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雪雕 作品

第207章 206章:杀回机关城

    “姐姐,秦默去茅房的时间是不是太久了一点?”

    “好像是有些久。”

    “不会是掉进去了吧?”

    “应该不会吧。”

    “那我们要不要去看一看?”

    “你自己去吧,我困了要睡了,秦默回来喊我一声,哈啊~~”

    娥皇女英在房间里等了大半个时辰,依旧没有见到秦默回来,一开始还热血沸腾心潮澎湃的二女,也逐渐变得冷静了下来。

    而这样的结果,也就是一步步陷入温暖被窝的陷阱,最终无法自拔。

    又过了半个时辰,娥皇女英皆是进入了梦乡,梦里,她们为秦默生了两个可爱的孩子,然后一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这时,焱妃的身影出现在房门口,回到屋里辗转反侧了大半天,她就是感觉有些不舒服,寻思着要不来秦默的房间挤一挤。

    “嗯?门怎么都没关?”

    看到敞开着的房门,焱妃的表情有些讶异,心想这三人竟然这么不知羞,房中之事都敢如此光明正大毫不遮掩?

    但走进房间,看到床上的情景之后,焱妃的表情瞬间大变。

    床上娥皇女英正熟睡着,脸上带着甜蜜的笑容,而在她们旁边,压根就没有看到秦默的影子。

    顿时,焱妃知道,秦默一定是偷偷溜走了。

    “这个混蛋!”

    焱妃气的大骂了一声,转头便要追出去,但是刚跑两步,她又停住了脚步,回忆起秦默之前和她说过的话。

    “也许,我应该更相信他一些。”

    良久之后,焱妃叹了口气,将秦默房间的门关上之后,自己也回房间了。

    她一直感觉秦默的境界低,擅自行动会很危险,但是她却忽略了,秦默做的任何一件事,都是经过深思熟虑,有把握才会做,他并非那种好勇斗狠,冲动冒进之人。

    焱妃总是阻拦秦默去做那些她感觉危险的事情,其实在一定程度上,她限制了秦默的成长。

    “秦默,作为我焱妃的男人,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站在床边,看着东方天空耀眼的繁星,焱妃心中暗暗想道。

    蓟城以北的山林小道里,一个黑色的身影如灵猴般穿梭其中,正是从客栈里偷溜出来的秦默。

    “希望焱妃能大度一点,别等我回去耍小性子就好。”

    秦默暗暗祈祷着,《随风行》运转到了极致,早回去一分钟,焱妃的数落就能少说几句。

    经过一夜的奔波,在天蒙蒙亮的时候秦默终于回到了墨家机关城的大门口。

    “哈啊~”

    门口,两名看守了一夜的护卫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东方初升的太阳,心里的煎熬感逐渐减轻。

    “卡啦啦……”

    一阵齿轮啮合的声音传来,护卫身后的石门缓缓打开,两个身强体壮精神抖擞的青年走了出来。

    “兄弟,换班了!”

    “哈啊~终于交班了,我要赶紧回去睡觉,困死了。”

    对新来的两个护卫摆了摆手,二人拖着疲惫的步伐走进了石门,然后石门便开始缓缓关闭。

    秦默见状,从树林中瞬间窜出,如果一道流光一般在石门关闭的一刹那挤了进去。

    两个新来的护卫只感觉耳边涌起一阵微风,余光扫到一抹黑影,根本没有意识到刚才有个人在他们面前堂而皇之地溜了进去。

    凭借超卓的轻功,秦默隐藏身形,尾随在之前两名护卫的身后,一直跟他们到了宿舍里面。

    趁着二人熟睡之际,秦默复制了其中一人的记忆,了解了机关城里的大致布局后,找了一套墨家弟子的衣服,易了个容,大摇大摆地出了房间。

    护卫的记忆之中,秦默并没有找到墨家禁地的具体位置,不过他却找到了徐夫子铸剑的地方。

    徐夫子铸的剑秦默没什么兴趣,不过他的父母可不得了,渊虹和鲨齿可就是出自他父母之手。

    “统领级可能会对禁地更加了解,先去徐夫子的炼剑池看看。”

