刘兴虎那撮人虎视眈眈盯着自己,剩下的人根本不在意自己登台,有百分之八十在低头玩手机,

    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还是坐在前几排碍于面子,但是从眼神之中就流露出对自己没有抱有任何希望......

    张旭宝在脑海里快速将语言组织一下,尽量让自己在最有效的时间内,说出最煽动人心的话。

    “我最成功的组织经历,就是在梁山一号营地,被人当做吊车尾的情况下,成功逆袭,最后率领追随我的人全部晋级,没有辜负他们!”

    张旭宝回忆起当初在梁山的点点滴滴,眉头不由轻皱道:“当时的生存环境对于生长在大城市里的学生们十分艰苦的,很多人第一天都没有任何食物和水源。”

    “还有更多的同学已经出现低落的情绪,而且这种负能量的情绪也在迅速扩散......”

    “不过,庆幸的是,我会爬树,在树上摘了很多野果子,分享给大家,让他们重燃希!”

    这段实际情况是遇见田世强,见兄弟有难,帮了一把,本没有打算帮助别人。

    “后来,跟随我的人也越来越多,我成为他们坚持下去的精神领袖!”

    实际情况是自己装逼,收编了林伟的小队,给他们吃的,让他们崇拜自己!获得很大的满足感!

    “最后,在我的带领下,他们都顺利度过每一关!”

    实际情况是就一关!取得积分!

    张旭宝陈述完自己的话,有些感慨自己这一路艰苦走来,真的是......

    太他么幸运了......

    系统万岁啊......

    台下突然响起一阵热烈的掌声,讨论声与赞美声也随着发酵。

    张旭宝一看这架势,感觉自己获得最终支持的胜率瞬间提升!

    姚岚导师上台,道:“这件事情我也听说过,你的表现确实很出色。”

    张旭宝得到姚岚导师的肯定,心里有了底,走到台下。

    “下面有请最后一位同学,唯一的女同学宋媚登场!”

    “哗......”

    台下响起潮水般的狂涌的躁动声!

    男生们也不打王者了,眼睛炽热的盯着台上女神般的宋媚!

    “大家好,我叫宋媚。”

    姚岚导师说道:“下面说说你组织过做成功的活动。”

    宋媚接过话筒,霸气的说道:“我最成功的组织是带领班级学生——逃课。”

    “逃课?!”

    台下瞬间安静两秒钟。

    两秒钟之后,同学们发出肺腑的!真挚的!猛烈的掌声!

    没有一个同学经得住这两个字的诱惑!

    张旭宝彻底傻了眼,自己潸然了半天不如宋媚嘴中的两个字......

    逃课......

    这是在坐同学们梦寐以求的两个字啊......

    “逃课......”

    姚岚导师嘴脸不由得抽动......

    台下掌声足足持续了10分钟之后才逐渐安静下来。

    此时远处的任逍遥摇了摇头,感慨道:“宋含君,你这宝贝孙女宋媚随了你,怎么有时候说话这么不靠谱?”

    宋含君平静的老脸,扬起浅浅笑意,道:“瞎说,她说的都是真事。”

    “真事?那以后这一年级岂不是......都得被她带坏.......这要是真的逃课了,谁能受得了?”

    宋含君打住任逍遥的话,道:“放心,她心里明镜的很,如果组织逃课,一定是有逃课的道理,第一名考入觉醒学院得人,怎么可能会胡闹?”

    任逍遥听了这话,微微点头,这话说的确实有道理道:“嗯,有道理,那你再给补偿我一瓶珍藏几十年的xo吧。”

    宋含君眉头轻挑,猝不及防道:“凭啥?”

    “就请你孙女说的逃课二字。”

    “我若不给呢?”

    “那我就给你孙女穿小鞋!让你孙女天天不能静下心修行!”

    宋含君咬牙切齿道:“你!你好狠啊!”

    任逍遥道:“你不给,那就试试!”

    “......我给!”

    任逍遥嘿嘿一笑,道:“这差不多!”

    宋含君瞪了任逍遥一眼,又想起什么道:“话又说回来,这个张旭宝到底什么情况?”

    任逍遥摇了摇头,没有第一时间说话,过了片刻才道:“这个很奇怪,我之前在别墅附近见过他,但是那时候他身上没有一丁点的觉醒之力,和普通学生无异。”

    “会不会是你搞错了?”宋含君目光投向台上的张旭宝。

    “没有搞错,当真一丁点都没有。”

    宋含君皱眉道:“可是,昨天的比试,明显能感觉到他与众不同,虽然只有一级初级觉醒,但是展现出来的身法和战斗意识像一个老手,而且之前应该和觉醒异人之前交过手。”

    这一点任逍遥很清楚,并且也赞同,道:“没关系,时间还长,我再调查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