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雪雕 作品

第204章 203章:苏醒

    收拾完真刚四人,焱妃回到秦默身边,看着他被烧焦的皮肤和脸上时而显现的痛苦之色,眼眶又红润了。

    “真是的,都伤得这么重了还逞英雄,你到底想让我们担心成什么样啊?”

    有些愤愤不平地责怪的两句,焱妃再次将秦默背在后背。

    但是她的背上还有之前断水留下来的伤口,被秦默这么一碰,又是感觉到一阵肉疼。

    “焱妃姐姐,换我来背吧,现在只有我没有受伤。”娥皇语气坚定地说道。

    焱妃想了想,让娥皇背也好,万一断水突然再杀出来,自己也能够第一时间反应。

    “行。”

    于是乎娥皇背起秦默朝前走去,而后面焱妃则是运功帮女英止血,刚才断水在她后背留下的一剑,深可见骨,触目惊心,看得人也是一阵心慌。

    焱妃等人离开后,一棵大树后面,断水缓缓地走了出来。

    “咳咳咳……”

    嘴里咳出一大口鲜血,断水捂着胸口,虚弱地靠在墙边。

    “这个女人就是传闻中的东君焱妃吧,实力果然惊人,只要有这个女人在,想要暗杀那个小子就困难重重。秦默是吗,损失了五个天字一等杀手,竟然只是换来了这个小子的名字,真是可悲啊。”

    断水苦笑着摇了摇头,步履维艰地走到真刚几人身边,捡起他们的佩剑,然后缓缓离去。

    罗网的天字一等杀手,武器的名字就是人物的名字,人可以死,但武器不能丢。

    ————

    “唔……我这是在哪?”

    从昏迷中缓缓苏醒,看着头顶的床帐,秦默揉了揉有些发胀的脑袋,如水般的记忆疯狂涌出。

    “我记得我帮焱妃她们挡下了手雷,然后就晕过去了,那么我现在是在……”

    看着房间里的摆设,秦默知道他现在应该是在一间客栈里面。

    “吱呀~”

    一道木头的摩擦声响起,房间的门被缓缓推开,穿着一身朴素长裙的焱妃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看到床上秦默的眼睛瞪得老大,焱妃心里瞬间一喜,眼眶忍不住又泛红了起来,将盆往桌子上一放,小跑着就扑了上去。

    “秦默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呜呜……”

    “噗!”

    秦默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虽然焱妃身轻体柔,然后这助跑加下落附加的势能,着实让现在身体虚弱的秦默有些受不了。

    见秦默的异状,焱妃立刻明白了个中缘由,一脸歉意地爬起来,轻轻地揉着秦默的胸口。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太激动了,所以……”

    “没事,不用解释,我都懂,无非就是太久没有亲热,你有些难以自持了吗。”

    秦默将焱妃柔若无骨的小手捏在掌中,一脸坏笑地看着她,眉飞色舞道。

    “啐!没个正经”

    焱妃俏脸微红,啐骂了一声,但是看到秦默灿烂的笑容,心里确实有一些意动。

    “你现在伤还没好,得好好休息,等你伤好了……”

    说到这焱妃欲言又止,但看着她通红的俏脸,秦默脑子里瞬间浮现了一百零八套姿势,一双眼睛瞪成牛眼,鼻孔里猛地蹿出两道粗气。

    “对了,我一共昏迷了多久?”秦默问道。

    “说起来你伤势恢复的速度真是把我吓到了,从墨家机关城离开后,你昏迷了整整一天,后来遇上那群杀手你又身负重伤,但却只过了两天就醒了,如果是我接连受这么重的伤,怕是早就死了。”

    焱妃有些震惊地说道,这两天她几乎寸步不离秦默的身边,可是亲眼看到秦默伤势恢复的速度,堪称恐怖,生命力之顽强令人咂舌。

    “总共三天吗?这回伤的还真是有点重啊。”

    秦默叹了一口气,上次被玄翦打得奄奄一息,以为已经是最严重的伤了,不过跟这次比还真是小巫见大巫,这回真可谓是命悬一线。

    甚至当时在机关城,若不是秦默靠着顽强的意志吊着一口气,怕是真的要去阴曹地府走一圈了。

    “你还说,你之前真是把我吓坏了,竟然拿自己的命换我们的命,你有没有想过,你死了我怎么办?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逞英雄了!”