    顺着记忆路线,秦默轻车熟路地来到了机关城最下方的一处洞穴前,刚走到这里,秦默就感到了一大股热浪扑面而来。

    铸剑需要高温熔炼剑胚,而徐夫子炼剑池所在之所,就靠近一个地火口,这为他铸剑带来了得天独厚的优势。

    打开炼剑池的大门,朝里面走去,更炽烈的灼烧涌向秦默的全身,目光所及之处满是热浪。

    炼剑池四周的墙壁都被高温烧的火红,地面上被开凿出四五个大池子,里面的水也在咕噜咕噜冒着气泡,像温泉一样。

    有的池子里被插满了炼废的断剑,还有的池子里放着几个青铜大鼎,鼎里面流淌着赤红色的金属溶液。

    大门敞开,外面的风吹进炼剑池里,响起一阵悦耳的金属碰撞声,秦默抬头一看,半空中绑着许多绳子,上面琳琅满目地悬着各式宝剑,又长又短,有宽有窄,各不相同。

    “嗯?什么人?”

    炼剑池里,徐夫子正在用铁锤淬炼着一把细长的宝剑,听到身后传来的开门声,不由停住了手上的动作回头望去。

    “你来这里干嘛?谁让你来的?”

    看到是一名普通弟子,徐夫子表情有些不太好看,语气生硬地问道。

    秦默没有理会徐夫子,眼神四下打量着,突然看到最里面的一块岩石上,插着两把样式非凡的长剑。

    其中一把剑身成灰黑色,如同岩石一般,最中间还有一条像血脉一样红色的条纹。

    另外一把就更与众不同了,一边是锐利的剑锋,另一边则是一排像梳子一样的利齿,中间还有一条墨绿色条纹,瞬间秦默就认出了这把剑的身份,妖剑鲨齿。

    “没想到这把剑现在还没落到卫庄手里。”

    秦默快步走到鲨齿跟前,一把抽起,细细品鉴了一番,不禁点头赞赏道:“果然是把好剑!”

    “那这一把剑既然能和鲨齿放在一起,莫非就是传说中的残虹?”

    拔出另外一把灰黑色的剑,秦默惊讶地发现,这把剑竟然是把残缺的断剑,确实不枉费残虹这个名字。

    “你到底是什么人!给我滚出去!”

    看到秦默不仅不理会自己,反而拔出了父母锻造的绝世神兵,徐夫子心里顿时一火,气呼呼地朝他走了过去。

    秦默回过头,这才发现眼前这个头发花白的瘦老头。

    “抱歉,没注意到你。”

    秦默将残虹和鲨齿收进系统空间,笑眯眯地对徐夫子说道。

    看到两把剑突然消失不见,徐夫子当时就懵逼了,揉了揉眼睛再三确认,剑真的没了!

    “你把残虹和鲨齿藏哪去了!给我还回来,你这个臭小子!”

    徐夫子抓着秦默的衣领大声怒吼着,秦默微微一笑,然后一个手刀就把他给敲晕了。

    “年轻大了不要那么大火气,容易得心脑血管病。”

    秦默把徐夫子抬到一边,然后复制了他的记忆,果然找到了关于墨家禁地的线索,而且还清楚地找到了禁地中每一层关卡的破解之法。

    “没白来,还搞了两把绝世好剑。”

    微微一笑,秦默便准备扬长而去,但突然,他的余光扫到了徐夫子刚才锻造的那把剑身上。

    只见那把剑长三尺有余,宽两指,是一把细剑,只是吸引住秦默的并非是因为这把剑有多细,而是从它身上,秦默竟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在这平均气温五六十度的洞穴里,秦默竟然从那把剑上面感觉到了寒意,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这把剑,莫非是水寒剑?”