    回想起当时秦默心脉俱碎,濒临死亡时,自己那股绝望的感觉,焱妃至今还心有余悸,差一点,她就要选择和秦默一同赴死了。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看着焱妃失声痛哭的样子,秦默心中一软,一股浓浓的愧疚感涌上心头。

    虽然自己能够复活,但是秦默的女人们不信啊,或者说不敢去相信,她们不敢去赌秦默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一切皆大欢喜,但如果是假的,她们就要永远地痛失所爱了。

    “以后我不会再拿自己的命开玩笑了,我一定会再三小心谨慎,争取不再让你们担心。”秦默承诺道。

    “这是你说的,如果再有下次,我肯定不独活!”焱妃眼神坚定,语气认真地说道。

    就这样,焱妃静静地趴在秦默胸口,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而秦默则是轻抚着焱妃的秀发,闻着她身上散发出的幽香,一片安静祥和。

    “秦默我问你,你是不是看上娥皇也女英姐妹俩了?”

    突然,焱妃开口问了一个让秦默有些心惊肉跳的问题。

    而门外,正准备过来看望秦默的娥皇女英姐妹俩,听到这个问题后也是脚步一顿,趴在墙壁细心聆听起来,她们也在期待着秦默的回答。

    秦默心里猛地一颤,眼神左右飘忽,不知该如何回答,而听着他突然变得杂乱的心跳声,焱妃已经猜到了他心中的真实想法,心里升起一小股醋意。

    但想到之前女英为了保护秦默,被断水砍得那一下,她心中的醋意也减轻了些许。

    “那个,孔老夫子曾经说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吗。”秦默打着哈哈,兜着圈子说道。

    焱妃两眼一瞪:“孔老夫子可没说过这种话。”

    “啊?那难道是孟老夫子?或者李耳前辈?”

    看到焱妃“凶恶”的眼神,秦默更不敢实话实说了。

    “噗嗤~”

    看到秦默那副胆怯的模样,焱妃顿时噗嗤一笑。

    “行了逗你玩呢。”说着焱妃的玉手抚到秦默刚毅的面孔上。

    “其实娥皇妹妹和女英妹妹都挺好的,之前为了保护你,女英妹妹还受了不小的伤,我也能看出来她们对你有意。”

    “什么!女英受伤了?严不严重?”秦默心中一急。

    “瞧你那猴急的样,伤口处理了已经没有大碍了。”焱妃美目横了秦默一眼,幽怨地说道。

    “那就好。”秦默松了一口气。

    门外,听见秦默为自己的伤势感到着急,女英心里一阵欢喜,而娥皇却显得有些伤感,为什么当时为秦默挡刀的不是自己呢?

    “娥皇妹妹也很好,从树林到城里这段路,一直都是娥皇妹妹背着你走的,一路上都没有喊过累,明明身体虚弱得脚步都发晃了,都未曾把你放下来过。”

    秦默听完,心里升起浓浓的感动,要说交集,自己和娥皇女英两姐妹并不算多,充其量就是在机关城的时候舍身救了她们一次,这在秦默看来只是顺手之劳,却没想到换来二人如此厚爱。

    起初,娥皇女英并不在秦默攻略的目标之中,说喜欢她们根本谈不上,单纯就是馋人家的身子,但是现在,秦默心里真的是有二女的位置了,爱情是相互的,从来不是一厢情愿。

    “最难消受美人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